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日记]点滴日记之余聪一路呓语 [已扎口]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5 22:53:54 点击:3092737 回复:4019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4404下页 到页 确定
余聪一路呓语

  本来,大张旗鼓地要退出江湖了,却又来到了点滴日记。
  里面的主人都是网络里最好的几个“徒弟”们,或者XDJM们,在这里,加了引号,总感觉这个老师是抬爱所致。
  在天涯之外,在天涯之内,有一个撒野的地方,总是好事情吧。也许,激情消退的时候,就是沉淀一份真情与执着的时候。
  点滴日记。
  点点滴滴关乎情,关乎爱。
  我没说过头,网络,给我们的东西也许不仅仅是文字发泄的平台吧。
  网络内外,用自己能表达的键盘,敲击出某一天的点滴心情,这也是大家的心愿!来到这里,少了大论坛的喧嚣与繁华,却有着小家别院的温馨,才刚刚开始,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撒”出一条属于我们心中的“野”路来。
  那天妙曼问,她排老几。
  哈,我说真要排的话,你可能就是老四老五了吧。
  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啊,我发现在好多群里,有rain的马甲无数,异口同声地叫着我老师,有时候自己都分不清楚。rain本人也一再“申明”,凡是用此马甲者,必须要对偶老师尊敬。这样一来,我好像年过半百的垂暮老者一样,在这里享受退休待遇。
  三四年前认识的月下,成就了我们师徒的一份情吧,她是老大,名正言顺的大姐大。她叫我师傅,老师,我叫她姐姐,这个帐怎么算呢?
  后来的rain,以及rain的系列马甲……
  若若,以及若若的系列马甲……
  若弋,还有她的系列马甲……
  这个马甲可不是自己注册着玩的哦,是真人大对换。
  每一个人有一个圈子,我们都不否认这一点,可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三五个朋友都来到一个大的圈子里时,我们便又成了新的朋友。
  就像爱羽,就像总管,就像妙曼,不为了啥,风,苍蝇这些孩子们:)
  不过,这三个男生啊,调皮的多一点,本想算到徒弟的行列里,那样,排到老十里去了,他们几个就只剩下给女孩子们端饭打水,看着不忍心,就将就一下吧。
  我们,总要找一个地方撒野。
  《你的灵魂嫁给谁》签名版预订帖
  支持余聪最新小说《北京,爱》(长篇连载)
  余聪天涯博客(主博客)
  余聪新浪博客
  余聪凤凰博客
  余聪的豆瓣网博客



点滴日记大本营QQ22382936 23570728


此勋章拥有点滴日记编辑权限 该日记回复超过10000了!
将鼠标移动到图标上查看勋章说明。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5 22:55:00
  【一款实用的图片边框及改小软件】

  点此下载添加照片边框软件-PhotoWorks V1.5 汉化绿色版(如不成功,可搜索:PhotoWorks 汉化绿色版)
  手把手教你用PhotoWorks
作者 :孤风冷鱼 时间:2007-03-25 23:10:00

余聪QQ23570728
作者 :拂剑舞秋月 时间:2007-03-26 03:39:00
相关链接-世相百态
青海:仔猪价格一年上涨1200%
垃圾短信的归宿在哪里?
塑料袋收费就环保了吗?
四万多根手指头背后的人们
深圳:琐碎拼凑出来的残酷
作者 :拂剑舞秋月 时间:2007-03-26 03:39:00
现场
中国人,你什么时候才生气?
法国首都伦敦和青歌赛
对不起,砍错人了
为千元自FEN,你究竟捍卫了什么?
穿过贫穷,能抚摸到什么?
陈平的哥哥
作者 :拂剑舞秋月 时间:2007-03-26 03:39:00
和梵高的弟弟
说说舍本逐末的爱情婚姻观
一壶油和一条命,孰重?
婚姻有没有宿命和运气?
富贵可抛糟糠妻?
给爹找小姐是一种创意
举报 | 收藏 | 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拂剑舞秋月 时间:2007-03-26 03:39:00
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1200079&key=587438&BlogID=39238&PostID=10918322">人生是用来互相羡慕的
相信自己是一种责任
买衣服与遭遇爱情的可比性分析
华南虎事件和山西矿难并非巧合
深圳房地产,这个冬天有点冷!
我什么时候能交桃花运? 
举报 | 收藏 | 1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拂剑舞秋月 时间:2007-03-26 03:39:00
op: medium none; border-bottom: .5pt dashed #339966; padding-left: 1px; padding-right: 1px; padding-top: 1px">说说女人的“旺夫命”
说说女人的“克夫命”
屁股扭出来的女性“性号”
我拒绝了一份月薪2万的工作
猪肉涨价衍生的另一种职业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7-03-26 08:05:00
  师 #shī
  
  【释义】 ①传授知识或技能的人:师傅|教师|导师。②掌握专门技术的人:技师|厨师|工程师|理发师。③学习的榜样:前事不忘,后事之师。④军队的编制单位,在团以上,军以下。⑤军队:出师|百万雄师|师出无名。⑥指由师徒关系产生的:师母|师兄|师弟。⑦姓。
  
