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情感】长篇小说连载中,宠爱入骨《厚爱成瘾》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4 14:12:19 点击:296 回复:4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凌绎霆宠着顾倾城。
  宠得没天理,爱得没下限!
  在她人生最灰暗的时刻,他就像上帝遗落人间忘收的光,以席卷般的姿态挤进她的生命里,于是,丝丝宠溺,刻刻入骨。
  顾倾城以为,她终究是幸运的,彼时,才发现,一切,不过他精心编织的梦一场!背叛,早产。
  他一句:“孩子活不成便活不成吧。”简洁明了!
  幻灭,逃离,哀求,他无动于衷,终于,她声嘶力竭:“凌绎霆,你几时变得这般冷血无情!”
  再后来,一场大火,房子烧空,遍地灰烬,冷静如他。
  世人都道,凌二少心狠手辣,掐死生子,逼疯情人,与青梅竹马盟誓今生,喜结连理!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4 14:16:10
  咖啡厅。
  “你就是那个狐媚子骚浪贱?是不是你抢我老公!”面前一个身着皮草高挑靓丽的女人挑起食指厉声质问着对面柔柔弱弱的清纯妹。
  “是啊,你也知道叫我一声狐媚子,我抢你老公你不得感激我么?感激我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老公他,不!吃!素!他吃荤,而且是越!荤!越!好!”
  清纯妹睁着她那双无辜的水灵大眼,前一秒语调里的犀利仅在下一瞬已然演变为一副楚楚可怜的娇小模样,叫哪个男人看了不心生疼惜?
  一杯热咖啡,一声尖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咖啡厅里的闹剧就这样拉开帷幕。
  顾倾城转开眼,眼睛瞥向窗外,她无心再看。
  起雾了。
  天色渐暗,这座城市,被雾色笼罩着,呈现出一派暗灰色,如此景象好不美丽,连带着人的心情也变得异常的压抑。
  顾倾城坐在咖啡厅靠里的一个位子上,纤手端起桌前的一杯卡布奇诺,轻抿一口,再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嘴角不自觉的漾开一抹浅笑,这个时间点,不知她的丈夫,又在谁的床上。
  接了个电话,她拿起精致的手包,起身,离开。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4 21:22:31
  路家豪宅。
  “少奶奶回来了。”一旁的管家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车钥匙。
  她点头,脱下身上的外套,“婆婆呢?”
  管家支吾了两声,似乎面带难色。
  “怎么了?”顾倾城止住步子,问道。
  “老夫人......老夫人她躺下了,在卧室。”
  “他呢?还没有回来吗?”顾倾城又问。
  管家深知少奶奶口中的他是谁,这下支吾的更是厉害,“少......少爷他还没回。”
  顾倾城并没感觉到意外,随口嗯了一声,迈开步子上楼。
  却在路过主卧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声音,她心一颤,止步细听。
  “你讨厌......”
  下一秒,接连着一声女人的娇嗔,由门里荡到了门外。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4 22:52:30
  似被人拿起银针戳痛过千百遍的心再一次出现裂痕,顾倾城不敢动,也不想再动,她捏了把手心,再放开。
  将手轻轻搭上了门把,动作比她的心更加快了一步,二话没说推开门。
  里面,她的卧室里,她的卧床上,一副不堪的画面,简直叫她不忍直视!
  顾倾城指着因慌乱被她的丈夫急忙护在身后的小女人,这一幕刺激着她的神经,更灼痛着她的心!
  “这,就是我嫁到你们路家来的回报?七年来的婚姻,你给我演这么一出活色生香,多谢你看在我还是个处,你路秦川今天好心给我开眼!是想怎样?教我实战演习吗?选在我的床上做是怎样,能生儿子?”
  她可以对他花名在外的事实做到努力的隐忍与包容,只因那些都只是八卦绯闻,对待她的丈夫,她与其选择大发雷霆,倒不如将这段婚姻妥善经营。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4 23:55:07
  只是,她一向小心翼翼经营七年的婚姻,在如今更是显得多么的不堪一击。现如今小三都已经登堂入室,她再也做不到如往日那般平静对待,淡然处之。

  “她怀孕了。”

  又是一个足以让顾倾城醉了又醒醒了又醉期间迂回无数遍,仿似瞬间被天上一道雷劈的外焦里嫩的消息。

  路秦川在一旁就这么安静的陈述着。

  顾倾城真想在此刻对她的丈夫说,你就是个安静美男子,那么无耻!

