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时光留痕

楼主:蔡浣秋 时间:2013-10-17 16:34:49 点击:113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题记:纪念远去的日子


  父亲出远门去了。
  那天黄昏,父亲背着一只大麻袋走在通往村外的路上,那姿势依旧是背犁耙下地的模样,夕阳的余光把他的身影拉长,远远投到别处,紧贴在温热的土地上,像似一场缠绵深情的亲吻。
  我和母亲站在村口的土坡,目送父亲和他的影子渐行渐远,小成一滴黑点,终于消逝不见。
  母亲告诉我父亲下海去了。
  我不知道这“下海”的意思。我还小,能理解母亲所说的“下海”就像母亲平时告诉我父亲下地去了一样,都是一种劳动。

  父亲是个勤劳的人,总在拂晓的鸡鸣中起身。用完母亲准备的早点,便扛上农具踩着雾色起程下地。当我醒来,常常看见太阳已经照进家门,母亲也已出去劳作。圆桌上摆放着为我准备的饭菜。
  吃过早饭,找不到玩伴,有时我会坐在门口发呆。
  那些路边的野花小草,翩翩起舞的蝴蝶,走在阳光下神情懒散的狗,门前那棵枝繁叶茂遮住半个天空的百年老树,许多从树影下穿过的鸟儿,偶尔路过几个肩扛农具去意匆匆的陌生人。都浮动在我的视野里。风轻轻吹着,阳光灿灿,没有人,村子里宁静安详。、
  更多时候,我会追着父亲和母亲的脚印,走过一段温暖柔软的细沙路,再经过一段长长的令人讨厌的碎石路。这路上的小石子硌着我的脚丫子,让我无法快速奔跑,一不小心还会被尖利的石块划伤。最后当我爬过那长长的斜坡,终于看见在地里忙碌的父亲和母亲——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的身影。
  有时候我看见父亲撑着犁耙,轻轻挥动鞭子跟在老黄牛后面,细致耐心地一遍一遍翻着松软潮湿的土地。汗水混着泥水浸湿他的衣裳,阳光从头顶直射下来,把父亲的草帽晒得更黄、更黑。母亲在一旁,用长钢耙钩出埋在土里的杂草和荆棘,拢成一堆,他它们扔到田埂上。
  有时候我看见父亲挥动锄头,一顿一顿地挖在那片坚硬的旱地上,劈开浓密疯长的荆棘。那姿势像与冥冥中的某种力量较劲。母亲跟在后面,把辟断斩落的的荆棘杂草堆成一团团,再划一根火柴,把它们烧灭。滚滚浓烟从地上腾起,跃上半空,象似一张张愤怒狰狞的面孔,不甘地嘶吼着,尔后散在云里,消失。
  有时候他们站在精神抖擞的作物中间,脸上荡漾着笑意,渐渐地他们也变成一株作物,在阳光下轻轻摇晃。
  收获的季节,我看见俯身收割的母亲,镰刀一挥一顿,大片的稻子便应声倒下,被规成一络一络,闪烁出金黄的光芒。父亲把它们抱在怀里,一边踩着打谷机,一边把稻穗上的谷粒打进机舱。然后把谷子收进麻袋,再把一袋袋的粮食扛上那辆磨得光滑的牛车。
  ......
  我猜想,在我未出世的那些漫长岁月,父亲和母亲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地在太平乡北芳下村和“北方”这片田野间起早贪黑来回奔忙。
  还有,我那从未见过面的英年早逝的爷爷和奶奶以及他们父辈,父辈的父辈,都在这两地之间长年累月忙碌劳作。他们抚弄着这些田地,在其中种满粮食和作物,等它们成熟,再把它们收进粮仓。从春天到秋天,从夏天到冬天,这象极了一场游戏。他们的全部生活和事情都在土地以及那片低矮的屋檐下。可能谁也不曾走出过太平乡外,走出过金江镇外,牛车走不了这么长远的路。太平乡以外的世界,很少有人知道吧。
  我从来不为饥饿发愁。因为父亲母亲,我们家的粮仓一年到头都堆满粮食。有时候,母亲还会拿出百十来斤大米接济哪个收成亏到的邻居。谁没有碰到难过的坎的时候呢?
  在太平乡这地方,我们得以舒适平安地生活,全都依仗这里勤劳的男人和女人,包括我的父亲和母亲。当然还有那些默不作声的牲畜、农具以及承载着生命的土地。

