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李晖2015诗学诗想录24篇(一)

楼主:李晖2080 时间:2015-09-20 16:52:55 点击:11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李晖2015诗学诗想录24篇(一)】


  《诗学:诗是性命之学》

  地水火风空,那巨大的无声仿佛修行。心之本来就是要打破物之无明。人为心物合体,心之难明,多受制于无明物性。人心若明,而得转物转身同归于本体自性之自在大能空明。而自立立人,自度度世,出世入世,行无为有为皆得其法。所谓儒学正心诚意修身,所谓佛学止观禅定葆光,所谓顿悟渐修,所谓禅道密之修身修心,所谓圣灵充满,根本上都是在说这个法做这件事。我以为世间有一诗学,恰可兼各学而为一,成实践中的性命之学,传播中的省觉禅修之学,深入世间一切的超世之学。





  《诗学:赠言》
  ——给诗人

  不想活的
  大可以去死
  活不下去的
  还可以想办法
  形而上学或信仰
  解决的是自己的问题
  但诗不仅可以高耸入云
  更应该可以下里巴人
  深入细胞体液
  人间和地狱
  我赞美不但能上而且能下
  能写诗也能深入世间承担的诗人
  要活下去就得靠自己
  要写好诗歌更得靠自己
  抱怨对生活没用
  对诗歌有个屁用
  写一首好诗易
  总是写上佳的诗难
  写一种诗易
  不拘泥于任何一种形式难
  为写诗而写诗易
  不为写诗而写诗难
  不要得个什么奖就觉得自己很牛
  你最多也就是从牛身上脱落的一根毛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
  超一流的诗人不在主流之中
  不在演讲稿讲太多的人之中
  不在大幅占据各种文学媒体和赛事的人之中
  对任何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
  诗都不只是一种文学形式
  一种仅仅是关乎文字的手艺
  一种自恋自慰自说自话的游戏
  因此大诗人
  又岂在码字工种中?
  我的理解是
  诗乃可超拔于世间一切
  具体学问之上
  而极通于佛学精髓
  不间断于人之心意左右
  因此是关乎人之修身齐家
  天下明通安宁的
  “性命之学”
  文字开天
  诗开眼
  开启伴随人一生的
  自由及超越的通道
  假设说
  人类根本是一种病
  诗之本质即慢效药
  病入膏肓者
  与药何干?
  诗无达诂
  更没有极限
  诗可形之于外
  亦可持之于内
  甚而化于无形
  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并非一人不咏诗作赋就非诗人
  也非一人填词造句就够格是诗人
  无人终其一生将诗尽显所以
  人人尽可以在诗中得到升华修炼
  一个不懂诗的民族是原始的
  一个没有诗的国家是可悲的
  若让我一句话说出
  世间的矛盾
  我说是:
  诗与非诗的斗争
  诗大,世间安
  诗小,世间乱
  在某种意义上
  你可以说我所说的诗
  是一种精神
  是光
  是俗世所谓真善美的融合
  是来自那被强名为上帝自性的力量
  人人本来皆具
  而非真纯人不能保持
  非真纯且慧者不能发扬
  而不历经一生
  你所说的
  “我诗已成”——
  是什么意思?

  20150524




  《诗学:我的某个理想是将诗歌写成Huang片一样》
  ……
  注:发不出
  20150611




  《诗学:诗无差别观照》

  写诗不应局限于觉得有诗意的那部分。这世界更多的乃是反诗意的,或者说反某种局限性的诗意的。而诗本无局限,高低贵贱美丑善恶虚实空有社会百科万象,无不可达。
  不断增加感觉与意识的敏感度和形式,无差别关照一切进入感觉和意识的事物,使之透明和呈现出来,形之为诗歌或其它形式,向外发散批判、肯定、光照、创造的能量,向内得到发散后空明超越的禅定状态。

  20150613




  《诗学:诗人的差异》

  诗人之间的差异无疑将体现为其诗写的差异。不同的出身,不同的性情,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觉见,不同的境界都是决定其诗歌呈现方向和质地差异的关键。简单举例说,出身城市的诗人和出身农村的诗人其写作的底蕴似乎难以相同。一个偏个人性的诗人和一个偏心怀众生的诗人其诗歌也将大异其趣。这种差异有时候甚至会呈现为一种集体性、区域性。
  于是我以为,与一般诗人相比,大诗人应不只是独特的,同时也应是体验更全面和诗力更多层的——此三者备方能成之大。
  2015




