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解读四川东拉山大峡谷景区困局 别让企业唱独角戏(转载)

楼主:ty_不要等待240 时间:2020-08-04 15:51:20 点击: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最近看到了四川4A景区东拉山大峡谷停业近两年,宝兴县与投资商对簿公堂“闹离婚”的新闻。笔者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的经营者,对四川省地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东拉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十多年来的所经所历可谓感同身受,有些话不吐不快。
  四川东拉山大峡谷景区自2005年启动开发,2006年试营业,开业不久就先后受到2008.5.12汶川地震和2013.4.20芦山地震的破坏,景区收入大受影响,投资商还是顶着资金压力继续投入开发建设,十几年来背后付出的艰辛自不必说。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川东拉山大峡谷景区于2013年9月获评国家4A级景区,“元气”逐渐恢复。2017年,景区累计接待游客超7万人,创开业以来的最高纪录,终于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7年8月,东拉山旅游开发公司重金邀请旅游策划机构打造的《东拉山大峡谷景区旅游总体规划修编(2017-2030)》基本完成,报告中对景区的近期、中期、远期三个阶段做出了周密的规划。9月,编制单位向宝兴县做了汇报,相关单位和人员参加了汇报会,11月送发改局等候开会研究,但在此后直至春节放假也没有得到最后通知,这份事关景区发展的蓝图就这样被不了了之。由于宝兴县地方没有对规划做出批准,景区一直停留在依据2006年规划所建的样子。另外,一些制约景区发展的老大难问题:包括通往景区的唯一通道狭窄不足2.7米、景区建设用地无法取得、景区内开矿企业污染、景区营地“与坟共舞”等等问题,虽企业多方奔走十多年依然未获解决。一个国家4A景区十五年来没有批准过一寸建设用地,真是奇葩!

  

  (通往景区的必经之路非常狭窄且路况非常差)

  2018年7月27日,宝兴县向东拉山大峡谷景区投资商发出一纸公文,以“投资不足”等理由欲解除2004年12月签订的合作开发经营合同,收回景区经营权。4天后,因连日强降雨导致道路受阻,景区被通知暂停营业。尽管景区在汛期结束后立即展开了水毁工程的治理工作,但再也没有接到恢复营业的通知,作为宝兴县第一家4A景区的东拉山大峡谷,就这样两年来一直处于闭园状态。
  笔者所在的企业从事农业开发多年,和旅游开发公司的业务都是相通的,这些年来对政企关系也有一些认识。在笔者看来,做一个项目就像抚养一个孩子,宝兴县和企业之间原本是“夫妻”关系,要共同承担抚养孩子的义务,而实际上,宝兴县作为“夫”在这个家庭中鲜有作为,企业作为“妻”则承担了太多。到了后来,宝兴县的举动显然是把企业当成了“奶妈”,孩子长大了可以断奶了,也到了“奶妈”离开的时候了,如此所作所为怎不令人寒心!
  

  (宝兴县关于解除合同的通知)

  旅游开发是长线工程,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稳定的经营权是企业权益以及当地社会民生的保障。在宝兴县与企业签订的合同中,早对双方的权责进行了约定,然而在实际执行中,一方面是企业按照宝兴县提出的边施工、边建设、边验收的“三边”要求,紧锣密鼓完成了景区一期建设,又先后历经两次大地震依然坚守,为景区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另一方面则是宝兴县“新官不理旧事”,对景区建设用地、公路修建与养护、矿山开采等问题长期搁置不管。企业盼批文、盼修路、盼关闭采矿,盼来盼去,接到的却是宝兴县要求解约的一纸通知,不仅严重超期行使解除权,置契约精神于不顾,让企业十多年的付出就要变成一场空,还要剥夺企业未来几十年的合法收益权。宝兴县的举动,不仅伤害到四川省地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东拉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权益,还事关景区100多员工和景区周边千余群众的饭碗,更让外界对宝兴县的营商环境、政企关系表示担忧。

  (东拉山大峡谷<赶羊沟>合作开发经营合同中对甲方义务的说明)
  
  (东拉山大峡谷<赶羊沟>合作开发经营合同落款)

  强化规则意识、倡导契约精神是依法治国的要求。在宝兴县与企业签订的合作开发经营合同中,关于甲方义务约定需在2005年5月31日前解决公路修建与养护问题,至今十余年没有履约。关于乙方义务分别以2005年7月30日、2007年底、2010年底为期限约定了多项要求,乙方交付了履约保证金,但在执行中受不可抗力影响与约定存在一定出入。笔者个人认为,既然合同中的义务属于05年和10年就应该完成的,如果宝兴县想解除合同,应该早做打算,不应该等到企业大笔注资后才提出解除,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从2004年到2018年,宝兴县时隔14年提出解约,“解除权”是否还存在?笔者曾咨询公司的法务律师了解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合同解除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4条就有明确规定:“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的,解除权人应当在解除权产生后的合理期限内及时行使。解除权人未在合理期限内行使的,该权利消灭。”,另外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可以参考行使解除权的期限,一般以一年为宜。宝兴县在合同签订后14年才提出解除,属于逾期行使解除权,而且逾期得令人匪夷所思。

  

  (雅安市中院一审判决)

  在本事件中,宝兴县未按约定时间履行甲方义务,例如道路通行未保障到位、未根据乙方开发进度满足景区建设用地需要、关闭景区内的矿山等,宝兴县违约在先,导致企业无法对景区持续投资,这其中存在不可推卸的因果关系。在双方“都存在不同程度未按照约定全面履行的情形”下,应当按照先后顺序,一起消除违约情形,努力达到合同约定的事宜。如果一方已经消除了违约情况,另外一方依然不履行合同内容,才有权力解除合同。宝兴县其一没有履行甲方义务,其二没有给企业消除违约的机会,就单方面提出解约,如此反常行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不得不令人思考。


  


  梳理政企关系、优化营商环境是民心所向,宝兴县应先消除自己违约的情形,充分履行甲方义务,把基础基建工程、景区建设用地、周边环境治理等问题处理好,有了这样的先决条件,企业才能卸下负担,充分落实“高水平规划、高质量建设、高品位打造建设精品景区”的合作开发和经营原则。东拉山大峡谷景区事件并非偶然,而是具有代表意义,事件处理得当对于吸引企业投资、助力地方经济、提高百姓收入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希望地方和企业能够重新认识双方权利义务,各司其责,各展所长,唱好“二人转”,别再让企业唱“独角戏”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