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在想你的时候没办法

楼主:君士坦丁2014 时间:2015-04-04 14:36:18 点击:6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想你的时候没办法
  1:小琪,今天星期二,《圣经》中上帝创造空气和水的日子,可它们被创造出来就到哪去了呢?它们消失了吗,它们哪里去了?
  小琪,你知道吗?我们班有个长得很丑的女孩,我很讨厌她,讨厌她的一切,可我每天都需要见到她,就像我每天都见不到你。
  今天是个晴天,却意想不到地冷,真不可思议,谁知道是怎么回事?真难受,到底怎么回事,好了,我是在说没有意义的废话。
  昨天的这个时候干了什么呢,对,给你发短信,然后你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前天这个时候呢,大概在上自习,看无聊的书,南朝有个皇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他妈的黄金屋。
  小琪,我头疼不知道做什么,今天一直都不知道做什么。小琪,某次我上网买东西,那天网速极差,然后就出现了一大堆乱码,真恶心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从昨天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吃,也没睡觉。那个姓刘的混蛋他知道什么?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刚才,坐在电脑屏幕前,打着字,然后突然就开始哭了。(所幸宿舍里没人。)我不知道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用,做点什么呢?
  你知道吗,去年某次,我碰到过姓刘的一次。我对他热情地可以,热情到他都开始烦我,我就想知道他究竟有什么魅力,尽管他很烦我,但我还是缠着他,不停地和他聊。
  有许多次,给你发短信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回复,给你打电话你要么厌烦要么不耐烦,我总是伤心一会然后找各种理由安慰自己。
  这座城市今天下雪了,一百多年前,那个英国人说,下雪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件大事。那个英国人十足无聊,无聊到喜欢奥斯汀的小说,奥斯汀那女人也十足无聊除了编那些无聊的故事,她还会干什么?
  ,2:昨天晚上,这个小镇停了三个小时的电,于是有三个小时没有暖气,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细心地感觉温度逐渐下降,反正也睡不着,还能干什么呢?
  小琪,你知道吗?我们宿舍的最近在谈一件绯闻,我们班有一个男的,他人缘很好,前途无量的样子,他把我们的班花追到手了。然后他们开着各种玩笑,几乎都是在说,那男的和那女的在床上会如何表现。他们都很快乐,有别人给他们制造了快乐。
  小琪,我真的很讨厌这个地方。我讨厌这一切,我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这一切。
  我们学校的党委书记,那个秃头的老头子,他前几年娶了我们学校一个大四毕业生,可以做他女儿了。他得意洋洋地对一切发表着见解,他昨天在一个什么会上讲话,通过喇叭放的整个学校都是。
  小琪,我小时候有一次迟到被老师抓住,当时非常害怕,太傻了,当时差点吓哭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又体验到了这种心情,绝望,无助,面对一个庞然大物时的恐惧。
  我多希望时间只是一个幻觉,或者,只是我们的一个偏见。但晚了就是晚了, 永远也没办法了。这一切当真都晚了吗,那个姓刘的,他究竟‥‥
  3:“你布满钉痕的手有谁在意过,你的十字架谁来替你背。”今天看到这句话,我只想哭。
  今天很冷,和昨天一样,宿舍外面你几乎就看不到什么人,太冷了,谁都不会出来。
  今天星期二,上个星期二的时候我在教室里,无聊地听课,同时想着你。
  “然而我确实知道有一个夜晚,世界在预言边缘犹豫了一会,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我那天梦到你有个男朋友,这是个不幸的预言吗?小琪,我想你。
  今天这个鬼地方很难以忍受。今天早上,我们那个班长让我写一篇随便什么东西,能在比较有名的刊物上发表就行,然后她给我钱,只要以她的名字发表就行,他妈的伪君子,我当时真想对着她漂亮的脸打几拳。然后又是他妈的考试,真无聊。今天的一切都显得不真实,对那个伪君子班长我也笑脸相迎,然后,和她打情骂俏,她可能觉得求我的事有望了,非常高兴,下辈子再也不远再见到她。接着,吃午饭,拿过来多少放回去了多少,接着下午,上课,给你发短信。晚上,想吃饭却又吃不下,对着晚饭发呆。
