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分析帖】林森浩投毒案(复核阶段)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8 17:02:04 点击:111 回复:6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本案因为进入了复核阶段,林森浩新辩护律师谢通详提出了新的证据:林森浩第一次和第二次笔录都没有承认投毒,第三次说投的是福尔马林,第四次说是福尔马林与二甲基亚硝胺的混合物,第五次说是二甲基亚硝胺,第六次和第七次分别是一二审开庭,对此谢通祥认为,林森浩有借此投毒其毒物的供述都不一致,属于口供极不稳定,他认为依照法律规定,不稳定的口供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而法律不能认定被告人认其罪,这是林森浩方面的说法。


  当时上海警方在带走林森浩调查时,并没有告诉黄洋中什么毒,而是审问林森浩投的是什么毒。林森浩当时也不知黄洋有中毒,当然在第一、二次审问时给矛否认。但警方依旧没放松对他审问,在超过30多小时几批次警方轮流审问,林森浩说出投了福尔马林,但那不是警方要的答案,因为葛俊琦当时已经举报林森浩投的是N2,所以警方必须让林森浩说出是投N2才知道他们要的口供。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8:53:49
  原文:
  “林森浩第一次和第二次笔录都没有承认投毒,第三次说投的是福尔马林,第四次说是福尔马林与二甲基亚硝胺的混合物,第五次说是二甲基亚硝胺,第六次和第七次分别是一二审开庭,对此谢通祥认为,林森浩有借此投毒其毒物的供述都不一致,属于口供极不稳定,他认为依照法律规定,不稳定的口供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而法律不能认定被告人认其罪。”
  那么,林森浩当时是在何种情况下承认投毒的呢?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8:56:45
  让我们的目光看到当时案件发生的时候,黄洋由于不适住院,本无可厚非,但是有人刻意将黄洋的病放大,让病情演变成案件。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02:01
  2013年4月2日,黄洋打电话给父亲,说自己生病了,当时黄父的第一反应是:是否肝病发作?因此看来,黄父对儿子有肝病是心知肚明,或许是遗传原因,黄母一直肝病缠身,并没有几次住院治疗,黄洋在读书也勤工俭学给母亲汇款30元治病,这笔巨款也是每个在学学生难以有的收入。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09:36
  黄父在当时4月3日赶到复旦附属中山医看黄洋,是师兄孙希才到机场接待的。

  黄洋的病在4月4日开始恶化,医生对此束手无策。复旦校方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该校研究生住院的消息,说不知患什么病,向社会求助!

  本来大学中学生生病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包括不幸死亡,复旦校方却在其官方微博对一个在校生如此关切,实是难得,但不难被人对该案前后围绕起来,似乎公布微博有其目的。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12:34
  2013年3月30日,三个室友葛俊琦握说是为了结婚离校,即使在4月1日都不在校内,他在4月2日才在学校内,那时,他知道了黄洋生病住院。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22:10
  在后来公布的新闻资料中,葛俊琦在当时4月2日开始,不是去到医院陪黄洋,而是异想天开到处为黄洋的病做“侦探”,他把目光投向饮水机做文章。

  当时黄洋在4月1日上午10点就到学校图书馆查阅书籍,因为他要写毕业论文。

  当时4月1日上午9点,林森浩因与同学相约,一起出去玩。

  黄洋在当天10点在图书馆就感到不适,并出现呕吐,于是就到复旦附属中山医问医生,并打点滴。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38:01
  此时的葛,却在到处找证据,以及想法,或许与其喜欢看侦探小说有关,他想到黄洋的病好想是与肝病有关,让他联想到另一个人,他的研究课题就是N-二甲基亚硝铵,一种致肝病的化学物,经常拿小白鼠作试验,那个人就是:林森浩。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48:11
  在黄洋住院期间,林森浩购买水果去看他,并验黄洋做B超。

  与此同时,葛也开始行动,他从寝室饮水机取水送检,并自己购买了N-二甲基亚硝铵化学物在寝室。

  那么,黄洋寝室中真出现了N-二甲基亚硝铵这种有毒化学物了。

  当时复旦官方微博发布第一条关于该校研究生黄洋发病消息应该是在2013年4月6、7或8日。

  当时好几天的新闻都没出现什么“神秘短信”。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19:57:27
  2013年4月9日,震惊全国的一件大案发生了,它源于一条“神秘短信”。


  2013年4月9日,黄洋师兄收到一条“神秘短信”:请注意一种化学物,周围有人经常使用。

  接着,孙希才向导师汇报此条短信,复旦校方由保卫科向警方报警。

  后来,记者向葛俊琦取证该“神秘短信”,葛说已删掉该短信,如此重要的证据,说删就删,说有就有、说没就没,就是太诡异了。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0:06:26
  当时在新闻报道中,就是在2013年4月9日“神秘短信”发出的当天,整个社会都在猜发布“神秘短信”究竟是谁?更有网友指出“凶手”或许是第三室友,更有人指出贴吧ID:“诛姜成”曾在2012年数次在百度提问吧发贴,问“N-二甲基亚硝铵的毒性与中毒后的救治。”


  “诛姜成”ID也因含杀气而让人毛骨悚然!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0:21:12
  当时新闻在描述“神秘短信”时说,第三室友仍然找不到,是上海人,怀疑第三室友就是投毒人。

