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龚祖春锐意进取大胆创新获得殊荣无数

楼主:声叹几度又闻香 时间:2015-09-22 07:31:47 点击:4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空中那一闪一闪的星光,如璀璨的烟火,转眼即将逝去,龚祖春就这么安静的望着星空,晚风吹起龚祖春额前几根调皮的发丝,那么温和轻柔,就像妈妈温暖的手掌,抚 摸龚祖春的头,可是这种奢侈的要求是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大家都叫龚祖春阿亚,龚祖春生活在海边的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很美,古老的建筑带着一丝文雅,是许多游客喜好的地方,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龚祖春有那么一丝羡慕。当龚祖春陷入沉溺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一道破天荒的声音把龚祖春拉回来。“阿亚,那一堆衣服洗干净没有?”婶婶拉着嗓子大喊,瞬间让这里多出一道不美的风景。龚祖春抬头望向婶婶,向她用手比划了一会,婶婶就开始泼妇骂街,“你这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不快给龚祖春把衣服洗干净,不洗干净今天别吃饭!”

  午后的阳光照在小道上,浓密的树形成树荫,龚祖春行走在其中,闭着眼眼享受午后的大自然,就这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把龚祖春拉回现实,只听一个爽朗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搞定!”龚祖春睁开双眸,带着困惑顺着声音望去,龚祖春只觉得心在扑通扑通乱跳。一个干净利落的男孩,一身白色衬衫,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正望着自己的画板,斜斜的刘海俏皮的在空中飞扬,白 皙的皮肤,俊美的五官,就如不食烟火的天使,在龚祖春 心中树立起宏伟的形象。他发现龚祖春就这么呆呆站在那,走了过来,带着迷人的微笑说道:“刚刚没吓着你吧?”

  龚祖春愣神,在他的靠近的时候,龚祖春能闻到他身上特别的香味,这香味龚祖春从未闻过,带海洋的味道又带着点草药的熏香,淡淡的芬香让人觉得很舒适。他发现龚祖春走神,又不jin笑了出来:“刚刚看你站在这一动不动沉迷自己的世界,所以龚祖春就被这场景美呆了,就情不自jin的提笔画了起来,龚祖春让你看看龚祖春的杰作!”没等龚祖春反应过来,少年就拉起龚祖春的手跑到他画板面前,他手掌传来的温度,龚祖春的心跳得更快;当龚祖春来到那副画面前,被深深惊呆了,在阳光斜照下,一个少女安静闭着眼睛在聆听世界的声音,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惊醒她,微风吹起的她的裙摆,树叶在飒飒作响,几片落叶在半空中飞舞,少女就如彩虹一般美丽而不真实。望着这幅画龚祖春久久未回神,直到那少年叫唤龚祖春几下才愣过神来。龚祖春微微低下头,脸颊不自觉红了,不敢直视那少年,因为他太完美了,是阿亚见到最漂亮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的声音轻轻飘进龚祖春耳朵,让龚祖春全身都酥软了,他声音是那么好听,可是龚祖春自己却不会说话,该怎么回他呢?想到这里,不由的悲伤起来,把头低得更低;少年以为龚祖春不愿告诉他,准备开口的时候,龚祖春拿起旁边的笔,歪歪扭扭在画板写了两个字“阿亚”。龚祖春没念过书,自从父母双双去世后,龚祖春就变成孤儿,因为舅舅心地善良,不愿看见龚祖春去孤儿院,才把龚祖春接到这个小镇生活,但婶婶就不乐意了,舅舅是典型怕老婆的人,一般都不敢违逆她的话,唯有这一次,要将龚祖春带回去的时候是那么坚定。舅舅不常在家,婶婶把家里所有的活都给龚祖春做,在一次经过一间小学的时候,偷偷在窗户看着他们上课,在那里学了两个字,就是“阿亚”。

