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点滴记忆.“文革”》(回忆短文)

楼主:承上与启下 时间:2016-03-09 18:32:59 点击:6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1966年8月5日毛泽东):“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这一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想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实右的错误倾向,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正是这一张大字报,让中国从此陷入十年内乱,也使中国人民饱受了十年的灾难。这一段历史发生在1966年~1976年。我亲自参与和见证了这一段历史,时年我14岁到24岁。(一)
  文化大革命的发动,源于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与产生修正主义,实质是政治斗争的产物。我见过非正规渠道的一篇刊物,讲的是毛泽东神秘失踪14天,开始时就连中央政治局都不知道毛泽东到哪里去了。原来这14天毛泽东跑到韶山“滴水洞”去了。 毛泽东为什么要跑到“滴水洞去”呢?原因是:毛泽东对“三面红旗”和三年自然灾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由此,主动提出不当国家主席,在此情况下邓小平提议由刘少奇任国家主席。之后,毛泽东回湖南湘潭,见到一幅标语“把二个主席的家乡建设好”而反感(自古一个国家只有亦只能有一个领袖),联想刘少奇当国家主席后最高权力的傍落,以及“自然灾害”后恢复期实行的“休养生息”的若干政策,认为资本主义在中国开始复辟,而复辟资本主义的正是当国家主席的刘少奇。毛泽东在“滴水洞”这14天就是考虑如何发动一场运动,把落入资本主义手中的权力重新夺回来。要不是这样,无论如何都不能解释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政治运动,会由党中央主席个人号召发动。(注:道听途说不必相信)。
  这场运动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单位,层层受到冲击。当时,除了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被夺权、被打倒外,各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地、富、反、坏、右”分子和“十八种人”无一人幸免。如:国家领导人——刘少奇、邓小平;贵州省——贾启允、苖春亭、陈璞如、周林;遵义地区——金风、刘会方;习水县——榜跃珍、马仕臣、许怀望、梁明德;土城区——冯宗伦、张德明等。(二)
  “文革”前些年,我也还小,但自小就知道毛主席的话是正确的,毛主席说有人要搞资本主义,我们当然不能答应,但什么是资本主义则浑然不知。
  “文革”刚开始,就是“大串连”,只要你有胆量,就可以走南闯北。坐汽车、扒火车,到北京、去上海,想到哪儿就可以去哪儿。沿途均设有接待站,管吃、管住,还管 “借路费”。
  当时,我实在太小(14岁),加之家长也不放心,原本等开春后再出去“串联”,结果中央来了停止“串联”的通知。见此,我们几个同学一商量,背着大人悄悄就离开了家,搭车到了温水,当天气温骤降,晚上被冻的不得了,加上接待站的劝阻,第二天便坐接待站安排的车回到土城。就此,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的大串联,发生在我们几人身上的故事就此结束。
  开年后,习水的革命形势发生了变化,造反派号召全县人民到县城夺权,参加夺权的由生产队记工分,一时间县城人满为患,许多老实巴交的农民乘机到县城一游。而土城先是夺区公所的权,后是开始夺各单位的权。
  在夺权中有二件事我记忆十分深刻:一是夺搬运工会的权,那天是1967年4月13日。以中学生为代表加上搬运工会内部的造反派对位于“高石坎”和“新街”中部的搬运工会发起冲击,抢夺该单位公章。歌声、口号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造反派与保皇派你推我踊,拥挤一团。但始终没有发生打斗。二是红卫兵配合土城小学红小兵夺土城小学的权。当时的校领导对这帮年幼的“革命小将”无可奈何,只好把公章藏了起来,最后这公章还是被搜了出来。在找公章的过程中,发现了不少装在箱子里的公款,但事后这钱没少一分一厘。(三)
  后来,造反组织分成了两派——“二五”和“反二五”(即“411”),再后来有了“文攻武卫”,开始变相武斗,军队开始介入即“支左”,中学有了军代表,小学有工人、农民代表,地方建立了“革命委员会”。
  在批斗“走资派”过程中,闹了许多笑话。比如文龙公社有一次开批斗会,批斗对象是当时的公社书记韩修,上台的人叫陈满田,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最高指示:“韩修我倒了你的大霉”。 后来这句话成了当地时尚的歇后语:陈满田斗韩修——倒大霉。
  文化大革命,我家既有造反派,又有受害者。我是当时果园中学红卫兵,姐姐是土城中学红卫兵,我的老表是土城小学红小兵(126)的总司令。说来好笑,我们都是一帮倒大不细的孩子,造什么反,闹什么革命,啥都不懂。现在回想起来,完全是受人利用。一边在造反,一边自己的亲人竟成专政对象:母亲因1945年在赤水女中读书时参加“三青团”曾任区队副 (因是1945年前,解放后曾结论为——“一般历史问题”)而被诬陷批斗;外公曾因在旧社会参加哥老会并任“方字号”大爷,被诬陷为“一贯道头头”,70多岁的老人也未能逃此厄运。(四)
  过了二年,时间到了1968年,中央觉得这帮在校学生不知还会闹出些啥“名堂”,但总得有个去处。当然,伟人毛主席是胸有成竹的——一道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就让千百万忠于他老人家的红卫兵“到广阔天地”(到工矿、到农村、到边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接受“再教育”去了。
  文革让我们这一代人,从少年到青年,从不懂事到懂事;从认识政治,到了解社会。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到感悟人生真谛;从五谷不分到“粒粒皆辛苦”。太太多多,只有自己知道,不需要他人理解,但这些确是过去不久的事实。(完)
  (作者:承上与启下)
作者 :QCY_188 时间:2016-04-30 14:02:04
  节日快乐!凤凰文艺
作者 :毅丝苟畏 时间:2016-12-12 20:48:52
  我发现我班同学特别傻,一天,王灿说,我完蛋了。我啥都没说,过了一会他竟然问我,我咋完蛋了,我踢了他一脚,说了—句话,你晚上玩你小鸡的蛋,还问我你咋玩蛋了。
  
  
  
  
作者 :姐妹名霸 时间:2017-01-12 13:30:47
  看了评论,我怎么觉得这大字报是马云写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