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悲惨人生

楼主:女阎王1314 时间:2016-12-06 17:26:38 点击:1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我出生没几天,我妈就死了。

  她是死于谣言。

  我妈很早就外出打工,但是回来之后却挺着个大肚子,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农村可是很保守的,未婚先孕不仅败坏门风,更会被全村人唾骂。

  一个叫杨老三的同村光棍,因为被我妈拒绝了追求,悔恨在行,就在此时散布谣言说我妈是做三陪的,污蔑我妈清白。

  可是我妈却从来没有解释过,再加上也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来承认是我的父亲,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谣言逐渐变成了事实,我妈更被人不齿。

  她忍受着所有人的冷眼与谩骂,把我生了下来,然后没过多久就割腕自杀了,而我就成了别人口中的没人要的杂种,跟姥姥两个人相依为命。

  姥姥她是我们村的神婆,杜鹃这个名字就是姥姥给我起的,她说叫这个名字辟邪。

  以前村里出点邪性的事儿都会找我姥姥做个法事,但是有了我之后,他们都嫌晦气,宁愿去高价从邻村请个老仙儿都不愿意在踏进我们家一步,所以我们的日子相当的清贫,可能也就比猪吃的稍微好点。

  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我小的时候偏偏体质特别差,隔三差五就生病,因为我的病,没过多久就把姥姥仅有的一点家底败光了。

  村里人都说我是老天都不要的杂种,所以老天爷要把我说要回去,但姥姥却说我只是给邪祟侵体,每次我只要生病,她总会给我做法驱邪,向上天祈求我平安无事。

  说来也怪,我小的时候体质虚弱多病,但是十岁之后,这身体居然慢慢的好了,基本上就再没有得过病了。

  姥姥为了我,老了还遭这么大的罪,我懂事之后就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孝敬她,让她过上世界上最好的生活,但是一场意外火灾,却无情的夺走了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

  姥姥离世之后,我真正变得举目无亲,感觉被整个世界抛弃!

  后来,村长找到了警察,警察经过了解之后以意外灾害结案,我姥姥下葬的钱也是当时那个办案的警察出的。

  姥姥只有我妈一个女儿,村里人又都不愿意收留我,就在大家为我的去留议论纷纷时,村长突然说我有一个远方表舅在市里生活,据说挺有钱的,经过警察打探,这个表舅是我姥姥的姐姐的儿子,不过他跟我姥姥差不多十多年不联系了。

  警察找到了我这个表舅,然后把我的事跟他说了,想让表舅抚养我,但舅妈百般不愿。

  具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反正后来舅妈最终答应了让我去他们家。

  表舅家很有钱,他们家房子很大,装修的跟皇宫一样漂亮。

  本来我以为自己挺幸运的,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人要我,可是后来接触之后才发现,现实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美好。

  不管是表舅还是舅妈亦或者表姐,对我都极其苛刻,动不动就是打骂。唯一稍微好点的可能就是表哥了。

  他们兴许也从村民那打听过我的消息,所以一旦舅妈心情不好就会在我身上发泄,骂我是个没人要的贱骨头,就知道糟蹋他们家的钱。

  每每这个时候,我都只能低头不语,默默承受着所有的谩骂,因为我害怕被他们赶出去,一旦流落街头,我很可能直接饿死。

  在舅妈家,刷碗、洗衣服、擦地、洗马桶……所有的活几乎都是我的,要不是因为嫌弃我做的饭菜不好吃,估计我还得跟着做饭。

  我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可是舅妈家的人却始终没有正眼看过我,他们说我脏,从不让我跟他们坐在一起吃饭,每次吃过剩下的残羹剩饭才是我的。

  我已经记不清楚多少个夜晚我是含着泪睡着的,在这个家我从来没有感受过温暖,我战战兢兢的活着,生怕惹怒家里的任何一个人。

  “癞皮狗,看着你就恶心,你怎么不滚出我们家啊。”

  “贱种,再不听话,就给我滚出我们家!”