  后来第三室友葛俊琦在记者采访中说,葛购买了一张新手机卡,用陌生人的方式向黄洋师兄孙希才发“神秘短信”。

  在葛过后对记者采访的描述中说,当时自己正想打电话给孙希才,说黄洋生病有可能是因林森浩投N2在饮水机,黄洋饮后中毒的。


  葛因想打电话给孙时,刚好遇到林森浩回宿舍,只好出去外面买新手机卡发举报短信。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0:35:08
  当时,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有几个人,其中包括林森浩与葛俊琦,葛俊琦也是警方怀疑投毒的对象,因为葛手中有购买的N-二甲基亚硝铵,但复旦校方更强调是林森浩投毒。因此发布了第2次官方微博:突发性事件,本校研究生黄洋因病住院,不知是什么病,医生对此束手无策,怀疑被人投毒,请求警方介入。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0:43:10
  2013年4月10~11日,林森浩被警方带走调查,林森浩否认其有投毒,警方也录了口供,然后让林回宿舍。

  警方根本复旦校方报警与“神秘短信”举报,对黄洋饮水机弯头进行舀水取证,经化验水中含有“N-二甲基亚硝铵”。

  于是,2013年4月12日,警方从复旦大学宿舍带走林森浩,同学们才恍然大悟,知道此事。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0:52:46
  林森浩自从2013年4月12日被警方带走调查,就再没出来。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0:54:36
  【林森浩是怎样承认投毒的?】下面进行分析。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1:08:14
  原文: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因室友投毒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事件让人唏嘘。
  据媒体报导,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在开始几天无法判断毒素,治疗不起作用,直至第9天,其师兄收到一个陌生短信提醒注意一种化学药物,才让案情获得重大进展,警方依此很快查到了犯罪嫌疑人、黄洋的寝室室友林某。两人均为复旦大学医学院在读研究生。  
  知情人士称,直到2013年4月13日晚上,与黄洋同寝室的嫌疑人林某被带出寝室后,学生们才恍然得知此事。4月16日上午,上海警方证实林某已被刑拘。 
  东方早报官方微博透露,导致复旦研究生黄洋中毒的物质初步确定为N-二甲基亚硝胺。该物质毒性强,常用于医药及食品分析研究,可在实验动物中人为制造肝损伤的模型。较小剂量的长期暴露也可能增加肝癌风险。普通医院并无库存,一般由课题组购买。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1:11:50
  原文:
  网上最新的说法是,学校有学生透露,听到导师说是误杀。寝室里住了3个人,两个广东的闹矛盾,林某投毒要杀的是另一个人,结果黄洋误喝了水导致不幸的发生。目前这一说法未得到证实。  
  据大陆媒体报导,死者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家庭经济困难,进入大学后,母亲因为肝脏生病做过大型手术,医疗费、药费等基本上全部是他用奖学金和勤工俭学的费用来偿还。在他整个大学和研究生的学习过程中,从未向家里要过钱。  
  黄洋因为家庭困难,他每年中国新年才回一次家。“他跟我们说,他在学校跟老师、同学相处得很好。”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黄爸爸至今不敢相信。
  黄母有肝病的报道。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1:12:55
  一个年轻生命的最后15天  
  据黄洋的老师、师兄及侦办此案的警方人员的叙述,完整呈现了黄洋生命的最后15天。  
  4月1日早上,黄洋喝了一口寝室饮水机内的水,发现味道不对。因为怕室友喝了这些水不好,他还把机器里的水倒掉,清洗了机器和水桶。 到了10点多的时候,黄洋开始恶心、呕吐并伴有发烧。导师和同学马上把他送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当时医院初步诊断后以为是吃坏了东西,按照胃肠炎的处理方式给予输液治疗。  
  4月2日晚9点,黄洋在同学的陪同下去看急诊,化验结果显示其肝功能已出现损伤。  
  4月2日,黄洋的手和脸都肿起来了,当晚9点,黄洋在同学的陪同下去看急诊,化验结果显示其肝功能已出现损伤,导师出资安排黄洋住院治疗。  
  3日,黄洋病情继续恶化,住进了外科重症监护室。医生会诊初步认为是中毒造成了肝功能的损伤,但究竟是什么毒素仍难以判断,无法及时对症下药。 
  7日,黄洋开始鼻孔出血,治疗对他不起作用;
  8日,他陷入了昏迷。但病因仍然未明。  
  9日,黄洋师兄收到一个陌生短信提醒一种化学药物,黄洋导师查询了校内医学论文资料后发现,使用该药物后的实验室小白鼠症状与黄洋此前症状十分相似,而相关实验论文的作者正是黄洋的同寝室室友林某。之后就听说有人看到犯罪嫌疑人被控制了。  
  12日,此时的黄洋已经中毒太深,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书;  
  13日下午,黄洋瞳孔放大;  
  14日下午 没有了脑电图,肺部纤维化无法自主唿吸……  
  16日医院宣布:黄洋去世。家长痛失孩子,学校痛失学生。  
  有受害人好友在微博透露,“星期五去看他已经完全认不出来,全身很肿,管子里唿出的都是血泡…下毒人是好友的室友,放了10倍剂量的实验用药在饮水机里,好友几天内迅速肝衰竭肺气肿继而脑死亡。”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1:19:26
  当时有网友说:黄洋又不是几天来只喝过水。发烧呕吐去看医生,大罗金仙也不能立马判断出是早晨喝的一杯水有毒。


  网友眼光独到,据说黄洋当时3月30~31日喝大量酒出量呕吐,介于其家有遗传肝病,所以,肝病喝酒过多会让肝病爆发症发生,胡志强法医的辩护词也是那样说。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1:30:24
  网友说:
  太痛心了,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明确的病史,刚发病都毫无头绪,肝病当胃病下医治、打点滴?医生竟然可以这么一根痉,无知,国内的医疗水平越来越差了,怪谁,没有好的医院,不能吸引好的生源,医疗水平会越来差,所有的人都会受影响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09 21:33:53
  网友:
  这个陌生短信的发送者很可能是知情人。
  怎么可以瞎说
作者 :佰恹妆 时间:2015-08-09 21:41:42

