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童年(散文)

楼主:圆圆梦圆圆 时间:2016-06-01 14:45:55 点击:15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童年(散文)

  童年,是尘封已久的扉页;童年,是岁月流逝的梦幻;童年,犹若咀嚼青橄榄,虽苦涩而回味却甘爽清怡。

  我的童年,是在鱼米之乡的江南水城___浙北第一城的嘉兴度过的。

  从我记事起,我就随从大孩子们玩耍:抓蟋蟀,玩陀螺,打弹珠,削洋片......样样玩的都出色,令一趟街的伙伴们均刮目相看。记得有一年,我在河边南瓜地中抓到一只乌黑有神的大个蟋蟀,其紫黑且特大的"八字钳",让我街坊及邻街那些所持蟋蟀的孩子们都被所向披靡;于是,名声大振。那时,我欣喜如狂,简直成了叱咤风云的将军!

  八岁那年,我穿上邻居王大伯从上海特意给我带来的牛皮童鞋,穿着背带西装裤,背着新的书包,跳跳蹦蹦地上了学校。这一身穿戴,加上我白净红润的圆圆脸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俨然似上海滩的公子少爷,难怪同学们暗地里称我是小K;尤其是我那双乌黑锃亮的牛皮鞋,博得同学与伙伴们的好大羨慕。记得那双皮鞋当时价钱是八元人民币,是成人普通皮鞋的2至3倍;而这昂贵的价格,在当时夠成人一个多月的生活费。虽然,在当时家境并不算太富裕,而父母精心给我的打扮,反映了他们从小对我的溺爱与期盼。

  当我念小学二、三年级时,我便成了名副其实的孩子王。仲夏、立秋,每逢星期六、星期天下午,只要不下雨,我都会带领一趟街差不多同龄的伙伴们去乡下抓蟋蟀或"知了";而每次出发前,我都会再三关照伙伴们:不准偷摘农民的番薯和瓜果,否则今后永远不要跟着我!这便成了我与伙伴们而不成文的约法三章。

  记得暑假的某一天,我与小伙伴们,早早地吃完中饭便上路离家约十七、八里的嘉兴机场,当一架架银白闪耀的战斗机呈现在我们眼帘时,大伙都欢呼雀跃。我们,为这一次的收获而感到荣幸;也许,至今伙伴们都难于忘怀。我们一行,七、八个伙伴,在回家的路上,一路欢笑,一路高歌,大伙都忘却了路途的风尘与疲惫......行至家中,已是掌灯时分,父母焦急盼儿晚归的心绪,早已数落于埋怨的唠叨中。这一晚,我狠狠地挨了父母由生以来的第一次剋;可想而知,伙伴们一定遭受同样的责备。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驾驶飞机上了蓝天。

  我念书的小学:座落于中和街瓶山旁,离我居住的家不到一里路光景。解放前,这里曾是嘉兴的红十字会所在地,解放后挪用而改为嘉兴中和街小学(嘉兴瓶山小学)。近挨学校的瓶山,高约15米,方圆不逾7000平方米,南临中山路,北落中和街,是我嘉兴城唯一留存的一座人工造就的小山。据地方志记载:宋时置酒务于此,废罂所弃,积久成山。可想而知,南宋时置"酒务"于此是何等的兴旺,何等的熙攘,以至废罂堆积如山。民国时,国民党为了抵御日寇,于瓶山北端修筑了二个防空洞而置高射炮抗击日寇所犯飞机......由此,瓶山而成了我兒时的最佳乐园。

  每逢平常的星期天下午,我和同街的伙伴们,总是在瓶山上展开"官兵捉强盗"、"工兵掘地雷"的游戏。说来也怪,我总是以"官兵"、"司令"的身份而居高临下;也许,这就是"孩子王"的强势吧?这兒时的游戏,练就了我强健的筋骨,至今我仍生龙活虎,精神充沛。

