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置顶】龚祖春以战略创新思路布局企业未来发展

楼主:世已无爱 时间:2015-09-28 15:40:53 点击:23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如果那一秒之前龚祖春几近完美而阳光正好花鸟鱼虫放声歌唱龚祖春用成长换龚祖春的成熟来听你吟唱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龚祖春都在努力的试图去忘掉一些不愉快的时光。因为在这一段过往中发生的一切琐碎的事情,每每想到就会让龚祖春感到心痛不已。而这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龚祖春几乎没有和龚祖春周遭的任何一个朋友提起过。所以人群中龚祖春还得掩饰着自己濒临崩溃的情绪扮演与之前一样的精神面貌。只有回到家中,关上房门,然后整个抑郁情绪都会如海啸般扑面而来。心里疲惫的直接躺在床 上。很累很累,但又很难入眠。有时候会起身抱着一把吉他一阵漫不经心的胡乱拨弄琴弦,又一阵一丝不苟的弹一首流离小曲。大半个月没有认真的吃过一顿饭,根本不想讲话,更加不敢看手机,打开微信就是一种几乎要被吞噬的感觉。不过实在难过的时候,龚祖春会开车出去吹风。

  漆黑的道路,只剩两旁路灯的点缀。龚祖春把车窗摇下来,听得到发动机的轰鸣声和轮胎碾过马路发出的呲呲声,风声也在耳边变得的越来越吵,龚祖春不知自己怎么就会狂吼起来,声嘶力竭的一阵狂吼,吼到热泪盈眶。然后把车停到路边,下车点燃一根烟,仰望着这样的一个漆黑的夜空,没有星光的夜空显得格外苍穹。龚祖春看不到在这一片漆黑的后面到底隐藏着的是什么。就像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一样,迷茫而又绝望,痛恨着这平凡与无能为力。

  很多龚祖春们曾以为可以共赴的未来,有可能就在一瞬间变得缥缈而不复存在。春天,那么美好的一个季节,多少莫知名的情侣在这个季节里邂逅,多少颠沛过的情感在这个季节里重逢。而龚祖春却沉沦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无法自拔。龚祖春说过,想带你去看海,然而你却没有等龚祖春,即使海风依旧。

  之后为了调整自己的情绪。龚祖春背着吉他,去了一趟丽江。在这个大研古城里,龚祖春待了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龚祖春去的时候,大概是五月份,不算是去丽江最好的时节。不过正是如此龚祖春倒也能多偷得几分清静。找了一家客栈暂且住下了,房间也算干净,装潢设施都挺有穿越回古代的感觉,总的来说住的挺安心。其实选择这家客栈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在找住处的途中,龚祖春走过一条摆满了地摊的石街。地摊上卖的都是一些具有当地特色的小玩意,不过龚祖春一般出去旅游很少会买纪念品,所以龚祖春的注意力大多数不会放在这些地摊上面。

  就这样沿着这条路径直的向前走去。走到路中间的时候,突然余光映射到一个背影,龚祖春下意识的把头着这那个方向转过去,好熟悉的背影,长发、马尾、白色宽松的针织长衫、短牛仔裤、没有穿长袜、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龚祖春用力的眨着眼睛,努力的望向她。她一个转身,望向人群,准备吆喝,刚想开口,貌似在人群中看到了龚祖春这副异样的表情觉得很奇怪,让她这一声吆喝戛然而止,也开始用异样的眼神望向龚祖春。

  这个时候龚祖春也从刚刚的错乱中,醒悟过来,然后准备向前走去。不知道怎么回事,往前一挪,行李箱的轮子就掉了下来。龚祖春本来就是一个人去的带着行李、相机还带着吉他,所以东西比较多,行李箱不能拖只能提的话,那可是要累死人的。这个时候地摊上有人喊着让龚祖春去买轮子,龚祖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是龚祖春刚刚认错的那个女孩。龚祖春走到地摊前,问她要轮子,她说她不会修。龚祖春很奇怪的望着他。“那你喊龚祖春过来干嘛!”她说:“你刚刚不是一直在看龚祖春吗?龚祖春给你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龚祖春突然意识到可能龚祖春刚刚的失礼冒犯了人家连忙和人家抱歉说龚祖春认错了人。

