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设计】20180812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8-08-12 17:18:53 点击:14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8-08-12 17:30:27
  似乎古朝代的事。塌上人在说话。
  像以前一样,计谋或者促膝。
  无穷外墙烫心,以不辞做人家。

  下一步是什么,残茶吹出春的花瓣。
  雨晚,单丝儿以,缠绕了一大圈。
  铺开混搭的日子,拆如雨。他们偏颇着。

  我凭感觉组词。
  造句时候,有成行的触须知。
  旁边跋涉,黑布隆冬无误。


  画面感不知,支点是一个人和一个世界。
  如果我懂,相处的两个人为世俗或者心灵,感应着环境。
  西风外头,耍冬抽屉里,我袒护着词语,立即有撕夜的深渊,格外斗殴。

  算了,没有阳光的人,句子总是焚化,又废话了一章。
  掌灯了没有,为什么这么黑。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8-08-12 19:19:00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8-08-12 19:30:12
  滤镜遗照,他们在哪个朝代。
  一个被枕头分别野外的地方
  铺着各种姿势。
  脸是什么,特别的赌本。

  我似乎看到了
  秃头上有一滴血,压了半个头颅。
  时代恕罪,人受了委屈。
  夜空在眼眶也是内。

  好吧,糊弄该怎么凭栏。
  勾勒祭剧事后,铺好一层应酬
  我做得很干脆。
  这不是瞎闹,烟火如此骨灰
  日出霞红春云盘起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