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被卖到大山的女人

楼主:马广豪1 时间:2015-08-15 15:06:43 点击:3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直记得,在98年时候,那年我七岁,一天从?村西头的小学放学回家,刚进门。就见母亲拉着我的手,说,“今天不做饭了,去你二爷家吃,你宏兴叔娶了个媳妇。”我挠着眉骨,抓住头皮,“他不是傻子吗?”母亲白了我一眼,“小孩子家净胡说。”于是我便噤声不语,乖乖的跟个小尾巴似得随着母亲。

  穿过木槿花盛开的小路,走过一片成熟的麦田,踏高高的斜坡,看到一大株无花果树下掩映下的小门,吱呀一声,过年涂的红色油漆沫沫糊了一手,金黄色的门镯子发出咣当叮铃的响动,院内传来熙熙攘攘的人声”姑娘,长得跟朵花似得,多水灵啊“。又有狗挣脱着绳子朝我吠叫,母亲拿起一个砖头扔过去,紧接着宏兴叔就走了出来,把我安置在一间用石棉瓦搭成的小厨房内,母亲却进了堂屋,看新媳妇去了。

  那时,我还小,只顾着眼前的裸饼馃子,那叫一个脆香?,却对耳边模模糊糊的抽噎声,给抛掷脑后,直到吃了个肚子溜圆,母亲也红着眼走了出来。我迎上去,问,“咋了?”母亲说,“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就这几个字,就没了下文,再次试图问清楚,母亲就开始盘问起我的功课情况。

  直到我渐渐长大,也懂事了,才知道宏兴叔家的婶子是买来的媳妇,人家是贵州的,也就是我现在的李婶,母亲口中的”苦命的孩子“大抵就是指平白无故遭人卖到人生地不熟的地儿,凄凄惨惨,无依无靠。至于李婶如何贩卖到我们河南,来到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儿,不得而知,但我看得真切的是,宏兴叔对她的好,是那么的让人动容……

  在农村,这个被买来的媳妇,宏兴叔是想方设法的讨好她,或许你会说,他不是傻子吗?事实情况是,宏兴叔一点也不傻,就是他家里穷,被耽搁了,一直到32岁还未成家,于是就变成了老少爷们儿心中的男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他对此也是得过且过,大家的调侃之语。


  在乡下,能被剩下的男人不傻也被说成傻子。有了媳妇后的宏兴叔,每天天不亮就跑几十里的山路去镇上赶集,回来的时候,白色的背心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早晨的露珠,湿漉漉的全身,拎着买回家最新鲜的菜蔬和肉蛋,要张罗着给李婶改善生活,吃不完的就放地窖里冻着,想吃的时候拿出来,如果这些还不算什么的话,那么?李婶有一次吃了不干净的葡萄,半夜肚疼不止……

  我当时随着母亲去帮下手,宏兴叔大半夜的,找四轮找不到,只能一个人拉着辆农用架子车,把李婶放上车子,铺上厚厚的褥子,沿着月光铺陈下来的蜿蜒山路,凌晨一点,光了膀子,健步如飞,要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赶到镇上的卫生院。往常期自行车也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此时只用了不到40分钟。当医生给李婶打上点滴时,他完全已经虚脱了,后背上,肩膀上,血粼粼的口子,正像火舌一样,狰狞的触目惊心,而他的脚踝却已肿的跟发面窝窝似得,李婶当时就红了眼……

  李婶也跑过,每一次都跑到半途,就会返身回来,而宏兴叔明明知道,却不阻拦。反而是她回到家里后,宏兴叔能做的就是加倍儿对她好……我们家回城区时,李婶找我妈聊天,此时她已经有了两个娃娃。母亲问,“现在还想回去吗?”她摇摇头,“认命了,再说,这里也很好,就是离家太远。”母亲又问,“贵州哪边老家还好吗?”她眼泪霎时就流了下来,“一点也不好,母亲眼睛都哭瞎了,后来死了,父亲也不在了,毫无牵挂,不过我想他们知道我现在过得很好,应该也没啥遗憾了……”母亲和李婶谈话到这里,都沉默了起来,似乎接下来说什么都是多余。

  李婶刚来的那两年,一点小事就摔盘子砸碗,她和宏兴叔结婚三年,都没生孩子,第四年才有了第一个宝宝,这其中的详情,不是宏兴叔身体有问题,而是李婶压根儿就不让碰。


  难心时,还活着的二爷成了她谩骂的对象,一口一个”老不死的,你们凭啥把我买回来,丧尽天良的……“骂也骂够了,?哭也哭够了,她渐渐的融入了我们的家庭。再有人说,宏兴叔买她回来时,你恨吗?她说,恨啥,恨那种人贩子,宏兴叔人不赖,对俺好,做人要讲良心的,再说,在那里生活不是一辈子。

  这不是所谓的原谅了,而是理解了,同情了,理解了,一个大龄男人娶媳妇的不容易,同情了,一个雪上加霜的家庭所面临的片刻间的分崩瓦解。

  李婶和这几日的新闻人物郜艳敏——被卖到大山的女人何其相似,在你们在臭骂郜的家人是怎样的罪恶时,那么我的宏兴叔,花了当时2万元买来的李婶,是不是也应该绳之以法,接受法律严苛的制裁,道德最严酷的审判。

  到底应该如何看待?这些被买卖的女人,以及参与购买的家庭?我很矛盾,找不到一句妥帖的词来形容。我们那个村如果按照现在的标准来看,大部分的婶子都是四川的,小时,我还纳闷,咋这么多说话叽哩哇啦,听也听不懂,后来才知道,都如当下的郜艳敏,被人贩子给当做商品一样,运送到我们这里来。