  
  这里一共七个释义。可是没有一个是说“老师”就应该是“年过半百的垂暮老者”哦 :P


点滴日记之余聪一路呓语

点击进入>>>>>>>纪念余聪老师文章汇总
作者 :越楚 时间:2007-03-26 09:36:00
  教主阅历见解堪比年过耳顺之人,年龄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哈,这马屁拍的……
作者 :月下池边树 时间:2007-03-26 09:46:00
  有师傅的地方就有真情弥漫:)
  在师傅身边撒野真好:)
作者 :zqc2 时间:2007-03-26 11:48:00
  你看这老师当滴,真是一个累呀!!!
作者 :专和精蝇过不去 时间:2007-03-26 12:11:00
  赶紧找个风水好的地儿 把自己埋了........
作者 :张爱羽 时间:2007-03-26 15:53:00
  居然还提到了我????汗一个,笑一个,闪!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01:00
  鄙视楼上。。。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10:00
  我到了现在,依然想找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躺在家乡的哪个山顶,仰望着擦面而过的白云,呼吸着带着青草香气的空气……
  其实,在老家的时候,给老爸说过这样一个想法,俺说,只要有宽带,俺在家还是能养猪,能赚钱,能干点别的,还能享受退休干部般的生活。
  老爸一听,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跟我急了,你这个憨人,要找媳妇啊!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其实,我也是那么一说,这多少年了,没见过家乡的绿色,从98年以后吧,再也没见过家乡的绿。这9年间,有两次(即4年)是两年一回家,而且回家的时间很短,从来没有在家过元宵节的。
  今年是个特例。
  居然在家呆了满满一个月。
  母亲老了,父亲也老了。
  甚至,连我自己都老了……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11:00
  哈,一会儿再继续:)
作者 :kfch2003 时间:2007-03-26 19:13:00
  欢迎老师回来,不过,江苏的苏州是风水宝地,老师可以考虑一下,好多上海人最后都留在了苏州,最近来苏州的上海人表太多。。。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16:00
  也许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吧,别人的身体都不错,到了高原上后自然就没什么反应了。可我就有了所谓的反应。没办法。
  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感冒,也是个十分奇怪的流感,貌似能要人命的流感,哈,中药也上了,点滴也上了,西药也上了,肌肉注射也上了……
  忘不了朋友们的短信,也忘不了朋友们的祝福,有那么一刻,我甚至就想,人生若是如此,足矣!因为有那么多朋友还记得我,还惦记我,还祝福我,我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今天似乎一天无事,又躺过来了,春困秋乏吧?先调整几天,老家的饮食习惯,老家的作息习惯,都需要改一下的,时差好像是两个小时哈,毕竟,不在同一纬度带。时差这个词用在这里显得很别扭,在家一直是晚睡晚起,这要一捣腾,如果按相同的时间,在深圳,我睡觉天就亮了,那两小时可不是玩的……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17:00
  呀,香港的KFC和内地的不同啊,要不我到深圳火车站那边等你,你买好送过来一块,中不?

点滴日记之余聪一路呓语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21:00
  晕个,原来你的是签名啊,我自作多情了:))
作者 :妙曼薄云W 时间:2007-03-26 19:26:00
  哈哈,老师,你本来就不分白昼的,那两个小时又算什么???
作者 :kfch2003 时间:2007-03-26 19:26:00
  没关系,来香港遇到肯定请上您,这边天热老师保重您的身体,另外这边比较乱,老师还要守住您的。。。。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28:00
  晕倒了,把自己套进去了,哈哈
  两个小时却是很重要的啊,比如,现在的青海晚上7点半的时候才天黑,而深圳,一过5点半就有点黑的意思了。那意思可就大了去了
  早晨天亮时间也不同啊,所以要调整呀跳跳
  
  KFC说的还是有道理,不乱,现在广东治安好的很啊:))
作者 :kfch2003 时间:2007-03-26 19:38:00
  那就好,我当年来的时候,整天呆在宾馆,都不敢出去
作者 :越楚 时间:2007-03-26 19:38:00
  那个嘛,这个嘛,这个调整当然粉重要滴,8过为何调整就8说啦
作者 :kfch2003 时间:2007-03-26 19:39:00
  还看到新闻说多少人被抢
  
  
  
  来香港我请吃KFC
作者 :kfch2003 时间:2007-03-26 19:41:00
  
  
  可能现在好了吧,广东前段时间政治摩托车的结果吧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26 19:41:00
  唉,感冒还没好,吃药是当务之急啊,广东的治安俺们先不讨论撒
  
  越总貌似在花边,嘎嘎。。。
作者 :蒋茵茵 时间:2007-03-27 10:26:00
  :)
作者 :跳跳猪_ 时间:2007-03-27 15:14:00
  葱,在老家装好宽带,悠载悠载滴喂喂猪,还有媳妇暖炕,这日子多逍遥哈。
作者 :zqc2 时间:2007-03-27 17:17:00
  辛苦辛苦........
作者 :暮涛凝雪 时间:2007-03-28 11:44:00
  来看看你
作者 :九韵 时间:2007-03-28 14:08:00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记得我
作者 :豆子和小轩 时间:2007-03-29 15:31:00
  偶就不说啥了`~
作者 :jack100 时间:2007-03-30 11:20:00
  
   很有才,偶来踩踩.连月月都是徒弟.
   呵呵
作者 :若弋 时间:2007-03-30 11:38:00
   喜欢在你身边,让你看着我成长!
作者 :阳光男孩g 时间:2007-03-30 12:16:00
   小侄到你地盘上撒野来了。看准了是撒野不是撒尿!
作者 :妙曼薄云W 时间:2007-03-30 12:22:00
  哈,楼上的小乐星:)
  
