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东西伯利亚

楼主:叶沧琅 时间:2015-09-24 13:30:51 点击:28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叶尼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脸庞上好像浮现出几分带有东方血统的柔软,她笑起来很可爱,有婴儿肥的滋味。
  这个地方属于白色,十二个月中八个月是在飘雪,剩下的四个月也不属于阳光。空气好冷,这是西伯利亚的特色。叶尼每次想起都觉得有些好笑,这里是东西伯利亚,为什么要在“西”字面前加上一个“东”字。

  “哟,我们的小美人又在思春了,不过这里确实很少有男人。”婕达笑着走过来打趣道,手中拿着一枝树枝,这是东西伯利亚罕见的绿色。

  婕达是一个典型的维京人,金色的长发、鹰勾的鼻子还有傲人的胸围。绿色的军装穿在她的身上有一丝不协调,感觉小了很多,但是目前就只能这样了,战争让所有人都无法挑剔,哪怕只是一身军装。

  战争让小镇失去了很多,只是增添了小镇后面的树林里那一排一排的十字架。叶尼依然记得曾经有一个男人临死前对她说道:“天啊,不要给我十字架,我和基督不熟,我全全家都信仰着犹太教。”但是现在他的墓前也立上了十字架,很粗糙的两个木条钉在一块而已。

  “你呢?你又在想什么。”叶尼回笑道。战争让所有人都心怀不安,这只是一个边陲的小镇,战争开始后没几年这里驻守的军团相继阵亡,然后就是小镇的男人。现在整个小镇除了女孩就是寡妇。一开始这里成了调来驻守官兵的乐园,后来叶尼她们来了,把他们所有人都埋进了那个树林。

  婕达摇了摇头,这里已经安静了很久,没有苏联人也没有德国人,好像这里已经被战争遗忘。她们是女兵,这里驻守这一个排,实际上只有十几人,比一个班多不了多少。

  一声细微细微的枪响,一颗大口径的子弹穿过了婕达的脖子,几乎打断了她的脖子。溢出的鲜血撒在了叶尼的衣领上,叶尼脸上还带着谈话的微笑,对此还没有丝毫反应。

  “狙击枪。”叶尼脑海中想过这个词,天啊,婕达。叶尼往前一扑,然后对着天空就是放了一计空枪。营地里传来嘈杂声,一个个女孩端着枪跑了出来。

  “婕达。”叶尼看着倒地的战友目光空洞,她现在的样子非常难看,脖子似乎有着流不完的鲜血,她一直小心翼翼梳理的长发此刻浸泡在她的血液中。

  “怎么回事?”一个粗犷的男声问道。

  “准尉,有狙击手。”拉来自一个很古老的家族,拥有一个很长的名字,为了避免麻烦所有都叫她拉。

  女孩的脸上都留下了泪水,很难相信生命竟然如此脆弱,战争难道就是这样?

  “不准哭,在这里每一人身上都有着家破人亡的故事。如果我们不结束战争,我们的孩子依然如此。”准尉大喊道。

  “如果我们不能结束战争,我们能有孩子吗?”叶尼还是擦干了泪水,那个狙击手已经跑远了,没有一个狙击手会愚蠢的还在树林里潜伏。这一声枪响,打破了小镇的宁静,告诉她们小镇并没有被遗忘,同时战争也重新来了。

  傍晚的时候一辆军列轰隆轰隆的响起,这是铁路上这几个月以来第一辆火车。这和叶尼没关系,叶尼用清水洗干净了婕达身上的血迹,为她换上了一件白色礼服,婕达告诉过叶尼,这是她订婚时候穿的礼服,她一直带着。