  这些都是表姐表姐对我经常说过的恶毒话,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她似乎对我异常厌恶,从我进入这个家的大门那天起,就想把我赶出门去。

  “杜鹃,过来我房间一下。”这天,表姐突然出现在楼梯后向我喊道。

  虽然不知道她叫我干什么,但我还是赶紧放下手中的抹布上了楼。

  表姐的闺房布置的温馨而漂亮,就像公主的城堡,而我则一直住在杂物间,那里的环境根本没法跟她比,但是我却不敢奢望能够与表姐相同的待遇,对我而言,只要能够在这个冷漠的世界生存下去就足够了。

  “表姐,你找我做什么?”我害怕表姐生气,不敢再乱看。

  “癞皮狗,在我们家呆了三年了,也该滚了吧?”表姐冷漠的看着我说道。

  “姐,我做错什么了吗?”我赶紧问道,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她。

  “别叫我姐,我可没有你这么个妹妹。”表姐杨雅憎恶的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你给我个痛快话,什么时候滚出我家。”

  “姐……”

  “闭嘴,不许叫我姐!”

  看着表姐凶神恶煞的样子,我身子顿时一颤,“求你不要赶我走还不好,等我以后挣了钱,一定好好报答你们。”

  “还以后?你做梦的吧!”杨雅满脸嘲讽的看着我,“既然你这么不是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我低着头站在原地,等待杨雅恶毒的咒骂,因为我知道,她肯定是在别处受了气,把我当成了发泄对象。

  然而等了半天,却没有任何声音,我疑惑的抬起头一看,居然发现杨雅将她衣橱里面各种漂亮的连衣裙全都给拿了出来,拿着一把剪子剪碎成碎布条。

  “姐,你这是干什么?”我愣了一下,赶紧想要阻止杨雅。

  然而杨雅却突然抬起头,对我流露出一个诡异笑容,随后用剪刀划破了自己的掌心。

  看着滴落的鲜血,我瞬间不知所措,杨雅却突然冲到我的跟前,将剪刀塞进我的手里,死死的握住我的手腕,大声喊叫起来。

  “爸,妈,救命啊!”

  杨雅的凄厉的嘶吼很快惊动了楼下的舅妈一家人,他们纷纷跑了上来查看情况。

  当看到屋内的情况,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震惊,继而化作无尽的愤怒。

  舅妈动作比表舅还要快,她狠狠的扇了我一耳光,然后夺下我手里的剪刀。

  “妈,杜鹃她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把我所有的衣服全都剪碎了,她还想要杀我!”杨雅抱着舅妈痛哭,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我仿佛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坏蛋。

  看着舅妈还有表舅几欲喷出来的怒火,我正准备解释,可是我嘴唇才刚刚张开,就被舅妈一巴掌扇倒在地。

  猝不及防之下,我的头一下撞到了衣柜角上,瞬间头破血流。

  “你个喂不熟的白眼狼,滚出我们家!”

  舅妈怒吼道,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而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我受伤一样。

  “爸,你赶紧让她滚出去,我真的好怕她再伤害我。”杨雅瑟瑟发抖,看着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惹人怜惜。

  “小杂种,你给我滚,立刻,马上,否则我要你的命!”看到杨雅受伤,表舅杨浩军雷霆震怒,我真的怀疑,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女孩,他的拳头只怕已经砸到我的身上。

  杨雅的指证让我百口莫辩,甚至我就算说自己被污蔑的,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

  尤其是现在,我也受了伤,明显比杨雅还要严重,但是他们却视而不见,两人的冷血让我彻底绝望。

  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再不犹豫,冲出了家门。

  “杜鹃,等等我!”表哥杨斌看我受伤,赶紧朝我追来。

  “哥,你给我回来!”杨雅大声喊道,她想要起来,不过却被舅妈按住,“别乱动,我带你去包扎伤口。”

  “妈,我要去找我哥。”杨雅挣扎着,但是却舅妈两人拦下。

  漆黑的夜空似一张无情的大网笼罩着天地,我拼了命的往前跑,只想远离这个无情的地方,但最终还是被开车的杨斌追了上来。

  杨斌把我带上了车,他还代替妹妹向我道歉,说要带我去医院。茫然中我信了他的话,然而汽车一路疾驰之后我却发现,道路两旁越来越偏僻,这明显是向郊外去的路。

  “杨斌,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我不禁疑惑的问道,医院在市区,可这明显已经到了市郊。

  “没有错,在市郊我有一个医生朋友,他肯定能帮上你的。”杨斌看了我一眼,但是那眼神却让我感觉到一股害怕。

  路况明显越来越差,车子都开始颠簸起来,我问杨斌话,但是杨斌再没有回我一句。

  终于,车停了。

  借着车灯向前看,周围到处都是荒芜的杂草,一个个小土包夹在在杂草中间,不时飘起白色的纸片。

  我突然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猛然惊醒,这里分明就是乱坟岗!