  她发出一声轻笑,似自嘲又似不屑,与其安静成全,倒不如大闹一场,怎么着她与他也结婚七年了,不能让人小瞧了她!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5 00:52:19
  “你无耻!还有你!好端端一个女人抢别人家老公果真是骚浪贱!”

  她迈开步子上前就是一巴掌,揪起床上半裸女人的头发,骑到她身上,按照咖啡厅里眼见的,顾倾城回家给演了一遍。

  “够了!顾倾城!”路秦川怒吼,狠狠的扯过她,手一甩,顾倾城的头正好磕在床头边的矮柜上。

  生疼......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5 14:01:25
  耳边回荡着嗡嗡声,耳鸣,可她却清晰的听到自己的丈夫细声安慰着别的女人。

  她不爱他,她自己知道,所以她害怕听了自己丈夫婚内出/轨的消息后依旧平静,还好,上午在咖啡厅没白呆。

  “都闹够了?”门口响起一道严厉的声音。

  贵妇人站在原地扫了一眼地上的顾倾城,甚是不屑,

  继而又对自己的儿子说道:“秦川,你们再怎样着急忙慌也要等这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出世以后,再......还有,这里还有你老婆在,你给我消停一点!”

  “知道了,妈。”

  贵妇人离开之时冷哼一声喃喃一句,“生不出儿子,还在这儿给路家丢人现眼!不知廉耻的女人!”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5 17:17:37
  顾倾城心道,她是生不出儿子,可这是她愿意的吗?

  新婚夜,路秦川宁肯出去喝的酩酊大醉,婚后接连半月不回家,也不愿意回路家宅子面对她这个新婚妻子!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丈夫会有如此这般的讨厌她!

  她向来知道他不愿碰她,而说到婆婆一心想要的儿子,呵,谁给?

  就这般。

  七年婚姻,如履薄冰,婆婆的冷眼相对恶言相向她见惯司空,她做的足够好,只是,向来无爱,要如何继续下去?如何?

  这般便是了。

  客厅。

  “离婚协议,你在这里签个字。”路秦川语调平静,面容上看不出丝毫异样,把那张4A纸按在顾倾城的面前。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6 14:14:47
  “我若不签呢?”她嘴角扯开一抹苍白的笑。

  为何她最美好的七年光景,浪费在一个这样的家庭中?连满足自己放纵一次的机会都没得到过,人生,又怎么可以如她这般,这样失败?

  她很想知道她的丈夫,她嫁了七年的丈夫是有多想让她立刻马上,卷铺盖滚蛋。

  “你这又是何苦,都闹到这步田地,你还当真有脸继续呆在路家了?”路秦川讥讽着。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6 15:47:49
  这就是她顾倾城的丈夫,真面目!

  “路秦川,给你脸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你是人吗?你扪心自问,你还是个人吗?莫不是良心被狗叼了,我今日还真没办法看清你!”

  “啪——!”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6 18:37:56
  顾倾城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脸上一阵火烧火燎的麻痛感,待到她反应过来之后,她随即抬头,盈满血红色的眼睛回瞪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个她七年来只知道名字其他一无所知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你,简直无可救药!”路秦川一时语塞,方才挥舞起来此刻垂落在一侧的手握了又松开,松开又握上,似乎是因为被顾倾城那双斥血的双眼而瞪得心虚了。

  空气紧绷着。

  没过一会儿,一直静静躲在路秦川臂膀后面的那个女人摇了摇路秦川的胳膊,似乎是因为路秦川的动作而受到了惊吓,她低着头,咬着下唇,细声呢喃:“秦川……我们不要这样对姐姐好不好,你这样……我怕。”好像被打的人就是她自己,那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简直我见犹怜。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6 20:42:45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路秦川听后连声安慰,伸出臂膀搂住她的身子,紧了紧,“别怕昂。”

  小女人委屈的点头应允。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6 23:33:31
  顾倾城转开眼看向别处,又回望路秦川头顶上的天花板。

  天花板上的这盏吊顶水晶灯是她选的,水晶灯尤为华丽,散放着安静而耀眼的光,这样一盏透洁亮丽的灯具是她在这个呆了七年的家中唯一值得她欣喜满意的,可是,这盏灯,此刻,正照着她面前的这双人!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7 00:41:16
  她几步上前,在路秦川和那女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手掌便迅速的掴上路秦川怀中女人的脸。

  “别装了好吗?我看了恶心。”