  葱,继续续吧,喜欢看你这样的文字。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30 12:23:00
  哈哈
  这小孩
  问好大家:)
作者 :不为了啥 时间:2007-03-30 12:37:00
  撒尿也可以啊,看看你能滋多远
作者 :zqc2 时间:2007-03-30 14:08:00
  哈哈,童子尿是药哈,这是中医滴药银子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30 14:17:00
  那我就继续写吧。
  昨天跟rain聊天的时候,我给她说,rain啊,我和你们几个聊天上瘾了,咋办呢?
  她说,怎么办都中。
  我说,寂寞啊,你们几个,清一色的都不会否定我,都点头,都承认我的做法,我的牢骚,甚至我的脾气都是一流的……
  于是,我飘飘然。
  我寂寞啊。
  听不到任何不同的声音了,近10个徒弟吧,还有总管啊亲戚的,在网络里,众家人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平和和淡定。
  刚在群里说,我昨天没睡觉,一夜低烧,咳嗽,流汗……
  于是,你们几个都急了。
  一个个都说,以后有事别发牢骚,别写东西,直接打电话,于是,你们纷纷说自己的电话是24小时开机的等等。
  我怎么忍心折腾你们呢!
  思路很清晰地在撒野,用文字。
  好一段时间不写东西了,总有点手生,但跟你们在一起,我真的能找到一份家一样的感觉,温暖,温馨,就像离别了一段时间的亲弟弟妹妹一样。
  相信你们也有这种感觉。
  那,我们就彼此珍惜吧!
作者 :hsy1217 时间:2007-03-30 14:21:00
  呵
作者 :坏淡淡 时间:2007-03-30 15:35:00
  :))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3-30 23:16:00
  哈哈,这淡淡
  隆重欢迎你
  1217好像电脑好了?
作者 :寒江雪雨 时间:2007-03-30 23:32:00
  专程进来视察:)
作者 :俏小皮 时间:2007-03-30 23:33:00
  专程进来灌水:)
作者 :zqc2 时间:2007-03-30 23:39:00
  :)))))
作者 :妙曼薄云W 时间:2007-03-30 23:53:00
  MS偶错过了什么????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1 00:20:00
  从我的三个徒弟说开去
  
  
   作者:余聪 提交日期:2006-12-19 19:04:43
  
  
   嗝……
  喝多了。
  先发个帖子说明一下俺这三个徒弟。然后跟一下风,把午夜里的这些鸡毛蒜皮的鸟事都说说。
  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是部落。
  部落,就是部落,一帮志同道合兴趣相投的人聚集在一起的场所,所以,不要动辄就拿版规来威胁我们,只要不犯什么大的天条,大家都能来去自如,俺们几个版主,小门小脸的,也就图个热闹。认识几个朋友,开几句玩笑,调戏几个MM罢了。
  闲话少提,先表一表俺这三个徒弟吧。
  三个徒弟  
  大徒弟月下池边树,认识在两年前的天涯。生性敦厚,不喜灌水,在天涯也做几个版的版主。
  怎么认识她的,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反正当时一直叫我师傅。俺也就从了。
  这两年时间,有一段我们彼此都没有联系,换了手机后,只是把号码发给她了而已。没想到,后来的若干个时间后,有次她发短信说:
  “有人在群里狂找你,好像是什么事情,偶木有告诉她你的号码。”
  奇怪的事情,就在这里,找我的这个人,正是我的三徒弟若弋。
  当时她并不知道这闺女毛手毛脚咋可能是自己的师妹呢。
  话还得返回来说,这二徒弟rain呢,明眸善睐,莲步依依,大有古典女子的遗风,且生性好静,善良可人。有一次,我给她发了个牢骚,我说不成了,这年头,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背叛师门了,都不理偶好久了。
  她问我,你还有徒弟,是谁?
  我说,她的ID叫月下池边树。
  Rain啊了一声,半天没响动,我以为她觉得我收徒弟都没告诉她,心有不平呢。
  后来,她敲过来一行字,解释说,姐姐这几天出差了,可能忙呢,今天早晨还跟我说话了呢。
  亚,这破天涯还真小。
  她居然一直叫月下姐姐。
  那样,这两个徒弟就算顺溜了。
  再说说这三徒弟吧,我虽叫她丑妞,但长的那叫一个气质清纯,容颜秀美,婉约可人,天生丽质,清秀大方,真可谓一树梨花压海棠,当日碰到一些感情问题,在电话里哭哭啼啼,一想,罢了罢了,我也就豁出去了,一边跟她聊天一边随手翻开枕头旁边的《古今中外恋爱必杀技速成大全》,滔滔不绝义愤填膺了半天。她破涕为笑。
  这就有了下文,她在午夜常常被破船之流的乱世LM调戏,师傅看了心疼,但双方都自得其乐,在此还有一本书,是我本人写的,叫《古传迷宗反TX大法》,等有用的时候说一声吧,他们几个小鸟鸟算个铲铲?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1 00:22:00
  关于锦瑟  
  
  我其实对锦瑟的字写的比较多了,在此整理出来就OK。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首《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
  
  大家没必要理解这历史背景,因为古诗呀,本来就引经据典,很难理解的。
  就说这“锦瑟”二字吧。
  李商隐写这首诗时的心情可能跟我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郁闷,还不如叫《无题》呢,他居然发问:锦瑟呀,你干什么要有这么多条弦?乖乖,我们都知道,这个锦瑟,原有多少条弦,到李商隐时代还是是多少条弦,其实都不必“考证”,李商隐不过借以发发牢骚而已。
  但有可靠记载,古瑟五十弦,所以玉溪写瑟,常用“五十”之数,如“雨打湘灵五十弦”,“因令五十丝,中道分宫徵”,都可证明,此在诗人原无特殊用意。
  古代诗词中,出现这两个词的地方还是比较多,如“锦瑟华年谁与度?”或“佳人锦瑟怨年华!”
  锦瑟原来应该是50铉,后来慢慢演变成了25铉。光这一词,可以写篇论文,哈哈,但李表达的是在弹琴中追忆生命失去的另一半,追忆似水年华。
  
