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李晖2015短诗选17首

楼主:李晖2080 时间:2015-09-22 00:27:02 点击:12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李晖2015短诗选17首】


  《写意》

  我用鸡蛋碰石头。感受
  自己
  的疼!
  不断钻进世界的低处。接受
  你的
  嘲笑:粪!

  在两次眨眼之间,变老。不变

  在地图上始终,无影无踪。如风

  20150703




  《风景》

  一群人,晚饭后
  总是坐在那里。待在
  时光累累,若干分之一
  粒里

  当我大踏步而过,仿佛听见
  夜正用
  黑色眼珠
  之外
  白色的部分
  消化我

  20150703




  《政治与股市》

  幕后的贪婪可以利用谎言
  制造幻觉
  借以控制台下的麻木与无知
  以此获其巨鳄之利
  显然的,无论政治还是股市
  小民们必然活在某种程度的无知里
  只是我常常为那被修饰得如此之好的谎言
  而感慨
  就像这股市的泡沫一遍遍破灭
  我也无法看清它的底线
  然而
  股市,我可以不入
  政治,我必无路可逃

  2015070




  《进入文学史值得高兴吗?》

  据说“低诗歌”
  作为一个词语
  进入了新编的大学教科书
  《新中国文学史》
  而我作为一个曾被抬举为“低诗歌”的
  重要代表
  自然也粘上了这彪炳
  史册的光
  只是:
  进入文学史值得高兴吗?
  对于人类历史的态度我曾有一首
  题为《手淫史》的诗歌
  可供参考
  假设要我用一生的时间
  为了奔向什么史册
  对不起,我以为
  那纯属傻B
  我诗歌写作的初心只同古人
  在随便一个楼阁亭台酒肆逆旅
  人来人往的地方题和留下文字
  作为人类冥冥之中,一种心意的流露和呼唤
  而假设我正举笔草就的
  这一举动,被某一个
  未被整体阉割的司马迁看到了并记载
  宣诸大众,传与后人
  这当然不是一件坏事
  否则世界之暗将一无闪烁之迹
  所谓“历史”流传的将全是后人的嘲笑和蔑视
  我当然不应该向那种命运低头和献媚
  我当然欢迎更多的历史书写者
  从一片珠圆玉润的高歌中注意到
  这沙哑的低歌
  只是时值沉默六年的今天
  对于垃圾派和低诗歌众人
  以及同道者
  那分布在同一块江河与山川的
  从未谋面的朋友们
  我将有一言相赠和自铭:
  愿他们在论坛被抹平的现实里
  也不必从此沉默于小孩的尿布,甚而
  转投到变嗓的太监的行列
  请以你的初心在你的天生之路上
  以更坚韧更独立的姿态出现
  哪怕那随时的被抹平的创痛
  来日更多些

  20150710




  《练拳》

  不是拳击手,也不以打架谋生
  天地之间,一个人静静地练拳
  对面无人也常打到热汗淋漓

  总是有一个敌人,或者看不清面目的一群
  让你不愿停止挥动,那穿越在春夏秋冬之中
  虚拟般的拳头

  20150714




  《这注定了的一切都是狗屁》

  我的头在楼群中举着
  但没有它们高昂
  我的嘴巴在空中说话
  但没有空气柔软

  脑袋是注定了的
  你每天顶着它生活
  因而拥有了世界

  话语是注定了的
  所以你在说话
  还是话在说你已很难搞太清楚

  天空是注定了的
  你笑在天空下
  你哭也必在天空里

  外套是注定了的
  好像那才是你真正的皮肤
  每天你都披着它出门

  国家是注定了的
  你生是某国人,死是某家鬼
  所谓世界就是国与家的扯淡

  恋爱是注定了的
  有的人为爱而活,有的人因爱成恨
  还有些人爱狗爱猫或只爱自己

  故事是注定了的
  男女老幼,起承转合,高潮和低谷
  你顶多是一叶小舟

  风景是注定了的
  一年四季,阴晴云雨
  你总在物换星移

  网是注定了的
  从海洋到陆地到天空、太空,昨天今天明天
  奇点之内你却是一直做梦飞翔的鱼

  结局是注定了的
  你出生、活着、折腾
  然后死去

  假设,你看到了这一点
  或许,你也会跟着我说:
  这注定了的一切都是狗屁!

