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凉山女孩悲情作文:饭做好 妈妈死了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8:01:54 点击:50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凉山小女孩写“世界上最悲伤作文

  2015年08月04日,今天,推荐一篇小学作文,一篇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文章的作者名叫苦依五木(笔名柳彝),一个来自大凉山的小学四年级彝族小姑娘。一个多月前的大凉山,许多如苦依五木般的孩子,他用图文的形式,记录下了“不幸中依然保持纯真、贫穷中依然渴望学习”的孩子群像。小女孩写的作文。


  大凉山归来,一位在大凉山支教的朋友分享了这篇四年级彝族女孩的作文,看完后心疼、心酸,情绪全无,整个人都不好了。令人纠结、难过的不仅仅是这个名叫苦依五木的孤苦女孩的命运,还有大凉山,这片美丽却又贫穷的大山里,千千万万个孩子的命运。写作文的小女孩。


  从大凉山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每每一闭眼就看到孩子们黝黑的面孔、明亮的眼睛。那是世间最天真、最好奇、最真诚的眼神,也是最懵懂、最无知、最空虚的眼神。端午节那天,和几位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大桥乡中心校支教的年轻人一起来到尔其乡甲拉村,和在甲拉支教的两个小伙子一起过端午节。写作文的小女孩和她的两个弟弟。


  甲拉村小位于村子地势最高的地方,原本是一间废弃的土坯房,竖起一面国旗,便成了一所能容纳30多个孩子的小学。尔其乡甲拉小学支教老师许胜坚拍摄的坐在地上写作业的洛格石达。


  抵达这里的时候,支教老师孙杰正在给孩子们补课。走进教室,30多双眼睛突然齐刷刷地回头望着我,那些眼睛在仅靠一盏白织灯照明的昏暗的教室里熠熠发光。2015年6月20日,尔其乡甲拉小学,支教老师孙杰正在昏暗的教室里上课。


  孙杰告诉说,甲拉村以前没有学校,孩子们想上学就得步行一个多小时到尔其乡中心校去,然而山路险峻,雨季时更是泥泞非常,连马、羊等家畜都偶有跌落山崖摔死的情况发生,家长们便不愿让孩子冒险上学,“现在虽然有学校了,但是教室太小,村里还有一半的孩子仍然处于失学状态。”


  在随后去瓦古乡尼勒觉村的路上,经过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大家一行人停下来在村子里找水喝,这时,一个把红领巾当成头饰系在额头上的小女孩欢笑着从家里跑了出来,看到我们后脸一红,把额头上的红领巾摘了下来,又仔细地系在了脖子上。


  女孩名叫阿格以作,去年尼勒觉学校扩建翻新之后,她为了得到读书的机会,每天往返于两小时山路之外的尼勒觉学校。她说,红领巾是她最珍视的宝贝,村里的小伙伴们都羡慕她有一条红领巾。6月22日,支教老师张勤(右一)与阿格以作(右二)合影。


  那位在大凉山支教的朋友说,虽然那里很多家长不重视教育,很多孩子在学校里调皮捣蛋,但是为了那些渴望学习,渴望走出大山的孩子们,他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图为一个带着红领巾的小女孩。今年春节前,他曾带了几个孩子回到老家山西,其中一个名叫额其尔布的男孩令人印象深刻。


  额其尔布今年已经17岁,却刚刚开始读初一。因为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两个哥哥也已成家,他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读完三年级便辍学在家干农活。6月24日,美姑县30多个麻风村之一的瓦基机村一户农家院落里,三个失学儿童趴在地上看书写字。


  然而随着成长,额其尔布听说了外出打工的乡亲们描述的外面的世界,也萌生了好好读书,将来走出大山的念头,去年不顾母亲反对,问一个叔叔借了500块钱,到大桥乡中心校报名上初中。而跟着支教老师走出大山的这段时日里,看到了现代城市里的高楼大厦、飞机轮船,对比起自己家乡的贫穷落后,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然后回到家乡教书,让更多的族人能够改变自己放羊种地的命运。

