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楼主:逛了一圈回农村 时间:2013-12-31 20:27:28 点击:12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孙小惠拖着我的胳膊,我拖着大包小包在寒冷的下午站在桥的这边,遥望着河对面的家。

  这几年家乡的变化很大,我家以前在郊区,现基本也划到市区来了,房子四周开始出现小区和高楼,我家基本属于钉子户类型的,与一排排崭新的住宅区相对视,显的格外剌眼与凝重;我姐早已出嫁,她和她老公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公务员,属于那种只能做事无法贪财的那类,所以一辈子也不可能升上去。我两个弟弟在街上做点生意,偶尔也在街面混混,生活都过的有滋有味。我父母基本都在家待着,一是年纪大不能做体力劳动了,二是照应着房子,不然推土机就在旁边瞄着,一不注意就把房子给铲了,这种状况已有二年,拆迁的人之所以不敢迟迟下手,是因为知道我兄弟也不好惹,有一点闲钱不说,更是长的牛高马大,最主要的是拆迁办借助的那些黑道上的人,要么是我的同学要么是我弟的同学;所以,哄,吓,唬,骗的招式虽多,对我们一家不管用;通过不同的渠道,我们知道很多内幕,只想要回属于自已的那份,不能让他们把我们当作傻B,可以任意宰割。经过数个轮回的较量,我家四周成了护城河,已断水断电断进出,但这难不倒他们,我兄弟安装了发电机,准备了汽油桶,还挖了井,并写了论持久战;用几棵树在河上驾起小桥,并养了几只大狼狗,链子就握在我父母的手上,随时都可能松开;墙的四角伸出诡诈的摄录探头,无休止地扫射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物体;楼顶上也准备了威力巨大的烟花爆竹,堆成了小山的形状,挤在后来搭建的一个个小木箱里,有几十个之多,如东莞的虎门炮台;他们曾设想过,如果万炮齐发,将会是多么壮观激烈的场面。最后,他们还准备了一面巨大无比的红旗,从小听老师说红旗上的红是血的颜色,他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如城池失手时就把它染成自已的颜色。

  其实也有很多人劝我父母,说你家现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别和他们争了;每到这时候我父亲的脸色就很凝重,这让人想起刘胡兰,也让他想起了自已的父亲和爷爷被作为地主枪毙的场面,那时他刚成年,还没有自已的孩子。我们是他的孩子,现在弟弟们站在他身后。

  来之前,我已经和家里通过电话,父母可能在门前站的久了,脚面已深深地陷入软软的泥地,只看见裤角从泥土里探出头在严寒里颤抖着。

  我感觉眼睛好象进去了东西,嘶吼着叫了声爸妈,震的自已耳膜生疼,她们正面对着我,却好象没听到,身体向前倾着,脚下却不能向前移动,因为他们就杵在河边。

  是小全吗?颤巍巍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我耳朵,我却看不清他们的脸,更不要说那两双早已浑浊的眼睛。
  你家咋是孤岛?孙小惠好奇地问,

  我家是南京城!我骄傲地回答;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两根树干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一个女孩有如泸定桥般险恶,正当我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把孙小惠驮过去时,我弟从屋内抬出长长的木梯,他后面跟着又出现几个扛着木板的伙伴,我通过他们飞快搭建浮桥的速度判断出他们一定训练了很久。这个时间,他们本来应在街上忙活的。

  孙小惠是个懂事而聪明的女孩,她通过我和家人的对话,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并投入地拉着我母亲的手。

  消息有时象风一样的迅速,很多已住进各个远近小区的邻居家的老人,小孩,大姑娘,小媳妇对浮桥熟视无睹,纷纷健步如飞奔跑在两根树干上;与在八车道马路上开车无任何区别。

  她们把孙小惠当风景,孙小惠把她们当偶像。

楼主逛了一圈回农村 时间:2013-12-31 20:28:18
  逛一逛
作者 :金秉萱 时间:2014-01-05 06:43:05
  支持!学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