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李晖2015诗学诗想录24篇(三)

楼主:李晖2080 时间:2015-09-20 16:46:30 点击:12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李晖2015诗学诗想录24篇(三)】


  《诗学:诗之力》

  文字开天,诗开眼。
  因此你所使用的每一字词都是一首原初的诗,你所看到的每一事物都是一把诗的钥匙。
  诗是万学之学:性命之学;是万教合一:个体化的宗教。
  诗反文化而诞生新文化。
  诗反语言而有新语言。
  诗反统治而有新生活。
  诗反现实而有新世界。
  ……
  所以,你应该明白,诗当然不只是指诗歌,或以诗歌为目的。请不要把诗想得那么薄,把诗人做得那么小。
  绕口令地说,诗似乎唯一不反的是反。一切试图居于某个宝座上的人都将被诗活活摔死。我感到有太多自杀的或沉没的诗人乃是死于诗力的枯竭或沉溺于某个本应该被继续反掉的幻象!
  诗不断清洗着自我,
  清洗着人类,
  清洗那从心与物的暗黑之域席卷而来的乌云,
  诗人在一瞬间似乎成为上帝,但诗必将其自动放逐。
  诗以此呈现自由的天空之高和不断彰显人世基本价值的大地之低。
  贯彻于低与高为一的生命现场,诗是直指心的自由解脱和人类终极文明的本源力量。

  李晖20150903




  《诗学:诗之意》

  上有实用/虚无主义笼罩,中有极权/资本话语统治,下有溃败无明世人。
  暗黑能量何其大,诗之力可是光明寄托!?
  唯愿尽心而已。

  李晖20150905




  《诗学:斗气》

  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前天,诗歌群里,北采荷兄说:但愿你能在很好地生存的情境里。保持你这种锐气。
  物理学家推论,今天的宇宙诞生起因于一次大爆炸,似也在换着法说——天地初生皆由气。
  气非空非有,若空若有。
  人生而即秉不同之气。
  清气、浊气以不同比例调和成人。
  故人性类同,而质有不同。
  浊气重者遇虚浮离乱环境自然趋向恶邪。
  清气多者若能得天与自养则日趋于真善。
  也见,有人生就一身侠气傲骨,看不得世间的不平。也见,有人素来喜欢以大欺小,偷东摸西,虚伪矫情,跳梁表演。也见有人莫名地恋物,恋猪,恋狗,迷恋尸体。
  人世间自古即多浊气以为体而又依稀有清者浩然之气为魂。
  自古而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善格物觉悟知止明心者以顿渐养其清气浩然之气破红尘万丈暗黑而擎起一片真心光明。
  重欲颠倒者则浊气恶邪必日渐吞其清气初心,难以醒觉人世生存的根本和真正自由的归处。
  至此二十一世纪,人欲颠倒,世道也并未因大张的科学精神而清明,反被财阀、虚伪的权贵、暴发户们的贪婪欲望借道科技而使其日渐脱离正常轨道的发展控制着世界沉沦于实用主义为表虚无主义为里的自戕之地狱。
  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因其政治体制的滞后和传统文化菁华在当前的普遍丧失以及轰轰烈烈高倡着的科技兴国政策而正将加速推动广大人民跳落甚于西方世界虚无之深的陷阱。表面的欣欣向荣掩不住巨大的社会矛盾、精神空虚导致社会整体腐败和同步于各种全球性危机的频繁出现。
  以此当头,我之诗必无意于单纯的美学上、小我的抒情上、抽象晦涩打太极上徘徊太甚,也无意于过多放映时尚的3P、多P、虐交、兽交者的超级趣味或虚无主义的各种花样——如果那些尚未建立在伤害他人奴役他人的基础上。而却有先天之气推动我和另外一些人与全世界的贪官污吏、暴发户、投机者、掠夺者、骗子、小丑,阴影里的异化者、恶魔、犯罪组织,虚伪的政治家、腐败的政客,单向度的科学家、支离破碎的学者,数以亿计奢侈麻木虚浮浪费的时尚男女们为敌。
  因为我觉得和那些狗日的相比,他们实是互为表里,其实,他们还不如,那些虚无得单纯,仅仅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爱狗身上的人。
  此之所谓,信仰不同乎?
  此之所谓,价值观不同乎?
  此之所谓,黑白斗争乎?
  此也可谓,诗以气相斗否?