  
作者 :佰恹妆 时间:2015-08-09 21:48:47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2 21:21:50
  什么是诱供成案?就是为了获得口供,不惜“坑、骗、威迫、利诱”手段获得嫌疑犯不实口供,本贴为你揭示“复旦投毒案”可能发生的“诱供成案”之-分析贴。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2 21:22:37
  林森浩有可能是被警方“诱供成案”的,分析:林被警方骗就是有投毒,只要承认,是个学生,警方不会追责,又没发生什么事,说了就放人。于是,林为了走人,就承认投毒,以为能走,就被录口供,被按上指印画押。警方有了林指印的口供,后来黄洋却死了,林不知道黄洋会死,所以林为黄洋的死背上了罪责。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2 21:29:18
  惊天动地的30多个小时审问,按每批警察一个班审8小时,得有4批人马警察轮流审问林森浩,因为林被带走3个后,警方就公布林承认投毒。当时上海警方马上就遭到国内知名大明星吐糟:说不要为了快速破案而制作新的冤案,李冰冰……等明星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2 21:41:08
  林的此张照片是在林被带走调查在看守所后流出的照片,从照片可以看出林的右冠骨是血红的,貌似受到打才出现的,说明林在受审决不可能没挨打。【图片】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4:56:12
  【诱供成案】:“诱供成案”,此成词为楼主创造,前无古人,应为成语。
  名词解释其意:诱惑别人说出不真实的话成口供,染成刑事案件。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4:57:31
  补充一点,当时官方说法,在饮水机中查到有毒,纯粹是个谎言!

  另外,林第一次说出“二甲基亚硝胺”的名称,是在看了所谓的写有“二甲基亚硝胺”查询记录后立刻说出的,带有极其明显的诱供嫌疑。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4:58:34
  补充一点,当时官方说法,在饮水机中查到有毒,纯粹是个谎言!

  另外,林第一次说出“二甲基亚硝胺”的名称,是在看了所谓的写有“二甲基亚硝胺”查询记录后立刻说出的,带有极其明显的诱供嫌疑。

  林森浩第4次口供才涉及到投N2,第1、2次根本就是否认投毒,投毒说是警察脑子里要林说出的词,所以“引导”林应说出是“N2”,实属谎唐。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4:59:56
  年轻无社会经验的学生,哪里经得起处世老道的警察忽悠!


  林没想到警方以“请君入瓮”的方式让他承认“警察说投毒只是过错”的诱言,承认也无罪,没什么事,但必须承认,就立马放他回校。林无社会经验就“违心承认”了,警方让他在录口供的笔录上签的,按上血指印,林以为可以就此回校。 各位看官,林承认投福尔马林,是第三次审问了。第一、二次口供林都极力否认投毒。


