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李晖2015诗学诗想录24篇(二)

楼主:李晖2080 时间:2015-09-20 16:58:40 点击:12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李晖2015诗学诗想录24篇(二)】

  《诗学:我的诗的评价标准》
  假设一个人的诗歌不能使其见地通透而深入边界知世并能在精神上超脱出世,则我说此人的诗歌未入流。未入流者往往表现为主流语言的傀儡或主流形式下盲从的小小的游戏——那些语词败壁成像的艺术、那些泛滥情感的呻吟、那些浅薄知见的兜售,可谓“揣着糊涂装糊涂”,加上无知读者就是双重的“难得明白”。一个诗人入流的首要表现在其可以通过语言而突破语言边界、取消语言的堕化、封禁而进入诗。这包括形式、内容和意义。入流者无论直白式的发现看见、觉见、情感,还是经过一层层超乎常态的深度抽象得来的新的意象和具象都绝非盲从,而是自觉的。
  假设一个人的诗歌只能让其知世、出世或另构一个形而上世界以躲避,而绝不能令其回到当下面对世界而生、而歌、而战,则我说此人的诗歌只是轻巧的末流。一个重要的诗人必是超然自在又慈悲承担的,必是人与诗的统一。
  诗,应该与宗教具有相同甚或更好的力量。是原生的宗教,个体化的修行,形而上学和形而下学的综合,是涵盖一切的性命之学,是性命。
  没有探明底部和边界的心不值得信任,没有从一边贯通着相反一边的不值得赞赏(比如我赞叹深入地狱的佛),没有贯穿底与顶、边与无边而得来去大自在大自由的不值得追随。
  (注:语言是人类意识发展必然和必须的病。演示着心物二分的趋势和状态。语言往往代表着主流文化世界,比如上层统治语言和大众流行语言,实际上以语词为标的,常表现为内容的局限,意义的堕化,形式的封禁,以其普用带来精神上的程式和控制。而诗乃是小众或个体化先锋性的“语言”,表现是来自人类个体先锋的各种不断的反语言以使人心回到性命之境,终极指向是诗或强言之自性,但实际上也会在此过程中带来开拓语言敞开语言的效果,在语言中沉淀为文化的精华。)
  李晖20150719





  《诗学:诗人何为——在扬子鳄诗群因﹝高铁﹞一诗而起的发言》
  科学没有错,技术也算不得错,错的往往是人在科学与技术面前和背后的态度。
  同样的路程可以乘高铁,也可以步行,只是太多人已失去选择生活的态度。同样的状况可以产生不同的科学与技术道路,而由于短视贪婪盲目和智慧的缺乏可能会导致不必要的甚至严重错误的科学与技术的方向、现实与影响。
  比如核能可以发电也能炸人和辐射。如何与核共舞是个现实问题,也是诗的问题。
  若向后吆喝集体转向总归是没用。起码让人类扔掉所有科技没必要也不现实。
  但时时处处保持警醒、担忧、斗志、慈悲是必须的——人类的欲望已经和盲目的科技、贪婪的资本、腐败的权力体制、恶性的国际竞争绑定在一起,以无知无觉的大众意识为温床,在全世界埋下炸弹、核弹和慢性毒药。
  而诗人和诗的存在应该就是对此世此时的纠正、平衡、启示、斗争!
  世界政治化,诗人就选择个体自由的斗争。世界工具化,诗人就选择无用。世界现代化,诗人就返朴和归真。方方面面的行为之诗将越来越重要。
  (刘春:那要看怎么写怎么做。一边坐高铁一边骂高铁,就有作秀之嫌。)
  这句话补充得很好。所以步行一下中国,是诗人应该身体力行的。我的渴望是骑马。然而怕没有路给马走。
  工具可以越来越快,而人心却可以越来越慢。科技可以越来越复杂,而我却可以越来越简单而真。政治与物质越来越庞大,而自由、觉悟、慈悲才是未来的希望,真正可能的无限。追究一切问题的根本,恐怕仍然是:人心未明。
  因此而言,我认为《高铁》此诗失于选择对象的偏差而最终流于批判的表面化。思想不够稳、准、狠。