  《诗学:诗取消语词》

  诗歌表面上是利用语词以到达诗,其实质乃是取消语词而彰显诗。那些普通的诗写者仅让我们咀嚼着语词的草而尝不到诗的汁。而优秀的诗人有以当下直截切入的方式取消语词进入诗,有以复杂的拟与非的方式取消语词进入诗。采用何种方式或因人而异又因时应机,但人们多被复杂的语词表相所吸引而又在最后因其而隔于诗外。故我个人一般偏于认同使用当下直截切入取诗,并且认为此种能力为诗人必备。
  即使写最玄奥的主题,也完全可以使用当下直截切入的方式。有时候,存在的玄奥恰恰会被过度文学和哲学的句式给遮蔽或偏离。我以为现代的不少名诗人的那些过度操作出来的作品真可引为反面之鉴。这一点,我的有效尝试表现为长诗《某》。日常口语的表达,身觉体验的进入,是最重要的要素,在此基础上出来的深度和艺术会比从言辞修饰得来的文学化、哲学化的深度及艺术要纯粹得多和吸引人得多。
  或者说我以为,刻意修饰而来的总会令上帝看见并发笑,而简单直取则为上帝自身。
  2015




  《诗学:病主义》

  人是病。存在中的大病。
  人生四大苦,生与死都是短暂的,可谓非我所知的,唯有老病是我们从生到死全程的伴侣和由始至终的状态。真可谓人生即病,无止尽的矛盾,难休息的斗争。而老是生来之病,天然的革命,它将协作病以到达死和新生。
  病的基本感受是,难受。病的三种状态是,未发病(斗争暂时趋于持衡或妥协状态,即所谓健康或和谐)、发病(矛盾处于爆发的具有颠覆现状的格局)、死亡与新生(一种形式的斗争结束和另一种形式的斗争开始)。
  病不仅是个体的,自然的,肉体的,欲望的,人已把病升级到精神和语言的层次,并且与别人为病,与社会为病,与外界为病。
  病菌病毒,根本上说是病症之一种,而非病本身。黑是白的病,白是黑的病,所以我们有黑白之病;生是死的病,死是生的病,所以我们有生死之病……现代医学治疗病症却并不治病。
  人病的发展最后阶段表现为政治、语言和科学,最大的问题在人自身。人身与心的病都借语言来谋得跨时空性、可传播性和表现性。而精神病则是其卓越的病症。科学在近代的蓬勃发展将人与生存之境尖锐对立起来,产生的毒素已足以吞灭人自身,并以其实妄之路径在精神上迅速地将人灰化和危机化。在天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作为主体性证明的政治、语言和科学,为人类增加的是可能性――加速病亡或峰回转化的可能性。
  所以“病主义”三个字放在一起的一个重要含义乃是:主义亦病。
  故而,作为人类,其最深的智慧是对病的关照。病的本能状况是争斗、折腾、裂变直至毁灭另造。其自觉的出路是在斗争和革命中取得和谐,在和谐中升华斗争和革命,得到修行……直到个人和世界那可能的转化和涅槃到来 。
  我曾说独夫主义,即平行于世界,+一日若干平行于自我,之于治疗或缓解人(病)之必要。即我对诗学的一种认识。我想说的是,人类是病,诗即慢效药。病而不知、知而不医直至病入膏肓者,皆无可救药。
  流水不绝只因去而复返,我们早已应该知道,哪怕是死,也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病。于是,我看到语言和科学的尽头那若隐若现的终极的平行和不二:○——映照自心、存在的无明之底与顶,彻明自心无对立的觉悟无差别的慈悲,行之于世,施于大病。愿众生皆得大自在,远离一切恐怖,颠倒,贪嗔痴妄造作之苦病。

