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异道之旅 第一章 亲临刑场

楼主:无限制的青春 时间:2014-06-01 16:21:19 点击:14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站到刑场上的时候,荣和竟然没有一丁点的恐惧感,尽管自己作为一个律师,见识了各种血腥的场面。但是,作为辩护律师,陪同检查官和法官亲临刑场处决自己辩护的被告人,荣和从业以来还是第一次。
  生命是单程的,不可逆转的,所以生命本身是值得敬仰的,无论这个生命在之前做过什么!想到此处,荣和为自己没有恐惧感而感到羞愧:这毕竟是处置一个鲜活的声明啊!
  荣和抬头看了一下,宣布行刑的法官和书记员、监督法场的检察官和书记员、提押被告人的司法警察、保护行刑现场和执行行刑的武警战士、检验行刑后的法医官、以及被执行的被告人都已经基本就位。
  荣和冷笑了一声,继而安慰自己:或许是因为今天阳光灿烂的缘故,也或许是自己见识了太多的血腥场面早已经麻木的缘故。想到这里,荣和的那种羞愧感突然之间消失掉。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荣和突然冒出来一个离奇的想法:或许是自己看的鬼片太多,自己现在只是在看鬼片罢了!荣和为自己的这个冒失的想法无地自容,瞬间失色。
  好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也就没有看到自己脸色的瞬息变化。作为一个律师,掩饰自己的情绪是很重要的一项专业技能。荣和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朝前面走了两步,站到宣布行刑的法官的身后,等候着法官的安排。
  在法官还没有开始之前,荣和特意观察了一下站在法官对面七、八米远的被告人单俊祥。
  单俊祥,男,26岁,清秀的外表,体型略显弱不禁风。如果不是荣和本人作为其辩护律师,查阅了案卷中的全部证据材料,做梦都不会把他和犯有故意杀人罪联系在一起。
  在荣和多年的刑事案件的辩护中,见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刑事案件,其中不乏手段残忍、情节严重的恶性刑事案件,但是当荣和看到的单俊祥案件卷宗材料中的尸体照片和现场照片后,荣和也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怵。看过照片后的荣和留下了一个严重的后遗症:只要是看到餐桌上有肉食,荣和立马翻胃想吐,尤其是看到肉类被弄成酱的形状!
  用荣和的专业术语来表示,单俊祥作案的手段极其残忍,情节特别严重,后果极其惨重,影响特别恶劣:被害人被利刃割破喉咙,鲜血四处喷溅,然后顺着刀口以下的脖子流到肩膀以下的身体部位,很大一滩。此后,被害人被挖出双眼,割下舌头,掏出心脏,并用绞肉机将挖出来的器官绞成肉酱,分撒在周围。然后,被害人的头部被铁锤砸得粉碎,脑浆迸裂,四散在周围。
  正当荣和还在思绪纷乱地想着为什么被告人会向法官提出要求辩护人必须到场的要求这个问题的时候,法官带来的书记员检查了一下到场人员的情况,告诉组织行刑的法官:“应该到场的人员已经到场,现在可以开始了。”
  法官环视了一下,神色严肃,用沉稳的声音宣读被告人的基本身份信息,然后问:“被告人单俊祥,刚才宣读的有关你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民族、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等基本信息是否属实?”
  听到法官的问题,侧身站在太阳光线下的单俊祥脸上露出了一丝平和的笑容,用非常清晰和平稳的语气肯定地回答了法官的问题。
  法官侧身对检察官说:“请你核实。”
  检察官头也不抬,说了一句:“嗯!”然后掉头问他的书记员:“都记好了!”书记员回答说:“记好了。”
  法官宣读完毕判决书,又问单俊祥:“你对生效的判决书是否有异议?”
  “没有!但是,我坚信我这样做是正确的!”单俊祥还是一脸笑容的回答。
  荣和注意到,单俊祥的回答让法官和检察官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紧接着,法官开始宣读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决定书,当法官念到“决定执行死刑,并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七日内交付执行”的时候,单俊祥抬头朝天空仰望。随后,法官将死刑复核决定书移交一份给检察官。
  法官问单俊祥:“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或者荣律师帮你完成?”