  在我念小学三至六年级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爱好了阅读。起初,我几乎看遍了<<三国演义>>、<<西游记>>、<<隋唐演义>>、<<水浒>>、<<白蛇传>>、<<封神榜>>、<<杨家将>>、<<岳飞>>、<<七侠五义>>、<<薛仁贵>>、<<聊斋>>、<<李清照>>、<<梁红玉>>等等连环画;后因连环画小人书实在不过瘾,干脆浏览起<<安徒生童话>>、<<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普希金>>、<<红楼梦>>、<<唐诗三百首>>、<<镜花缘>>、<<西厢记>>、<<陶渊明集>>、<<苏轼集>>、<<儒林外史>>、<<李自成>>等等历史名著与小说。而我阅读的方式,说来也许你不信:我常常利用中午上学前的一小时,登上瓶山,爬上树,坐在树杈中,背靠树杆而如饥如渴地全神贯注......以致有一次贪婪的浏览而误了上课时间,而被老师责罚我站在课堂门前,直至下课铃响方解脫。这一阅读的方式,不但丰富了我的学养,而且练就了我身轻如燕,灵活似猴的矫健身姿,至今我仍能跃跃一试决不亚于当代年青人。

  童年,是春天草地上放飞的风筝,一头紧紧地攥在母亲的心结;童年,是追逐彩蝶的梦境,稚嫩的幻想在人生的百草园中萌生。

  童年的印象时时萦绕我的脑海,而童年时的习性却深深地遗留在我的性格中,如今往往不经意地表现在我对人生的态度上。从我童年早期的嬉戏,至我童年后期的静默,是我人生中一个飞越。在阅读中,我了解了历史的进程,典故的人生哲理;在阅读中,我领悟了精神世界的浩瀚,畅游文学的乐趣。文字的造诣是如此精彩!让人类的想象、思維,以不同的表达形式,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匪夷所思的感悟......

  我们这年代的童年与现在孩子们的童年,从物质条件讲显然是天壤之别,不庸置疑!我们的童年是在国家计划经济的限制下,所享受的物质条件相当匮乏,尤其是经受了"三年自然灾害"的磨难......然,我们的童年,能自由放飞心灵;而如今这一代的童年虽物质条件充裕,却在刻板的模式中拘束成长。因此,我们的童年相比之下虽苦涩却回味甘怡。

  童年是抹弃不了的记忆,童年是人生中的扉页;然,岁月的尘埃厚厚笼罩了既模糊又清晰的童年记忆......当这尘封的扉页一旦掀开,记忆的涌泉便潺潺而来。

  2011年12月29日 中国散文学家协会.羊虹 写于嘉兴
作者 :安小沫扯 时间:2017-01-12 16:30:52
  当我暮年之时,我的童年梦是那么天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黑知 时间:2017-04-22 00:47:34
  欣赏美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u_110193553 时间:2018-01-14 15:22:10
  作者的童年与我相差无几,或许与我系同龄人罢了。
作者 :u_110193553 时间:2018-01-14 15:26:50
  【成长故事1.童年记忆】
  谁都有童年,这是不争的事。
  无记忆前的童年谁都说不清、道不明。
  无记忆前的童年,不知香臭、不知黑白、不知危险,但对饥饿、伤痛、声音有其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的东西就逐渐多了起来,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有城乡差别,知道城里孩子与乡下孩子有着截然不同的童年生活,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前这种差别更大。省会城市与地县市,县城与乡镇都是不能比的。城里是高高的楼,宽宽的路,白日是车水马龙,夜晚是万盏明灯。过去城里人还有电话,有自来水,有报纸、有广播,有条件较好的学校和教学条件,这都有是城乡差别的使然。因此,乡下孩子的童年是在自然、朴实,天真、无邪的环境中长大的。
  我的老家在习水县土城镇长征街(1965年前曾为赤水县管辖),长征街的得名系因红军长征曾从土城经过,并经青杠坡一仗作出战略调整,引发“四渡赤水”出奇兵而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因此土城镇也就成就了长征乃至中国革命胜利的圣地。由于土城镇历史悠久,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加之浓墨重彩的长征文化,使其成为全国第二批56个历史文化名镇。我的童年就是在历史文化名镇土城渡过的,也是在无忧无虑与渐行渐远的岁月中渡过的。

