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有些话想说却没结果 [已扎口]

楼主:旧情丶那伤 时间:2013-10-12 15:00:21 点击:238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奈何桥空空奈何,彼岸花开开彼岸。我多想一个不小心就跟你白头偕老。
    ——题记
    
    湛蓝色的校服,满满地堆积了整个操场。唯独敬海铭轩穿着黑色的衣裤,像一颗老鼠屎一样掺杂在人群之中。隐约看到对面树下的电话亭站着一个穿白衣的女孩。一些甜美的笑声在他的心底里响起。阳光下她微笑的脸恍若隔世。
    
    那年那月那一天,敬海铭轩和朋友们在KTV狂欢,一大屋子人尽情挥洒着孤单。声嘶力竭地呼喊却怎么也上不去职业的高音,大家互相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然后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敬海铭轩和弟弟龙纷绽韵坐在角落里,彼此想各自的心事。有时候敬海铭轩很想从身后抱住弟弟,如同抱着一个孩子,龙纷绽韵有纯真的眼神和温暖的手指,弹烟灰时敬海铭轩总感觉到孤单的掉落。他们互相说着历史,可以耍赖,可以胡说八道。甚至可以说敬海铭轩离不开这个弟弟,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可依靠的人少的那般可怜,他更珍惜这份友情。
        
    “你们敢不敢小点声。”一个倔强而可爱的脸出现在他们的包房里,女孩穿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和敬海铭轩像是情侣一般。可能是屋里单身男人的眼神太过于强烈,此刻姑娘没了进来时的刚猛,不好意思的避开大家的眼光低下了头。敬海铭轩也不好意思起来,急忙把头偏向弟弟龙纷绽韵。从龙纷绽韵的眼里他看到了浓浓地爱慕。“你们唱    歌小点声。”姑娘留下这句话出了包房的门。
    
    “哥,我喜欢她。”龙纷绽韵举起杯子坏坏地朝敬海铭轩使了个眼色。每次龙纷绽韵喜欢一个女孩,都要敬海铭轩“推波助流”。
        
    “没问题,等会我去他们屋里帮你要电话。”敬海铭轩顿了顿杯一饮而尽。
        
    时间晃晃悠悠走过一个星期,龙纷绽韵和姑娘的关系还是一筹莫展。敬海铭轩天天看着弟弟喝着闷酒,习惯不去讨好,自己带着对弟弟的疼惜和对姑娘的思念默默地陪着。喝多了的时候,敬海铭轩开玩笑说姑娘的手臂是如何粗壮,腰围至少要六个人才能抱的拢。敬海铭轩强挤出笑容,却怎么也看不到龙纷绽韵的开心。敬海铭轩祈祷着姑娘可以再次出现,或是永远消失。
    
    敬海铭轩把姑娘存放在一个死角,那里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感情。
        
    记不得睡了多久,敬海铭轩被弟弟龙纷绽韵喊起来,几天的苦苦相求姑娘答应龙纷绽韵先从朋友做起。龙纷绽韵开心地手舞足蹈,敬海铭轩站在一旁只觉得心里空空的。
    
    他去了。那是一个很大的Disco酒吧。嚣张的音乐和烟草尼古丁的结合让敬海铭轩有些窒息。整整一个晚上,敬海铭轩看着周围的热闹和喧嚣。他茫然而焦灼地看着姑娘,他努力地想看穿姑娘。终于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开始把自己灌得烂醉。敬海铭轩摇晃着身躯在舞池起舞,猛然间看到龙纷绽韵失落的坐在角落。这是两个男人的失落,是一首无声偷偷心碎的歌。最终一切归于平静,客套的和姑娘的每一个朋友告别。酒吧外他们和姑娘一同等着出租车。
    
    这条城市中心的繁华大街,一天到晚的霓虹闪烁,人群面目模糊地出来活动,在黑夜里彼此靠近,然后盲目的走开。马上对面停下一辆出租车,敬海铭轩小跑到前门,坐上车子静等姑娘和龙纷绽韵的到来。没成想姑娘在对面张望了一番,跑过来的时候摇头晃脑。那一瞬间的可爱让敬海铭轩笑了起来。
    
    “你舞跳的不错,我还以为你就会唱歌呢。”透过后视镜,敬海铭轩看到姑娘澄澈的眼睛和不羁的穿着。她的声音是甜美快乐的。
    
    “我哥还会写小说。”坐在一旁的龙纷绽韵淡淡地说。
    
    “我也喜欢写东西,不开心的开心的我都记在日记里。”敬海铭轩微微一愣,然后笑了笑。原来这姑娘和他是那么相似,不羁的内在是寻求宣泄。
    
    “重新认识一下,我们现在就算是朋友了,我叫妈阁空瞳。”
    