  ---------------------------------
  作者:余聪 提交日期:2006-12-13 23:55:00
  
  
  锦瑟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了。
  锦瑟是陪午夜一起走过来的元老之一。
  锦瑟,我们也叫她小H。
  我和锦瑟甚至闹过别扭,拉黑过,那时候发誓再也不加她QQ了,当时敲字的时候我都是颤抖的。
  但,来午夜的人们,一直有一个中心词,那就是温暖。
  对,温暖。
  还记得相约3点的那段日子吗?
  都走过来了,那段时间,几乎午夜的每一个帖子里,都留下了锦瑟的痕迹。起初,我在想,她只是无聊。可后来,我发现一个人打发无聊的方法有很多种,但灌水并不是唯一一个途径。锦瑟的执着让我深感惭愧。
  男人,还说什么道歉呢?
  最后,她还是说了一句话,余聪啊,有什么需要说一声。
  我说是啥需要?
  她说QQ群。
  送了一个微笑过去,顺便再送了一个谢谢。
  那天在QQ群里分析她的性格,算是分别的前奏,异地不像本地,很多话不用说了,但是近3个月的接触,我敢说,已经比较了解你了。
  你敏感,你有点极端,你还很执着,就像你在午夜的表现一样,你的敏感与极端是并行的,多一点微笑吧,世界肯定会很好。有时候,不论开玩笑也好,现实的聊天也好,给人留点余地,慷慨地微笑,用你的漂亮和气质去打动一个人,打出一片天地,不要用你的公主脾气。
  我知道,写出这篇字我面临的是什么样的质问,但是,对我个人而言,我肯定要写的,因为我想写,必须要写。
  你的执着与你的懦弱是并存的,你相信吗?
  有些事情,这两个极端不能并存的,不要轻言放弃,是你的,就是你的!
  我的朋友们出国的多了,但并不一定都要写点牢骚。再说出国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于你来说,这是一个转折点,异国他乡,即便有BF或者更好的亲人,自己照顾好自己吧。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
  写到最后,只想送你一句话:在做不了决定的时候,请相信自己的感觉,然后再执着,不要让执着与懦弱并存!
  锦瑟年华与谁说?午夜心情期待你!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1 00:23:00
  作者:若弋 回复日期:2006-12-20 9:30:00
  
  师傅:虽然我们在午夜碰到的时间很少,基本上我在的时候你不在,你辛苦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躲在被窝里暖暖了,没有帮你很多的忙,不过幸好我们这个论坛里有这么多的精灵们在互相帮忙,才使我们午夜这么温暖,比如:咬咬啊,若若啊,楚楚啊,残红姐姐啊,人心姐姐啊,等等好多好多。不同的一个地方却为了同一个部落,你说的打发寂寞的方式很多种,更何况她们不一定是为了打发寂寞吧。
    师傅,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你看我们这么努力的,过年了,你要发红包啊~~哈哈
  

  
  夜阑听语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是陆游晚年的一首诗歌,南宋时,天下颇不太平,陆游即便是卧在病床上,也不忘记告诉自己的儿子:“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我一直在想,我这位姐姐挖空心思地去想这么一句“夜阑听语”,听什么语呢?听谁的语呢?
  这几天,这猪又换了两句清时黄仲则的古诗做签名——“别后相思空一水,重来回首已三生。”此人并不出名,想必是借了大明宫词的光了,于是,这两句诗歌被爱情中的男男女女们无限引用,我的这位姐姐也没有逃脱……
  还不如换一句耳熟能详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呢!直白,还留了无限希望。
  闲话少提,那就说说正经的吧。
  我知道网络里有她这么一个名字,那应该是一两年前的事情了,很熟悉。当时我是乌鲁木齐版主GUCC博客的管理员,她好像也是。只是挂我的名字也就是偶尔进去改一下博客,算是技术支持了吧,她则不同,完全是一帮小姐妹唧唧喳喳凑个热闹加上去的,所以,与她并不认识。
  在午夜开张前的某个时候,我们无意中又邂逅了。
  互相寒暄一阵,居然是老亲戚了。但是这个姐姐一直叫不出口,理由是,网络里比我年龄大那么一两三四五六七岁的人多了去了,我该叫哪个?何况,按西北人的性格,叫了,就是骨子里认可了,所以,我是不轻易叫的。
  一日,酒后牢骚,心里真的需要些许安慰。
  她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实在的,当时接到的信息很多,但没有一条像她那样舒舒服服地贴到我心里,让泪水充盈……
  我只回了两个字:姐姐!
  也许,她在那头乐晕了,反正我是不轻易叫姐姐的,尽管这么一个简单的词,敲出来不用一秒钟……比如中国人对自己一个深爱的人说“I love you!”,你说这感觉是本土的吗?用心敲出来了,也是简单的几个字母,但如果敲出“我爱你!”却是不一样的感觉。在我的感念里,姐姐也是如此。
  姐姐的性子直来直去,很合我意。
  西北人,交得来,就交,交不来,那何必勉强?大家都是这样的性格吧,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直来直去的,没有什么隐瞒。她常常语重心长地告诉我:
  “猪弟啊,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虽然俺目前还不是很幸福,但我们都要幸福!”
  然后,我看了半天,明白她的意思了,就回一句:
  “猪姐啊,你啥时候变成老太太了呢?”
  她不假思索地发过来那个笑的满地打滚的表情图片,咳,我这个姐姐,你啥时候能长大呢?
  前些日子,我让她少聊天,别尽干那些又费马达又费电的事情,那固定资产浪费的海了去了。她却死皮赖脸地说,要我赔她面膜,因为跟我一聊天,那面膜算是白做了。于是,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僵硬着表情聊天的,想来也挺可怜的。
  她爱笑。我知道,爱笑的人也易哭。甚至有点情绪化,哈,这个像俺呢。
  前些日子给她推荐了两部小说,她是硬着头皮一边看蜡笔小新,一边忍受小说长篇大论的折磨,看完后,我大概考了几个细节,算是读了,唉,我在想,她一边看动画片,一边还要完成弟弟布置的极不愿意做的事情时的表情,好委屈亚。
  2007年的0点整,姐姐的电话来了,带点哭腔,带点醉意,带点放肆,带点温暖的声音一遍遍敲击我的耳膜,听不烦的祝福,享受不尽的温馨,一直罗嗦到新年的时间过了,她才一边吹牛说开始喝第8瓶酒,一边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电话里传来了忙音,今天她肯定是在睡觉……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1 00:45:00
  下一篇写越楚吧,这家伙有情绪了
作者 :越楚 时间:2007-04-01 00:46:00
  我比花香,我比树美,我不要做一棵无人知道滴小草,欧耶~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7-04-01 00:55:00
  顶偶滴楚......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7-04-01 00:56:00
  晕个,刚刚被老师批评了,正想表现一下,系统告诉偶还有45秒......
作者 :蒋茵茵 时间:2007-04-01 13:51:00
  :)
作者 :kfch2003 时间:2007-04-02 00:24:00
  看来老师是迷失在花团锦簇中了。。。。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7-04-02 02:49:00
  又想起了在群里的那些晚上
作者 :张爱羽 时间:2007-04-02 11:51:00
  横,看了好几回都没有我,
  
