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宿命 [已扎口]

楼主:敬海铭轩 时间:2013-10-01 18:07:45 点击:25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们爱过吗?只是睡过而已吧。
    ——题记
    
    奇怪的梦境再次浮现,那个穿白色褶裙的女孩笑着问他听到了没有。敬海铭轩费解地摇了摇头,女孩说我带你去听孩子们的欢笑,蝴蝶扇动羽翼的悸动,还有那温暖阳光滋润万物的声音……
    
    敬海铭轩不知道自己的欲望从何而来,他像发疯的犀牛一般钻进归北秋若的身体。瞬间的温暖让敬海铭轩感到了短暂的充实,没有任何语言,汗水和泪慢慢浸湿床单和彼此的眼眸,来往的汽车头灯明晃晃地将他们的影子刻在窗帘上,黎明前的黑暗突然显得没以往那么空洞。
    
    那一刻,他们命运的天平终于恒定,从绝望的姿势换做深情拥抱。黑暗中他们互相告慰安抚。一切如昨,温馨甜蜜。
    
    “我怀了你的孩子。”归北秋若擦拭眼角,神情自若。
    
    “下星期我陪你打掉。”敬海铭轩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用手撇了撇额头前的头发,对着镜子打点自己。
    
    电梯里的两人,形同陌路。风从窗外悄悄挤进来,却带不走一点讯息。没人看得清这两个扣着墨镜的男人女人的相貌,正如敬海铭轩看不到归北秋若的失落,亦如归北秋若看不到敬海铭轩的难过。远处刚开张的银行放起了礼花,天空中的烟火惨淡的可怜。敬海铭轩感觉到一阵空虚,下意识地抓紧归北秋若的手。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归北秋若从敬海铭轩眼里读出了依赖。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日渐成熟的男子。
    
    “傻瓜,我一直很爱你呀。”敬海铭轩松开了他的手,捧着归北秋若的下巴,轻轻抚平她凌乱的秀发。归北秋若嘴角淡然的对自己笑了笑。递给敬海铭轩一叠钱,“去商场好好臭美下吧。”曙光照亮整个街道,敬海铭轩深吻了她的额头。
    
    去往外婆墓地的途中,衣履破败的老翁在天桥上扯住敬海铭轩的衣角。敬海铭轩厌恶地看着他。小伙子你听,孩子们的欢笑,蝴蝶扇动羽翼的悸动,还有那温暖阳光滋润万物的声音……敬海铭轩惊恐地看着老翁,一瞬间语塞。仓皇加速离开。
    
    墓地一片让人绝望的闷热,绿绿油油的草木割破了敬海铭轩娇嫩的皮肤。敬海铭轩看着手臂的伤口,鲜血粘稠的以缓慢的方式慢慢罩拢整个右臂。他喜欢和生命偶尔开个玩笑,血滴染湿了外婆墓地前的白色花朵。也弄脏了他刚买的乳白色裤子。敬海铭轩快速地用双手挖出藏在外婆坟前的那些蝴蝶,细数发觉没少一只之后又埋了回去。白蝶的翅膀和黑色的墓土形成刺眼的对比,白蝶干瘪的身躯渐渐被黑色湮没。敬海铭轩把自己想对外婆说的话和希冀一起埋了下去。转身看到归北秋若,他习惯性地露出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笑容。
    
    一路无语,更像是殊途同归。
    
    回到宾馆已是半夜,黑暗中他们疯狂的蠕动,因为手臂的缘故,归北秋若在敬海铭轩身上肆意驰骋。她嘲笑着质问敬海铭轩到底有没有心,她的眼里充满斗志。敬海铭轩露出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笑容。
    
    一刀,两刀,又一刀。归北秋若发疯地向敬海铭轩的胸口刺去,大声地咆哮。生命在鲜血里慢慢飘零落下,敬海铭轩最终笑不出来。他的口中开出一朵朵鲜红的花骨朵,印在床单上像一只只被他亲手扼杀的白蝶。
    
    一切慢慢归于平静,归北秋若伏下脸亲吻敬海铭轩失去光泽的眼睛。“我是如此的爱你,只是为了我的孩子,我不会再妥协。”
    
    敬海铭轩胸口突起的纸片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幻想着是某个女孩写给他的情书,或是他写给自己的分手信。
    
    秋若,你一直都在说我琢磨不透,其实是你不知道我的过去。
    
    现在我在看咱们这个城市的美丽夜景,马路边上身边还有几罐和我一样躺着的啤酒。在私奔居无定所的时候,我们睡在马路上一共一起看过32次夜景。你给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的感觉,好像上辈子你就欠我似的,现在我想回报你。我把我的所有事情都写在家里的日记本里,其实那几本日记上的锁头一拽就会开的,小傻瓜被我骗了3个月呢。告诉你是因为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千万不要哭泣难过,我可能会看见的。不是我软弱没勇气活下去,是我承受的打击太多,而对你的打击是最不可原谅的。
    
    秋若,今天晚上的月亮是圆的,可是我知道就算是圆了也还是要缺,就像我的幸福永远是残缺的一样。还好明天我就解脱了,再也不必为任何事情烦恼生气,当火车带来大风的时候我会到达另一个世界,那里我不会有自卑,仇恨,我可以去陪我们那三个养不起而打掉的宝宝,那种感觉一定很好。
    
    别再当小姐来满足我的要求了,我要的只是你爱我。
    
    敬海铭轩
    
    一股刺痛之后的暖流,归北秋若瘫倒在敬海铭轩身边,亲爱的,不管是快乐也好,痛苦也罢,我要的只是你不那么寂寞。你听,孩子们的欢笑,蝴蝶扇动羽翼的悸动,还有那温暖阳光滋润万物的声音……在那个世界里我们会很幸福,宝贝等着我。
    
    几天过后,警察发现了这两具尸体,腐烂淫靡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风从窗外悄悄挤进来,却带不走一点讯息。
    
    最后警方鉴定,情杀。只是他们在临走的时候听到了孩子们的欢笑,蝴蝶扇动羽翼的悸动,还有那温暖阳光滋润万物的声音……这一瞬巨大的空虚无助使得他们打了个冷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