  图
  回到大凉山的额其尔布成为了学校纪律的“守护者”,他会严厉制止一切妨碍老师上课的行为,也会耐心劝阻喝酒、逃课、打架等不良行为。虽然学习基础较差,但是他以一个男子汉的担当,努力地追赶学习进度,最近这次期末考试,他所在的班级一跃成为年级第一,他的成绩也名列前茅。


  从大凉山回来后,一直在思索,能够为那些孩子们多做些什么?孩子们需要支教老师吗?当然需要,但是支教老师往往只会待一到二个学期,他们走了以后怎么办?孩子们需要物资捐赠吗?当然需要,可是物资往往只能送到有限的、交通较为顺畅的地区,那些更偏远、更需要帮助的地方怎么办?我不愿再看到苦依五木们的泪水,也不愿再看到额其尔布们的艰辛,可是现实面前,大家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我那位支教老师朋友曾对我说:“人这一辈子,又能有多少机会,可以改变另一个人的命运?我没能力帮助所有人,但至少,能做一点是一点,能帮一个是一个,我们教过的孩子,可能以后还是考不上大学,但他们会知道教育很重要,他们将来有了孩子,就会敦促孩子好好念书,他们的孩子就有可能考上大学,走出大山。”

  是啊,莫以善小而不为,也许无法亲自走进大山,但是多一份关注,多一丝善意,改变凉山儿童命运的力量就会更大一分。

  6月25日,支教老师张勤和志愿者给九口乡希望小学的孩子们送去了文具、体育用品和红领巾等物资,孩子们系上红领巾,用少先队礼感谢好心人的馈赠。


  从大凉山回来后,一直在思索,能够为那些孩子们多做些什么?孩子们需要支教老师吗?当然需要,但是支教老师往往只会待一到二个学期,他们走了以后怎么办?现实面前,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8:04:51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8:05:41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8:06:41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8:07:34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8:09:50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9:55:29
  08-04 23:58
  写出“最悲伤作文”12岁凉山女孩:我不怕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评论:610

  大凉山老师分享最悲伤小学作文
  1分2秒3.75 MB
  1/4 木苦依伍木
  “这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这两天,一篇大凉山小学生作文,引起众多网友关注,包括人民网、新华网等众多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关注和报道。写这篇作文的孩子是谁?这些令人感动的朴实文字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8月4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找到了写作这篇作文的女孩—今年12岁的木苦依伍木,她是凉山州宝石小学四年级学生,性格腼腆、爱画画。2010年、2014年,父母相继因病离世后,木苦依伍木和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上学时,还要将两个年幼的弟弟一起带到学校方便照顾。目前,当地一家慈善基金会已将她的两个弟弟接到了西昌的爱心小学读书。在电话中,木苦依伍木表现得十分坚强,她说:“我不怕!”
  “爸爸四年前就死了……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病也没好……饭好了,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留下的泪水。”这两天,一篇名为《泪》的大凉山小学生作文走红网络。字里行间,那些令人看后非常感动的朴实文字,引起全国网友的关注。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拍下这篇作文并发到网上的,是凉山一家慈善基金会负责人黄红斌。8月4日下午,在西昌的办公室,黄红斌说,在宝石小学有6名支教老师,今年7月8日,他到宝石小学看望支教老师时,无意中发现了这篇作文《泪》。当时,老师将学生们写得好的作文,贴到墙上展览。7月11日,他将这篇作文以图片的形式,发到了微博上。
  支教志愿者徐辉向华西都市报记者介绍说,写这篇《泪》的,是宝石小学四年级女生木苦依伍木,今年12岁。今年6月20日,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了一道命题作文,木苦依伍木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了令人感动的文字。
  2/4 木苦依伍木的作文
  政府每月补贴600元 让她安心学习
  徐辉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木苦依伍木的遭遇,确实令人心酸。2010年,她的父亲因病去世。去年,母亲也因心脏病去世了。家中经济比较困难,住在简陋的水泥砖房里。大姐、二哥在外打工,她还有两个弟弟,一个10岁一个5岁,而年迈的爷爷、奶奶还要照顾同为孤儿的堂妹。
  支教志愿者王兆鑫说,木苦依伍木比较腼腆,有些害羞,很乐观,身上穿的衣服裤子都洗得很干净。她的语言组织能力很好,还很喜欢画画。学习也很刻苦,成绩在班上算中等偏上。
  黄红斌说,木苦依伍木是孤儿,当地政府每月补贴她和弟弟600元。为了让木苦依伍木安心读书,7月19日,基金会将她的两个小弟弟接到了西昌的爱心小学,提供免费住宿和学习,今后当地政府和基金会也会持续对她进行帮助。
  面对困难 她说:“我不怕!”
  8月4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通过支教老师蒋燕,电话采访了木苦依伍木。小女孩还不是很清楚什么是网络,也不知道网上有很多网友在关心她。
  在电话中,木苦依伍木用普通话告诉记者,母亲去世后,奶奶还要照顾堂妹,最小的弟弟没人管,她上学就带着弟弟一起去学校,她上课,弟弟也跟着在课堂上听,“弟弟也很听话,在课堂上也不哭。”
  下午放学后,她一个人上山割猪草,然后再回家煮饭。“家中养了一头猪,很大。”木苦依伍木说,晚上,奶奶不在家中住,她带着两个弟弟,3个人住在一间屋子里。现在,弟弟们到西昌了,晚上家中只有她和堂妹一起住。记者问,晚上你怕不怕?她回答说:“我们家有狗,我不怕!以后我都不会害怕!”这个听起来异常坚决的回答,记者忍不住流泪。
  支教老师将一些木苦依伍木的画,带回了西昌。其中一张7月24日完成的画上,一名穿着红色裙子、扎着马尾的小女孩,站在一棵树下,头顶的太阳,正露出笑脸。华西都市报记者 徐湘东 图由黄红斌提供 部分内容综合自新华网、人民网
  3/4 木苦依伍木与两个弟弟
  4/4 木苦依伍木与两个弟弟生火做饭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5 09:57:01