  , 4:刚才,宿舍外面,那个脾气暴躁楼管在发火,他不顾一切地咒骂,也不怕冷。还有,这个小镇今天特别安静,除了酒吧和为情侣们提供便利的小旅馆。今天很冷,冬天本来就应该很冷的。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吗?我突然记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某次,我被人打了一顿,然后我妈抱着我哭,小琪,我想我妈。这个小镇子很安静,异乎寻常地安静,宿舍的人都去上自习了,这样更安静了。天上有无数星星,我小时候,一次在一本编的很糟的书上看到:天上星星的数目难以计量,那是些让当时的我感到无法理解的数字。就在那次,我第一次觉得,世界不可思议。好像就是在那天,我爷爷逼着我去上学,我当时很害怕,不想去那个陌生的地方。那天我拉着我妈的手不放,无论如何都不想去学校。最终还是去了,于是就被同学嘲笑,那是一帮很脏,散发着臭味的小孩子。当时真的很想我妈。那天晚上,我又看到了天上无数的星星,想到它们的数目,又吃了一次惊。小琪,这个小镇子今天很安静,很冷除了酒吧和廉价小旅馆。还有,我想我妈。
  5:小琪,你听过陈绮贞的歌吗?我最喜欢她的那首《小步舞曲》。我的第一篇小说就叫这个名字,我是在听着陈绮贞这首歌的时候写的这篇小说,我当时还记得那一千块钱到手时的兴奋,写小说时的痛苦都可以被忘记。当时是大二上学期,当时我内向孤独,没有朋友。没事干时就写小说,当时我买不起电脑,甚至也去不起网吧。当时我只能把小说写在本子上,然后溜进学校机房里打出来,那里面往往在上计算机课,我很担心被老师发现,那丢人可就丢大了。那时候打字打得很慢,一万多字的小说打了很长时间,有好几节课。稿子发出去后我几乎没报什么希望,当时只是心里难受,想写出来。没想到过了两个月,我接到编辑的电话,当时很高兴,觉得自己还不至于太幸,至少暂时有钱花了。现在都觉得奇怪,当时靠那点钱居然活下来了,这算一个奇迹吧。说这些干什么呢,有什么用呢?当时拿着一个破手机,用破耳机一边听歌一边在学校的机房里打字,速度慢得可笑,也奇怪,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偶尔自怨自艾一小会。说这些干什么呢,这些我还从来没有给别人说过。
  , 6:小琪,今天什么都不想干。一遍又一遍地听《小步舞曲》,然后无聊地回忆以前的日子,有什么意思呢?小琪,这个城市今天真的很冷,非常冷。最近,学校里到处都是招寒假工的广告,那些缺人的血汗工厂将目光投向了学生。好几个缺钱的学生在校门口发着妇科医院的广告,那是本充满着宣传与煽情故事的杂志。封面上一个漂亮女人天使一般微笑着,上面把打胎说成一件简单无比的事。学校旁边有无数的廉价旅馆,与之配套的还有保健品(也就是他妈的春药)商店。这个地方实在无法忍受,我说这些干嘛呢,这个世界就是个垃圾场,说出来又有什么意思呢。小琪,可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上学期考完试回家,在火车上碰到了某市一个男孩,他比我还小几岁,他似乎出身市区的贫民家庭,他打算去南方打工,据他说,他有个哥哥在南方的电子厂里当技术员,他打算去投奔。和他聊天,他似乎无所不知,从他们市市长去省城嫖妓到他哥们的女友红杏出墙他都知道。也许是因为,像他说的那样,他在洗浴中心干过一年。接着他谈到了他的女友,据他说,他们从初三辍学后就一直在同居,奇怪的是,谈到他那个女友时,他竟然没有刚才那种色情的语气。也许每个人都会爱上某个人,但现实往往很残酷。
  说这些干什么呢,小琪,那个姓刘的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非要和他在一起。
  7:刚才,我们旁边宿舍一个学生来找我借钱,说要和他女朋友去玩,但没钱。大晚上还能上哪玩去?!他说一百块钱就够了,明天就还。我很讨厌他,但我还是把钱借给了他。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哪怕他是一个混蛋。
  他带着钱走了,小琪,我讨厌他,我不会表现出来,我不会表现出来讨厌任何一个人。这样很傻。
  小琪,我不想变得很傻。小琪,今天很累,很难受,但我还是得应付每一个人。小琪,我受够了。
  我们宿舍有几个人上自习去了,其他的呆在宿舍里谈着名车和名牌手机,他们对这个的兴趣和对别人的绯闻一样大。我也时不时加上一两句,我不想显得另类,这样很傻。
  小琪,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二
  1:小琪,无论你现在干什么,都不要太累,你想你受苦,一点都不。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梦,鸾七八糟地像玄幻小说,什么都梦到过,小琪,你说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姓刘的在一起,那个姓刘的混蛋有什么好。小琪,你知道吗,上学期某次,我赚了点钱,出于好奇,然后去了兰州的某个娱乐会所一次,你知道吗小琪,那里面提供色情服务,当时我吓坏了,我逃了出来,为此自责了好几天。小琪,你知道吗,我当时想到了你,要不是想到你,去那个地方现在也许都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小琪,你说我以后还应该这样吗?我到底应该怎么样呢?小琪,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噩梦,然后醒来之后就想你。小琪,我再也不想做噩梦了,真不好受。小琪,今天又没去上课,实在不想去,小琪,我不想这样,我也许很快就会变好。小琪,以后再也不要不理我好吗?不管怎么样都不要不理我。我以前做过的一切都请你原谅,现在做的这一切也都原谅我吧。我不想你讨厌我,我一度以为你讨厌我。
  2:小琪,假如没有那个姓刘的,一切都应该还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是,为什么?小琪刚刚宿舍停电了,一下子就变黑了,很像昨天做的一个梦的一幕。小琪,今天还好吧,今天上完课之后没去打工吧,以后别去了好吗?能挣多少钱呢?小琪,不要去了,不要去打工了好吗?