  杨斌他为什么要带我到这?我的心中瞬间警觉起来。
楼主女阎王1314 时间:2016-12-14 11:11:09
  “杜鹃,跟着我。”杨斌把车熄火之后,在四周看了看,然后想要拉我的手。
  “表哥,这是哪里?”我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市郊的一个小山村,我那个朋友就在里面隐居,我保证他一定能够治好你身上的病。”杨斌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发现他看向我的目光充斥着无尽的贪婪之欲。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我来回看了好几遍,已经可以确定这里就是一出乱坟岗,杨斌显然是在骗我。
  “表哥,这里明明是乱坟岗啊。”我指着前方道,在那半人多高的杂草之上挂着一条条的白纸条,风一刮,一片片白色的纸钱飞到我们的跟前,我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呜呜……
  风声突然大了起来,好似鬼哭狼嚎一般,更增添几分恐怖。
  杨斌用手机照了照远处,没有任何发现,不过看得出来,他明显也有些害怕。
  “哎呀,这前面确实是乱葬岗,从这穿过去就能到我那个朋友家了。”杨斌佯装淡定的向我靠近。
  “表哥,你能送我回去吗,我不想去看医生了。”
  现在可是夏天,而且我穿的还是长袖,可站在这里,依旧感觉到一股阴森寒冷。
  “咱们来都来了,怎么着不得去我那个朋友家坐坐啊。”杨斌说着,又伸手想要拉住我的手,不过被我避开了。我总感觉今天的杨斌有些诡异,不想跟他靠的太近。
  杨斌似乎觉察出我的戒备,他脸上笑容日突然收敛,然后极其蛮横的抓住了我的手臂。
  “杜鹃,你说平时在家,是不是我对你最好?”
  “是。”我回道,然后使劲想要挣脱,但是杨斌力气很大,我不过是一个柔弱女子,试了试,根本就挣脱不掉,“表哥,你把我手弄疼了,赶紧松开。”
  我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但是杨斌却似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
  “杜鹃,你知不知,我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就喜欢你了。”杨斌话锋一转,目光突然变得火热,一把将我搂在他的怀里。
  “杜鹃,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杨斌看着我,深情款款,可是我的心底却陡然生出一股厌恶。
  “表哥,你别忘了,我们是表兄妹啊!”我大声提醒着杨斌道。
  “表兄妹?又不是亲兄妹!”杨斌无所顾忌道,伸手就扒我的衣服,“杜鹃,我好想要你,你答应我吧,为了这一天我等了三年了!”
  这一刻,我真的被杨斌的所作所为吓到了,原来他对我的好都是有企图的!
  在舅妈家,表哥时常会偷偷给我一些好吃的,也会给我一些安慰和鼓励,我能够在这个家里面坚持三年,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我原以为他是真的在乎我,可是谁能想到他的内心之中居然有着如此龌龊的念头!
  这个衣冠禽兽!
  我拼命挣扎起来, 但是被杨斌死死地按住,只听撕拉一声,我的上衣被他扯烂一大块,露出半个肩膀。
  借着不算特别明亮的月光隐约可以看到我的身体上,一大片一大片红色椭圆形斑点,就像狗得了癞一样,特别恶心。
  也真是因为这些红斑,我才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袖,表姐也是因为发现了我这个秘密才一直叫我癞皮狗。
  “表哥,不要啊,求求你放开我。”我拼命挣扎着,可是却于事无补。
  杨斌看着我,脸上却流露出一种病态的兴奋,他舔了舔嘴唇,就向我的脸颊吻去,并且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
  粗重的呼吸带着热气喷吐在我的脸上,魔爪也已经贴上我的皮肤,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抬起脚,对着杨斌下面狠狠的踢了一下。
  杨斌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裆部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
  “啊,贱人,老子一定要把先奸后杀!”
  趁着杨斌吃痛这个空档,我慌不择路,迅速向着乱风岗深处逃窜。
  杨斌揉了揉下面,强忍着疼痛,追了上来。
  我更加害怕,杨斌这个畜生既然已经撕破了伪装,那我要是落在他的手里,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贱人,你跑不掉的,等我抓到你,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杨斌在我的身后咆哮着,让我每一根神经都紧紧崩起,我害怕被他抓到,所以拼了命的往前跑。
  可是这乱坟岗到处都是没有名字的坟堆,加上杂草丛生,我根本就跑不快。
  我能够感觉的到,杨斌距离我越来越近。
  我如同丧家之犬慌乱的逃窜着,脚下突然一滑,我栽倒在地。
  等我爬起来,准备再跑的时候,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扭头一看,是杨斌!