  “你!顾倾城!你给我滚!滚出路家!立刻!马上!”路秦川大怒,将小女人拉到身后,指着顾倾城的身后道。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7 08:00:09
  “秦川,我没事,姐姐不肯离婚也是情有可原的,你别让她走,你让她一个女人,离婚了上哪儿去,她又没了娘家,总不能露宿街头......”一旁的娇弱女人扶着路秦川的胳膊轻声劝道,顾倾城冷眼瞧着,胃里翻江倒海,直想吐,可她下面的话,愣是把顾倾城的胃酸都倒了一个大反转。

  “实在不行,咱们还可以请律师,不能这样跟姐姐撕破了脸,你说对不对啊,秦川。”说着,女人望着她,娇俏一笑。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7 11:39:46
  顾倾城直想吐她一身污物,“真是什么样的苟出什么样的且,什么样的偷出什么样的情,你们俩这辈子不当夫妻都对不起你们冒着绳命危险做的那爱,这位贱人麻烦你注意措辞,我不是你姐姐,高攀不起!”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7 11:40:32
  “顾倾城!你非得这样强势,咄咄逼人吗?”

  “呵。”她想笑,嘴角却结冻般的扯不开,咄咄逼人的,真的是她吗?

  顾倾城的心......渐凉。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8 01:06:42
  她转身,背对着那双人,有什么异物刺激着她的眼睛,感觉到滚烫的东西在眼眶内直打转,那是什么?她不知。

  空中渐渐泛起一阵死一般的寂静。良久,她才开口,“路秦川,我问,你答。”

  “......”

  后面无声,她自顾自的说:“路秦川,想离婚吗?”

  “想。”说话的人不带丝毫的犹豫。

  “明天!还有,客厅那盏水晶灯,当初是我花钱买的,我的钱一分都不想浪费在你们路家!麻烦找人拆了!”

  话落,她留下满脸愣怔的二人,踏着高傲的步子迈出了路家大门。

  呆了七年的豪宅,她早已厌倦,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呆!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8 13:24:31
  某酒店。

  深夜里,顾倾城猛的一下从梦中惊醒,扶了一下湿漉漉的前额,她做噩梦了,什么样的梦?

  梦里,有个男人,靠近她,吻着她的耳垂,细碎的咬着她纤细的颈子。那个男人将冰凉的唇贴在她的唇角,薄唇轻启,发出低沉且好听的声线,那声音如烈酒般撩人心扉,使人迷醉,更让顾倾城忘记了自我!

  “乖一点,你很美,美得心惊动魄。”

  说罢,他低头,用额抵着她的,四目交接。

  那是一双清亮的眸,一双绝不可能在路秦川那里发现的眸,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绝非她的丈夫路秦川。

  顾倾城死死盯着,仿佛从这双眼眸里只看到了她自己,这双散发着亮光与疼惜的眸里只有她!

  而她,做了什么?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8 13:49:19
  恨意翻涌!

  后面的,她记不清了!

  只是一切的感知都那样真实!

  顾倾城只当这是一场梦,一个让足以她脸红心跳,春心荡漾的梦。

  她起身,丝质的纯白浴袍缓缓滑落。

  顾倾城走进了浴室。

  ......

  直到天泛起蒙蒙亮的时候,顾倾城方又沉沉的睡去。

  这一觉,直睡到隔天的凌晨。

  直到手机在桌上开始无休止的闹腾,她才醒来。

  接起。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8 15:38:30
  “顾倾城!你离婚了居然没跟我说!”

  能发出这样彪悍且能具备一语惊醒梦中人的声音,那个主人,没有别人,只有安萌,电话那端的安萌没等顾倾城开口说话,就开始在那边大发雷霆。

  “离婚了你去哪儿了,酒店还是回家?回家了你那个狠毒的后妈能容得下你?路秦川那么有钱,找他分点婚后财产也可以啊?你到底考没考虑清楚你就离婚?你要知道你们可结婚七年了......”

  “我还得邮协议,先不跟你说了。”顾倾城打断安萌一口一个离婚的长篇大论,挂断电话,捞起桌上的手表看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她答应路秦川的‘明天’,已然变成了‘后天’。

  再不签字,路秦川怕是要以为她难忘旧情,爱他爱到不能自拔。

  没多久,她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托前台邮去路家大宅。

  只是,她从没想过,自她离婚这天起就开始每个夜晚必临的梦,一直伴随了她整整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她一直在做着同一个梦,这样一个迷醉却不真实的,chun。meng......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8 18:37:52
  两个星期,就这样安稳而过。

  清晨,顾倾城刚从浴室里走出来,就接到一通电话。

  里面,即便是隔着一个手机,都能感觉到路秦川对她的狠决与无情,“婚是离了,钱,就你这样的女人,更别妄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那般清冷的语调。

  “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我七年夫妻情分,我在你眼中......”话没说完,她停顿了两秒,似乎这些话只适合那些高大上的人说,抱歉,她不高,也不大,也没上过谁,继而接着道:“一分钱不打算给,我还偏要!”