  父亲去得太久,让我有些想念。
  很多个寂静的深夜,我独自从梦中惊醒,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方向。我睁着眼睛环顾四周,深不见底的黑暗象一个无形的巨洞,把我深深淹埋。我努力缩进被子,让自己感到一些具体的存在。在无尽漫长的惊恐中,有重新沉入梦乡。
  有时在半夜醒来,会听见母亲呼唤父亲的名字。声音在静夜里传出很远。母亲一定也在想念父亲的!我不知道那些夜里,母亲是否和我一样惊悸不安。

  我们家有几快地开始荒芜。许多杂草荆棘卷土重来,象小人得志般崭露头角,最后大片大片在田间地头横行,终于覆盖整个地皮。
  那些日子,家里的粮食越来越少。

  我已经记不真切父亲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当我再次见到他,我发现父
  亲额头上的皱纹更加深刻,鬓角更加斑白,胡须愈加苍白稀疏。
  回家后的父亲忽然对我严厉起来,他再也不允许我跟着下地,再也不允许我去做他认为不应该做的事情,包括限制我和那些捣蛋顽皮的小伙伴来往。他开始强迫我读书、认字、写字,一天天,一月月,让我觉到生活的无趣。
  父亲变得有些沉默,我常常看见他独自蹲在墙根下抽烟,一根一根使劲吸着。红红的烟头闪着凶凶的亮光,一忽儿就燃到烟嘴。我突然觉得父亲陌生起来。我再也不敢缠着他给我讲故事,再也不敢骑到他背上玩骑马游戏,更不敢违拗他的意愿。日子显得前所未有的沉闷。
  我不知道父亲曾经抵达过那些地方,到过那座城市和村落,经历过哪些事情。我想,那些日子,父亲的心一定和我们家的荒地一样充满荒凉。


  我依旧吃着父亲收回的粮食,当我慢慢长大成人,却对那些田间地头的农事变得一无所知。当我习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偿享受父亲的劳动成果时,当粮食被一次一次收获和播种时,父亲在时光中慢慢衰弱老去。而我唯一能做的是拿回一些高分的成绩单和所谓的奖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以搏父亲久违的一笑。这笑让我心碎和悲伤。但我还有别的更好回报父亲的东西么。我一无所有。

  那个夏天很冷,比所有我经历过的冬天加起来还要冰冷。那是父亲逝世的日子。没有先兆,突然得让人感到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
  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安慰我悲伤的亲人和自己。我希望有个人告诉我:父亲下海去了!这样我又重新拥有期待。
  过往的一切还如此清晰,历历在目如刚结束的电影。然而父亲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他的戏幕已经落下。曾经历过的共同岁月,只留在某些人的心里,譬如母亲,譬如我。

  我抚摸着搁在墙角的一把旧锄,感到父亲一生的苦难与艰辛。我不知道这样的艰难是否会在我继续的生命中延续。我走在父亲从未走过的路途,日子沉甸得让我失去重心。我举目眺望,四下空空,只有风一阵阵刮过,云低低掠去远方。

作者 :原野922 时间:2013-10-17 16:45:59

  
楼主蔡浣秋 时间:2013-10-17 17:28:30
  @原野922 1楼 2013-10-17 16:45:59

  
  -----------------------------
  谢谢美图:)
  心境如荷
作者 :驴儿响叮叮当 时间:2013-10-18 21:42:59
  @蔡浣秋
  用自己的快乐和努力,告慰父亲!加油吧!天天向上!
楼主蔡浣秋 时间:2013-10-18 23:08:29
  @驴儿响叮叮当 3楼 2013-10-18 21:42:00
  @蔡浣秋
  用自己的快乐和努力,告慰父亲!加油吧!天天向上!
  -------------------------
  这是8年前写的一篇博文,昨天偶然想起父亲,就搬出来了。现在看,显得拙劣的,只是感情是真的。我要重新写一篇父亲。纪念曾经的年月
  
作者 :驴儿响叮叮当 时间:2013-10-20 23:16:24
  @驴儿响叮叮当 3楼 2013-10-18 21:42:00
  @蔡浣秋
  用自己的快乐和努力,告慰父亲!加油吧!天天向上!
  -------------------------
  @蔡浣秋 4楼 2013-10-18 23:08:29
  这是8年前写的一篇博文,昨天偶然想起父亲,就搬出来了。现在看,显得拙劣的,只是感情是真的。我要重新写一篇父亲。纪念曾经的年月

  -----------------------------
  思念日久弥笃,文笔肯定也更老道,期待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