  叶尼又在树林里立一个十字架。

  “德国人太凶了,莫斯科都快成废墟了。”小镇里装不下一个师的士兵,他们只好在周围挖了战壕,随着战线的推移,小镇旁的铁路至关重要。

  “叶尼下士,我想我们可能需要你的帮忙。”中尉笑起来很好看,像极了童话里模刻出来的人物。

  “需要我干什么?”叶尼对他并没有太多尊重,虽然军衔低了很多,但他和她不属于一个编制,两人并没有直接关系。

  “我们需要剪一些绷带,你知道的,男人并不擅长。”中尉说道。

  叶尼答应了,不是因为中尉的魅力,而是绷带在战争中将会决定一个受伤士兵的性命,容不得马虎。

  一个师的人比小镇里的蚂蚁还多,这是1942年,想要看到这么多人除了战场那估计就只有集中营了。

  “是战争引来了他们,还是他们引来德国人,还是德国人引来了他们?”一个小男孩坐在叶尼的腿上天真的问道,这天真的问题让叶尼陷入思索。

  如果是战争引来了士兵,士兵又引来了德国人,那德国人又引来了战争,战争又引来了更多的士兵。这看起好像很合理,可是士兵不来德国人依然会来,战争仍然会继续,没有战争那德国人就不会来,这一切的根源好像都是因为战争,但是战争却是因为人而发起的。这一切的根源好像不是战争,是人。

  “德国人!”士兵的喊声从营地传到小镇,小男孩吓了一缩脖子然后跑进了家里。

  中尉带来了两个士兵拿走了所有的绷带,这一片树林里随处可以看到德国人的军旗,他们的人数好像更多。

  “你不用来,这里有着一个师,不需要女人上战场。”中尉对叶尼说道,他表情严峻,一个师好像不是很多。

  叶尼点燃了一根烟缓缓说道:“我是军人。”

  树林的树木成排倒下,德国人来了,不仅仅是士兵,还有一个装甲营,一个营的坦克配合一个师足以在三天时间里摧毁所有防线。

  “呆在这。”叶尼安安静静的像一只小猫呆在战壕里,成排的炮弹落在外面的基地上,除了装甲营,德国人还有小规模的炮兵。

  “该死,”中尉的又背回了一个伤兵,叶尼曾读过医学,一眼就看出他已经没救了,单片切破了他的动脉,在战地上根本没法救治。“我们的炮兵怎么还不到,现在炮弹像下雨一样。”中尉理了一下额前的金发,又冲出了战壕,叶尼突然有点担心。

  “德国人。”一队德国人突破了防线出现在战壕附近,叶尼来不及多想拿起枪打中了一个德国军官,这一队德国兵很快就被消灭了。

  “好样的姑娘。”战壕里的士兵称赞道,但是叶尼没有丝毫开心,这里可是第三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然而已经有德国人出现了。

  这队德国人之后再没有德国人出现,一天后中尉回来了,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英俊的脸庞有一半已经血肉模糊,隐约散发出烤肉的味道。

  “躺下。”叶尼对中尉说道,拿出了一只麻醉剂打进了中尉的下巴,然后开始剔除中尉脸上的死肉。

  中尉不走了,躺在战壕的地上问叶尼说:“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叶尼笑了笑说道:“像化了妆的小丑。”

  叶尼一直不知道战况,但是能清楚的看到伤兵越来越少,中尉死活不愿意回到战线后方,就赖着战壕不走,叶尼也不管他,用他的话就是:不能躲在女人后面。

  天已经很黑了,东西伯利亚的十月有永夜的味道,现在要到黎明可需要好几个小时。

  “外面的火花真好看。”叶尼说道,炮弹落下之前都会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道痕迹,像极光一样。

  “是啊,但是身在其中的时候怎么就没发觉到这一点。”中尉叹道。

  两个人开始交谈,谈了很多,但是很有默契的没有谈这场战争,从炮弹的轨迹就可以看出前线守不住了,而且很可能守不过今天晚上。

  天亮了,东西伯利亚很难看到的日出很美丽。前面两条防线已经彻底被打残了,只能慢慢往回收缩。一排排的士兵开始从前面涌入战壕,现在剩下的人连一个团都不到。

  叶尼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坦克和德国兵,前面排着数十辆坦克,后面跟着的是一排排的德国人。他们和战壕里的士兵一样,都很疲倦。

  “我们被包围了。”中尉对叶尼说道,“德国人应该会休整一下顺便劝降,如果我们不投降那才会是最后的决战。”

  果然和中尉说的一样,德国人并没有进攻,战壕里的士兵也抓紧时间睡了一觉,他们很多都两天没睡了。德国人开始用大喇叭喊话,叶尼并不关心他们怎么说,投降还是死守都不是她一个下士能够提意见的。