  
  
  
  
作者 :部落版务组 时间:2015-08-06 08:46:26
  08-06 03:21
  “最悲伤小学作文”被指枪手所为 支教老师否认
  新闻晨报 评论:205
  晨述 四川凉山四年级彝族女孩木苦依五木的作文《泪》在网上传播后,被网友称为是“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一日间,各网络平台接到的网友捐款即超过92万。
  昨日,作文的最早发布者、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表示,发出这篇作文的本意并不是想募捐,“孩子缺的不是钱,而是关爱。”而亦有网友质疑作文“是枪手所为”。
  央视昨日报道,《泪》这篇文章并非木苦依五木写的原文。
  孩子缺的是关爱
  据最早发布这篇作文的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说,他是7月8日在看望宝石小学支教老师的时候,在一间教室墙壁上所贴的孩子们写的作文里,发现《泪》这篇作文的。
  黄红斌说,读完作文后,他和支教老师一起到木苦依五木家中进行家访。根据黄红斌介绍,木苦依五木的父母共有5个子女,大姐16岁,二哥15岁,2人均在外打工。12岁的木苦依五木排行老三,下面还有2个弟弟,一个10岁,一个5岁。在父母去世后,照顾2个弟弟的责任就落到了木苦依五木的肩上。
  7月11日,黄红斌将这篇作文发到了微博上,随即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泪》这篇作文在网上流传开后,网友们也在表达着自己的爱心,有不少人表示要给木苦依五木捐款。不过黄红斌表示,因为国家对孤儿有每个月600元的生活补贴,木苦依五木和她的弟弟缺乏的不是金钱,而是关爱。黄红斌还表示,索玛慈善基金会已经把木苦依五木的2个弟弟接到了位于西昌的索玛花爱心小学免费读书和学习。
  作文由支教老师整理过
  据央视报道,昨晚,中共凉山州委宣传部发来《关于凉山小女孩写“世界上最悲伤作文”情况的调查报告》。该份报告共有5页,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是,从去年开始,政府把木苦依五木家的5个孤儿都纳入了孤儿专项基金保护中,对每个孤儿每个月都会发放678元的补助,加起来共有3390元,都由他们的奶奶来代领。
  此外,调查报告中还提出,网上作文产生的经过是,学生木苦依五木写了篇作文,然后支教老师任中昌看到后自己改写成了作文《泪》,然后叫木苦依五木照着他的手稿进行了原文抄写。
  对此,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普雄镇宝石小学支教教师任中昌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回应,班上的孩子都是讲彝语,汉语对他们来说是“外语”。他们的汉语讲得还是不错的,但是写成文字却是一塌糊涂,特别是作文的行文格式、标点运用上都不行,要他们把内心真实的感受准确表达出来,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任中昌说,在一节课上,他给孩子们讲了人教版四年级下册的课文——《小珊迪》。
  《小珊迪》描述的同样是一个孤儿的故事。饥寒交迫的孤儿珊迪,在街上卖火柴,但是买火柴的人却没有零钱,小珊迪于是拿着整钱跑走。正当买火柴的人认定珊迪是个骗子的时候,珊迪的弟弟拿着零钱出现了。原来,珊迪因为换零钱,被马车撞倒,轧断了双腿,生命垂危。
  故事最后,双腿已断的珊迪握着探望者的手,“突然,他眼里的光消失了,他死了。”