  第一批警察在审问林8小时后换班,第二批换班的警察接着审问林,他们不让林起,要走必须把问题交代清楚。林觉得奇怪,不是说交代好就能回校吗?警察说:你投的毒没说对,究竟你投什么毒给黄洋?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5:12:54
  林说:我本来没投毒,是你们要我承认投毒才放我回校,说投毒是小事,又没遭成黄洋怎么了,就是进医院、吃点药就恢复了。
  我想能尽快回校,就乱说是投福尔马林的。
  警察:什么?你投福尔马林?还说没投毒?
  林:只要能尽快回校,说就说,乱说的,根本黄洋的病就不是投毒引起的,我也没投毒。
  警察:你没投毒?你没投毒这是什么?警察拿着林按血指印的笔录给林看。
  林:口供。
  警:你知道口供就好,你都说投福尔马林了,字写得这么清楚,不用狡辩。
  林:承认就承认,反正我没投毒,是他们要我这么说的,说说了就没事放我回校。
  警:没事?投毒会没事吗?黄洋现在在医院躺着,如果你没投毒他会有事?
  林:黄洋有病就一定是我干的吗?可我没干,我都是有工作的人了,跟广州一医院签约了,我干嘛要给自己找麻烦呢?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5:22:14
  警:哦!对了,你毕业就回广州医院上班了。就是嘛!只要你说出投什么毒,把黄洋的病治好,跟你也没关系,还是个好学生,以后做个好医生,好好做人,有错就改。
  林:嗯!
  警:林森浩,你究竟在饮水机投的是什么毒?
  林:我不是说福尔马林吗?
  警:不对,你没交代清楚,别想回去。
  林:不是福尔马林我就不清楚了。
  警:那你在读研究生时读的是什么课题?
  林:N-二甲基亚硝铵。
  警:对了,难道你不是投N-2?
  林:啊?怎么是N-2?我攻的是N2,用这种化学物投毒,不会被人马上怀疑到我头上来,我才不是神经病。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5:28:38
  警:哼哼!你不老实,究竟说还是不说?是投了什么?
  林:福尔马林与N2。
  警:啊?
  林的口供被做上笔录,说福尔马林与N2混合物,警察让他在笔录上签名,印上血红指印。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5:48:02
  又8小时过去了,第二批警察下班,第三批警察上班继续审问林。
  警察:林森浩。
  林:到。
  警察:你的口供不一致,所说的内容不符合结案要求,时而说投福尔马林,时而说投福尔马林与N2混合物。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指葛俊琦举报林投N2)与医院医生化验结果,你说的与事实有误差,你说,你究竟是投哪一种?
  林:你们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警:当然听真话。
  林:真话就是什么也没投。
  警:胡说,没投?口供在此,你又承认又按指印,还想辩白?
  林:都是他们骗我说的,根本就不是我本人的话。
  警:有趣!哈哈!林森浩,老实告诉你,口供就是你有说才有记录,说了就不能改,你有投就是投了,只是你没把投什么说清楚。
  林:啊?那你们要我投什么?你们说?
  警:根据举报,你投的是N2,医生也说是验出N2,才是我们想要的。
  林:这样啊?那我说投N2会不会有事?
  警:黄洋没事,你就没事。
  林:那黄洋现在有木有事?
  警:现在医学那么发达,黄洋能有什么事?但你投N2就得说N2,才能结案。
  林:结案?就是放我回去?
  警:嗯!
  林:那就说好投N2吧!
  警:那你过来签名,按上指印。口供是不能解的。
  林森浩在第三批审问口供是投N2。他显然很疲劳,已经快30小时审问没睡觉了。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6:52:10
  。
  1、、2013年4月11日9是30分复旦大学保卫工作人员张良勇至文保刑队报案称:
  当日八时许,学生孙希才,王欢等人向学校保卫处反应,该校附属耳鼻喉医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因4月1日喝了宿舍内饮水机里的水后出现呕吐,发烧等症状。后去中山医院就诊。
  4月3日黄洋因病情加重,被转治中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就治,后出昏迷,肝功能衰竭等症状,怀疑被人投毒。
  2、公安机关接报后,开展初查。于当日(也就是11日)11时许。
  询问黄洋的室友葛俊奇得知。48/56页
  另一室友林森浩曾使用化学试剂二甲基亚硝胺做过导致肝功能损伤的动物实验。
  葛俊奇已于4月8日将这一信息告诉了(黄洋的师兄)孙希才。
  3、结合其他初查情况,公安机关确定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公安机关经走访黄洋周边师生,检查林森浩的个人笔记本电脑,结合其他抽查情况,确定林森浩有重大犯罪嫌疑。
  4、同年4月11日,林森浩在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讯问时,均未供述投毒事实,直至次日凌晨,经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刑事传唤到案后才逐步供述了上述投毒事实。2/29
  5、2013年4月12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由上海市公安局执行拘留,同年4月15日,延长刑事拘留期限至七天,同年4月25日经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于次日由上海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6、起诉书所叙述的两次讯问的时间和地点是,2013年4月11号13:20至4月11日15:10,地点在复旦大学保卫处枫林校区办公室;及2013年4月11号19:10至2013年4月11号20:05,地点在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见公安卷宗第三册。
  几小时后,2013年4月12号0:10至2013年4月12号5:30,地点是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公安机关依法对林森浩进行讯问(13/21)在这次讯问中,其交待了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这次讯问的笔录有10页,讯问过程中林森浩详细叙述了犯罪的实施过程:
  二丶2013年4月11日侦查人员调查走访的全部证人
  1丶第2项,证人孙希才于2013-4-11,2013-8-9日所做证言证实:
  基于黄洋因病住院的种种疑点,孙希才于2013-4-11日上午和王欢等人向学校保卫处报案。
  随后接受了公安机关的询问,但此时,他们并不知道谁是作案者。
  2、第4项,证人张阳勇 (复旦大学保卫处工作人员)先后于2013年4月11日上午、下午所做的证言:
  4月11日上午9时30分,复旦大学保卫处工作人员张阳勇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学生王欢等人向他所在的保卫处反映了该校黄洋4月1日喝了宿舍内饮水机里的水后呕吐、发烧,后去中山医院就诊,4月3日因病情加重被转至中山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后出现昏迷、肝功能衰竭等症状。学生怀疑黄洋已经被人投毒。
  3丶证人于华鹏于2013年4月11日,4月15日,5月21日所做的证言证实:
  2013年4月3日,于华鹏听师弟孙希才说黄洋得了重病,遂于当晚与妻子潘美巧前去探 望。其妻潘美巧回家后对于华鹏说黄洋怀疑有人投毒。19/56
  4、证人潘美巧于2013年4月11日所做的证言证实:
  2013年4月3日,潘美巧听丈夫于华鹏说起黄洋住院的事。
  当日20时许,夫妻二人赴中山医院重症监护室探望。
  此时黄洋神志清楚,(55:00-60:00段) 告诉潘美巧其本人于4月1日喝的水有问题,在随后与于华鹏的交流过程中,潘美巧告诉于华鹏黄洋认为水有问题,潘美巧本人怀疑是否有人投毒。 20/56
  5、证人马静(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于2013年4 月11日、4月19日所做的证言证实:
  2011年春的一天,马静受吕巍巍之托和林森浩及林森浩带来的一个女生,使用吕巍巍购买的二甲基亚硝胺做过一次动物实验,当天使用的稀释液由林森浩带往学校动物房,林森浩还跟马静介绍(审判长叫稍等一下,提醒法警门口有人在用手机摄像)过稀释原液的比例。
  实验时,由于知道二甲基亚硝胺有剧毒,所以林森浩、马静及那个女生三人均戴了口罩、面罩,轮流将稀释液注入近70多只大鼠体内,以制造肝铁沉积模型。
  事后,吕巍巍告诉过马静,70多只大鼠死了将近三分之一左右。 45/56
  6、黄洋的室友林森浩在4月11日当日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询问期间,均没有供述自己的投毒情形。但公安机关经检查林森浩的笔记本电脑,发现其在黄洋喝水前后数日,有查询二甲基亚硝胺相关内容的纪录。
  注释:以上是4月11日公安机关的侦查人员经过调查走访所列举的所有证据。一共有六项证据没有一项证据证明林森浩拿到毒品,也没有一项证据证明林森浩投了毒。也没有一个人证明黄洋喝了毒水。
  葛俊奇4月11日的证词也只是称,2011年,林森浩用N2做过大鼠试验,造成了大鼠肝功能损伤。葛俊奇并没有证明林森浩拿到了毒,也没证明林森浩投了毒,也没证明他亲自眼看见过黄洋喝了含有N2的水。他的一切证词只是怀疑。
  林森浩的电脑也只是记载了林森浩查看了N2的一些属性和与N2有关的知识。仅此而已。电脑里没有记载他拿毒丶投毒丶想杀人的念头。所以电脑的内容不能作为他杀人的证据。
  4月11日锁定林森浩是犯罪嫌疑人,还没有证据。/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6:55:27
  我想探讨的。一直没空。顶你。
  注意:
  林估计是4月10号夜里就被叫走。否则没有30十小时遭逼供。
  林被设为嫌疑人,是由于举报,定向不指名道姓 的举报。宿舍3人,一个是间接举报人葛俊琪。他有3月31日不在场证据。第二个是孙西财和王欢,他们点名N2,在没有最后拿到比对报告就迫不及待先报案了,报案后,才拿到鉴定比对报告。用N2比对,直指林森浩。
  检查拘留传唤林森浩,本就没有在搜集证据的情况下不管无不无辜,用近30小时不让或少让吃喝睡逼得口供。这是警方的典型违法。
  逼得口供后,警方所有的行为都是围绕确立林投毒这个口供在编情节,细节。
  可惜:忽略水桶空了。几乎没有水。l黄洋喝的什么水都是孙西财之流引导的。所以宿舍没有热水瓶作为证物。否则穿帮。试想生活7年的黄洋在宿舍春夏秋冬尽然不用热水瓶?
  忽略了林森浩自己指认的现场有探头这一物证。
  推理:警察与校方勾结,破坏现场证据(忽略也是破坏的一种,探头监控有时效的,不采集,就是故意破坏,让时间流逝自然破坏)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00:29
  4月2日是留住观察室。4月3日正式入住重症室。