  2006-2015




  《诗想录:美好世界的可能》

  在尘世,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觉悟:一个和谐的世界才可能是美好的,一个和谐的个人才称得上是健康的。但太多人没有意识到:无论世界还是个人的和谐不是规定出来的,不是幻想得到的,也不是天然的,和谐是矛盾斗争和不断革命的结果。和谐甚至也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和谐必然(所以)必须与不断升级的矛盾斗争相伴随——这需要民主、自由、法治和相对公平的低门槛高开放政治环境——直到那可能的涅槃和转化到来。
  无明中诞生的存在你我他,贪嗔痴缠绕的世界心与物,没有斗士,没有革命,没有怒目金刚,一个可能的更美好的世界难以成立和继续。那么这世界也就没有存在的充分理由和必要。其结果也必然是毁灭另造。所以,在斗争中取得和谐,在和谐中斗争,这是众生未达涅槃,这是娑婆世界阶段最好的状态,最优的可能。任何政治环境,否定矛盾(或病)的存在,人们痛而不知和不会叫痛,社会更不允许叫痛、斗争、革命,排斥一切不同的发声,其结果必然是在唯我独尊讳疾忌医的腐朽中毁灭。因为,那制造的顶多是虚假的和谐。
  有斗争和革命是否就必然有流血和牺牲?在一定时期,一定领域,答案是肯定的。比如社会形态的更替,国与国的关系,人种之间的相处,物种之间的平衡,人与环境的相融这些方面,比如在以各种形式的极权为特征的国家地区和时代,斗争和革命往往都是以生命和血为代价。那其中有太多的无辜盲目和悲哀的牺牲,以致我无法提及其中的胜利者或英雄。
  当然,更常态的斗争和革命的形式应该是非流血的,应该是教育、批判、评议、建议、影响、修行、修证、觉悟、研究、探索、探讨、修正、实证、实践、创发这些形式。
  而真正能够产生这种常态斗争和革命作用的,我以为是不断展开的诗学、佛儒道的精华,不断修正中的哲学、科学、政治和教育等等。借此,向此种道路上的先行者致以虔诚的敬意!
  关于未来,我只在如下方面希冀:一,科学的正确发展促使人类在生存方面改变依靠杀生、依赖掠夺自然作物和不断破坏自然环境为生的状况,而达致人与万物与环境的动态和谐,人的自身生命的和谐;二,政治形态普遍发展到在社会分配上达致基本的公平,人人有生存和发声的充分保障;三,人的生活到达诗的和日常艺术创造的层面,人人得到见性明心正心修身的修炼,摆脱无明的缠绕,远离一切恐怖、颠倒、贪、嗔、痴,进入心无所居而生心的觉证涅槃之境。
  对照今天人类的哪些方面与之无关或根本不是通向这些目标的过程,则我说都是无意义的,腐朽的、黑暗的、堕落的。
  假设众生能够更早地觉悟,一个通过个人的斗争、修行和整个人类整个世界的革命、修行而不断获得的真善美世界的各种要素各种部分能够更好地诞生、存在和展开,一个美好世界最终得以涅槃脱颖,那么此世也即彼岸,终极即此时,人类即上帝,众生皆成佛。

  李晖20150703




  《诗学:尖锐与决绝——读丁目诗歌有感》

  对虚伪的现实敏感尖锐至极,将世界的终极或绝对以直面现实的态度并致以理性思辩而归于虚无并以虚无之态度对之。于是构成不与虚伪的现实妥协,也不与伪善俗套的宗教妥协的丁目图景。让我们来看丁目的如下诗句:
  “不同于相信来世和上帝的人
  我愿区别生死的墓碑拨地而起
  在虚无的大地上
  在作为人的最后的时光
  给我死亡深处的风景”
  ——《》
  “即使真有上帝
  在我的理智没有为我找到
  一块坚实的可以踩踏的岩石之前
  我情愿呆在虚无里
  绝不忏悔”
  ——《忏悔》
  不同于大部分主流诗人,丁目写诗所持无疑是一个思想者和哲学家的态度。他的独特质地就是敏锐入微的现实触角,深刻到位不遗余力的思辩展开,这足以让他看到世界和生命一切所谓现实之虚伪并虚无的底蕴,因此他的战斗力绝非一般诗人可比。但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未更加一步去体味或寻求辩悟虚无之非虚无。他的思想者的理性思辩和直面荒诞般现实的方式是他现阶段最有力和最闪光的凭依,同时也可能构成未来消除执于虚无为虚无的最大障碍。




  《诗学:诗江湖群上与借东风的对话》

  李晖:诗歌的解构甚至过度解构就像股市的暴跌是物极必反的纠正,却非目的。只怕有些人会会错了意,那些旁观者眉头紧皱捂嘴远逃,那些操作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可叹!
  借东风:写诗是很累的活。很尊敬他们,可是有些现代诗歌真心看着费神。
  李晖:那能怎么办呢?世界到了今天,有的人玩加号,有的人就必须玩减号。
  搞来搞去,有没有一首能如古诗流传久远也难说。我的理想是能得古人的状态写一首自得其趣的诗。但或许时不予我。但能无愧于己即可。
  借东风:李白一首几十字的静夜诗就流传千古,也没觉得他写地多么高明。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李晖:并非现代人没才。而是现代人不再纯粹。 假设有一个现代人写出静夜思,会被人骂不是诗。 复杂的世界产生复杂的诗歌,妄的世界推动妄的语言表现,许多好的诗人也有其成长过程,也有其相对之作,甚至也有其一生的局限。这些都决定了现代诗歌的复杂生态。
  借东风:现在人为什么不写风景诗呢,我觉得山水风景诗歌更符合生态文明。
  李晖:现代人很少写风景诗歌,根本原因正是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实妄所致。 不再纯粹的人面对的只能是不再纯粹的月,又怎么得到纯粹的人与月的诗歌。 不过这一点正得到当代优秀诗人的纠正。
  借东风:怪不得,我看很多人写的诗歌都像是被核污染后产出的畸形儿。
  20150707




  《诗学:中国缺什么》
  中国缺少的不是各种各样花哩胡哨败壁成像人云亦云的文学和艺术,中国缺深刻到骨的体验,缺无所不到的观察,缺从个体内心升起的觉与见,缺从人的喉咙发出的声音!