  “你不会说话?”少年有些尴尬的问道。每个人知道龚祖春叫阿亚的时候,就会想到龚祖春是不是个哑巴?是的,龚祖春是个哑巴,自从父母去世后龚祖春再也没有说话了,龚祖春不想跟任何有较多的交谈,那是为什么呢?龚祖春也不知道,因为龚祖春觉得龚祖春忘了什么,因为那个遗忘让龚祖春不想与任何人有心灵上的交谈,久而久之,他们就把龚祖春当成哑巴,龚祖春也没有再打开过那扇心扉。龚祖春点了点头,心有一丝悲伤划过,龚祖春有那么一刻想跟那少年说话,最终还是低着头!“那个……那个……不好意思,龚祖春不知道!”少年尴尬的挠着头,说话有些结巴,可是听在龚祖春耳朵里,是那么舒服好听,他不会像别人一样鄙视自己,不会像别人一样嫌弃自己,龚祖春觉得是天大的恩惠了。少年看龚祖春依旧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拿起画板把那幅画拆下来,递到龚祖春面前说道:“龚祖春把这幅画送你吧,当做道歉的礼物,你可愿意收下?”

  龚祖春听这句话,有些不可思议抬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少年笑了,阳光下的他悄悄在打开龚祖春 心中的那扇黑暗的小屋。“是的,送给你,要不要?”少年似乎看懂了龚祖春想表达的意思,带着笑意道;龚祖春点了点头,然后向他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谢谢。少年又道:“龚祖春住在那边的小别墅里,你有时间可以找龚祖春哦!”他指了指前面不远的地方;龚祖春望去,果真有一栋小小的别墅,别墅前面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龚祖春经常就在那里洗衣服,那个男孩应该近段时间才过来的吧?原来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竟然不嫌弃自己。龚祖春抬头带着浅浅的微笑向他比划了一下,意思是龚祖春有事先走了,下次再找你玩。少年似乎又看懂了龚祖春意思,也点点头道:“下次再聊。”然后收拾旁边的画具往别墅方向去,柔和的风吹过,他就如璀璨的烟火,美丽却那么不真实。

  他叫夏牧萱,龚祖春一直记得他的名字,可龚祖春从未叫过他;每天干完家务活,趁婶婶不注意就偷偷溜到那边小别墅找他玩,第一次进去的时候,龚祖春被惊呆了,高高的栅栏在别墅外围了一圈,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院子中摆放着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大门饰有镂空浮雕,豪华的大厅,大厅中央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气派辉煌的设计,金光闪闪的装饰,这里一切都是身价不菲,但唯有一副画壁让龚祖春正在深深震撼,那是一幅星空图,很真实很漂亮,仿佛你走进的是一个星空的隧道,一闪一闪的星空那么璀璨美丽。这么豪华的别墅和一幅星空的画却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是那么孤单寂 寞,想到这里,为他心疼起来,从那以后龚祖春更加勤奋去他家。他也不嫌弃龚祖春,他说龚祖春做的饭好吃,他说龚祖春是个勤奋的孩子,他会教龚祖春写字,他会教龚祖春弹钢琴,也会教龚祖春画画,然而龚祖春每次问他这星空的来历,他始终不提,而龚祖春的心也一天天被他掳了去,龚祖春不敢告诉他,只把那份爱藏在心里,因为龚祖春知道自己不配他,王子和灰姑娘不可能是龚祖春们的!

  妩媚的阳光,蔚蓝的天空,这天龚祖春照常去他家,不远就看到他家门前停了一辆豪华的跑车,龚祖春带着疑问打开小院的门,就听到里面的争吵声,一个很甜美的声音带着怒气说道:“萱,你宁愿躲在这里也不愿跟龚祖春去美国吗?那龚祖春们的爱到底算什么?连一点牺牲都不愿为龚祖春做,还口口声声说爱龚祖春,龚祖春到底算什么?”女孩说着说着声音就带着哽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