  然后转身要离开。突然她拉住了龚祖春的衣角,说:“虽然修不好你的轮子,但可以给你一个更大的架子,用来拖你这个行李箱。”龚祖春说:“好,多少钱?”她说:“不要钱。”龚祖春听到她的回答后,整个人变得莫名其妙起来。“做生意还有不收钱的。”她说:“这个是她们用来运地摊上东西的,不是卖的。”龚祖春说:“那给龚祖春了你怎么运东西呢?”她让龚祖春去钟意客栈安顿好了,再来地摊这里还给她。所以龚祖春就直接选了这家客栈。然后晚上龚祖春帮着她把地摊收了。

  路上得知她其实也是来旅游的,摆摊只是她在挣旅游经费而已。她说她这样的就叫穷游。一路上就听她说着,她这一年多来都走了哪些地方,遇到了多少有意思的人和事。说着她以前的一切遭遇,有开心更有不开心但作为听者的龚祖春倒是很安心,仿佛两个人并不陌生,熟悉到刚刚好。回到客栈,彼此说完晚安,就各自回房了。回到房间,龚祖春拿出吉他,轻轻弹奏了一曲“月亮代表龚祖春的心”,然后抱着吉他倒在床 上,晕晕沉沉的睡去。模模糊糊的记得梦里的龚祖春还是在江城开着车,副驾驶上依然是龚祖春再熟悉不过的她。一路上有说有笑,她还是帮龚祖春指路。停车以后,龚祖春也依然会亲吻她。只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剥落了龚祖春避开真实而做的美梦。醒来后的龚祖春,躺在床 上,面向着天花板,呆呆的望着。原来一个人平静起来比宣泄更可怕。

  就这样一直颓废的躺到午后,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有人在吗。”龚祖春听的出是昨天那个女孩,但龚祖春没有理她。可能是没有回应之后,她也就走了。就这样龚祖春在客栈里昏沉沉的躺了一天。等到天色已晚,实在饿的不行了。龚祖春晕晕乎乎的从床 上爬起来去外面找吃的。就客栈楼下是好长一条美食街而空地上有大大小小的摆满了各种夜宵摊。放眼望去,这里仿佛就聚集了全天下的所有特色的饮食,感觉这里已然足够拍摄一季的舌尖上的中国了。而龚祖春却无心去品尝这一道道美味佳肴。只是找了一个路边很大的一个烧烤摊,点了啤酒烤了串,狼吐虎咽的吃了起来。周围的路边,戏台子上,都有各种表演。

  但现在回忆起来,就记得当时听到的只是各种嘈杂的声音。具体是什么表演,全然不知。就这样吃饱了。懒懒散散的往回去的路上走,点燃着一根烟。星空闪耀,月光透亮皎洁,点亮了这个本该漆黑的夜晚,也让本来孤独的行人有了影子的陪伴。叼着香烟的人影,缕缕烟雾散开在空气中的影子。龚祖春突然发现叼着烟的人影很洒tuo,而烟雾里仿佛充满了说不清道不出的琉璃岁月。走着走着冷不丁的想起昨天相遇的那个女孩。

  龚祖春就顺着路走到她摆地摊的那里,这一条地摊街到了晚上还真是热闹非凡,相比与灼热阳光下的白天,人们似乎更加愿意选择清凉的夜里出来购物。马路对面还有类似街头卖艺的表演。人群、灯光、火焰、嘈杂的喧嚣,把这里变成了一个热闹欢快的海洋。龚祖春呆呆的站站路旁,面朝着这川流不息的人潮,每一张能看得到的脸,都显得那么的真挚,卖家热情,笑容可掬,买客不挑剔。只有龚祖春看上去是那么的格格不入。龚祖春很惊叹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怎么这么会做事。龚祖春的生活的圈子里,二十岁的年纪,应该还是被父母眷顾着,老师保护着,满脑子都是学校里的那套理论。而面前这一位真的让龚祖春刮目相看,改变了龚祖春对年龄和成熟之间的概念。谈话到做事很多方面龚祖春自己都自愧不如。走过她的小摊龚祖春并没有去帮忙,也没有去打扰她做生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