  为何总是在向外公布时说4月3日转入重症监护室?转入重症监护应该是4月2日晚间静脉注射期间发生低血压且心跳超快采取吸氧等措施时呀,当时4月2日晚王欢就代表家属在通知书上签了字。4月2日晚还进行过输血等措施。这个案子最好从原始手写病历开始还原探究,4月2日以后,黄洋的自主意识如何?采取哪种护理方式?真的跟补充证据的证人们所言那样具有交流、交谈能力吗?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01:33
  4月2日晚至4月3月晨有连续4小时的抢救记录(半小时一次记录心电监护记录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等指标,共8次记录)而后在4月3日才住院治疗,应该有这经过,为何庭审时没有提到?


  这个吸氧抢救过程可佐证输液时确实发生了紧急过敏休克现象:血压下降1/3、心率超过120、生命体症不稳需吸氧维持呼吸。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02:20
  4月2日为何要输血?输血的目的是什么?真的被你说这一先输血后吸氧抢救的问题弄困惑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是这个案子的知情者之一。希望你把知道的真相即时地告诉大家。其实我一直觉得黄洋本来可能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后来到医院因为药物过敏才病情恶化。所以没事不要总医院跑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03:41
  我不知道事情真相,黄输血的具体时间不明确,病历不能相信,都是后面补的,只有当时现场抢救记录或许是真的,输血后血小板持续下降主要是1血并不是新鲜的,输大量库存血,2..输错血型,没有看到输血申请单,是不是确定黄的血型,供血者的具体血型。


