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掰开的婚姻》 (当代婚恋)

楼主:栀子929 时间:2015-02-16 22:55:47 点击:101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掰开的婚姻》 (当代婚恋)
  作者:栀子
  第一章 两女两男邂逅了
  1
  “他要是敢在外面有花花事,我就把他那个给剪了!!”
  直到下班后走出医院门诊楼了,邱栀子的耳朵里还回响着她的顶头上司,办公座对面的科主任徐老太太面露狰狞的这句话,忽然产生了一种恶心感。
  她扶住一棵树干呕了几声,也没吐出什么来。无意中一抬头,不巧又撞见了徐老太太在不远处正如临大敌般警觉地审视着她的那双突出的鱼眼睛。
  邱栀子顿时如大白天撞了鬼一般落荒而逃。那一瞬,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来一场狂风暴雨吧,将旮旮旯旯里的那些小虫子、小鬼都冲得无影无踪,还世界一个干净。
  这时,不远处的一个隐蔽处,有一双眼睛在紧张地看着邱栀子的举动。男人的眼睛。

  邱栀子,26岁的北京未婚女孩,是北京一家规模不大的中医院营养科的医生。今天的科室里像往常一样,病人稀落,这会儿下班时间快到了,更没有病人了,邱栀子正在看一篇医学文章,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走近邱栀子问:“邱栀子,老徐不在啊,你告她一声,我晚上在外面吃饭。”
  “好的汪副院长。”邱栀子站起身来恭敬地应道。
  这时,一个貌丑的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瞪着一双鱼眼睛走了进来,见状瞬时变了脸,恶狠狠地盯一眼邱栀子,邱栀子目光闪烁着,竟然不自然地脸红了一下。
  中年妇女转过身去审问秃顶男:“我刚出去一会儿,你怎么就进来了?”
  “我晚上不在家吃饭了,过来跟你说一声,别一天到晚盯特务似的。”汪副院长不悦地转身走了。
  徐老太在邱栀子的对面坐下来,那是她作威作福的位置。
  这间屋的空气里瞬时弥漫起一种异样。
  徐老太太拿起座机拨电话:“老张,别忘了啊,咱们明天上午九点一块去美容院。”
  “好的汪夫人,咱们不见不散。” 电话里的张姓女说。
  “我给你说啊,我一再给我们老汪敲打,他要是敢在外面有花花事,我就把他那个给剪了!”徐老太对着话筒说,咬牙切齿又充满一种莫明的快意。
  电话里爆发出那个中年女人滋滋的怪笑,邱栀子忽然发现徐老太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狠狠地剜着自己,那是一双阴毒得就要着火的眼睛,让人毛骨悚然。
  邱栀子的情绪一下变得极其烦躁。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过来接听:“喂?是慕容雪啊。”
  “宝贝,你下班后我们一块儿去吃盖浇饭好么?”闺蜜慕容雪在电话里说。
  “好啊。”邱栀子悄声道。
  这时,邱栀子的对面却忽然爆起一声喊:“上班时间,你在干什么?”是徐老太。
  “我,快下班了嘛。”邱栀子心虚道,赶紧关了电话。
  “快下班了,就是还没下班!你上班时间打私人电话,什么工作态度?!”老女人又道。
  邱栀子噤声了,赶紧装模作样成工作样,心里恨道,“你刚才的话题是工作内容么?”
  总算熬到了下班时间,邱栀子迅速逃离开那间乌烟瘴气的办公室,却在楼外又碰到了徐老太那双盯视着自己的鱼眼睛。
  “简直像个摆脱不掉的鬼影子一样,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邱栀子烦躁道。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慕容雪,咱们去哪儿吃啊?”

  2
  “那个心理变态的徐老太又怀疑我勾引她丈夫,而对我指桑骂槐了!”
  邱栀子在饭馆里见到慕容雪后便一通牢骚。
  “就他那丈夫?窝窝囊囊的样子,我邱栀子能看上?啊呸!也不看看本姑娘什么气质,什么风度!他还到不了值得我邱栀子使用女色的程度!”邱栀子气道。
  慕容雪兀自无声地看着邱栀子笑。
  “我都气成这样了,你还笑?!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邱栀子嗔怪道。
  邱栀子忽然起了一个念头,眼睛亮亮地对慕容雪说:“你不是特会逢场作戏么?你去勾引一下汪老头?那会是帮我报复徐老太的最好的方式,那样的话徐老太的那张丑脸会哭成什么样子了?”
  慕容雪初听到邱栀子的建议时兴奋得满脸放光,说:“这可是我的嗜好。”
  仅仅是想象一下她俩就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吱吱乱叫地钻到了桌底下,弄得满头满身的灰,像2只欢快的小老鼠。
  但慕容雪纵情地高兴够了后不屑地耸耸肩:“我出马?我还怕脏了我的时间,脏了我的心!这个老妖婆的男人,我烦死了,即便是勾引,谁能去勾引一个讨厌的人呢?”
  发泄了一通后,邱栀子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些,道:
  “你知道么慕容雪,有一次我听见徐老太和一个年长女人在一起叹息:‘男人都喜欢年轻姑娘,可我们不也都是从年轻走过来的吗?”那一刻,我顿生悲哀,因为我们也会有五十多岁的那一天。你说,几十年的婚姻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分量?如果家中有一个良善无比的妻子,纵使男人对年青女人感兴趣,又岂能影响到婚姻的安全?”
  慕容雪淡然道:“这是中年女性的通病,因为自己对其他男人失去诱惑力了,丈夫是她们唯一的所有,所以便老鸡护小鸡般张开全身的毛发,紧张地盯着每一个走近自己丈夫的女人。”
  邱栀子苦笑了下道:“她真是心疑生暗鬼。自己觉得,自己丈夫当个芝麻粒大的官,别的女人都趋之若鹰啊?单位那么不景气,我呆在单位的只是个蝉蜕后的空壳,对这个办公楼上的哪个男人多看过一眼?可气的是,我自己干吗脸红呢?我明明心底无私、坦坦荡荡的,干吗脸红呢?因为她自己整天疑神疑鬼的,好像我们办公室里就真的有鬼了!”
  “叫我说啊邱栀子,你赶紧找个男人嫁了是最好的办法。一个人单着,就是一种不稳定状态。一个未婚的年青女性在身边,尤其是一种安全隐患,就意味着对其他已婚的年长女人构成威胁。”慕容雪一副超然的样子道。
  “这么说,我还没有单身的权力了?”邱栀子气道。
  “这么说就对了。《圣经》上说: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没有别人扶起他来,这人就有祸了。再者,二人同睡就都暖和,一人独睡怎能暖和呢?”慕容雪道。
  “在当今这个时代里,单身女性获得了足够养活自己的经济能力,人与人之间或人与家庭之间的依附关系日渐疏离,这是单身的资格。”邱栀子又道,给自己打气。
  “整个社会就是一股结婚势力的大合唱,你不结,就是异类分子,就是天理不容。”慕容雪道。
  “你哪,最近有什么动向没有?”邱栀子问。
  “唉,全是些嘴上没毛的小男孩,降服不住我。”慕容雪一脸无奈道。
楼主栀子929 时间:2015-02-16 22:56:34
  栀子,女,现居北京,发表作品近百万字,近期出版长篇小说《房产大鳄》、《别碰我的婚姻》《放蜂人之恋》。拟出版《掰开的婚姻》、《美女当道的时代》《初恋像栀子花一样》。有影视作品被拍摄。 作者 QQ:8677209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