  他居然追上了我!
  “贱人,你继续跑啊!”杨斌面目狰狞,他对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
  “表哥,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苦苦哀求着,希望杨斌能够良心发现,可惜事实证明,一切不过徒劳。
  “放过你?想得美,好不容易把你骗出来,不把你干了,老子都对不起自己!”
  杨斌嘴里吐着下流的字眼,猛地把我按在地上,再次撕扯起我的衣服。
  我两只手拼命的拍打着杨斌,但却反而更加激起杨斌的兽性。
  “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杨斌双眸之中闪烁着淫秽光芒,兴奋得就像吸食了鸦片一样。
  我的上衣已经被完全撕烂,杨斌将手伸向我的裤子。
  慌乱之下,我向着杨斌的脸狠狠的抓去,指甲直接在他的脸上划开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贱人,你敢弄伤老子,老子要你死!”看着那鲜红的血液,杨斌丧心病狂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拼命挣扎,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杨斌的力量太大了。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两只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我认命了,死对于我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这样我就可以去跟妈妈还有姥姥团聚,再也不用一个人悲苦的活着,忍受这个世界的冷漠。
  看到我不动了,杨斌还以为我死了,他晃了我一下,我没有反应,他也慌了。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杨斌口中呢喃着,不知所措的愣在了那里。
  呼啦啦,呼啦啦……
  荒草从中突然传来几声异响,杨斌循着声音望去,两道幽光闪烁,他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
  “啊,有鬼!”杨斌大喊一声,提上裤子就跑。
  跑到乱风岗之下,杨斌一刻没有停留,发动汽车仓惶逃去。
  “姑娘,姑娘,醒醒。”迷迷糊糊之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拍打我的脸颊。
  我还以为是杨斌,摸起身边一块石头,向他砸去。
  “哎呦卧槽!”我听到一声惨叫,但是声音却不是杨斌。
  我迅速与之拉开一段距离,看清楚了此人还真不是杨斌。
  “你是谁?”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死死地握住手里的石头。
  “你是不是有病,我救了你不说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拿石头砸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个陌生人皱着眉头看着我,隐隐有着怒意。
  救我?我心头闪过一丝疑惑。
  “杨斌呢?”我立刻向着周围扫视了一眼,却没有发现杨斌的踪迹。
  “你说刚才向非礼你的那个男的?他早就跑了。”陌生男人回道,不断揉着被我砸伤的地方。
  我终于慢慢的反应过来,肯定是这个男的从杨斌手里救了我,要不然我估计已经死了,而我却用石头砸伤了人家,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对…对不起…”我吞吞吐吐的道着歉,真挺过意不去的。
  “算了,算了,懒得跟你一般见识。”这个男的似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也没有再生气。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
  “你干嘛!”见状,我心中再次涌起戒备,生怕自己刚逃离虎口,又进了狼窝。
  “看把你吓得,当然是给你衣服了,你身上都烂成什么样了。”这个男的说着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递给了我,“喏,穿上吧,虽然有点不合适。”
  我看了一眼他的衣服,很奇怪,居然是道士袍,而且这个人的打扮也很怪异,带着一个很大的眼镜,身上背的背包里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我看到有桃木剑,还有黄纸符等等东西。
  “各位观众朋友今天直播就到此为止了,咱们下次再见。”男子对着空气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在自己的眼镜上按了一下,把眼镜收进自己的包里。
  “你刚才在跟谁说话?”我怯生生的问道,刚才这个人明显不是在跟我说话,可是这里除了我再没有别人。
  难不成是鬼?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楼主女阎王1314 时间:2016-12-20 08:14:27