  单俊祥似乎早已经想好了,干脆利落地告诉法官:“我死后,请荣律师将我的骨灰撒到我父母的坟前。我父母留给我的房产,也请荣律师代为变卖,然后将房款捐赠给孤儿院。我个人的书籍,全部赠送给荣律师。”
  法官和检察官的书记员记录好单俊祥的遗言后,法官指示司法警察将单俊祥的身体转过去。就在此时,单俊祥却说:“我想站着正对着你们行刑!”
  单俊祥的话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荣和随即上前,低声问法官:“不是用注射的方法执行吗?”
  法官轻轻摇了摇头,低声告诉荣和:“是他自己选的!”
  荣和看到很多武警的时候,一直以为武警是执行保护措施的,没想到是来执行枪决任务的,更没有想到,这个要求是单俊祥自己提出来的。此时荣和似乎感觉到事情有一些微妙。
  执行枪决,一般都是将被告人的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然后让其跪在地上,背对着法官,然后由带着黑色面纱的武警站在被告人身后,用枪近距离朝被告人的头部开枪。如果第一名武警失手,立刻离开,然后由第二名武警开第二枪。后来,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执行死刑的时候该用注射的方式,让被告人在注射之后,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死亡。也就是社会上所说的安乐死。
  然而,单俊祥提出的,是正对着站着执行!
  法官似乎有些犯难,赶紧和检察官碰头商量。很快,两人达成一致意见,决定从人道主义角度考量,同意了单俊祥的请求。然而,对于武警来说,这种执行方式,和枪杀一个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也可能会给行刑的武警战士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所以遭到了带队的武警领导的否定。
  最后,作为组织行刑的法官做出了妥协,决定采取原来的执行方式。随后,法官要求司法警察强行将单俊祥转过身,并按倒在地上,执行枪决的武警随即就位。
  第一声枪响之后,荣和看见鲜血从弹孔处喷射而出,溅落到地上。执行枪决的第一名武警随即撤退回来。当他经过荣和的身边的时候,荣和发现武警战士的胸前竟然溅撒了单俊祥的鲜血。
  然而,单俊祥的身体并没有随着枪声倒地,而是依旧保持着跪着的状态。执行枪决的第二名武警战士紧接着补发第二枪。之后,单俊祥的身体朝前扑倒,随即扭曲着朝后转过来,非常缓慢。当这种生理性的扭曲停止的时候,单俊祥的头部正好对着法官,而且双眼睁得很大,一缕鲜血从耳朵上方的头发经过耳边流到了脸上,再流到腮下。
  荣和的目光和单俊祥的目光相对的那一刻,深深感觉到了一种尖锐,刺向自己的内心,似乎击中了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那种尖锐,异常短暂,犹如电光火石,还没有接触到,瞬间就灰飞烟灭。荣和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此时,法医官上前检查,一番检查之后,大声向法官和检察官报告说:“经检查,被告人单俊祥共中枪两发,一枪命中头部后脑,子弹穿过前颅骨,一枪命中后脑,子弹留在头部,确定已死亡,死亡时间为十点零五分。”
  书记员记录好之后,等候在行刑现场外边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将单俊祥的遗体装入敛尸袋,放到担架上,送上了殡葬车。随即,全部人员开始撤离行刑现场。
  荣和走出刑场,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听到执行枪决的两名武警战士的对话。一个对另一个说:“你还好,只是一点鲜血溅到身上。我就惨了,那家伙的脑浆飞到我的面纱上了。”荣和情不自禁地在车门前停了下来,还没有等他看清楚武警战士所说的话是否当真,他们已经钻进警车,关上了车门。
  荣和在亲临这次刑场之前,曾经听说过各种版本的刑场上的灵异事件,把一个简单的刑场现状吹嘘得天花乱坠,离经叛道。但是,当他参加完毕这次刑场,突然觉得这都是好事者自己故弄玄虚,哗众取宠的结果。不过,有一点荣和可以肯定:单俊祥死后的情景的确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路上,荣和不断地追问自己:为什么单俊祥会提出让自己亲临刑场的要求?为什么不用注射的方式执行死刑而改用枪决的方式?为什么会临时提出面对行刑人员执行枪决的要求?或许,这些答案只有单俊祥本人才能解答,而荣和永远也不会知道了!该不会单俊祥行刑后的状态和鲜血、脑浆飞溅到行刑人员的身上将会出现什么灵异事件吧!想到此处,荣和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甩了一下头,中断了自己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专心开车。
作者 :一把青草 时间:2014-06-19 01:41:21
  支持朋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