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微小人生

楼主:蔡浣秋 时间:2013-10-29 12:12:38 点击:8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现在的住所就是一个单身汉简陋栖息地。 刚搬进来时,房间除了一张上下铺的床,还有一张做饭用的小桌(四个可拆卸的塑料脚支起来的架子上盖一张五厘的旧木板),别无它物。因为搬家时已将锅碗瓢盆处理,不得已重新置了吃饭用的家什,再用公司打包的废木架钉了一个做饭用的台面替掉那张塑料架的桌子。至于饭桌,把塑料架稍稍加固,还盖上原来的木板将就用着。再想想有几本书没地方搁,自制了个简易书架摆在上面,现在成了书饭两用桌。一切从俭。
  我本随遇而安。少奢欲,无大抱负志向,也自知喜好与时代脱节,从来谈不上品位。是个普通的失败者。用现在一个网络流行语说——就是屌丝。我喜欢实用够用主义。不用为要添置什么家具、什么牌子的电器费心。 我极少看电视,从来没备过一台电视机。现在连电脑也少用,只是偶尔打开存些表格,于是干脆连宽带也不再续。倒是手机,用起来简单方便,是拓宽我关注外界的一个窗口。也为了图方便,逢休息日出门便一次性扫一个星期的食物塞进冰箱储备。一餐饭,一张床,一个住所,能给予我生命的能量,支撑我正常生活、工作、思索的能力就很好。尔后,也希望有多出的一点能量惠及我小小的周围,这是我能企及的心愿。对于一个单身汉而言,无人干涉的随意让我日趋简单,可以随处安置自己,按自己的喜好打理日常生活。
  我租住的宿舍,临着滨海大道,离公司大概三公里。每天,我独自往来上班的路上。一架电单车,是我的交通工具,是半新不旧几年前流行的款式,已经鲜见。如今街上多跑着新式电制动车,还有更新潮的轻便的折叠式自行车,外观简约时尚,成为路上一道流动的风景。偶尔也有一两辆老牌的单车,比如:五羊牌28寸、凤凰牌26寸这种老款单车,杂在车流中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不急不徐沿街而去。我也裹在其间,和他们比肩同行,一路飞奔。
  十几年前,我在此地寄宿读书,每天在这 条路来回。周末经常骑单车闲逛,对这里也是熟悉。靠滨海立交桥一侧曾是"海口市新华书 店"。如今已门庭冷落,少人光顾,再也不复昔日人流如织拥挤的读书盛况。二楼大厅已无人值班,昏暗,书架上零星落着一些旧书,夹杂着老鼠窝的气味。 一楼大厅被辟得很小,书架成排多摆着中小学生复习类的资料,却也少有学生光临。每每经过,看见被描一新的‘新华书店’四个大字,便想起十几年前在"海口市新华书店"和许许多多陌生不知姓名的朋友面对书架翻阅的情景,而今却是人散楼清冷,只剩下少许旧书,被成堆捆绑着摆在当年站过留连过的通道走廊上,散发着陈纸香。不久后,这香也会消失。
  而我还在,滨海大道还在。这里依旧将绿意荣荣,四季如春,依旧会车来车往,人流交织。我从这里通往四面的大街小巷的未知生活还有一段无期。
  不宅的闲暇,我也会沿着滨海大道闲逛,自东往西或自西往东。一路椰树绿影摇曳,两旁安全绿化带栽种许多景观花,四季常开。人行道宽阔干净,不时有清洁工默默打扫。迎风缓行,与路人交错而过,偶尔飘起的南腔北调点中一些记忆, 落在阳光里清脆回响。
  在万绿园,听听鸟语,闻闻草叶的清香,蓝天、白云、孩子和风筝,简直是一幅回春图。
  有时,我逗留于长堤码头的钟楼下,听几声悠悠钟鸣。面向入海口,坐在栏杆上,看几艘小船静泊,流水寂寂,想象这个通商口岸当年的繁荣盛景,生起一丝隔世沧桑,恍然如梦。
[$COMEFROM_TIANYA_APP$]
楼主蔡浣秋 时间:2013-10-30 16:50:15

  去海边,拣一绝地,面朝一片辽阔,听济慈——咏大海:

  大海发出永恒的絮语,涤荡
  荒凉的海岸,猛涨的海潮涌入
  千岩万穴,直到赫卡忒以咒语
  给一切岩洞留下幽深的空响。
  大海也常常变得温和,安详,
  最小的贝壳偶尔落脚到一处,
  好几天不会由浪涛挪动一步,
  脱缰的天风这些天暂时收缰。
  若是你的眼睛受惑,倦慵,
  那就去饱看大海的恣肆汪洋;
  若是你的耳朵被喧哗震聋,
  或者听腻了多少演奏歌唱——
  那就去坐在岩洞口,冥想种种……
  再惊起,恍若海仙女歌声悠扬!

  海仙女的歌声悠扬!多好。

  我的生活在这条路上延伸着,关联周边一些大街小巷,一些建筑、景物,关联着一些人。
  四眼罗是一个。四眼罗姓罗,带一幅深度近视眼镜,故称呼其为四眼罗。四眼罗留寸头,眯眼,脸上时常挂着笑意,有一副好牙齿,从不吝啬对别人展示。四眼罗和别人合伙经营自己的网店,喜欢弗洛伊德。摘了眼镜看不清东西,带上眼镜看的也不是很清楚。他说,这样看世界有一种朦胧美。他擅长矛盾纠结,常常自我反驳又妥协。我们经常在周末晚上小聚侃大山。我们聊工作,聊赚钱,聊单身,聊爱情,聊各自的择偶观,聊小时候,聊现在和一些计划,我们揶揄各自的缺陷,挖着各自的生理、心理顽疾,我们聊着各种烦和喜悦,我们谈着年华易老, 我们聊活着,聊死亡…我们将茶或咖啡侃淡,加水,再加水,侃到睡眼迷离,侃至城市昏昏入睡,侃得夜雾滴水。我们都很高兴能相互遇见。他说,很享受。我说,以茶夜话。

  这些年,人渐渐多起来。除了亲人,和我关联的人寥寥几个。我们行走尘世,彼此倾听、分享、取暖,我们小成一粒微尘,也在阳光下浮动,在路上飞扬。
  依托四面红尘,我成为我,在路上来来回回,邂逅曾空白遗憾的一些记忆。它们默默推我朝前,去感觉,去生活,行走、奔跑,发现和填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