  李晖20150907




  《诗想录:在低处的诗度与法度》

  面对和承载着历史反复述说的人性,请问:道魔、佛我、圣凡、善恶、黑白之间有泾渭分明之线吗?
  漫长而黝黑的人类史早已表明:这在所占比率极少的一部分人身上是有的,而在充当着波澜汹涌的历史主体的大多数人身上,事实告诉我们的常常是这样一种情境:
  此一时的英雄,彼一时的恶魔;
  大多数时间的好人,一念当头的恶徒;
  在野的高洁者,当权的假道学;
  年轻时斗志昂扬的革命派,步入年老的腐朽独裁者……
  圣凡黑白善恶之间,人之情状可随境而变。高洁的道德标榜不足依恃,理想主义的口号不足为凭,是人都需要拉屎拉尿——这就是人性存在的基本史实、现实。此,也正是我说越高等的文明越是一切须从低处取看人性和照护人性的缘起。
  浩瀚的历史长河,不乏英雄,不乏圣人,不乏救星,不乏光明的口号或高大上主义的出现。寄托于这一切外在的伟岸的随时可变的偶像和假象我们所得到的只能是一遍又一遍的荣枯兴衰分分合合的历史循环、统治者、愚弄、利用、欺骗和随时降临的苦难。
  但,真正的和平、幸福、稳定且高度自由自主的人类根本价值生活其实反是要求我们首先正视自身随时隐没于兽性和无明的人性之低,照护着我们回到人性的低处(饮食男女安全尊严的基本满足),和个性精神的高开放处(自我创造和自性返照的满足),并最终在贯穿此低与高的生命现场形成形态各别的基于个体化的觉悟与信仰的人类生活。
  而若要形成这样一个人类终极文明的世界,本不需要太多英雄,太多圣人,太多救星,本不需要那么英明伟大的领袖和万岁,不需要你一遍遍的喊着那么响亮的口号!——需要的仅仅是,将人类生活的根本价值以及为获此价值所必须保证的公平自由自主民主等价值凝结在自然律一样施用和适用于所有人的不断完善着的公民法律制度和法治政治体制,并以法度为人类国家生活的基石和第一要义,深植全体成员意识之中。凡一国之中无大于人民宪法之权力,凡人类世界无大于人类共同法之国家、组织和个人。
  反此者,则人皆反之。如此而已。
  若说诗是开人类之眼而有世界,贯穿人类低与高全部要义的自由和明心的本源事业,那么法就应是为保证人类的世界不致反复跌入历史循环和人性的无明深渊而不断沉淀到人性的低处写就的最基本最现实的诗。
  若说诗是个体化的宗教,法就应是今天公共化的信仰。
  人必以诗反一切遮蔽而度己;以法限制一切恶行而度世。
  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滞后,国民精神空虚整体素质低下,二者已然是一个负促进的关系,加之盛唐之后历史不断恶性循环积累的文化劣根,而致中国有着从下至上的鲜亮的整体腐败的现状,隐藏着巨大的社会矛盾和各种危机。如何作用于现实,改善素质,改良体制,使之正向促进,创造最广泛而久远的福祉,乃当今国人清醒者的第一使命。而我以为于此正须着力于——诗度与法度。
  但诗几乎已被国人乃至整个世界沉溺于经济和科学的神经给遗忘并在一片嚣乱中顺便给踢到了生活的边缘而夹杂于世界的垃圾场。世人在这个过程中早已跌入表象的实用主义而本质的虚无主义自戕地狱中,听任或极权或资本的强势话语统治。而诗人中的脆弱者、绝望者则多将选择自杀和自我麻痹。但我相信唯有如此,诗才能一反其虚高直上的历史惯性,转身纵深入世界之低而重启其本源之力,迸发超越一切人为局限的光明去照耀自身、自心、人类、过去现在和未来,并在中国来到与法度交叉之所;也唯有如此,在物中堕入虚无和统治已久的人类才会回头惊觉人之本质,才会去重新寻找和发现人的性命之诗,才会在这一重溯过程中强化法度意识,得诗之度——进入人类低与高贯通会合的新生之境。
  而在人类基本文明日趋于全球融合的今天,以法为治和宪政已是所有清醒仁者的共识,却仍不被占据中国统治地位的执政党和即得利益者明确和逐步实施,不被广大国民清醒地去争取和呼唤,而是裹挟着民族主义继续沉迷于几千年延续的那种表象的盛衰迷梦、权势崇拜和不分是非黑白!我以为,此正为当今一切有心、有智慧、有人格的国人、诗人首当其冲要面对和探索解决的问题。

  李晖20150914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5-09-25 15:16: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