  农村买个媳妇不容易,有的真是大半辈子的积蓄,曾看到一条新闻,说河北邯郸,一个家庭买越南媳妇,家底掏空,而越南媳妇逃走后,人财两空,父亲喝百草枯死了,母亲变得疯疯癫癫。这个时候,双方都是受害者,你还去把这个买越南媳妇老实巴交的男人给送进监狱,于情于理都让人接受不了。细细想来,发生这一切,谁去探究下这里面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大部分的姑娘小子都去了外地,乡下只是一些老弱病残的根据地,这些人,有的在外面发点小财,娶了媳妇,便再也没有回来;而那些依然靠天吃饭的农二代们,却只能面对着命运的颠沛,无奈的望洋兴叹。一切都无法改变……

  买媳妇的背后,折射了乡下的一批优质好青年的尴尬,他们有身高,长得也不是很拿不出手,为何被剩下?因为穷。他们目不识丁,沿袭着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劳作,是最可爱的人。但这样,显然在大时代的洪流下,成了最底层的“渣滓”。他们想娶老婆,却娶不到,就是因为现在农村嫁女儿就是要钱,谁家有姑娘,大家就调侃,人家有了棵摇钱树,父母是有福气的人。没有钱,凭啥一个黄花大闺女就给你……

  你也许说,他们为啥不出去打工?对呀,为啥出不去,计划生育后,一家一个或两个,父母老了,他们再出去,田地就会荒芜,再说了,谁来照顾药瓶子的爸妈,即使出去,做着做苦最累的劳力,累出了一生病,还面临着狡猾的都市人的坑蒙欺诈,拿不到血汗钱……这样一划算,他们实在是走不出去了。他们的悲哀,不如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他们的不幸,是这个时代的大不幸!?

  很赞同一句话,郜艳敏们和她的丈夫们,其实是社会最底层的互相搏杀。郜艳敏可怜,抛离家乡,受尽凌辱,而她的丈夫则无奈之下,只能这样。面对农村传宗接代的压力,他能怎么办?你永远也体会不到,郜的丈夫们,心中的痛谁人能知,谁人能晓?饱汉不知饿汉饥,你们知道的只是,买卖人口是愚昧的,是蠢,但他们谁愿意这样做?他们的悲怆,他们的苦憷,谁来为他们买单?

  郜艳敏的母亲是很理智的,孩子,回去吧,你要是一走了之,你的婆婆丈夫这个家就毁灭了。走吧,就是一家几口人的性命,不走吧,又觉得委屈的慌。郜最终选择留下,成了一个小学的代课教师,难道这种以德报怨的精神,不恰恰就是心田上的百合花开吗?郜艳敏就像是那颗被路人一不小心给带到了偏僻遥远的山谷,尽管面前是万丈的断崖,可她们经历了内心的煎熬,最终还是选择接受,全心全意默默的开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不是一种逆来顺受,而是心中深藏的一份博爱,郜艳敏一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心甘情愿,这说明,她理解了别人的苦衷,同时,身为农村人,她也释然了。我不明白那些所谓的女权主义者是何种思想在作祟,她们借此映射出了一种叫做“臣服,奴役的女人”来奔走呼告,请问是怎样的别有用心。

  真正的女权是面对非法的,不公平的待遇时,为自己争取最后的那一点话语权,很显然,郜艳敏她不是。她应该成为正能量,无出左右,如果你是郜艳敏,你会理解她的进退维谷,我们不是在对她歌功颂德,我们只是看到了,在肮脏交易的背后,郜艳敏内心的一份坦然和良善,她深刻意识到,自己命运的结局不是某个人或几个人造成的,而是这个时代的通病,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在经济不发达的国度里,存在的一切都可以理解。郜的家人买媳妇是没有人性的,可是郜艳敏却用自身的行动,告诉我们,她做了一个有血有肉,真性情,有人性,有良心,有良知的好女人。

  郜艳敏看的我很感动,我很欣赏有这样的一批女子,她们虽然是命运最大的拖欠着,但她们都最终安身立命,给自己的人生迎来了新的翻盘。尽管,这样的过程被人诟病,那似乎无关其他。

  不断有人为这样的说辞叫好,认为:?对郜艳敏的歌颂,和劝受家暴妇女给丈夫一个拥抱以及女德班的逻辑是一样的。它们都逼迫那些境地已经十分悲惨的妇女通过“原谅”获得解脱。女人就是要恪守妇道,就是要不离不弃,就是要忍,因为你还有“女人的责任”。

  其实,你们真的读懂了郜艳敏了吗?她没有容忍,也并不懂什么叫做恪守妇道,对于一个初中毕业的河南朴实的姑娘来说,她就知道二个词:将心比心左右为难。这不是所谓的”女人的责任“而是说,她本身也贫困,而相对于另一个家庭的贫苦,所作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作为,她都选择了理解,终归到底,我们要为这个女人的善良而鼓掌。

  文章的结尾,郜艳敏发出了声明:希望大家放过她,别在过度的消遣她,可还是有一些女权的冥顽不灵的人士做着最后捶死的挣扎,她之所以选择留下,理由很简单:这家人对自己也不错,再说了,公婆丈夫都是好人,又有了孩子,一家人幸福快乐。而对于其他,她真不会想那么多……
楼主马广豪1 时间:2015-08-15 15:08:03
  把人拿来作为买卖是完全没法让人容忍的事情 我也是个农村人 都三十好几了 也没取老婆 但是人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 把痛苦 合着灾难建立到别人身上和别的家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