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爱无言

楼主:大漠赵萍 时间:2015-03-20 22:41:29 点击:289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姐弟们都说父亲是严厉的,母亲是慈爱的,因而她们都和母亲比较亲近,对父亲是敬畏的。而我恰恰相反,父亲虽然严厉,可我和父亲比较亲近,对母亲,心里却有些怨恨。
  小时候,母亲总说我前世太顽劣,耽误了投胎的时间,才错投胎为女孩子,否则,哪有女孩子成天爬墙上树的。她说,找遍十里八乡,也没有一个女孩子像我这样。为此,母亲不断将我的劣迹告诉父亲,希望他能对我严加管教,但父亲听后只是一笑置之。
  母亲的说教对我根本不起作用,我还是常常满身“挂彩”——要么蓬头垢面、满身尘土,要么挂破了衣襟或撕裂了裤脚。每当母亲看到我这副模样,气得一言不发,抡起笤帚把子就向我打来。母亲一旦抓住我的衣领,我就像被老鹰捉住的小鸡,毫无反抗之力,一顿皮肉之苦也就在所难免了。让我愤愤不平的是,弟弟也常出现这样的状况,可是母亲顶多训斥几句,从来没见她打过他们。我百思不得其解,母亲为什么对我就下得了狠手呢!再后来我就学聪明了,每次回家,只要一看到母亲拿起笤帚,我立刻逃之夭夭,等到吃饭的时间再回去,这时候母亲要伺候全家人吃饭,没有时间顾及我,最多训斥我几句。
  小时候,家里穷,难得吃上一顿肉,每当有肉菜端上桌的时候,我们姐弟几个总会一哄而上,叽叽喳喳地抢夺盘中的肉。这时,母亲就会用她的巴掌来制止这场纷争,毫不例外,这一巴掌又落在我身上。
  晚上,我们几个孩子睡在一个大炕上,两个孩子盖一床被。顽皮是孩子的天性,睡觉前,我们几个总少不了来一场“夺被大战”,每当我们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母亲又来制止这场“争夺战”,而被拎到地上晾着的那个孩子又是我。
  同样都是她的孩子,我上有姐姐下有弟弟,而母亲总是把“食不言、寝不语”等等的家训落实在我身上,以此来警诫其他人,这让我想不通,觉得母亲是偏心的,她根本不爱我。
  这种怨恨一直伴着我长大,父亲察觉到了我的心理,他说母亲是爱我的,我之所以经常挨打,是因为无论抢肉还是抢被子,战利品最终都会在我的手里,我处处抢占上风,母亲自然要拿我开刀,杀鸡儆猴。
  我听人说父母总是最关心不在身边的孩子,于是在高考前,我曾恨恨地对母亲说:“以后我要走得远远的,让你想死我。”母亲淡淡一笑,说:“白眼狼,好不容易把你养大,你不说留在我们身边好好孝顺我们,还要走得远远的。走吧,走吧,我才不会想你呢。”
  “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使我对亲人的思念与日俱增,在生活和情感上遇到的一些难题,我无法向父亲启口,因此更加渴望能向母亲一吐心声。可我每次想和母亲聊一聊的时候,母亲总说没什么话和我说,要么不肯接电话,要么寥寥数语就挂了电话,这让我更加确定母亲是不爱我的。从此后,我对母亲也变得淡漠了,从不主动和她搭讪,只要父亲不在家,我也会找个借口离开,不愿意与她待在一起。
  父亲去世前又和我谈起母亲,他说母亲其实是极爱我的,她对我的关心都是从极细微的地方入手,而这一切又都是孩子最容易忽略的,因而也忽略了那份母爱。父亲说,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看看她的手,那双手记录了你母亲一生的辛劳,也记录了她对你们的爱啊。最后父亲说,如果你依然解不开这个心结,你也要努力做到不要让她受委屈,毕竟是她给了你生命,是她让你衣食无忧,就当回报她这么多年的苦劳吧。
  父亲去世后,母亲大病了一场,在照顾她的时候,我看到母亲瘦弱的身子蜷缩在被子里,显得那么孤单,那么无助,又看到她斑白的鬓角和苍老的病容,恻然鼻酸,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她裸露在被子外面的双手,但我握住的仿佛不是一双手,而是粗糙、僵硬的枯柴。看着母亲的双手,我的眼睛湿润了,也许,真的是我错怪了母亲,忽略了她对我的爱,就像我忽略了母亲的这双手一样。