  她挂断电话,两眼空洞的站在原地,良久才回神。

  正打算打开电视看今天的新闻,就听见听见隔着一扇门,外面传来的一片喧哗与吵闹。

  她没做多理会,盘腿坐在沙发上,荧幕打开,转换频道,从里面缓缓滑动至大屏幕上的几个黑色大字引来了她的注目。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8 19:11:05
  “豪门丑闻:路氏长子路秦川与前妻深陷婚内出轨事件!”

  她神经紧绷,捏着遥控器的手开始发麻。

  门铃声响了良久,她才开门。

  门打开,出现在她眼际里的便是一群手拿摄像机与话筒的记者们。

  “顾小姐,请你仔细描述一下您的先生,噢,不,你的前夫是怎样出轨的的好吗?小三登堂入室有没有给你造成什么样的威胁呢?”

  “顾小姐,路氏今早爆出来的丑闻背后策划实则是您自己本人对吗?请您详细回答一下,好吗?”

  “顾倾城小姐,您对于自己婚内出轨的事实是持以什么态度呢?是有心报复您的前夫路秦川吗?还是您为了达到报复目的的同时,也想借着凌二少来实现炒作的目的,继而顺势上位吗?请您不要一直保持沉默,为我们一一解答一下,好吗?”

  一个个闪光灯伴随着人格攻击的不堪问题接踵而至,顾倾城竭尽全力的努力着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狼狈,而此时,她的手心却早已是一片濡湿,遥控器的按键被她深深的掐进手心骨里,她感觉不到半分疼痛!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9 00:10:36
  天旋地转了一阵,闪光灯还在继续,人声还在鼎沸着,嘈杂着。

  她迅速转身,关门,上锁,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虚弱的身体沿着那扇木门滑落,她瘫坐在冰冷的地砖上,她想哭,却发不出声音,连日来的折磨,足够她身心俱疲了。

  ......

  记者们还在门外,迟迟不肯离去,各自讨论着要怎样写出足够这半月让人们深刻人心,茶余饭后皆谈论的热点话题。

  哐当一声,门开了。 

  顾倾城已经换上一身舒适的居家服,整个人打理的清清爽爽,再无半点方才的错愕。

  “我不认识什么凌二少,还有,我只知道我老公婚内出轨了,而我,我说我还是个处你们信吗?”

  周围一片哄笑。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9 07:41:20
  “我回答完了,可以让我走了吗?”

  ......

  霆氏集团顶楼,身穿一身剪裁合体的矜贵西装男人,此刻,正端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倨傲的下巴微抬,英眉深锁,猎鹰般的黑色眼眸微眯着,锁定在前面大荧幕上正放送着的最新娱乐消息,整个办公室的氛围皆因那对深锁的剑眉而变得低沉,压抑,没有一个人再敢任意呼吸!

  “砰——!”

  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里,再紧接着,是玻璃渣落地的清脆声......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19 07:53:14
  顾倾城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好久,这几天突发的这些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在路过粥店的时候,她打算进门随便买点垫垫肚子,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直泛恶心,冲到垃圾桶旁就是一阵干呕,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她没作多想,买了粥,刚踏出店门。

  阳光刺眼,眼前视线逐渐模糊,一阵天旋地转,而后发生了什么她也记不清,只看到一双黑色的锃亮皮鞋出现在她的眼际里。

  是个男人,面貌看不清,却只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清冷的眸子里几乎可以清晰的瞧见她的身影。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0 00:17:08
  再醒来的时候,她头痛欲裂,环顾四周,皆是白色,一股刺鼻的药水味窜入她的鼻尖,这才发现床边还挂着吊瓶。

  隐约听见门外传来人声,安萌走进来。

  “你呀,自己什么情况不知道么?医生说了,你得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注意饮食,注意健康,这样才有利于你腹中的胎儿!多大的人了......”

