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改革后遗症

楼主:锦城金牛 时间:2013-08-27 20:29:49 点击:81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此为《权力之巅的生死较量》第一卷《尘封的大秦王朝》第二章。
  众所周知,我秦国发展成为地区军事强国,主要受益于商鞅改革,即有名于史的“商鞅变法”。
  商鞅,本名公孙鞅,卫国(河南省安阳市)人,法家代表作之一《商君书》的版权所有人。
  当时,秦国因国力不强地处西部而遭到东方列强轻视。
  秦孝公很不服气,决意强大秦国,重温先辈秦穆公称霸春秋的伟大旧梦。
  他明白,人才是兴国之本,人才不分国籍。
  因此,秦孝公面向列国,公开招聘脑力劳动者,其招聘条件是唯一的,即拥有富国强兵之术。
  在魏国丞相府打工数载却未得到重用的公孙鞅,认为既然魏国无人欣赏自己,那就跳槽到秦国碰碰运气。
  于是,他辞职来到秦都栎阳(西安市临潼区东北),随机应变游说秦孝公,主张全面彻底的社会改革。
  秦孝公赞成改革以强大秦国,却担心本人被因循守旧的官僚主义者的口水淹没。
  为了打消最高领导的疑虑,赢得对方的欣赏与重用,公孙鞅旗帜鲜明地亮出了若干改革理论。
  比如,讨论治国之道,不宜随波逐流;成就丰功伟绩,必须独断专行。
  又如,如果能够强大国家,就不要留恋过去;如果有利于人民,就不要循规蹈矩。
  再如,敢于革新,无可非议;固步自封,不足为训!
  结果,公孙鞅迅速取得秦孝公的高度信任与坚决支持,相继领导了二次变法运动,史称“商鞅变法”。
  公孙鞅改革,涉及到秦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迁都咸阳,户口登记和分户制度,一人犯法全家连坐,土地私人所有,重农抑商,奖励军功,划分郡县,统一计量单位,二十级爵位制,等等。
  这里,主要回顾影响深远的三大政策。
  一是土地私有制度化。
  土地分配到户,奖励农耕,满足了人们的自利之心,激发了大小地主及普通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努力增加粮食收入。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兼并战争,急需充足的粮食来源做为支撑。
  因此,公孙鞅的土地改革,算是牢牢抓住了当时社会发展的根本需要。
  二是奖励军功常态化。
  战场之上,刀箭无眼,只认实力,不分贵贱。可见,以亲疏做为晋级依据的落后性。
  据此,公孙鞅定级不论亲疏,只认军功,根据军功授予爵位,改变了原有的以血缘关系做为晋级依据的贵族世袭制度。
  军功有大小,级别有高低,爵分二十级。不同军功,对应不同爵位;不同爵位,对应不同物质待遇。
  那,有利于激励官兵加强训练,提高素质,奋勇杀敌,争立军功,让秦军的士气与战斗力均发生了质的飞跃。
  三是以郡县制取代分封制。
  分级管理,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便于集中力量办大事,利于迅速进行应急处理和国防动员。
  中央集权,大大提高了国家征兵征粮以及补充兵员和粮食的效率,从而利于迅速提升国家的战争能力,或者恢复国家的再战能力。
  以上,是公孙鞅改革产生的三大制度。
  制度不是用来欣赏的,制度也不会自动落实。为了推动改革措施的坚决执行,公孙鞅殚精竭虑,信赏必罚。
  信赏——兑现重奖承诺,劝民竭尽所能。
  改革措施出炉以后面世之前,公孙鞅担心官员和百姓不相信国家改革的情真意切,决定以实际行动而不是棍棒和皮鞭说服民众,支持改革,遵守新规。
  他明白,必须以非常之举,才能创造轰动效应。
  经过思索,公孙鞅特意在雍都南门外竖立木材一段,公开宣称:“无论是谁,只要能将此木搬到北门,就会得到十金(十镒即二百四十两铜钱)奖励。”
  观者如堵,却无人相信公孙鞅会兑现重奖承诺。
  公孙鞅见状,认为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立刻将劳动报酬提高到五十金(五十镒即一千二百两铜钱)。
  搬一段木头,走上一段路,竟然能破天荒地得到一千二百两工钱,天价,天价哪!
  围观群众的口水,顿时像锅里的滚水一样沸腾起来:“一千二百两铜钱,老子讨十个老婆都用不完!”