  李晖20150725




  《诗想录:20150806 》

  我们只能发现和感知我们能够发现和感知的世界,然后凭此进一步推论和臆测,直到发现和感知到新的契机或继续找到合适的途径去发现和感知;而我们发现和感知到的世界当然并非可以说作是一个完全客观的“物自体”——或“真实无二的世界”,倒更多的应该反映出的是我们这个发现和感知者的情况。比如说我们发现光和光的恒速,而可知与之相应着的心之极微细的分别识。当然如果因此说世界只是我们分别心产生的幻象,不免也是过头的。
  物与心,同源而生,同体之相用,相应而起映像。心之见物,恰是由映物而现心。心之未明,必见物皆物。故格物致知,致知之目的当然不在于如当今人世一味发展科学科技工具进而发展生产力拓展人欲的空间以满足物欲为目的,或许更主要的乃在于诚意自知明心见性修身而齐家治国平天下升华世界。于真如自性,无论心物,世界的确可以说是一个梦,但我们也大可以乘梦而行将梦做得更好些。否则真如自性何必生灭出这一段相用,不是吗?

  李晖20150806




  《诗学:诗之道与现状》

  诗之道,在自由,在超越,在明心。诗是日常与科学之外的第三只眼。诗是性命之学,是个体化的宗教。
  诗,不以诗歌为目的。
  超现实是对现实的治疗。无相之相克制着相。空寂冷静清洗清晰着相与情。诗想着的斗士直击社会人生现实问题,推动人心与现实的转化。
  偏于艺术化和激情的诗人比较容易带来超越常态的眼睛和视界,在不同程度、角度、方式上扩大深化差异化由日常和科学带来的那个单向度的逻辑世界。但也因此容易让自己和读者沉入其创造力带来的新的现象世界的魅惑,而忘记促使其创造的自由意志是直接来自真如自性的力量,最终超脱着现象世界才是其真义 。超越了机械浅表的实用逻辑语言现象境而复堕为映征着空无幻化的艺术语言现象境不出,此谓超凡入魔否?此类诗人诗歌和学习者似乎占据当今世界主流。得诗之真义,能即而离者少。
  偏于通达超脱的诗人则倾向于做减法,以得到空白空寂和明净的心境,并以此呈现情感和现象。看似简单,能到达者少。
  偏于关注现实现状的诗人则从诗的境界上出发来到当下的社会人生之境而表现为深刻的思想家和斗士,从身体出发产生一种庞大的对无知无觉的大众文化的核弹式批判及各种针对性极强的机枪诗歌。能做到彻底贯通,稳、准、狠并于俗世中坚持下来者少。

  李晖20150808




  《诗学:我愿停留在诗学的初级阶段》
  假设想杀人,招式只需要练一式。而若想救人,就复杂些,但急救的招数原也不必要太多。尤其不必从艺术得很、哲理得紧的太极健身拳练起。那些喜欢在针尖上绣花的,那些闭起双目喃喃自语宛若神灵的碎片附体的,假设有一把刀正当头向其脑壳劈去,我不知他们会否依然继续优美和通灵下去,现在是人还是鬼?假设他们就是当今之所谓大师,我愿永久停留在诗学的初级阶段。
  李晖20150831




  《诗学:我愿贯彻低与高通达的生命现场》
  太多人写的好,但是无关紧要的好。在我所接触到的诗人里,唯有丁目、杨键与我有当下性命关切的高度共鸣。而他们一个在过低之处,一个处佛学之高,我愿贯彻这低与高通达的生命现场。
  李晖20150831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5-09-25 15:15:13
  @李晖2080 中秋快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