  “等等......你说什么?胎儿?谁怀孕了?你呀?”顾倾城一把截住安萌的话,以为自己是没听清楚,又问一遍。

  “你!我一个未出阁的大菇凉我去哪儿怀?”安萌说着,狠狠剜了她一眼。

  “我?”顾倾城难以置信。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0 12:01:55
  她与路秦川虽结婚七年,可路秦川从来不肯碰她,而她,也从未与人发生关系,房事?更是没有!直到昨天,她还深信不疑的以为自己是个处,今天,却身在医院,告诉她,她怀孕了?!

  “走,我们去找路秦川这个混蛋讨个说法!”说着,安萌径自收拾起来。

  顾倾城还呆怔着,一时间似乎难以接受这件事实!她越加的肯定了,这连续两个星期以来,她梦里出现的男人,那段香艳且荡漾的春梦不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发生过!

  再等她清醒过来时,她的人已经出现在路家大宅门前。

  “路秦川!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给我出来!你自己干的好事!把我家倾城糟践了这么多年,如今她怀孕了你就把她一脚踹掉,你还是不是人你?!你猪狗不如!”安萌那架势活生生一副泼妇样。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0 12:23:23
  管家闻声出来。

  “少奶奶......”似乎察觉叫错,连忙改口:“顾小姐,你这又是何必,老夫人......老夫人她都发火了,你何必还回路家来,在门前大闹。”管家说着,摇头,眼中不再是从前的恭敬,而是满眼的鄙夷与不屑,他只心道,啧啧,这少奶奶还真是不要脸!