  一名苦力当即越众而出,表示愿意抬走此木,希望当官的说话不要水分太多。
  公孙鞅朗声回复对方:“欢迎在场的人们做见证!只要你能将此木搬到北门,我公孙鞅说一不二,定会悉数兑现承诺!”
  闻言,这名苦力冲着一千二百两铜钱,扛着三丈之木,不紧不慢跟在公孙鞅后面,顺利到达北门。
  公孙鞅立即兑现承诺,宣布:“国家将要全面施行新的政策和法令,由我负责抓落实。希望全体国民坚决遵照执行,不要把新政策当作儿戏!”
  通过此举,公孙鞅意在告诉民众:遵我令者,虽平民也会得到奖励,所以务必各尽所能,行我之令。
  是为信赏尽能。
  必罚——打击违法权贵,树立执政权威。
  公孙鞅将新政公诸四方,贵族纷纷呐喊新政束缚手脚,损害国民利益,害人不浅,遗臭万年。
  一年以后,太子嬴驷带头犯法,贵族无不翘首以待:“狗仗人势的公孙鞅,看你敢将太子怎么样!如果你不敢动他,今后就别怪我们,把你的新政当成屁放!”
  太子是国家的未来与希望,公孙鞅可不敢惩罚太子,毁灭国家的希望和未来。
  这一回,他算遇上了真正的麻烦。
  让贵族们扫兴的是,公孙鞅很快想出了应对之道,那就是让太子的老师依法承担责任。
  因为,教不严,师之过。
  太子之师,理应承担教训不严之责!
  由于富国强兵心切的秦孝公坚决支持商鞅依法行事,故贵族出身的太子之师嬴虔、公孙贾,全部遭到法律制裁。
  消息传遍四方,官民深受震动:“贵族居然受罚,看来公孙鞅真的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意孤行严厉推行新政!”
  于是,天下官员开始锐意改革,落实新政策。
  遗憾的是,公孙鞅不打老虎只拍苍蝇并且斩草未能除根的举动,为其后来身败名裂留下了伏笔。
  老师受罚,嬴驷自感面上无光,可又拿父亲和公函鞅无可奈何,只能暗中磨牙;遭到新法制裁的贵族老师,也对公孙鞅恨入骨髓。
  总之,这帮人全都面服心不服,静候雪恨机会光临。
  后来,嬴虔再次违法,被公孙鞅公开处以割鼻之刑。
  公孙鞅此举,意在警告官员和民众:违我令者,虽贵族也敢惩罚,拜托你们,不要心存侥幸低估新政权威,务必令行禁止。
  是谓必罚明威。
  正因为公孙鞅高调推动改革进程,秦国实现爬坡奋进,为未来统一中国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做好了充分的制度准备。
  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有意做出样子的公孙鞅,不仅勇于改革内政,也希望自己能够带头立下军功赢得奖励。
  立什么军功呢?
  其时,东邻魏国的将军庞涓,在与齐国军师孙膑的交锋中阵亡,魏国大军被杀得丢盔弃甲血流成河。
  曾经盛极一时的魏国,迅速走向衰落。
  左顾右盼渴望立功的公孙鞅,决定对准落井的魏国,亲自抛下一块有份量的石头。
  砖头太小,嘿嘿,拿它都嫌浪费时间。怎么也得抬几块石板丢下去,即使砸不死对方,也要让他伤筋动骨,元气难复!
  公孙鞅主动向秦孝公请缨,要求带队东征魏国,并且阐明了必须采取军事行动的充分理由。
  政治上,本人拟定的行政级别与战场功劳挂钩政策,需要带头得到遵守,并且本人也愿意做一个好榜样。
  军事上,秦、魏相邻,不是魏国东风压倒秦国西风,就是秦国西风压倒魏国东风。
  过去,我们常被对方仗势欺负;现在,风水轮流转,我们强大,魏国遭殃,正是趁火打劫的最佳时机。
  如果不采取行动,那只能证明我们弱智!
  反之,一旦战场得手,我秦国就能够占据黄河、崤山天险,为逐鹿中原经略天下,赢得有利的地理形势!