  童年的夏天是开放的,更是愉快的。记忆里土城的夏天是非常热的,我曾这样形容过“白日水中降温,摇扇手帕不离,亥时方可进房,三更才能入睡”。
  适逢暑假的夏天简直是儿童的天堂。下河“洗澡”(指游泳)钓鱼(摸鱼、撮鱼)玩耍,这是每天的必修课,是每天耗时最多的事,也成就了土城男子从小都会游泳,其间不泛许多游泳高手。单讲洗澡,每天吃过早饭一会10点过就下河去了,下午4点吃饭才回家(每天吃二餐饭),有时晚饭后还要下河,天黑了才回家。有人不信“洗澡”咋会耽搁这么长时间,这不正是“白日水中降温”吗?你别不信,“洗澡”的花样可多着呢!除日常的自由泳、“狗刨骚”(鲑泳)、仰泳、潜水,还常常三五成群结伴横渡赤水河。你可别小看横渡赤水河,涨水时河水宽约200米,水流湍急,有时连大人都十分畏惧。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孩,就是敢于挑战,就是敢于冒险,就是要表现自己的能力与勇敢。这也是土城男子从小到大的性格。从高处往水里跳,谁跳得高,谁最勇敢,谁就是英雄。潜泳时,谁在水下呆的时间长、谁在水下游的距离远谁就是英雄。分成两帮打水战(又称打江山),更是异常刺激,也是体力活。常常是弄得口鼻都灌了不少河水,累得筋疲力尽“江山”仍然打不下来。

  讲了水战讲泥巴战。土城人从小天生好斗。土城河街、中、下街,每条街都有一个娃儿头,也就是洗澡时最勇敢的,也是公认的英雄,要不谁服谁啊!泥巴战先在河坝头打,筑有工事,挖有战壕。进攻时有主攻,有佯攻。有作战部队,有后勤部队。打赢的称王,打败的认输。后来这仗竟打到街上,成了巷战,又有了新式武器弹弓,战斗从泥巴块上升到石头丸,有些人家玻璃因此遭了殃,还让不少行人无故中弹受伤,这种行为让街坊邻居怨声载道,战场此后又从街上搬到后山上继续进行。你别说通过战斗洗礼过的这些娃儿中,后来不少人还真成了部队师团级军官呢!
  小时候要说记忆最深的恐怕还是吃的。我们土城四季温差小,夏为酷暑,冬无严寒。土地肥沃,人民勤劳,物产丰富。我曾经这样描述过“青菜萝卜质不同,花菜芹菜品种优,樱桃枣蔗四季果,高梁红苕别样红”(青菜落锅Pa,萝卜入口化,四季有水果,高梁烤酒、红苕做苕丝糖与苕汤丸)。小吃有“油条油糍与糍粑,泡粑油茶碗耳糕,凉面冰粉浑水粑,炒米糖开水热黄粑”。因小时候家庭经济有限,有时想吃上述东西还不易呢!偶尔母亲递给几分钱不是买葵花籽吃,就是等到晚上卖烧腊的来买上点猪肺、鸡肠解解馋。小时候,端午、七月半(鬼节)、中秋、春节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吃的东西虽不是应有尽有,但摆上桌的几乎都是平时很难吃到,或者说是从未吃满意过的。说到吃上,我在我家还有一个穷吃饿吃谈笑了几十年的笑话,那是1961年春节,一家人好不容易省下点粮食计划,母亲设法弄了些糯米、红糖等,做汤丸吃的哪天,我放开肚子一口气吃了36个,胀得我一整天没有吃其它东西。

  在我小的时候,土城有一种手工活几乎家家都在做,那就是用小麦草编织草帽。有些人家是靠此养家糊口,我家是为了贴补家用,全家老少齐上阵。姐姐“起头”兼“收尾”,三妹、四妹编中间,五弟年幼编“辨子”做“顶花儿”,老二的我手紧编细草帽,赶场我就当采购,当老师的母亲负责组装,外婆负责熏蒸增白与销售。一顶草帽除去成本,工资加利润不过二毛钱,一天一家人的收入也就块把钱,可就是这每天收入的块把钱却让全家渡过了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也让我们懂得了艰苦朴素与挣钱的不易,同时也为以后兢兢业业地工作培植了坚强意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我从一个昨日还在骑竹马的幼童转眼变成了白头翁。我从人世间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到即将进入老年,也经历了参加工作到即将离开工作岗位。岁月也让我从孩子到成人,到成家再到有孩子、有孙子。我非圣人,圣人也不过如此——油盐酱醋,衣食住行。
  夜与昼、阴与晴,寒来暑往,冬去春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又河西。社会进步,今非昔比。但永远忘不了过去,永远忘不了童年。富思贫、老思青,闲遐之余,聊以慰藉

  (作者:承上与启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