  
  
  气愤,发火,摔门,泪奔而去^^^^^^^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2 16:36:00
  多年的红颜成知己



  我知道你是个孝子
  你心里也明白,你父母为了你花了多少的心血
  钱不说,就是守,也守着你无数个日子
  你的身体,你的婚姻……
  所以,我明白
  若是有我们这些朋友支撑着,他们心里也会开心的
  猪啊你,你明白吗?
  我知道你对父母有多少的情感
  每次你写到你的父母时,读完你的字,总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其实你也了解他们的……
        ——题记

  本来,我打算将她的这一段话原封不动地发到论坛的,好几天前就有这个想法了。一直没有发,留下来做这篇字的开头,倒十分合意,是一种不经意间的感动吧。其实,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要酝酿一些感动,当大滴大滴的泪水挂了一脸时,在这个深秋的午夜里,那种冰凉冰凉的感觉才让我感受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离开了一个城市,便离开了一些记忆。泪腺似乎凝固了好久,在醉酒后的某一个场合里,也许,我能手捧着电话对着某一个多年的知己,让泪水肆意。那种纵情,大家都能理解罢!但是,父母,每次一提到父母的时候,我便能不分场合地想痛哭一场!总觉得亏欠了许多,但又无力去做什么。时间好像永远不够,借口好像永远很多……
  前几天,在恶搞的采访中,有人问我,若能回到从前,我最愿意回到什么时候。我没想太多,就顺手敲出了自己的观点:和母亲,还有弟弟妹妹们一起在山里挖土豆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想尽办法去偷懒,尽管母亲知道我们的伎俩,但就是装傻,让我们的小伎俩一次次地得以满足,我们开心那!
  多年后,其实,母亲不需要解释如何识破我们的伎俩的。长大了,为人子女,为人父母,便有了一种释怀,我们都知道,那是爱……
  前些天,一个朋友让我要明白,爱情或者一段情都是有基础的,简单的很,但很透彻:“重孝的人懂情!”
  好像醍醐灌顶,是啊,一个人如果抛开“孝”而大谈其他,那不是空中楼阁吗!这篇字的铺垫也许太过庞大了,但跟她有关系。因为孝,因为情。
  混迹网路多年,朋友也有一大把,真所谓人以群分吧。我和她的相遇、相知决然离不开网络。但我们的开始却是很简单的几句家常。也是这几句无关风月的家常,迅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应该是两年前吧,和她认识后,她告诉我:婆婆对我可好了,就像亲妈一样,嘻嘻,比亲妈还亲呢。
  我在网络的这头,已经有了一些嫉妒,我说这小女生可是幸福呀。后来,她接着说:
  爸爸和公公是战友,他们就像亲兄弟一样,关系很好,所以,我在自己家和在公公家一样的,婆婆看着我长大,宠的我太厉害啦,这几天她在给我挂Q呢,要是你在白天看到我,那说不定就是我婆婆不小心弄上线啦……
  本以为,她就是个幸福的小女生,当时还想入非非呢,可是,有次深夜,和她聊天,她告诉我:
  嘻嘻,俩猪都已经睡了,小猪在左边,大猪在右边,我在中间用本本上网。
  怅然也。这三头猪真是想把漂泊的我羡慕死,我在网吧熬个通宵,乌烟瘴气不说,还要害怕这个号那个ID的密码被盗,还要应付身边一些盲流的骚扰,在那种如履薄冰的气氛中感受着对面家庭的温暖,我嫉妒啊……
  大概,我们的聊天就是那样开始的。要是没记错的话,她们家小猪阳阳已经5岁了。
  你们说,人和人,在网络里,怎样一种情况下才能让对方心甘情愿地受骗?
  关于这个,我研究过好久。
  首先,要放心。
  记得在前年某个时间吧,当时,我也是青海版的版主,应该是我一个人挂在青海版版主的位置上,端午节的一次活动吧?答应了给灌水的人每人一个哈达。可是天涯有个习惯,就是:凡是有分分的地方,就有马甲。据说一次可以开10个窗口灌,天哪!我那次的“哈达”(天涯虚拟哈达),要送出500个,但端午节下午,停电了。
  没办法,我不能失信于众马甲啊,于是,给她发了一个信息:
  用你ID发下“哈达”吧,过了今天大家会骂我!谢谢你。
  当时,我们只是认识,彼此的信任,也就建立在最初那份聊天的坦诚上。没想到她的回复很简单:
  好的,收到。
  她当时在一个省版做首席版主,也够忙活的,500个马甲,要发出500份哈达。网络是什么?我在问自己,后来也笑,哈达的分分倒是不多,但该死的是我自己发不了,而且让别人一发就是500个,Ctrl C、Ctrl V……
  那一次,我既欠了她两万多的分分,也欠了她一份人情。
  总是巴望着她求我做一件事情,但她不冷不热,一直没给过我这样的机会。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她在QQ群里紧急呼唤,某个帖子代码出问题了,她解决不了,求救……
  问题倒不大,我打开源文件后找到错误,轻描淡写地告诉她。没想到这个代码白痴立马开始崇拜我。
  于是,我们的来往比先前更频繁一点了,因为我懂代码,她不懂。
  说完了首先,再说其次吧,其次就是要诚心和真心。
  这林子一大,鸟儿们就多了,各种声音唧唧喳喳不说,各种手段也层出不穷。一不小心,你就上当了,别看这是网络,但你要明白,显示器的前面,坐的是一个人。有时候,人的狰狞便会在一种侥幸的心理中变得阴暗和叵测。何必呢,为什么要阴暗?为什么要叵测?为什么要侥幸?
  很多人说,网络的好处是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换一场ID便是另一个人生。我不赞同!那样,你很难在网络里有长久的朋友,你永远是菜鸟!你也永远被别人瞧不起!坦荡一点,为什么要换?就像自虐一样,给自己扇几个嘴巴无非是想引起对方的注意,给对方造成不安和内疚,拜托,现在不是周瑜打黄盖的时候,只有周瑜,黄盖不在,你打自己,没个知音那寒蝉了不是?那你注销ID无非就是表个态,宣个誓而已。人家耶稣早就曰过,不要宣誓,你们的誓言不会让白头发变黑的,也不会让黑头发变白(大意)。混不下去的人你换八百个马甲也无济于事,因你那骨子里透着不良,因你那脑腔里塞满荒唐。