  任中昌说,在讲这篇课文时,他哭了,孩子们也哭了,大家都非常的感动,于是他就让学生们写篇作文,名字就叫《泪》,要求围绕着伤感来写。
  在第一次看到木苦依五木的作文时,任中昌表示文章是写得一塌糊涂,但基本能看懂。于是,他就按照作文的要求,对木苦依五木的作文进行了重新整理。不过,任中昌强调,自己并没有对文章的字词语句进行过任何修改,所有的内容都是她的,自己只是修改了行文格式和错别字,让孩子知道作文的标准化和规范化,然后让木苦依五木照样抄写了一遍。
  真实性应该没问题
  对于作文事实的真实性,任中昌表示,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自己对木苦依五木家中情况不是非常了解。
  而针对有网友认为作文作假的说法,任中昌称,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有各种声音非常正常,毕竟网友并没有去过现场,对真实情况并不了解。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8 09:31:46
  探访四川大凉山:7岁男孩未洗过澡没见过卫生纸

  2015-08-07 23:39放到桌面
  来源:新华网 评论 56
  图1/4
  古次作古一家的午餐是一笸箩土豆。本组图片均为陈地摄

  7岁的阿牛牧初

  四川大凉山,这几天因一篇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泪》,再次引人瞩目。

  一直以来,贫苦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之一,贫穷、吸毒、艾滋等残酷字眼挥之不去。“大凉山”对于多数人来说也许就是陌生又熟悉的“另一个存在”。

  真实的现状往往是复杂的,需要长期的、整体的观察。

  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只有5年,扶贫进入“啃硬骨头”攻坚阶段。新华社记者数次深入大凉山,直面让人动容的贫困,调研成因和脱贫对策。

  这些天,一篇名为《泪》的小学生作文火了。文中沉重的叙述又将人们的目光再次带到了贫困的大凉山。

  虽然作文并非全由小学生自己独立完成,但小作者木苦依五木经历的苦难却是事实。

  这名来自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普雄镇且托村的12岁女孩在2011年、2013年先后经历了父母的相继离世,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在父母双亡后,当地民政部门于2014年10月向五兄妹提供每人每月678元的孤儿生活补助专项资金,加上爷爷奶奶的养老金补助,全家每月享受各项政策补助3540元。但毕竟孩子们是没有父母的孤儿,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

  位于四川南部的大小凉山地区,是中国最贫穷的地方之一。在这里,像木苦依五木这样穷苦的家庭,不在少数。

  长期以来,恶劣的自然条件、落后的观念、疾病,上世纪90年代又沾上了毒品这个恶魔……一系列问题交织在一起,让这片土地饱受苦难。

  马依村人畜混居,进屋左边睡牛马,右边就住着一家人。

  贫困的样本

  前往大凉山的行程,一定是记者经历过最艰难的一段,眼看短短一百公里的距离,却能足足开7个小时。究竟有多少回因为“跳跃”的路面,致使头部不断地碰撞着越野车的顶部,都有些记不清了。

