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途未冷

楼主:13531688739 时间:2015-05-03 00:49:00 点击:186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杂章》

  病了,没有力气,说话
  误会,误会就来吧
  天色,已经笼盖了一个人,就要揭去一页
  突听的,杂鼓纷纷响,闯荡间见一群人推簇着一个人
  就要定刑定义
  呼声很大,雨点很浓
  天色我看不见容得细细思量的事
  刑法很重刀子很尖,法官的锤子在宏光中固执成一条线
  突有正义携领飞跑,像上帝抹上子民的眼睛
  一种黄,盖过一种黑,一个字,落下
  竖的,不是歪的

  所有子民都在呼喊,打倒兔崽子
  边角的墙被人凿了个洞,还有
  那个告密人的字正腔圆铿锵声

  呼声很大,雨点很浓,天色我看不见几里外的宫廷
  只见白马呼啸跑
  蹭蹭的,从大杨树下穿过我的床榻
  病了,没有力气说话
  马代表了我,我是病人,那马穿过园林
  向一群人跑去
  人们看见了马
  他们有自己的惊呼




  《长途未冷》

  血液中一种惊奇,杂,乱,疼
  带热,放血,痒,昏,动,骂
  突然花园就倒了,人错开,走的步伐,爱分裂
  成一股毛毛虫
  黑色的代表黑色,冲动的代表曲,乱的,是一种唐突,它钻开了罪恶的外壳
  把眼睛奉献,吐血,吐刀
  像狂风一样推倒我的温存,把大宇宙撕裂
  从我眼上,掠走一种孽

  天地开始倒转,花朵在粪池,人在造作,你在斜线
  燕子撕碎,冷雨的钢刃,伯母误会,邻家误会,周伯伯在偷窃
  圈里的羊向杯中出发,古道唱词:兰亭醉,东风恶

  深圳变曲线,斗胆人祝酒,汽车斜穿马路,急急呼应救急
  二妹子斜张眼,李工程师放开胆,九月九日九点东风恶,花园里蛙儿叫月光薄
  道路泥泞兰花放暖
  一个硕大的红灯笼就放在树枝上面
  血,窜,血压急缓
  有错说不出只等双手覆盖上面

  雪白的纸片纷纷落,我在书屋里打磨
  罪恶的唱曲就像粘稠一样落到我的桌台
  它醇厚,赤红,凌乱没有角而四处都臭成了一条线
  人是不动的,血在乱窜
  边角四五个人眼瞪眼
  周妈妈把我捂到屋子里面,用刀,用枪用剑




  《给一个诗友的世界》

  昨天风吹稻子跑,今天血肉夸张
  梦咽在肚子里,把唇齿咬碎,如虎狼的二链
  穿行!这世界只是穿行
  横扫了,无数多情的秋波
  睡死的尸虫是没有感觉的,石头落下,二元次方
  一个屁,一个响

  眼睛,我的眼睛哪里去了
  原来在粪池里,它随石子及浑水四处流
  秋风刮来吹走了水果
  一个杠子扎疼蚂蚱
  诗词,诗词,表皮流过诗词,一口气滑过诗词
  胃上腺流过了诗词
  原来一个人跳高,他会冲开六重屏扇
  只因为那胆子里没有爱
  只有一根,虎狼的蛮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