  秦孝公毅然点头,公孙鞅挥师东向,兵锋直指河东(山西省运城市、临汾市一带)。
  魏王听说秦兵前来趁火打劫,赶紧安排平时被人捧得尾巴翘上天的本家公子哥儿魏卬,率部上前线主持防务工作。
  这个魏卬,自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蜜罐子里泡大,要他翻嘴皮子还是挺利索的,让他带兵作战,好比以羊驱虎。
  所谓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此人领兵正是如此。
  说白了,在以欺骗与血腥做为家常便饭的战场上,魏卬哥哥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菜鸟。
  管他什么鸟,反正这只俊得像超级男模的菜鸟,堂而皇之耀武扬威飞到了即将展开大规模群殴、械斗的事故现场。
  秦军统帅公孙鞅,听说对面的敌军统帅竟然是养尊处优的旧友魏卬,决定玩一手笑里藏刀,生擒敌酋,瓦解魏军。
  为了实现那一以最小代价换取最大胜利的美好愿望,他迅速修书一封,邀请姓魏的好朋友,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举行和平谈判。
  他给出的理由是:你我曾经是多年的铁哥们,为了国家的事情斗得头破血流,实在没那个必要,和为贵。
  收阅来函,魏卬竟然信以为真:“呵呵,若能在酒桌上迎来国际和平,不仅不会浪费少爷我的精力,还将成就一段足以名扬千古的战场佳话,岂不快哉!”
  因此,他严格按照公孙鞅指定的时间,率领少量护卫,风尘仆仆赶到对方预定的地点,准备敞开水牛肚,与对方在酒桌上见个高低,拼个输赢,然后拍拍屁股,各自带队回国,洗澡,睡觉。
  结果,他等来的不是公孙鞅,是蜂拥而上的秦国伏兵。
  身陷虎狼之群的魏卬,只得束手就擒。
  痛失统帅防守松懈的魏军,被准备充分的秦军砍得抱头鼠窜,四散而逃。
  战场失利的魏国领导人,被迫签订卖国合同,将河西之地(陕西韩城、合阳、大荔一带)拱手相让给咄咄逼人的秦国。
  秦孝公欣喜若狂,认为公孙鞅为秦国做出了卓越贡献,遂将商、於之地(陕西省商洛市)分配给对方,以资奖励。
  因此之故,秦国改革方案的设计师、执行者、受益人公孙鞅,又名商鞅。
  并且,因为“商鞅”之名如雷贯耳响彻全国穿越时空,原有的“公孙鞅”三字,很快湮没在历史的故纸堆中。
  多年以后,坚定的改革支持者秦孝公与世长辞,嬴驷迫不及待走马上任。
  在高调的商鞅面前被迫扮猪多年的他,恰似初出牢笼的猛虎,不咬死商鞅绝不算合格的新一届国家领导人!
  很快,决意报仇与立威并举的嬴驷,从同窗处收到一份控告信。
  信中,检举人信誓旦旦宣称:商鞅因为担心新领导清算旧账,为了自保,竟然决定先发制人,阴谋夺取最高权位。
  嬴驷不问青红皂白,立马签署命令,出兵缉拿“乱臣贼子公孙鞅”。
  事发突然,向来自我感觉良好的商鞅,被迫匆忙带领私人武装,打算就近向秦国的死对头魏国申请政治避难。
  魏国上下,正因商鞅曾经卑鄙无耻地抢走本国地盘而切齿痛恨他,故断然拒绝了对方跨越本国边境线的申请。
  避难不成的商鞅,不得不掉头跑回本人封地,调集兵马攻打郑国,以显示自己对秦国的忠诚。
  然而,嬴驷明白商鞅对秦国的忠诚,但是他接受不了这份曾让自己颜面荡然无存差点滚下太子椅的蠢猪式忠诚。
  所以,他拒不允许商鞅继续呼吸新鲜空气,而是派兵狠抄商鞅的后路。
  商鞅腹背受敌,被秦兵缉拿归案押回咸阳,接受五马分尸之刑,宗族被牵连,遭受灭顶之灾。
  值得庆幸的是,嬴驷并未愚蠢到因人废言的程度。商鞅的各项改革举措,继续得到惯彻执行。
  我秦国以战争能力为核心的综合国力蒸蒸日上,再也不是列强眼中的弱小国家,而是逮谁就敢咬谁的恶犬。
  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大秦已经成长为战国晚期首屈一指的地区军事大国,拥有了一统江湖的雄厚实力。













楼主锦城金牛 时间:2013-08-27 20:42:26
  抢沙发。呵呵
作者 :车小东 时间:2013-08-28 04:27:55
  支持!
作者 :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8-28 08:16:07
  有见地!
楼主锦城金牛 时间:2013-08-30 13:31:10
  @鄢晓丹2013 3楼 2013-08-28 08:16:07
  有见地!
  -----------------------------
  愧不敢当呀。
楼主锦城金牛 时间:2013-09-05 22:51:52
  我无所指,我只就史论史。呵呵。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