  闲话不提,说说我的这位红颜知己。我和她的聊天,几乎没有过虚伪。我有不愿意说的事情的时候,会在后面加个括弧,并说明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不想说。
  这样的情况下,她会很理解地敲个“嘻嘻”过来,然后再发一个乱七八糟的点头表情,搞的好像很隆重同意的意思。
  就这样,用一颗平常心持续着我和她的友情,中间,她也陆续知道了我网络中的几个姐姐,还有另外一些红颜、蓝颜,大家在单独一个群里完善着自己的小和谐。记得,有一次她给一个朋友在群里说过类似一句话:
  我能用人格保证,余聪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这些事情,他都给我讲过,分毫不差。
  我不是个处心积虑的人,我甚至有点率性。但,赢得一个人的接纳和完全信任,那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比她早两年,我认识了麦子,那种和谐呵!我不想用自己的某一种自信去尝试这种友情的深浅。即便是网络,点点滴滴总关情啊,我没有资格让关心我的朋友们去担一份额外的心。
  当然,我完全可以去花时间再认识几个新朋友,就像和她一样,无话不谈,现实里的、网络里的、老家的、过往的、将来的……可我问你,在我年轻的生命里,还有多少个两年,或者三年?
  所以,我们一帮在一起的朋友们,用最真最诚的心,赢得了彼此的信任、尊重,还有那种因时间而凝结的默契。这就足够了。
  最后,那就是不随便发牢骚吧。
  我的牢骚,被她们姐妹戏称为“发飚”,前段时间,在论坛里花了一个通宵时间在“发飚”,将自己的能流血的记忆写完了。但,让我惊奇的是,那天晚上,某几个ID互相发短信通知上来看余聪发飚,我是事后才知道的。
  她们,或者他们,第二天还要上班,却为我的情绪波动而浪费了整整一个通宵的光阴,多么凄惨的事情,多么壮烈的事情!
  中秋节前,她在群内留了一个公告,说谁要月饼,请与她联系。
  我给她消息,那就寄给俺娘吧,估计今年俺娘能收到四五份月饼了,这比往年要丰收多啦。
  关于骗月饼的事情,故事多着呢,在这里只提一小下。
  她后来真的给俺娘寄月饼了,当然,我不会怀疑她会骗我,只是俺娘的一席感动演说,搞的我热泪盈眶,当场就给俺娘保证,一定给你找个这样的好媳妇儿,以前的事情,咱不提了。
  俺娘在万花丛中早就迷离了双眼,她现在根本就不愿意去过问哪家的丫头啥啥啥,谁家的丫头某某某了,累的。就让年轻人去折腾吧。
  恩,后来,我的确有点担心,我说你们家小猪肯定没意见,这要是大猪冷不丁吃点醋咋办呢?
  她很自信地告诉我,没事呀,他知道的。
  我顿然释怀。
  说起来他知道,我又想起了一个往事。
  有一次,我写了篇文字,不知道发到哪个博客里了(狡兔三窟嘛),她大清早的读得眼泪汪汪,可把她老公吓了一跳,她死活不说话,就坐在电脑前哭,后来拉着他老公一起,把“余聪”的故事读完,然后在老公的安慰下才死活不情愿地擦干眼泪去上班了……
  这事情搞的。
  刚才,我回忆了一下,打开了和她的聊天记录,电脑半天没反应,一看,记事本文件3M多,当然,其中肯定有大量的论坛里她认为好看的东西,或者我认为不错的文字等等。点点滴滴的东西太多了。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突然想感慨一句:多年的红颜成知己啊!生日快乐!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3 00:19:00
  那就,自己顶一下吧。
作者 :越楚 时间:2007-04-03 00:20:00
  我要等你写我了我才顶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7-04-03 01:16:00
  在气温骤降的时候,来看温暖的帖子
作者 :张爱羽 时间:2007-04-03 15:31:00
   好奇那个红颜.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3 15:35:00
  啊,那个红颜当时上过首页的啊:) 偶以为你看过呢。。。
作者 :楚_越 时间:2007-04-03 15:40:00
  还在翻旧帖呢
作者 :我是开花的树 时间:2007-04-03 15:53:00
  就是啊,都是些我看过的东西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3 16:02:00
  买烟去,然后灌一点。。。
作者 :轻舒水袖薄施粉 时间:2007-04-03 19:14:00
  
  烟还没买回来.................
作者 :我是开花的树 时间:2007-04-03 22:02:00
  是谁说开始戒烟戒酒的?看来是真不要命了,好好照顾自己啦!
作者 :若弋 时间:2007-04-04 11:10:00
   听师傅讲那过去的故事....
作者 :hsy1217 时间:2007-04-04 14:19:00
  没,,
  每天泡吧呢
作者 :hsy1217 时间:2007-04-04 14:45:00
  花花
作者 :用一生等一个约定 时间:2007-04-04 15:23:00
  红颜难觅
作者 :暮涛凝雪 时间:2007-04-05 14:08:00
  一直觉得在网络里的余聪是感性之人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5 14:30:00
  呵呵,在现实里,我其实也是个感性的人
  只是,现实和网络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吧:)
作者 :豆子和小轩 时间:2007-04-05 16:58:00
  我的理想是做个机器人,不要感性,不要理性,只要程序!照单执行,呵呵,这个想法有点变态
作者 :冰冰凌儿 时间:2007-04-05 19:05:00
  啥也不说了,看图
打开图片太慢了,被仁慈的余聪先生阁下删除啦……
作者 :轻舒水袖薄施粉 时间:2007-04-05 19:15:00
  