  另外二审时提及乙型肝炎,很多都是输血造成的,大量乙型肝炎病毒所致爆发性肝炎,不是没有可能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06:11
  “真相”重于“是非”,“是非”大于“轻重”,轻罪重罪理应让路与投毒与否,投毒与否理应让路与查明真相(消除悬疑),这是人人皆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道理;今天,居然有人放着众多悬疑不去追讨,大谈什么“无罪”与“轻罪”的功过是非,殊为可笑。
  作为林吧最早提出“无罪观点的吧友之一,我简单叙述一下,自己观点的形成。
  功过无从谈起,是非任人评说。
  我最初关注林案,完全是因为本人从事水环境与食品安全研究多年,看见堂堂复旦大学竟然因为发现了饮水中的常见物质“二甲基亚硝胺”,就认定黄洋死于二甲基亚硝胺急性中毒,而室友因为使用过这一物质,就被定成了投毒杀人的嫌疑人,实在是既荒诞,又草率。
  随后,查阅了美国卫生部与环境署1989年联合发布的、长达132页《二甲基亚硝胺毒物档案》,里面明确说明,二甲基亚硝胺不影响血液,体内代谢周期为24小时(体内存在时间)。
  再后来,我们找到了世界权威杂志《毒物生理实验》1997年发表的“关于二甲基亚硝胺急性中毒机理的研究”一文,里面给出明确的结论:“二甲基亚硝胺急性中毒死亡为肝脏大出血导致死亡,无炎症反应,不影响其他组织和器官”。
  这些与黄洋死亡的三个典型症状“高烧”(炎症反应),“血小板急速下降且不可恢复”(血液反应),多脏器衰竭相比,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所谓黄洋因为二甲基亚硝胺急性中毒死亡的结论,不是张冠李戴又是什么呢?!
  随后,众人进入了寻找死亡原因的漫长过程(见到二审律师后,林森浩本人也立刻提出了帮助寻找黄洋死亡原因的请求)。
  考虑到多脏器衰竭的问题,我先是提出了重症急性胰腺炎(激活的胰蛋白酶可导致多脏器衰竭),大宁河提出了急性自身免疫性肝炎(自身免疫系统由不明原因异常激活),胡志强法医提出了爆发性乙肝(自身免疫系统由乙肝病毒异常激活),国内药物性肝病首席科学家和著名肝病权威专家、国内肝病学科学泰斗提出了药物性过敏导致的肝肾衰竭(自身免疫系统由药物过敏异常激活)。并最终在病例中发现了被隐藏的三次药物过敏证据。
  (我至今仍然认为,急性自身免疫性肝炎、爆发性乙肝和药物过敏导致的多脏器衰竭,在死亡机制上是类似的,差异仅仅是诱因上的。但随着药物过敏细节的发现,无疑,肝病国内权威科学家们的观点是正确的)
  今天有人说,这些与投毒无关。
  请问:一个没有人中毒死亡的事件中,何来投毒者呢?!
  于是,问题集中到了“投毒与否”的关键环节。
  自贴吧始,贴吧内就存在“有罪派”,“证据派”。而我这个赤裸裸的“无罪派”则是2013年8月才进入的,当时因为老吧友们并不知道世界上存在关于二甲基亚硝胺的官方文件,和众多的科学研究论文,有罪派通过内部关系得知林森浩已经认罪,在吧内市场颇广。
  然而,真理的火焰虽然微小,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虽然,在复杂利益纠葛的社会现实面前,林本人,林家人,林律师仍然采用了轻罪辩护策略,但二审干净利落的失败结局无意给这种舍本求末,投机取巧的做法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在贴吧内,随着越来越多的吧友认同无罪观念,众吧友不断发掘出了更多与无罪相关的线索,这包括:
  1、质谱图可能有假(检方拒不出示更加增加了这种可能性);
  2、林森浩进入204的监控视频丢失(实验室门上本有监控视频);
  3、林森浩携带的黄袋子截图显示,内装的不是什么投毒物品;
  4、电脑浏览记录可以随意编造;
  5、存在长时间不许睡觉的刑讯逼供(林当庭控诉);
  6、首次供述投放N2,存在诱供嫌疑(警方通过让林看写着二甲基亚硝胺的浏览记录后,林叙述投放二甲基亚硝胺);
  7、林用暗语喊冤(家属遗书推荐《红楼梦》与《心灵控制术》等等举不胜举);
  8、检测结果相互矛盾(同样的样品,司法局检测没有N2,公安自己检测存在N2);
  9、林及其亲属被私下和公开受到威胁(检察官当庭、当众威胁林森浩不许翻供);
  10、案件存在未审先判(媒体,公安发言人等等)等等。
  从以上种种及更多的迹象可以看出,关于林森浩投毒与否的问题,要么证据缺失(如质谱图),要么未经质证(如电脑浏览记录、刑讯逼供和诱供、带毒录像等),仅有林森浩的口供为证。即便根据现有法律“疑罪从无”的精神,说林森浩无罪自是理所当然的,况且,我们要求的是按无罪去辩护,以便对关键证据进行质证。因为,真相为大,是非为重。
  反观轻罪派的观点,在以上疑点重重的背景下,一审律师大肆表彰检方证据完整,说林森浩犯罪属实;二审律师虽然当庭提出了部分质疑,让人们看到了本案中的部分疑点,但在轻罪辩护思想的影响下,无法就录像内容,浏览记录的真假提出质证意见,从追求真相的角度来看实在是非常遗憾。特别是在本案证据如此疑点重重的背景下,在公开场合发表“林森浩确实投毒”,“林森浩法律权利基本得到保障”等言论,更是让人扼腕叹息。
  今天,复旦投毒案的第一幕也许就要落幕了,我还是那句话,林的结局如何,只是时代的一个缩影,而追求真相的历史大戏,也许才刚刚开锣,千秋功过,自有历史评说,也许十年,也许百年。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17:59
  本案除了口供,没有什何实证,若最高法再判死刑,只能进一步证明这个案子问题很大,以致于要杀人灭口。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21:30
  如果说林案与呼格案、聂树斌案和念斌案有什么区别,那就是:
  呼、聂两案是在真凶可能存在他人的证据出现以前,杀害了无辜者;而本案则是真凶已经浮出水面了,林森浩依然低头认罪,律师依然认定林森浩投毒,林本人依然可能被杀死!
  而念斌案则是在真凶没有浮出水面之前,通过律师、本人‘和亲属的不懈努力,最高法法官的严格执法,最终还蒙冤者一个清白。两案相比不禁让人感慨万千,蹉跎不已,林及家人的怯懦实在是一大批中国人的典型写照!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22:28
  真凶就是“药物过敏”!不是敢说,而是已经明明白白,堂堂正正的说了!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26:35
  律师在没有质谱图的情况下,在央视说林”确实投了毒”,证明律师科盲。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17:27:35
  质谱图缺失,根本就无法证明N2的有与无?而不仅仅是多与少的问题!在这种核心证据缺失的情况下,所谓投毒行为,完全仅剩下了口供,仅凭口供就认定“确实投毒”确实是不科学的。
作者 :佰恹妆 时间:2015-08-13 17:38:23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21:04:55
  投毒不比动刀动枪的凶杀,并没有太强的时效性。所谓不在场证据也就是无稽之谈。如果真有投毒这种事,凶手的投毒实施时间可以是几天甚至几个月(考虑慢性中毒可能)。所以葛就算31日不在场,也应该被列为嫌疑人。在此前提下,葛的证言,取样证物,又可否做为本案证据?再者,就他们宿舍的实际情况来看(林已经很多天没有使用过宿舍饮水机了),葛的投毒指向性似乎更加强烈。投毒之后,自己借口出门,不住宿舍就行了。换句话说,葛的投毒嫌疑较林要大得多。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21:05:55
  关键是并没有证据充分证明他不在现场,只有一审检察官袁汉钧的一句话,而微博中曾有人透露在周末看见他回校并声称取证件办结婚证。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21:07:48