  图2/4
  此次扶贫调研,我们一心要到最贫穷的地方,看最贫困的人们。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中国贫困的样本,这个样本里,美姑、布拖、昭觉三县最具代表性。恶劣的气候、落后的交通,习性、艾滋、毒品,所有的贫困因子几乎都浓缩在其中。

  从成都出发,我们终于在第二天傍晚来到了美姑县城,当提出想到最贫困的村里看看时,当地人告诉我们,最贫困的地方还没有通路,骑马至少要走3天,计划不得不在一开始就进行调整。协商过后,我们决定前往拉木阿觉乡马依村,这里是州移民扶贫局的定点帮扶村,整体情况在凉山州处于中下水平,应该说在大凉山的贫困村落里具有较强的典型意义。

  从县城前往马依村的11公里山路,道路崎岖。为了过一个弯,通常要前后进退好几下,才能继续向上攀爬。拉木阿觉乡副乡长侯拉坡告诉记者,这条路一到冬季和雨季,连最好的越野车也上不去。步行到村里,需要四个半小时。

  来到马依村,走进村民古次作古的家,第一反应是震惊,社会发展进步到今天,真的还会有人居住在这样的地方么?在这里,依然保持着人畜混居的生活状态,漆黑的屋子里左边睡牛马,右边便住着一家7口。原因很简单:没有钱修不起牛圈,又怕牲畜在夜晚冻死。

  此时,古次一家正准备吃午饭,一家人缓缓地围向箩筐中一小笸箩大大小小的土豆,这是他们一年四季最主要的食物。

  门外一个奔跑的小男孩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大大的眼睛,很是可爱。他叫阿牛木初,今年7岁了,浑身除了那双眼睛还能看到色彩,其余的只剩一团黑。小阿牛说,他出生到现在还没有洗过澡,家里也没有厕所,连卫生纸都没有见过。

  在这个周三的上午,马依村数十个孩子在旷地上奔跑、玩耍……村主任有些无奈地说,县里学校寄宿制名额有限,没有申请到名额的孩子就只能走读。可村里离县城步行太远了,许多孩子就干脆不去上学了。

  图3/4
  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容,他们似乎并没意识到没有学上是多么遗憾。贫穷,也许就是这样缺乏教育代际传承着。

  难以越过的伤痛

  毒品,是贫困的大凉山难以越过的伤痛。在重灾区昭觉县,吸毒人员曾一度达到了全县人口的十分之一。城北乡古都村一位村民低声告诉记者,在毒品最为泛滥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吸毒、贩毒。

  今年1月,记者曾在昭觉县竹核乡木渣洛村见到一位74岁的老妈妈,十多年里,她目睹了自己的5个儿女因吸毒相继死亡。其中两个儿子因吸毒感染艾滋病,在两天中相继死去。唯一活着的孩子,至今仍在强制戒毒所。

  毒品毁掉了这个原本在乡亲们眼中生活殷实的一家——6亩土地被全部变卖,换了毒品。2013年,刚刚从强制戒毒所出来不久的儿子将家里唯一的一只猪仔卖了300元,换了海洛因,两天便吸完了。

  老妈妈绝望中上吊自杀,被村干部救下,捡回了一条命。乡亲们说,被救下时,她反复叨念着一句话——孩子都死了,为什么我死不了?