  “杜鹃,跟着我。”杨斌把车熄火之后,在四周看了看,然后想要拉我的手。
  “表哥,这是哪里?”我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市郊的一个小山村,我那个朋友就在里面隐居,我保证他一定能够治好你身上的病。”杨斌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发现他看向我的目光充斥着无尽的贪婪之欲。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我来回看了好几遍,已经可以确定这里就是一出乱坟岗,杨斌显然是在骗我。
  “表哥,这里明明是乱坟岗啊。”我指着前方道,在那半人多高的杂草之上挂着一条条的白纸条,风一刮,一片片白色的纸钱飞到我们的跟前,我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呜呜……
  风声突然大了起来,好似鬼哭狼嚎一般,更增添几分恐怖。
  杨斌用手机照了照远处,没有任何发现,不过看得出来,他明显也有些害怕。
  “哎呀,这前面确实是乱葬岗,从这穿过去就能到我那个朋友家了。”杨斌佯装淡定的向我靠近。
  “表哥,你能送我回去吗,我不想去看医生了。”
  现在可是夏天,而且我穿的还是长袖,可站在这里,依旧感觉到一股阴森寒冷。
  “咱们来都来了,怎么着不得去我那个朋友家坐坐啊。”杨斌说着,又伸手想要拉住我的手,不过被我避开了。我总感觉今天的杨斌有些诡异,不想跟他靠的太近。
  杨斌似乎觉察出我的戒备,他脸上笑容日突然收敛,然后极其蛮横的抓住了我的手臂。
楼主女阎王1314 时间:2016-12-20 08:15:46
  “杜鹃,你说平时在家,是不是我对你最好?”
  “是。”我回道,然后使劲想要挣脱,但是杨斌力气很大,我不过是一个柔弱女子,试了试,根本就挣脱不掉,“表哥,你把我手弄疼了,赶紧松开。”
  我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但是杨斌却似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
  “杜鹃,你知不知,我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就喜欢你了。”杨斌话锋一转,目光突然变得火热,一把将我搂在他的怀里。
  “杜鹃,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杨斌看着我,深情款款,可是我的心底却陡然生出一股厌恶。
  “表哥,你别忘了,我们是表兄妹啊!”我大声提醒着杨斌道。
  “表兄妹?又不是亲兄妹!”杨斌无所顾忌道,伸手就扒我的衣服,“杜鹃,我好想要你,你答应我吧,为了这一天我等了三年了!”
  这一刻,我真的被杨斌的所作所为吓到了,原来他对我的好都是有企图的!
  在舅妈家,表哥时常会偷偷给我一些好吃的,也会给我一些安慰和鼓励,我能够在这个家里面坚持三年,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我原以为他是真的在乎我,可是谁能想到他的内心之中居然有着如此龌龊的念头!
  这个衣冠禽兽!
  我拼命挣扎起来, 但是被杨斌死死地按住,只听撕拉一声,我的上衣被他扯烂一大块,露出半个肩膀。
  借着不算特别明亮的月光隐约可以看到我的身体上,一大片一大片红色椭圆形斑点,就像狗得了癞一样,特别恶心。
楼主女阎王1314 时间:2016-12-20 08:28:31
  也真是因为这些红斑,我才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袖,表姐也是因为发现了我这个秘密才一直叫我癞皮狗。
  “表哥,不要啊,求求你放开我。”我拼命挣扎着,可是却于事无补。
  杨斌看着我,脸上却流露出一种病态的兴奋,他舔了舔嘴唇,就向我的脸颊吻去,并且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
  粗重的呼吸带着热气喷吐在我的脸上,魔爪也已经贴上我的皮肤,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抬起脚,对着杨斌下面狠狠的踢了一下。
  杨斌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裆部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
  “啊,贱人,老子一定要把先奸后杀!”
  趁着杨斌吃痛这个空档,我慌不择路,迅速向着乱风岗深处逃窜。
  杨斌揉了揉下面,强忍着疼痛,追了上来。
  我更加害怕,杨斌这个畜生既然已经撕破了伪装,那我要是落在他的手里,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贱人,你跑不掉的,等我抓到你,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杨斌在我的身后咆哮着,让我每一根神经都紧紧崩起,我害怕被他抓到,所以拼了命的往前跑。
  可是这乱坟岗到处都是没有名字的坟堆,加上杂草丛生,我根本就跑不快。
  我能够感觉的到,杨斌距离我越来越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