    “敬海铭轩。我们还只是半个朋友。”
    
    在高速行驶中,她伏过来贴着敬海铭轩的耳朵说,去我家我们喝点好不好。敬海铭轩回头看看龙纷绽韵,龙纷绽韵轻轻地点点头。耳畔残留的香气和烧红的面颊让敬海铭轩久久无法平息。回头偷偷望,姑娘的脸在阴暗中如白蝶羽翼般洁白。敬海铭轩伸手兜住车窗外的风,此刻风儿有些热。
    
    付钱下车,到妈阁空瞳家的时候已是下半夜。敬海铭轩和龙纷绽韵随着姑娘到了她家。这个比啤酒过瘾,当敬海铭轩还在环视四周的时候,妈阁空瞳已经开始往三个酒杯里注入白酒。她轻轻地碰着敬海铭轩的杯子,敬海铭轩有些难堪的看着她。“我哥不能喝白酒,我替他和你喝。”龙纷绽韵不由妈阁空瞳说话喝个精光。妈阁空瞳喝完跟龙纷绽韵要了根烟。敬海铭轩看着空下去的酒瓶,想象着他们胃里的翻江倒海,担心地看着龙纷绽韵。“洗手间出门直走右转。”像得到解放,龙纷绽韵猛地站起身飞奔出去,不一会儿就听到厕所呕吐和水龙头的声音。
    
    “其实他也不能喝,这样好的男人上哪找。”敬海铭轩微笑着看着妈阁空瞳。
    
    “这样好的兄弟也找不到吧,看来你也不成熟。”妈阁空瞳有些失望地打开桌边的一袋薯片,默默地吃起来。
    
    就这样,龙纷绽韵和妈阁空瞳在一起了。敬海铭轩和龙纷绽韵的生活里多了个女人。在翻来覆去的日子里,钱比时间更让敬海铭轩心疼。只有敬海铭轩知道龙纷绽韵的钱从何而来,他不想弟弟再去铤而走险。妈阁空瞳的要求越来越多,她想要美容院,想要高档的车和豪华的房子。终于龙纷绽韵开了口。“哥,我想去趟深圳……”
    
    风里,敬海铭轩和妈阁空瞳送走了龙纷绽韵。妈阁空瞳倚着候车室的栏杆,没心没肺地啃着薯片。敬海铭轩觉得心里被什么堵塞,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感觉龙纷绽韵和妈阁空瞳的距离超出了两厘米许多。龙纷绽韵的背影慢慢消失于一群群人群中。敬海铭轩和妈阁空瞳看了场电影,就不知道该干嘛了。车站附近的旅馆老板一直盘问要不要开房间,敬海铭轩摆了摆手,一旁的妈阁空瞳一直笑着。
    
    一无所有。一个多月后,敬海铭轩在深圳电视上看到了龙纷绽韵的脸。还有几个兄弟的面孔。敬海铭轩笑了起来,笑出了迷茫,笑出了悲伤。妈阁空瞳的电话刚好打来。
    
    “想没想我。”
    
    “我想你干嘛。”
    
    “你敢不敢不这么伤人。”电话那边挂断了。换来了微信。“男人哭了,那是他真的爱了,女人哭了,那是她真的放弃了。敬海铭轩你记住了,我今天为你哭了。”微信上妈阁空瞳眼睛红肿,原来再美丽的女人哭起来也是这般狼狈。敬海铭轩冷笑着,“男人死了证明什么呢?”敬海铭轩发完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无助地看着窗外。最终投入妈妈的怀抱,妈妈疼惜地抚摸着敬海铭轩的头发说,傻孩子,那些爱和疼痛都是假的。
    
    学校的噪音铃声响起,敬海铭轩再次望向树下的电话亭,找不到了女孩的身影。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归北秋若。那个他一辈子也不会提及的女子,有时候绝口不提不是为了忘记,而是铭记于心。“阳光太他妈刺眼了!”周围的同学吓了一跳,敬海铭轩快速拂去眼角的泪水,生活还是要继续。一切都不可能重来,他站在操场又能干什么?
    
    我只是一味地在寻找一个怀抱,为了有个家我在所不惜。
    ——龙纷绽韵
    
    你就像一只刺猬,从不知道我拥抱你后身染鲜血。
    ——妈阁空瞳
    
    我不爱你了就代表我不会再爱了。
    ——归北秋若
    
    我都懂。
    ——敬海铭轩
    
    未经被人同意,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作者 :等你不会生厌 时间:2013-10-12 15:44:00
  来了~   欢迎,欢迎!
楼主旧情丶那伤 时间:2013-10-12 15:57:00
  @等你不会生厌  1楼
    来了~   欢迎,欢迎!
  -----------------------------
  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