  时值隆冬,她的土坯房四面漏风,虽然已是午饭时间,黑暗的小屋的灶台上,只有几个冰冷的土豆。

  当记者将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悄悄放在她的灶台上离开时,老妈妈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追了出来。她晦暗的眼眶里噙满了眼泪,执意要把钱还给记者。我们僵持了很久,最终她颤抖着接受了。她把记者送到了村口,不停地挥手。在她苍老、瘦削的身体里,那颗被生活的苦难充盈的心中还带着自尊与和善,一想到这点,让人直到今日依然动容。

  自主移民的期盼

  尽管大凉山是中国最贫困的角落之一,然而在这个贫困角落里也有“绿洲”——以州府西昌为中心的安宁河谷地带,是四川省第二大平原。这里气候宜人,资源丰富,经济发达。数十年间,来自州内高山苦寒地区的数万彝民,背起行囊,远离家乡,来到河谷四周开荒建房,安身立命。这群自主移民们,用自己的手和脚,走出了大山,也走出了贫困。

  图4/4
  在西昌市川兴镇焦家村,66岁的吉木五支莫是最早搬来当地的自主移民之一。吉木告诉记者,她老家在国家级贫困县昭觉县普诗乡杉木树村,那里气候寒冷,粮食产量低,连饱饭都吃不上。吉木说,她后来听说焦家村这个地方环境不错,在27年前便和丈夫一道,带着4个年幼的孩子迁来。

  “当时这座山上啥都没有,我和爱人就一起开荒,亲手搭建起了现在住的这所房子。”吉木说,现在4个孩子都在西昌城附近打工,家里耕种了2亩土地,还养殖了15头黄牛,剩余的玉米就拿到山下换大米吃。

  可就在这时,不知怎么的,老吉木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大。原来,尽管迁来已近30年,生活条件得到了巨大改善,吉木一家却和大多数自主移民一样:没有当地户口。孙子们好不容易在山下入了学,可每学期每人要多交400元“跨地费”。更重要的是,没有身份的他们,尽管已住在村里最高最偏僻的角落,却始终生存在和当地村民及有关部门的“斗争”中。吉木说,从来没有听过“医保”,生了病都是下山在小诊所拿点药吃。“有一天我要是走不动了,又该去哪里看病呢?”再望向老人的脸,泪水早已划遍了那张布满皱纹的沧桑脸颊。

  此时,从山下拉来的电突然断了,吉木赶紧跑去查看。记者透过树丛望见了山下不远处的邛海,这是西昌市新打造的5A级景区,美丽壮观极了。

  其实幸福离他们如此之近,可仿佛又如此之远。但吉木五支莫们,却从未停下追逐幸福生活的脚步,依然顽强地生存着、奋力拼搏着。

  贫穷深处的孩子们。 教育,是治穷的根本出路

  人们说,在凉山州,老凉山地区的贫穷如同“非洲”,而以州府西昌为中心的安宁河谷富庶如同“欧洲”。除了显而易见的自然条件的差异,究竟还有什么造成了严重的两极分化?

  行走在凉山州最为贫困的老凉山地区,常常听到当地干部讲起这样的故事:政府给每家发山羊,希望发展高山畜牧养殖,结果村民们每月吃掉一只,没有多

  久就吃光了……

  有人将贫穷归因于懒惰、愚昧,但在记者多日的采访中,却深深地感受到,这一切只是表面现象。

  记者在普格县采访时,一位年轻的彝族缉毒民警吉克日聪感叹道:“过去普格因毒致贫的情况普遍,很多人沾染毒品的原因是由于愚昧。一个人的人生轨迹与他所受的教育息息相关。只有接受了教育,才能明辨是非,也才能从根上改变贫穷。”

  如今,教育成为凉山州委、州政府发展的重中之重。

  2014年该州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边远艰苦地区农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新改扩建幼儿园等各类项目建设514个,建设面积超过40万平米。全州中小学D级危房校舍全部拆除,72万名学生享受“营养餐”、24.2万名学生享受寄宿制生活补助、10.44万名学生享受高海拔地区取暖补助、10.46万名学前教育儿童享受保教费减免、2.42万名学生享受普通高中家庭经济困难助学金,全州义务教育在校学生达到72.16万人……

  人是脆弱、渺小的,容易被环境裹挟,人的精神风貌不易在一朝一夕间改观,无论一个地区还是一个民族,都需要以开放的胸怀顺应时代潮流,才能获得进步与发展。

  在地处安宁河谷的德昌县,距离县城12公里的小高镇的杉木村是当地为数不多的彝族聚居村落。

  盛夏时节,杉木村彝族老支书胡子坡家退耕还林种下的12亩核桃已经挂果,一家人乐呵呵商量着家庭农场的发展。作为杉木村德高望重的家族族长,胡子坡带领乡亲们制定了一系列的村规民约,对沾染毒品的村民毫不留情,绝不容忍,一经村民举报,一律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因此,在杉木绝少听到吸贩毒的事情发生。