  贵气妇人出现在门前,居高临下的望着顾倾城,满脸上露出的嫌恶。

  “顾倾城!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知进退懂事理的好孩子,可你一再做出这种不要脸有辱我路家门风的事情,我这个老婆子就不能不管了!我们家秦川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干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来报复他,报复我们路家!身为一个女人,你连廉耻都不知道,简直就是下贱!”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0 19:08:45
  顾倾城面色苍白,看着她面对了七年的婆婆,永远都是这样一副鄙夷的样子盯着她,她闭眼,再睁开。
  “路老夫人,这七年来我嫁到你们路家,现如今离婚了,我谁不怨,可我再怎么下贱,比得过您的宝贝儿子么,您这七年来,又是怎样对待,儿媳妇?呵,我恐怕连家里那个新来的保姆都不如吧......”
  “我们家倾城现在怀孕了,怀的这可是你们路家的骨肉,现在想也不想的你们就把倾城赶出路家,路家还要不要脸,什么大家大户,我看就是狗屁不如!”安萌一口将话锋夺过去,誓要替顾倾城讨回公道!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2 02:18:04
  贵妇人扬手一撒,照片漫天飘落,紧接着迈下台阶,扬手一掌,掴上安萌的脸。
  “还不给我住口!”
  继而,转过脸,面对着顾倾城。
  “哼,我活过这大半辈子就没见过你们这样不要脸的女人!顾倾城,你肚子里的野种你竟敢说是我路家的?你开价,多少钱你才肯罢手”路老夫人因怒气,此刻的脸涨的通红。
  顾倾城满眼心疼,手抚上安萌被打的那边脸:“路老夫人,请您就事论事,不要针对我的朋友,我扪心自问我没有做出对不起路家的事!”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3 09:49:31
  “你!......”贵妇人气急,咬牙切齿的盯着顾倾城。
  “老夫人!”
  只听管家大叫一声,便看见贵妇人直直的往一旁倒去。
  顾倾城赶忙去扶,在手刚触及路老夫人的时候却一把被跑上前来的人打掉,原以为倒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路老夫人,没成想,一同倒在地的有两个,一个是路老夫人,还有一个,便是路秦川那娇小羸弱我见犹怜的新欢!
  “嘶!痛!好痛!秦川救我!”
  在顾倾城还愣怔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之时,路秦川愤怒的斥责声便蹿入她的耳里。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3 10:02:15
  “顾倾城!你究竟对我妈跟笑笑做什么了?!”说着,路秦川赶忙抱起地上满脸痛苦呼痛不停的小女人,呼来管家,“你把我妈扶回房间!把医生叫来!快!赶紧!”
  在路过顾倾城身边的时候,路秦川稍作停顿,冷眼瞥着,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笑笑肚子里的孩子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决不饶你!”
  “血!有血!秦川......我们的孩子......”小女人伸出血手,呼喊着,一张小脸痛楚不堪,看得路秦川的心紧揪着。
  直到路秦川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顾倾城才发现,她的手还停留在空中的某一处,而方才眼角隐约瞥见的那抹明艳艳的笑恐怕不再是错觉了吧。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3 10:12:44
  安萌上前将失神的顾倾城拉回,“那小贱人真会演戏,不当演员可惜了,这么会演怎么不去报考电影学院呐,爬个床混个嫩模影后简直分分钟搞定,呸!就路秦川会看上这种货色......”
  说着,安萌停下来,拾起地上的照片,定睛:“顾倾城!这么艳情的照片你什么时候拍的,还拍那么逼真!这男的谁呀?单看侧面就发现棱角分明好帅啊!”
  那些艳照顾倾城见过,现在满屏的娱乐八卦头条几乎都挂着同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确实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可是,她从来不记得,她有跟哪个男人上过床,难道梦里发生的也会变成现实?
  孩子?又是她,跟谁的?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3 10:51:23
  当晚。
  顾倾城坐在餐桌上,右手抚着小腹,双眼死死盯着手上的那张照片。
  艳照女主角任谁看了都是她,可是,她始终没有勇气去相信,那个人就是自己。
  脑中一片混乱,那双清透明亮的眸再一次闪过她的脑海,她黛眉轻触,闭眼回想,再猛的睁开。
  思绪中断,是被一阵吵闹的响铃声给扯回来的。
  接起。
  挂断。
  全过程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6 17:47:01
  坐在对面的安萌伸出手在顾倾城面前挥了挥。
  “喂,你倒是现在还安安逸逸的坐在这里,那小贱人孩子呢?不会真没了吧?”
  顾倾城端起桌上的咖啡杯,轻抿一口,耸肩,“没了。”
  语调平淡,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她的拇指尖早已是一片青白色。
  ......
  “顾倾城!我绝不轻饶你!”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6 18:26:17
  顾倾城坐在副驾驶位上,耳边一直萦绕着路秦川方才电话那端狠绝的话语。
  隔着一个冰凉的手机,她都能感觉到,路秦川此刻正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她的内心煎熬着。
  她顾倾城当真把他路秦川的新欢,肚子里的孩子弄没了吗?
  “呵。”
  她轻笑一声,她倒是想弄,可肚子里怀着‘野种’的她何来的理由和借口弄掉路秦川外遇搞来的孩子?
  ......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6 19:20:37
  一路安稳,回到酒店。
  安萌走的时候连声嘱咐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肚子里还带个球,你给我好好的,明早我就来查岗,医生说过不能心情忧郁,不能想太多......”后面,安萌又说了好多好多孕期注意事项,顾倾城一句没听进去,只是混沌的点头。
  打开门,屋内一片漆黑,她没开灯,踏着小碎步,小心翼翼的径自走向卧室。
  手刚摸索到墙壁上的开关,却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控制住,她想动,却怎奈动弹不得。
  顾倾城心慌了,意识到是人的时候,她反手一挥,想要反抗,却被来人迅速压制住胳膊扣到身后。
  她被束手,抵在了冰凉的墙面上。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7 00:33:07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是烟味!
  顾倾城努力瞪大双眼!
  携夹着一股淡薄好闻的清香,男人的唇覆于她的耳畔,清冷而低沉的语调,磁性十足。
  男人腾出一只手,插进她的乌发里,后脑勺被拖住,这使得顾倾城又进一步的靠近了这个男人,几乎面贴面的距离。
  他的额头抵住她的。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9 18:29:10
  顾倾城想要惊叫,喉咙处却被扼住似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深夜里,顾倾城可以清晰的看见男人嘴角处上扬的那抹弧度,四目交接,顾倾城复又见到了那双透着光的双眸。
  男人的唇压下来,擒住她的,冰凉,却酥软。
  顾倾城的大脑当机,仿似被过电般,一幕幕叫人脸红心跳的片段皆闪现在她的脑海,最后......逐渐清晰......
  她隐约记起,那个夜晚!
  一个铁一般的事实给她当头一棒!
  她——顾倾城!婚内出轨了!
  
楼主婉尔夙愿 时间:2015-05-29 20:11:43
  翌日,清晨。
  顾倾城再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而她,竟是穿着睡衣盖好被子躺在床上。
  昨晚,那个神秘的男人来过,在她回忆起那个香艳的夜晚后,再后面发生过什么?
  她不记得了。
  “铃铃铃——!”
  床头柜上的电话响起。
  她遁声寻去,眉头紧皱,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
  “喂?找谁?”她反而不清醒的问了句。
  “......”
  
作者 :昔日塍 时间:2015-06-04 22:48:38
  女主会好运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