  百花丛中葱最艳......哈哈 高,实在是高.........
作者 :越楚 时间:2007-04-05 19:16:00
  哈
  
  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 :妙曼薄云W 时间:2007-04-05 19:18:00
  哈哈哈哈~~~~~~~~~~~~~```
  
  冰冰凌儿你太有才了~~
作者 :越楚 时间:2007-04-05 19:22:00
  ≌雯所未雯≌ 19:15:35
  智慧的脑袋果然是 那啥啊
  ≌雯所未雯≌19:16:03
  智慧的脖子 怎么和长颈鹿一样
  越楚 19:17:02
  眉清唇红,头发稀薄
  跳跳猪 19:16:54
  而且那形象特象他
  ≌雯所未雯≌ 19:16:56
  聪 应该是主要形容耳朵
  跳跳猪 19:16:57
  哈哈哈哈
  ≌雯所未雯≌ 19:17:06
  我认为耳朵可以再大点
  若若19:17:08
  哈哈哈哈
  越楚 19:17:47
   哈哈哈哈
  越楚 19:18:09
  智慧的发型
  越楚19:18:18
  智慧的脖子
  越楚 19:18:22
  智慧的耳朵
  若若 19:17:53
  智慧的眼神
  若若 19:18:19
  智慧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迷离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6 00:11:00
  哈哈,鄙视鄙视。。。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6 00:12:00
  ◎ 三爷走了
  
  
  三爷是爷爷的弟弟,家族排行老三,家里的老小都叫他三爷。
  就在今天,2007年4月5日,农历丁亥年清明节。我在异乡的城市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三爷家热闹非凡。
  三爷离开了曾经陪伴他一生的那个村庄,离开了他一手经营起来的那个家庭,此刻,他正静静地躺在堂屋中间为他搭建起来的灵堂里,没有鲜花,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白色的孝布盖在身上,脸上却是几张黄纸,村里人说,阴阳隔层纸,这纸必须要有的。
  三爷所在的屋子,就是灵堂。
  屋子的地下铺满了麦草,叫草铺,那是孝子们拄着丧棒哭丧的地方。草铺挨着三爷的供桌,供桌上摆满了亲戚朋友们送来的各种供品。供品下面,是一张围着黑色绸花的大黑白照片,屋外唢呐喧天,鼓瑟齐鸣……
  三爷刚过七十岁,这在村子里,不算高龄,和他一起长大的许多同龄人现在还有很多精神矍铄的呢,村子里,上了八十的人太多了,春节时,三爷告诉我:我这个年龄还不叫老汉,你看那张老头,今年都九十一了,我还得20年那!
  这篇文字不是三爷的祭文,我也不会写祭文。
  听到三爷去世的消息后,一夜未眠,让我想到了我能记忆开始,30年来关于三爷的许多点滴。
  三爷的死,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三爷生有两男三女,他带给儿女们最快意的记忆,便是文化革命时,他做了近20年的村委书记,他命运的转折点,也来自那段快意的岁月。三爷读过几年私塾,识得几个字,那一年,村里的阴阳官(旧时的阴阳官跟县官平级)遭批斗,他看中了阴阳官家里的那些古书,从此据为己有,日夜研究,虽然没研究出什么名堂,但也能拿着罗盘给人算算命,看看风水。于是,他的下半辈子便是这样一种状态:在种地的当儿,谁家要是有拆房建房的,三爷便拿着他的罗盘,几本古书,像出家人一样行走在七里八乡的小路上。这成了他谋生的另一个营生,谁家要是招待的好一点,他免不了会带一点好吃的好喝的,捎给儿子,捎给孙子。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还在春节的时候,跟三爷聊天,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聪儿啊,现在这日子,天天都在过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天天吃的是白面呐!
  说着话,他好像记起来什么了。
  他进屋转了一圈,硬要拉着我看看他们新买的VCD,他说,孩子们都喜欢看这个东西。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陪着三爷坐在午后的阳光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很多。但三爷好像很疲惫,时不时就睡过去了……
  三爷的两个儿子,都上了高中,却没有一个能考上大学的。所以,三爷最大的成绩是给老大娶了个媳妇,老大的儿子都快20岁了,还记得三爷给孙子起名字时的情景,那种幸福,那种成就感……他把他的很多古书都翻出来,摆在炕上,意气风发地找着某一个字,可是三爷的国学基础太差了,末了,还得翻字典,那一个月里,他也像他儿媳妇那样,忧心忡忡踌躇满志地坐在炕上,为的就是找到一个字。
  那个字找到了,是“着”字。
  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三爷为什么要选这样一个字,大概,他可能扫到了苏轼的这句“春根夏苗秋着子”罢。
  三爷的老大在有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后,就迫不及待地分家了。分家时,老二儿子还未娶妻。
  那时候,三爷已经六十多了,为了给小儿子讨个老婆,三爷佝偻着背,在十里八乡的崎岖山路上划出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笔重彩。小儿子能言善辩,按理说,找个老婆不是很难,何况三爷能掐会算,至于婚姻、家庭、甚至风水,对他来说,都能圈圈点点。
  命运给三爷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几经周折,三爷给小儿子找了一方从别人家逃出来的智障媳妇。
  三十多岁的儿子,终于能娶妻生子,这对老人来说,已经圆满了。
  可是,事情没有结束。
  先是这位婶婶的前夫来三爷家要精神安慰费,一来二去,花去不少。农村的钱紧啊,三爷为了保住媳妇,认了。
  接着,三爷有了最后一个孙子(也许不是),可这位孙子也是先天缺钙或者缺营养,刚生下来不久,就疾病缠身,三爷又陪着儿子为了孙子东奔西跑。孙子的病没好,也许永远也不好,三四岁了,还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即便到了七岁多的现在,也不能完完整整地表达一件事情。
  三爷的灾难并没有完结。
  去年的时候,这位辛辛苦苦留下来的媳妇又跟人跑了,一去无踪影,小叔在外面打工,家里只剩下爷爷、奶奶和一位咿咿呀呀的孙子。三爷要吃饭,三奶的手有关节,拿不了菜刀,更不用说做饭炒菜了。瘦骨嶙峋的三爷和三奶在那间可能为秋风所破的屋子里苟延残喘地延续着他的生命。
  他不大愿意让老大家的孙子来家里给他们做饭,理由是,两三口人的饭,做不好,做多了要剩,做少了不够。其实大家都明白,他是怕老大家的孙子蹭他的饭,又加了一口人,何必呢?
  按他的话来说,现在这天天过年的日子里,谁还在乎那么一顿白面呢,但三爷在乎。
  还是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三爷一直用垂暮的气息在感叹着自己的一生,也许是该回忆了吗?他说这是命。
  小叔过完年后铁定要出去打工的,他已经把地交给了老大。这也是命吗?
  小叔还没有离开,三爷就走了。为那几间破败的庭院留给了昙花般的一阵喧闹,可这一阵喧闹过后,三爷家就剩下不能做饭的三奶了,小叔肯定要出去!
  三奶自己做不了饭,何况,小孙子四六不分,总是不上路,这一老一少,如何安排呢?三奶什么时候走呢?
  我想多了。
  但愿,三爷的在天之灵,能帮小叔再找到一房媳妇,这个家,不能破啊!
作者 :讷言独行 时间:2007-04-06 00:21:00
  哦~ 原来没失踪-_-!!~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6 16:31:00
  鸟哥来了,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们几个:)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6 18:47:00
   ◎ 玩什么别跟我玩马甲
  