  我决定改变自己对母亲的态度,试着与她亲近,就算不能打开心结,也要做到不让她受委屈,就当是对父亲的承诺吧。从此后,我除了经常打电话问候之外,只要有空,我就回去陪在她身边,尽量帮她多做一些家务,给她买一些衣物、首饰、营养品。可是今年春节回去,母亲的一个举动却让我羞愧难言。
  在回来前的那一晚,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和她聊天,我说想把她接到北京和我一起生活,母亲抚摸着我的头发,说:“不去了,你姐姐和弟弟们都在这儿,妈在,他们还能有个走处,我住到你那儿,如果他们想看我,这么多人,你那儿地方又小,他们去了又是路费又是住店费,那得花多少钱啊!还不如辛苦你一个,也能给他们省点钱。”
  我调侃母亲说:“你就知道给他们省钱,怎么就不为我省钱呢?”
  母亲笑着说:“你的钱,我给你报销。他们的太多,我管不了。”
  我哈哈大笑道:“您是富婆啊,财大气粗的,不想去我那儿,是不是这个家里藏着宝贝,怕我姐姐们挖走了?”
  母亲推开我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还真有宝贝呢。”
  不大一会儿,母亲拿着一个小皮包回来了。她从皮包里拿出六个小布包放在我面前,然后一一打开它们,我看到里面包着一些金银首饰。
  母亲摆弄着这些首饰,说:“这些都是你们买给我的,我把它们都分好了,等我临死前,谁买的我再退还给谁。”
  接着母亲又拿出一个存折给我看,她说:“这些都是你们逢年过节给我的钱,我把它们都存了起来,还有我的工资,花不完的也存在这儿了。等你们谁有了困难,我也好帮一把,如果帮不上更好,以后就当成遗产留给你们。”
  母亲一边小心翼翼地包好首饰放回皮包里,一边又笑着说:“你们姐弟从小花钱手脚太大,不懂得计划,难免会遇到什么困难,我说话你们又不听,我现在老了,能为你们做的只有这些了。”
  我握住母亲的手,说:“妈,您不用再这样为我们操心,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
  母亲拍拍我的手,抬头四下看看,说:“我死了以后,这套房子就别卖了,你们以后回来还有个地方可以住。平时也可以租出去,一年的租金也够你们姐弟们聚会的花销了。”
  我默默地搂住母亲,竟无语凝噎。母亲一生都在默默地为我们操劳,但从没听她诉过苦,说过累,也没有向我们透过她的委屈和不满,如今却还在为我们未雨绸缪,这样的母爱让我们如何回报?
  大爱无言,这应该是对母爱最好的诠释吧。
作者 :浮萍如我2014 时间:2015-03-20 23:44:00
  坐沙发,透透气!
作者 :浮萍如我2014 时间:2015-03-20 23:52:00
  和楼主同感
  所以,很早以前鄙人已总结出一条不成文的规律,但凡家里有兄弟姐妹几个的,长在中间的一般都不会合算。
楼主大漠赵萍 时间:2015-03-21 07:33:00
  @浮萍如我2014 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写母亲,心中的感觉很复杂,当然过多的还是愧疚。母亲老了,我只希望在她有生之年多弥补一下我对她的亏欠。
  
作者 :狗蛋傻了 时间:2015-03-22 17:02:00
  顶起重读
作者 :张晓风2010 时间:2015-03-30 18:17:00
  

  
作者 :浮萍如我2014 时间:2015-03-31 23:30:00
  似是有感而发?
作者 :狗蛋傻了 时间:2015-04-05 23:25:00
  差不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