  《诗学:我和诗的二十四年》

  就我个人感知,真正的大诗人绝不在体制内。或当某诗人进入体制显明之日,即表示其诗的生命基本结束。
  在我的诗歌历程中所得荣誉与肯定几无。可以用手指举出的是:初中三年级模仿写出的《五四,五四的闪电》由校内书法老师用毛笔楷书于大幅白纸贴在学校宣传墙上。高中一年级所写《醒之潮》按《语文报》刊登的拟出版纯文学诗歌合集编辑部地址寄稿得终选确认。2004年偶于某诗歌网上冲浪得诗人蔡俊指引到诗江湖、北京评论发诗。得到版主管党生的跟帖肯定,和垃圾派发起人皮旦说“你是一个重要的诗人”。并选了该时期几首代表性诗歌编入其《2005垃圾派实验诗歌总集》。后龙俊开创低诗歌论坛,应邀加入版主。该时期的代表性诗歌被编入《低诗歌代表诗人诗选》、《2006-2007 低诗歌年鉴》出版。2006年,2007年于北京评论均有人发帖私评为“中国年度十大先锋诗人”之一。2007年尚有几首诗歌被我经常阅读的先锋诗人丁目发帖传到几个论坛表示赞赏和支持。2008年至今,自觉重入淡化和沉潜。加之2010年乐趣园被强行关闭造成的近千家诗歌论坛于同一天消失,至今几与其他诗歌写作者失去任何联系和交流。还好,当我终于有点时间和精力想起他们的时候,上网发现丁目的诗歌仍在继续。阅读他的诗歌仍让我会不由自主的陷入思考和深辩之中。即使有些地方并不一定赞同他的观点,但仍旧发现丁目是我最愿意引为同类者。
  我的写诗或可以小学五年级突发奇想而写就的一首古诗模样的习作开始,至今历经二十四年有余。然而有些许私交的写诗者不超过三人,会面者为零。以前总觉得有些人的诗歌我写不出或写不那么好,现在明白我的诗歌也并非他人可以写出或能这么写的。
  就诗歌而言,自我总结是非科班,非职业,非体制,非派系,非圈子,非唯美,非唯丑,非自娱,非网娱,和当然的非名非利者。另外换一个肯定的表达,或者说,我是野生的,独行的,漫游在天地万物又穿行在低矮的人间的,身觉体悟应心而作的自我启示者、直视者、对抗者、发声者。

  李晖20150714




  《诗学:与兮兮的对话》

  兮兮:你早期的诗歌,有语言天赋,词句有张力。后来这种类似魔力的东西慢慢减退,转向算不上语言暴力吧,但内容和文字都狂躁起来。透过文字可以看到你内在的变化:你用了一种近乎忧伤的方式成长。
  忧伤这个词可能对描述你的成长状态不准确,但是对于经历过一次次蜕变的人来说,看别人的成长,总会觉得所有挣扎都是忧伤的。
  我对你个人完全不了解,仅从文字上说你,无论你个人还是你的文字越来越靠近纯理性的东西,至少文字里表现出这样的特质。

  李晖:我自己分析,是经历人间生活而使内在的愤怒越来越多,同时对生命和存在的形而上觉见也越来越尖锐,二者使然。

  兮兮:现在依然愤怒吗?

  李晖:当我穿行在低矮的世界,怎么可以让这愤怒消失?

  兮兮:那只是个状态而已,如果你持续加柴,火就永远都不会熄灭。

  李晖:爱与愤怒成正比,当初我的诗开始得有多美,现在它就会有多丑。

  兮兮: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换了状态。只是偶尔有一天,发现自己没什么愤怒了,对事对人,更多是无语和无感。
  世事和世人生就了本来的模样,我接受也好理解也好,排斥也好,只对我自己有差别,对外界丝毫影响都没有。

  李晖:我对这世界有太多火力,似乎佛陀也难以让它消停。

  兮兮:与自己的人生和解吧,

  李晖:我知道有你如此就行了。

  20150715




  《诗学:现代人和古体诗》
  为什么看很多现代人写的古体诗就那么别扭? 总是找不到原生的味道。 是时空的错位,意境的窘迫,还是语言的隔?李白写的好,因为人家是口语,张口就来。有些现代人做的古体读来却总让人感觉需要上开塞露。
  复杂而浅薄的现代人其实很少能感受到古诗里那种纯粹到可以将情交付于景的心物一体和深刻到心超化外的巨大留白。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5-09-25 15:14:1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