  20150801




  《我的数学》

  93-97年写诗28首
  97-98年写诗8首
  98-02年写诗194首
  03年写诗8首
  04年写诗118首
  05年写诗317首
  06年写诗128首
  07年写诗73首
  08年写诗49首
  09年写诗30首
  10年写诗4首
  11年写诗33首
  12年写诗16首
  13年写诗8首
  14年写诗8首
  15年至今写诗36首
  约14岁开始
  22年共写诗1058首
  其间纸刊发表共2次
  大学校园梦盈文学社小报1次
  《低诗歌代表诗人诗选》、《2007低诗歌年鉴》1次
  网络自发表若干
  敏感词若干
  审核未通过若干
  ……

  李晖20150807




  《心境》

  是蚯蚓沐浴着土壤迟钝的光年
  光芒万丈地穿越精心的玫瑰
  淡然咳嗽着秋季与雨
  指针将从垃到圾
  不小心的一阵嘶鸣
  而跨上南去闭合的峰
  九个小人儿摆弄着明净的琴声
  而时间的刀锋渴慕太监已久
  而幽黑的宝石保持沉默
  太久
  而机器人的沙漠沦陷
  于异国故土已久
  拱着背,弓
  弹出一轮光明淋漓的太阳
  的心境

  20150809




  《国境》

  沿着鹅黄色的海岸线
  你的眼中始终射出自己
  吞吐着鱼群和人性之浪
  新生代在数码的浅水区游弋
  钢铁骨架反复于梦中起落
  蚁群在国境之南一遍遍搭造积木

  20150809




  《有关秋天的抒情》

  立秋刚过
  天气还没那么凉爽
  我却已在酝酿有关秋天的抒情
  想起秋天就会想起高远
  以及人淡如菊的那个比喻
  对菊花的喜爱也早已从少年时
  就从陶渊明的悠然之间
  而深入骨髓
  当我正想着怎么再借菊花
  自我期许并好好抒情一番
  一个屁不失时机地来到
  让我联想到它所来自的地方
  以及它在这个时代的称谓
  也叫菊花
  那么或许我应该清醒
  唯有同志对此
  才有更深的体会

  李晖20150810




  《祖国一身好肉》

  站在街头
  看那人来人往
  女有腿,男有肚
  不由得感慨
  祖国啊
  您真是一身好肉

  可是仔细观看
  就会发现
  这身好肉
  却并非是
  好身材

  她的一个乳房太大
  一个乳房几乎没有
  屁股很大
  脑袋却尖

  他的肚子太高
  而基本没腰
  脑门流油
  四肢细小

  再仔细辨别
  原来他们
  一个是妓女的心
  一个是贪官的魂

  正霸占着、畸形着
  祖国的——
  这大好
  肉身

  李晖20150811




  《动物故事》

  最近总是听说
  打——老虎
  拍——苍蝇
  或者我也明白
  这是隐喻手法的应用
  只是不知创造这一比喻的人
  为何没把同样凶狠、数量更多
  撕肉的豺狼和吸血的蚊群引进
  普通平凡、肉又瘦又少的动物
  想直接给老虎吃,几乎是没机会的
  对他们来说,王字头的老虎
  甚至是高贵和神秘的
  而苍蝇虽然讨厌却不过
  是因为环境的适宜
  嗡嗡不休,大不了闹你几天肚子
  可是数量惊人的豺狼和蚊群
  却足以使一头理想主义的母牛
  瞬间成为一副泛着血迹的白骨
  常常在惨白的祖国的清晨
  我似乎看到那仍睡着的
  整个庞大骨架的心