  3:小琪,刚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睡着了。睡着了但特别想醒过来,可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然后就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小琪,你说,人死了会不会就是这样的,想醒过来,但再也醒不过来了。
  4:小琪,我不想这样,真的不想这样,可我真的做不到,小琪我很难受。小琪,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你,还没有说什么,你就消失不见了。一天多没出宿舍,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呢?这个小镇子今天发生了什么呢?这个世界很不可靠,谁知道发生的那些是不是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废话,全都是废话,一句有意义的都没有。外面好像死了人了,有人在送葬,这也很正常。这个小镇子经常有人送葬。
  小琪,这个小镇子前几年还是农村。因为我们学校建在这,有几户人靠卖地发了财。我们学校有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他是当地一个暴发的中年女人的情人。那女人刚刚发财,很吝啬,让小伙子经常缺钱花,那小伙子某次说:“女人真他妈靠不住。”他是个混蛋,吃人家喝人家还要骂人家。
  那个中年女人我也见过,长得还行。早年艰难的生活让她显得有点沧桑,她现在拼命打扮,但一切都晚了。
  那些暴发户很快乐,他们包养了很多女人和男人,他们也很快乐,很羡慕他们。
  小琪,今天又降温了,很冷。我呆在宿舍不想出去,外面有人在送葬,就这样。
  5:下班了吗?刚才好不容易想到吃饭。这个小镇子的餐馆都很小,里面的饭很难吃。我想不通为什么这样还是有很多人跑过来吃,他们吃得津津有味,吃相很难看。
  餐馆老板是个女的,很可能是当地人,她平静地看着餐馆里的顾客,然后和服务员聊一两句。
  你都好吧,今天终于吃了一份恶心无比的饭。你回宿舍了吗,都好吧?这个恶心的学校很快就要放假了。真恶心,放什么假,放假了我干什么?
  小琪,感冒好了吗,没事了吧,我想你。
  6:小琪,刚才无聊到无做头发,发廊里有个漂亮女人。她是附近小商小贩的梦中情人,也许,暗中为了一些钱,她也会满足那些人的需求,谁知道呢?!
  这个女人擅长拉客,我还没有走进去,她就说“小帅哥,理发还是做头发?”他妈的真无耻,然后我就任她摆布我的头发。我恨头发,它们十足恶心,它们为什么要不停地长,要不断地打理它们,它们全部都应该掉光。
  那个漂亮女人很善于和顾客搭讪,她会问你在哪个学校,大几了,什么专业。接着她会奉承一下你们学校,你们专业。真无耻。
  对了,她还会说你长得很帅,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做她的头发就好了。
  上初中的时候,我们那个小镇子有个理发馆,里面有个名声很臭的,她几乎成了那些中学生开玩笑是的专用名词。真的很恶心,我不是说那个女人,我是说那帮男人。
  这个小镇子今天有人在处理衣服,好像六十多块钱一件,于是那个小摊旁围了很多人,女人居多,她们总爱占点小便宜。
  小琪,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这么恶心过。
  小琪,我想哭,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烦。
  小琪,我恨刚才那个女人。不是因为她的所作所为,而是恨她为什么还活着,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小琪,街上有个卖糖炒栗子的,我经常在她那里买栗子,她炒的栗子很好吃,真的很好吃。我从发廊里出来后就站在她的小摊旁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我一句话都没说,她已经按照我的习惯装好了半斤栗子,我突然觉得,她很像我妈,然后在她面前我就开始哭了。她很吃惊,她不知所措,小琪,你知道吗?她不知所措‥‥
作者 :QCY_188 时间:2015-04-04 16:13:31
  沙发欣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