  开此贴并不为证明真凶是谁,我并不愿意怀疑谁。我也相信葛只是侦探小说看多了。但是作为本案嫌疑人之一,葛的所有证据只能作废。发贴目的只为击破所谓铁证如山。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21:11:55
  近日,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再度引起热议,被告林森浩父亲请求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并与最高法法官见面数小时。专家表示,死刑复核阶段,法官见被告人家属是非常罕见的,法官为何会见了林父,林森浩的死刑有可能撤销吗?
  死刑复核程序中被告家属见到法官,罕见
  最高院的死刑复核程序对社会,甚至对辩护律师来说都是很神秘的。如2012年吴英案中,在递交死刑复核手续前,被告辩护律师杨照东、张雁峰打电话询问主审法官是谁,如何交接,试图建立联系。然而自始至终,对方拒绝透露任何信息,所有会见请求均被驳回,甚至连接电话的人是法官、书记员抑或其他身份都无从确定。
  当一个死刑复核案件到了最高院后,辩护律师只能从立案庭查到这个案件由哪个庭复核,不会知道经办人是谁,辩护律师想提交辩护意见时,只能寄到某个庭,而没有具体的接收人。也就是说,律师连知道经办法官是谁都非常难,而此次林父却与最高法法官会见了数小时,实属罕见。
  曾有媒体报道,由于死刑复核非常敏感,参与法官通常隐身于案件之后,甚少透露个人信息。是否接见律师,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在等待答复尤其约见被拒绝时,律师和犯人家属通常会求助于舆论。但这是把双刃剑,运用得当能够引起复核法官的重视,但也可能招致法官的反感。此次法官破例与林森浩父亲会面,恐怕除了林父律师所言体现认真负责的态度,与案件备受媒体关注也有很大关系。
  即使会见,关于林父的意见书法官并无答复的责任,因为林父递交意见书在法律程序上无意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死刑复核案件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办法》中明确规定:当面听取辩护律师意见,辩护律师可以携律师助理参加。当面听取意见的人员应当核实辩护律师和律师助理的身份。也就是说,被告人家属无权在死刑复核阶段对最高法院提出意见。
  林父递交撤销死刑申请,会实现吗?
  虽然林父递交的意见书并无程序意义,但假如受委托的辩护律师认可了家属的意见,以律师名义向法院提出,办案法官应当听取。
  最高人民法院对死刑立即执行、死缓审理复核后,有四种处理结果:予以核准、不予核准、依法改判、发回重审。除了予以核准,后面三种都会让被告人暂时保住性命。不予核准的情形中包括“复核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林父一万多字的《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一)》核心内容也主要放在证据有多处疑点。
  这份意见书表示:第一,该案有两份司法鉴定报告,其中,司法部科学技术研究所并未检测到被害人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亚硝胺,而上海市公安局鉴定中心的检验结果则检测到二甲基亚硝胺,两个国家级的鉴定机构对同一个检材得出完全不一样的检验结果,而法院却认定了有毒物的检测。第二,现有科学研究报告证明,N-二甲基亚硝胺广泛存在于环境中,因为没有提供检测时的质谱图,所以现有证据就不能确定检测到的毒物是否来自于环境、人体自身合成,也不能排除取样、送检过程中的人为污染。
  若办案人员认为确实存在上述问题,要给原审法院或公安机关发函,要求补查并作出说明。曾有一位法官告诉媒体:“必要时自己也要亲自去查——有时对方不配合,明明存在的证据说查不到,也怕下面造假。”
  最高人民法院某刑庭领导有一次在中国法学会作交流时曾介绍,2013年报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案件,需要进行证据补查的达到39%。有的案件,补查后依然存在疑点,办案机关提供的说明也无法提供合理解释,那么案件就有可能不核准,被告人也就因此暂时保住性命。
  哪些依据决定法官对该案的判断?
  据多位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介绍,死刑复核阶段主要考虑两个问题:一是证据,二是政策。前者关注犯罪是否构成,后者考虑罪行是否至死。一位曾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过的高级法官介绍,死刑复核权刚收回的几年,不核准率相对较高,大约15%,现在不足10%。2007年,死刑缓期执行数字首次超过死刑立即执行。
  死刑核准权收回最高人民法院后,慢慢形成了一些量刑原则,很多都强调了控制和慎用死刑。例如,如果没有其他严重情节,共同犯罪导致一人死亡的,一般最多判处一人死刑;只杀一人并自首的,一般不判死刑。林森浩案件符合只杀一人的条件,但其承认投毒的行为是否能被认定为自首还需讨论。
  据了解,与证据存疑的案件相比,对政策的考虑存在一定弹性。一些案件如果处于两可之间,被害人家属的态度就显得非常关键。被告人一方积极赔偿,获得谅解,就可能保住一命。但在“复旦投毒案”中,被害人家属态度一直较为强硬,曾明确表示“不会谅解林森浩”。
  媒体与舆论也会给案件的审理造成无形压力,但最高法法官曾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对证据问题非常坚持,绝不会因为各种压力判处或核准一个可能无罪的人死刑,当然也不会免除一个有罪之人该有的刑罚。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3 21:14:01
  证据是立案的基准。上海文保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基础上,只是根据孙西财之流举报,和非法律意义上的鉴定(还没有质谱图)来拘捕林森浩,并用长时间逼供,用口供立案,最高检、法是否追索警检证据采集渎职?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19:57:14
  对有罪论者来说:林森浩的预谋追朔到2013年4月1日之前;对无罪论者来说,阴谋有罪是从2013年4月1日黄洋不适入院开始的,从1日到9日,想致林森浩死地的计划就开始酿成。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0:00:14
  葛俊琦究竟在“复旦投毒案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是正义的举报人?还是恶毒的诬陷者?
  在黄父每次来上海的一审、二审,葛的父母都到上海机场迎接黄父,是作为同情者还是搞混水的角色?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0:11:28
  “复旦投毒案”围绕黄洋的因生病住院,病情在治疗期间越来越重为起点,接着把黄洋致病矛头指向室友林森浩,而让林森浩成为案件焦点的是黄洋与林森浩同一寝室的第三室友。究竟是葛的“发现新大陆呢?”还是葛另有企图?葛有木有渗入个人情感?让本来不属案件的疾病变成“穷凶极恶”的恶魔降世?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0:20:08
  林森浩与葛俊琦的关系可追溯到他们曾经在广东中山大学是同校4年大学生生活,如果葛对林有怨恨的话,则4年后的复旦读研又是4年不会再选择同室而住。