  李晖20150811




  《血酬定律》

  看车位的老蔡
  常不小心掀开上衣
  露出一肚皮被刀豁开过的疤痕
  我怀疑那就是滚石分他这块宝地的原因

  一些在大街上
  横着走路的痞子
  扛着曾经被人砍裂几分之一的脑壳
  努力以痴呆般的傲慢表明世界欠他的

  的确还有些人是真的英雄
  那些已为国牺牲的
  那些抱着残躯竟然隐性埋名的
  我们应该怎样感谢他(她)们呢

  古代和帝王一起打天下的
  就是开国功臣
  封王封地赏女人并且世袭罔替
  都是流血必须的报酬

  因为必须的血酬
  出现了特权
  特权的发展就是极权
  权高于天成就了天下的腐败和黑暗

  在极权、腐败和黑暗的天下
  人民的素质只能是整体倒退的
  体制的完善只能是举步维艰
  人们只好日复一日在深重的血的漩涡里打转

  李晖20150813




  《我在那些尸体中找到了自己》

  我怕真是有两声巨响
  而可怕的消息
  正四处开放
  耳朵嗡嗡个不停
  惶然之间
  我迷失了自己
  我是在千里之外吗
  还是在爆炸声中已在人间蒸发——
  人们的消息传得很乱
  脚步声更乱
  以至于我只好到处寻找自己
  我闹不清了
  有的已经开始歌颂英雄
  这令我更加惶恐
  看来是真的
  在我睡着的时候爆炸了
  我仔细辨别
  好心人传出的照片
  在那些四仰八叉
  被废弃的充气娃娃一样
  摆成一排排的尸体中
  啊,我看到了
  那个几乎没了面目的人
  还是让我认出了自己
  原来我已不再是我
  巨雷声中
  大雨未至
  我已提前开放成黑色的
  祖国的花朵……

  李晖20150815




  《城市之歌》

  啊美丽的城市
  我知道
  那是摆满了美丽商品的地方
  各式各样又千篇一律的商品
  被人从各地加工并汇聚而来
  一些好处总会添加一些剂
  50%的副作用搭上50%的作用
  除此而外
  就是些流行的叫喊,和
  花哩胡哨的面具
  这巨大的空空如也
  占据着世界的中心
  将一边准备着爆破
  一边举起向上而飞的
  强烈欲望
  要飘向太空——
  因为那里有等待已久的
  某颗新星

  李晖20150819





  《我不知道主席是谁》

  我,李晖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现年36岁
  生在中国
  长在中国
  一直在中国这块土地上
  扎根生活
  但我发誓
  谁是我的国家主席
  我不知道
  自从18岁以后
  我并没有被发过一次有关
  国家领导的选票
  也从不知道主席是谁
  选出来的
  因为那些代表也绝不是
  有我参与选出的
  选出那些代表的代表
  也不是有我选出的
  那么谁是你的国家主席
  我有必要知道吗
  所以你说谁谁是国家主席
  好吧,恭喜你有了一个国家主席
  而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仍然不知道我的国家
  主席是谁

  李晖20150819




  《罪己书》

  我是老百姓
  我生在大中国
  我们这里人太多
  物以多为贱
  所以我也认为
  咱们死几个
  没什么

  所以
  假设我在挖煤的时候
  被活埋
  那一定是
  我,罪有应得

  假设我在睡觉的时候
  被泥石流覆盖
  那也一定是
  我,罪有应得

  假设我在坐船的时候
  被江水吞没
  那一定是
  我,罪有应得

  假设我在上课的时候
  被豆腐渣工程砸死
  那一定是
  我,罪有应得

  假设我在出门的时候
  被子弹一样的豪车撞死
  那肯定是
  我,罪有应得

  假设我在做梦的时候
  被威力巨大的危险品炸死
  那也必定是
  我,罪有应得

  总之,不管让我怎么死
  大概都称得上死得其所
  我甚至应该感谢上帝
  感谢国家
  感谢政府
  谢谢你们
  这样的安排
  我活着时
  像猪狗一样麻木
  我死也终于死得
  如鸿毛一样的轻
  这符合价值规律
  正是人间真理

  李晖20150819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6-09-01 21:25:48
  @李晖2080
  《民间鲁迅诗歌奖》论坛地址
  http://groups.tianya.cn/list-11590-1.shtml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6-09-01 21:27:24
  @李晖2080
  ★【第七届(2016)民间鲁迅诗歌奖征稿启事】★天涯诗会投稿跟帖地址
  http://bbs.tianya.cn/post-poem-493667-1.shtm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