  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我要郑重鄙视一下自己,我是什么鸟人呢,敢这么颐指气使的说话,何况,我自己也有一二十号马甲。
  我坦言,自己的几个马甲几乎是广而告之后几个朋友都知道的。
  马甲的重要性大家不要小看,就天涯十佳斑竹评选开始,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不知道来回海南以及七日游的机票有多贵,但是马甲可以换来这一趟免费的旅游。
  同样,你也别说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我这个人,和一帮朋友也懂得努力,也努力过了。只是到了第二轮的时候很识趣的放弃了。原因是,我不大爱操练马甲,尽管也有一些朋友500,500的提供马甲给我。第二轮的时候,我手头还压着2000马甲……
  突然,失去了兴趣。
  那个翌日,我慎重地征求了我的朋友们的意见,然后放弃了。
  我们出来玩,不是为一趟海南,也不是为几个马甲。
  操练马甲的人,奇怪的很,动不动这样,动不动那样。我喜欢一个人,也许,ID可能起了先入为主的作用吧,就像我的“余聪”一样,从有网络开始,一直是这个ID,只要不冲突,我就不可能换,为什么要换?
  我的观点是,网络提供给你一个便利的可以换的环境,你就肆无忌惮,那如果在现实里呢?你换不了,是不是就要整死那个人?因为你自己死不了,你不可能让你的ID到公安机关去死,毕竟你活在那一方土地上,那么,你就想着让别人死去?
  道理是相同的,但实际情况可能没这么复杂。毕竟,现实就是现实。
  但是,有一点是确凿的:心理。
  网络里,遇到点事情就换马甲,那现实里呢?怎样逃避呢?溃不成军的时候,第一个会想到的是什么呢?
  天涯的一趟免费旅行要的是马甲的数量,但,交朋友却并不是马甲的数量吧。换多了让人适应不了,刚适应,你又要换,图的是什么呢?
  我不是牛人,但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可能用其他马甲做一些阴暗的事情,我要是换,早就换了,因为我的这个ID随时面临着来自现实或网络里“敌人”们的炮轰,可是,该发生的迟早要发生,躲避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要么,你就彻底从网络里消失,别再玩了,要么,你就昂着头,用你的ID,怕什么?
  当然,在现实里,发生一些事情,自杀的事情多了去了,要是活不下去,自杀倒是一种方法。自杀了,留给亲人的伤痛的确有点可怕。但网络里,“自杀”难道就不留给朋友们伤痛吗?其实,换一次马甲就是一次自杀!何必呢?
  现实里,人们可以通过你的声音,你的长相来分辨你,名字倒是次要的,毕竟,可以叫大狗啊,二猫啊,三傻的,随便一叫,大老远见了,就认出来了。可网络里,我们能分辨的,主要的是那个ID,换来换去,图个什么呢?一个ID的灭亡,其实就是一段历史和一段交情的消亡,你不承认吗?
  所以,马甲,尽量别正大光明地操练,玩不好,同样会给朋友带来伤痛的!
作者 :纤玉柔花 时间:2007-04-06 20:26:00
  来看看猪头.
作者 :梦游天堂城 时间:2007-04-06 21:48:00
  有时间我也会来看你的大作,不过这两天也许没空,星期一吧,哈哈,走了,闪。
作者 :轻舒水袖薄施粉 时间:2007-04-06 22:41:00
  
  换个马甲原本是想换种心情 ,当感觉还是那么无聊又无奈的时候,不如睡觉.....................
楼主余聪 时间:2007-04-06 22:43:00
  讲一个笑话,刚才看电视的一段母子对话:
  儿子:妈妈,今天有同学掉水里啦,别人都笑,就我没笑。
  妈妈:对,我儿子是好孩子!那,谁掉水里啦?
  儿子:是我。
  妈妈:#%¥%……%——*(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4404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