  “所有人就位,德国人会在一个小时后发动进攻,我们已经得到消息,我们的炮兵已经在来的路上,这不是一个连也不是一个营,是整整两个团。他们的火力能把这里全部炸翻三层土。”一个上校说道。

  “嘭。”一枚炮弹落在战壕边上打断了上校的话。

  “该死,这群德国人,明明说好一个小时后的。全体准备。”上校咆哮道。

  数十辆坦克齐鸣,猛烈的炮火摧毁了大半的防线,一枚炮弹落在上校身边,把他炸成了碎块。

  “炮兵,放。机枪手,打。”上校死后一个少校继续下命令道。师里只有一些加农炮,这样的火力很难打穿坦克的装甲,只能轰击步兵。

  中尉一把推开死去的一个机枪手,扣下扳机,重机枪像一条火蛇像外喷射子弹。叶尼放下手中的步枪走到中尉旁,马沁克机枪一个人很难操作,尤其还是一个伤员。

  德国人越来越近,叶尼甚至能看到坦克上的弹痕,战壕里的士兵早就换了两把枪,这时候枪绝对比人多。

  “少校,我们的炮兵到了。”一个通讯员大喊道,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突。”在战场上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枪声,一枚大口径的子弹集中的少校的额头,打烂了他的大半个脑袋。

  “狙击手。”叶尼大喊道,她想起了婕达的死,就是这样的一个子弹穿过了他的脖子。

  “少校……”通讯员愣住了,然后大喝道:“还有谁是军官?”

  没有人回答,良久通讯员再次大喊道:“还有谁是军官?”

  “我是,我是中尉。”中尉说道。

  “请下令。”通讯员走到中尉面前说道。

  “我只是一个中尉而已,没资格指挥一个战场。”中尉喊道。

  “长官,现在你军衔最高,只有你一个长官。”通讯员说道。

  “好,让炮兵轰炸那里,那里。”中尉指了指坦克和一个敌军很多的地方。

  “炮兵,7315,267。7115,301。”通讯员说道。

  “长官,他们说目标太靠近了,可能会误伤道我们的士兵,还继续吗?”通讯员说道。

  中尉看了看身边满身伤员的战壕和近在咫尺的坦克,又看了看叶尼。叶尼对中尉点了点头。

  中尉说道:“请继续。”

  “嘭!”坦克再一次开火,这么近的距离炮弹几乎没有落空全落在了战壕里。一枚炮弹落在了不远处,中尉一把抱住了叶尼。

  爆炸之后叶尼挣脱开来,中尉正在大口咳血,那个通讯员的脑袋已经不见了。

  “我上衣的……口……袋……”中尉断断续续的说道。

  叶尼摸了一下掏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一个里面有着一个注射器和一种金色的兴奋剂。这种兴奋剂有着一个很专业的化学名称,叶尼没记住,中尉也记不住,大多数士兵也记不住,人们只管它叫最后的挣扎。

  注射兴奋剂之后的中尉情况明显好了很多,“去看看电话还能不能用。”

  叶尼看了看,点了点头。

  “那下令吧。”中尉笑了笑。

  “等等,长官。我们不打了,也没法打了。”一个士兵说道,“让炮兵把这里也轰了吧。”

  中尉看了看周围,这一轮炮火下去几乎人人带伤,战壕已经损坏得差不多了,从战术来说已经是惨败了。

  “我们不能让德国人跨过我们的防线。”

  “我们很多战友都死了,我们一定要守住。”

  中尉看了看叶尼,叶尼还是对他笑了笑。

  中尉说道:“那么修改一下吧,把这里也包括了。”

  叶尼从通讯员身上拿出了密本,上面记录了战区所有的标立数据。叶尼拿起话筒说道:“修改目标,5637,368内全部区域。”

  电话那头短暂停了一下说道:“那里面有我们的防线。”

  叶尼轻声说道:“不再是了。”

  “明白了,再见。”电话挂了。

  中尉又咳了一口血,染红了脸上的绷带,他看着叶尼很认真的问道:“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叶尼点了点头很认真的回答道:“嗯,像化了妆的小丑。”

  炮火轰鸣,叶尼用手指在松软的土地上写下“1942”,在东西伯利亚的土地上。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09-24 17:39:39
  先顶再品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