作者 :佰恹妆 时间:2015-08-08 09:35:06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8 09:36:50
  近年来,德昌当地通过大力发展林果、蚕桑、烤烟产业,使当地农民走上了致富的道路。2014年,德昌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11253元,超过四川省的平均水平。

  记者在小高镇蹲点调研时,感受最深的是当地干部扎实的作风。每天天刚蒙蒙亮,除书记、镇长外,所有包村干部全部下村,在偏远的村落,只能骑摩托车甚至步行。深一脚浅一脚,收获的是老百姓的信任和日益发展的经济。

  近日,记者正好赶上县上收蚕茧的日子。清晨7点,干部们就赶到收购点协助蚕农售卖。为了几毛钱的差价,老百姓求助镇干部。作为“父母官”,自然义不容辞地上前相助。“能让老百姓多挣百十来块钱,工作就不算白做。”小高镇副镇长杨昌荣说。

  “德昌的发展与当地基层干部的作风紧密相关,”德昌县委组织部部长张应聪说,“只有基层干部告别等、靠、要的思想,他们的干劲才能带动大批勤劳致富的老百姓。”

  一百元钱和一支发夹

  连续一个多星期的采访,记者留下了无数照片。真的没想到,因为在微信朋友圈所发的几张图片,平日里几个联系并不多的朋友直接转来数千元钱到账户,让记者再遇到贫困的孩子时,替他们略表一些心意。

  昭觉县新城镇拖都村离县城并不算远,但从不通路的地方下车,爬上山需要一个小时,这里身处高山、土地贫瘠,异常贫穷。刚到山下,记者一行就发现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正和母亲在山脚下打水。她叫吉布牛牛,11岁了,父亲去世后和母亲相依为命,每天母女俩要下山三趟背5公斤的水,用来饮用和喂养牲畜。

  记者想起朋友所交与的“任务”,急忙从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元钱,递到吉布手上。拿着钱的一瞬间,姑娘表情有些错愕,她扭头望向母亲,母亲抬起手摆了摆,似乎让她赶紧谢谢这个大哥哥,女孩有些害羞,没有说话,不过笑得格外的甜。

  在一个多小时的上山途中,我们始终觉得有人跟在后面,一回头,是吉布!她还在冲我们抿着嘴傻傻地笑着。再一回头,她又扭过身,似乎怕我们发现。在接下来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吉布始终跟着,她没有说过话,就这么静静地跟着,幸福地笑着。

  直到快要下山了,吉布还在,怕她再跟着我们下山走来回路,记者把她叫了过来,拍了一张合影。此时,吉布突然从头上摘下一个东西,放进记者手心——是一支红色的、却掉了不少漆的旧发夹。这一定是一个十来岁年纪爱美的姑娘,最心爱的东西。记者急忙强忍着泪水转过身,却早已泪流满面。

  真的不太确定,在这个极其贫困的村子里的孩子是否见到过一百块钱,但记者知道,她一定明白别人是在对她好,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在表达着“感恩”。

  下到山脚了,记者又回头望向了我们分别的位置,远远地瞧见了一团黑影。

  一定是她!

  调研结束,随着扶贫小分队所采写的稿件在全国的播发,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贫困。短短几天,记者便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十余个电话,都想帮助贫困的孩子们,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一年以后,马依村是什么样子?大凉山是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但我们一定会再回马依村看一看;再去看一看那个曾经送过记者发夹的姑娘。
楼主部落版务组1 时间:2015-08-08 09:37:56
  凉山是穷,我曾经在最穷的布拖县工作过,一是地理条件导致,二是部分人很懒,吸毒,烂酒造成。布拖有平原,有满山偏野的杜鹃花,很美!



  “繁荣的社会,饿死是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