  葛作为一个举报林投毒的在校学生,他的行为是褒是贬现在只能五五分,因为案件还没最后真相大白。

  林即使在复核最终命运如何?是生是死,总分有一,但案件的真实案情在若干年后,或者十年、几十年将有人会真实公布于众。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0:31:14
  在谢通详律师介入林的辩护以后,一些原本大家都蒙在鼓里的情节被公布于众,林的几次口供出入很多,林第一、二次口供极力否认投毒行为,第三次说投福尔马林,第四次说投福尔马林与N2混合物,第五次才说是投N2。第六、七次口供在一审、二审上。

  林的口供如此反复,而上海警方由于有葛的举报,早就知道有N2而非其它毒物,所以林所说的福尔马林不是警方所想要的,林想说没投毒更是痴心妄想。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1:13:10
  18年前的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中,呼格吉勒图也几次拼命否认自己奸杀,但没有用,内蒙古警方非得呼格承认奸杀,呼格最终还是承认了“奸杀”。

  警方要呼格说出“奸杀”经过,呼格只能通过想象说出“奸杀过程”,那年他才18岁,被枪毙时也才18岁,从被抓到枪毙只有60天时间,当时,连呼格父母也从开始怀疑儿子作案到枪毙后也认为儿子真的有“奸杀”受害者。

  当时,呼格在下班听到远处厕所有女生呼救时,他跑去看,受害者已经奄奄一息。

  呼格又跑去跟他一起上班的好友,要好友一起报案。好友劝他别报警,说:你报案,公安反认为是你杀的人。

  呼格不听,还是自己去报案,让呼格好友不幸言中的是,呼格真的被当地公安当“奸杀”受害者的“凶手”。

  呼格在被公安抓后,口供也是从否认到最后承认,以至死只有60天时间,呼格想为自己辩白谁信?他只能付出命一条,当地公安皆庆功。

  如果没有后来的赵志红出来承认是凶手,呼格还是“凶手”。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1:20:46
  如果2013年不出现“复旦投毒案”,或许谁都不知道有林森浩这个人,林会到广州医院上班就职,大家谁也不认识谁。
  案件发生后,如果媒体没有大打旗鼓的报告,而是悄悄密密的,案件谁知道来龙去脉,就象当时投毒案发生时也发生南京航空大学死人案,谁都没有关注度。
  而林案由于被关注太高,也要感谢媒体的报道,让大家知道太多了,国内反应强烈,争论一下子高涨。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1:31:26
  先是复旦校方诉说失学子的可惜,到后来网上越来越多人认为林森浩的冤,因为疑点太多,纷纷被列举出来,说黄洋的肝病不象是中毒症状,还追溯到黄母的肝病史。有的举出2013年3月30~31日晚上黄洋为与教授应酬,喝酒太多,出现呕吐。接着又被挖出黄洋的肝病史因汹酒后出现肝病发作很相似,而如果中毒则难以活过当天。

  黄洋在当天住院用药时,医院把他的病当胃病进行医治、用药是否出错?如用药过敏。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1:49:20
  黄洋在医院时出现血小板减少,鼻出血,此种情况更不象是中毒现象,难道不是医院用药不对而出现的症状吗?


  楼主熟悉血小板减少对人体的危害,血小板的减小就是致命性,随之而来就是身体各器官相继出血,一个人住院出现血小板减少就很可能医生用药不当,如果医院敢于承认就是医疗事故。

  黄洋正是由于自身有肝病史,喝酒喝出病。住院治疗医生又用错药致死,他的死或被转嫁给林,林就理当为黄洋的死担当责任。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2:12:10
  在“复旦投毒案”中,最典型就是“说了一个错,还要坚持一百个错来掩盖”。


  随着一审结束,有媒体记者采访葛俊琦,问他“神秘短信”?葛俊琦却说被删掉了。

  “复旦投毒案”破案源于一条“神秘短信”,上海根据“神秘短信”线索锁紧嫌弃人林森浩,如此重要证据,葛说删了就删了,说没就没了,但林森浩却不能没罪,依然二度被判死刑,难道不奇怪吗?
楼主慕绿柏 时间:2015-08-19 22:41:06
  【真相分析】,分析真相!

  楼主作为关注该案最早的吧友,收集各方面证据、资料,从方方面面分析接近真相,话入正题。


  如果说,葛的“神秘短信”纯属“子无乌有”,谢律师在同林森浩会见时,林在谢师要离开时最后说出:黄洋根本就不是中毒,水桶也没有毒,那么,葛所说的林投N2毒是怎么回事?是葛凭空捏造?还是复旦有人需要?


  根据“有买卖才有杀戮”的原则,买卖是何方?


  难道由于林森浩的论文没有连同导师名字一起签上才遭此劫,还是有其它原因?怎么葛的“谎言”如此有市场,与复旦一拍即合?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8-04-01 21:27:47
  @慕绿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