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苏轼《昆阳城赋》别谈

楼主:lfbifenban 时间:2014-11-29 19:25:22 点击:4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苏轼《昆阳城赋》别谈

  我这本《苏东坡书昆阳城赋墨迹》是忘年交刘老教授学纯先生赠与的,大概有六七年的样子了吧。一位七十几岁的老前辈总把我称作老弟,真折杀我也!

  其实我刚参加工作时刘老教授已经退休了,原本应该毫不相干的。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就彼此认识了,都是因为书法。一来二去,久而久之,无话不谈。之前常听人说刘教授很怪,有个性,凡人不理,但在我看来,好人一个,再正常不过。没有任何传说中的与众不同。我想那是人们没有更多的接近和交流所产生的主观臆断吧。就像很多人议论我一样。

  老教授赠我此帖完全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按他的原话说“这些东西送给你最合适不过”。作为晚辈,这种如水之交让我感动之至。

  除了这本册页,同时送给我的还有一系列的《书法》杂志,都是1979年前后的产物,有平泉师范的印记,很有些历史。而这本册页的历史更长,综合各种痕迹,我初步判断为清晚期或民国早期的版本,年龄在八十年到一百年左右或者更长一些。正宗的京裱,近似于荣宝斋风格样式。封面封底均为上好的桐木,平整、细腻、纹路清晰。标价:大洋,一元四角。是北京文史馆一位资深馆员在文革“除四旧”期间冒着被揪斗的危险藏起来的。历经劫难与波折,如今传到了我的手里,为了这段历史,更得格外珍惜。虽然是影印本,但参考价值仍在,里面也隐含着很多或精彩或辛酸的故事。虽然册页背后的辛酸故事我不清楚,但影印文本中记载的故事我还是能看懂的。在此,简要重述如下:

  西汉末年,外戚王莽篡政。公元23年,刘秀率部八千余人,在昆阳城大败王莽军四十二万,史称“昆阳之战”。这一战对东汉王朝的建立和刘秀称帝起着决定性作用。

  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东坡还乡为母亲程夫人守制期满后,和父亲、兄弟一起,取道长江,经三峡而上汴京。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一、二月间,经过昆阳,凭吊古战场,苏轼感志士之咏慨,写下了《昆阳城赋》。

  全文如下:

  昆阳城赋

  淡平野之霭霭,忽孤城之如块。风吹沙以苍莽,怅楼橹之安在。横门豁以四达,故道宛其未改。彼野人之何知,方伛偻而畦菜。嗟夫,昆阳之战,屠百万于斯须,旷千古而一快。想寻邑之来阵,兀若驱云而拥海。猛士扶轮以蒙茸,虎豹杂沓而横溃。罄天下于一战,谓此举之不再。方其乞降而未获,固已变色而惊悔。忽千骑之独出,犯初锋于未艾。始凭轼而大笑,旋弃鼓而投械。纷纷籍籍死于沟壑者,不知其几何人,或金章而玉佩。彼狂童之僭窃,盖已旋踵而将败。岂豪杰之能得,尽市井之无赖。贡符献瑞一朝而成群兮,纷就死之何怪。独悲伤于严生,怀长才而自浼。岂不知其必丧,独徘徊其安待。过故城而一吊,增志士之永慨。
  元丰二年(1079年)九月二十五日书寄参寥子
  眉山苏轼
  参寥子是宋僧道潜的别号。道潜是于潜(今浙江省临安县人),善诗,与苏轼、秦观为诗友。姓字名谁我不知道,也查不到,这得问苏东坡和秦少游去。
  苏轼对《昆阳城赋》,颇感得意,并常常向人提及。二十四年后,元丰六年(1083年)十月十二日,在黄州(今湖北黄冈),他应友人张梦得相请,亲书《昆阳城赋》相赠。

  此本有多人题跋。

  一跋文曰:
  坡翁书昆阳城赋雄厚洒脱,前无古人,名冠宋四家,不虚耳。嘉庆十九年(1814年)甲戌望前一日之定观跋。

  钤印有“孟嘉所藏”“茂林”“曾在梁吉甫处”“项芝房鉴赏印”等等印章

  二跋文曰:

  眉山苏氏钟岷峨之间气,负磥砢之奇才。飏历清华,名擅当世。故其发为文词如长江大河滔滔不息。濡于毫素则若龙骧凤?,变态不常,非有得于所禀之厚者不能。今观此卷,文气苍古,笔法浑融,且以遗参寥子,殆亦属意之深者欤?拜手敬书什袭而韬藏之,以贻家训。 尚宝卿 忠徹 识。 钤“忠徹”“ 瞻衮堂”印二方。

  忠徹是明朝的袁忠彻。 袁忠彻(1377-1459),字公达,又字静思,明鄞县人。家住今宁波市西门外,父子相术起家。其父袁琪曾因预言坚定燕朱棣夺取帝位决心之故,朱棣登极后,袁琪遂被拜为太常寺丞。故袁家乃故家旧族。袁忠彻好学,博涉多闻,明成祖时被封为“尚宝司少卿”,日与官宦文士磨砺讽咏,“瞻衮堂”是袁氏藏书楼,藏书甚富。
  后有清代袁钧撰有《瞻衮堂文集》,为古籍善本。

  三跋文曰:

  此赋见本集此所书小有参差讹误,不碍其为真迹也。宋纸似此花纹者亦所罕见。墨光如漆,神采焕然。平所见苏迹以此为最。此由楳麓太守物色而来,昨,吴荷屋中丞杨桂山帘?张韩山都转先后过吴门,出以相质,皆拍案叫绝也!

  道光壬辰(1832年)春,梁章钜记 。

  尾部钤有 “沧浪过客”“ 远香室收藏印”“ ?” 三枚印章。

  四跋文曰:
  坡公书,肤理丰腴,复饶姿态。然有骨以为肉之覆,有筋以为肉之力。昂藏岸异格法,从平原来,加以酝酿,深厚、睟然、盎然。工部诗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夫是欺余哉!

  此卷或从故纸堆中拎出,尘封蠹蚀。虽以苏公名而索重,直顾,皆赝鼎。置之,余一见,定为真迹。作者难知者亦不易也。惟孟嘉具一双眼(此处遗漏一字应为具一双慧眼),言:“若入米氏秘玩,当不在乙品”。增其价售之,真成一段佳话。况历朝鉴别,经贾悦生、吴(?)、清梁蕉林诸讵公钤以印记,岂一人之私言云耳哉!

  嘉庆四年(1799年),让堂老人程瑶田 ,时年七十又五。

  款尾钤【程瑶田 程氏伯?】印。

  五跋,略,为清代梁章钜所书,落款为七十一叟退庵记。后又有数人再次做跋,包括梁章钜之子梁逢辰,因重复过多,不再赘述。

  整理完毕之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刊印者把跋文顺序颠倒了。

  册页中前四篇跋文顺序是:

  第一,清代孟嘉,1814年做跋;

  第二,明代袁忠彻(跋文时间界定在1400年—1459年之间);

  第三,清代梁章钜1832年

  第四,清程瑶田1799年。

  显而易见,编者没有仔细对照排布。出了大纰漏。

  正确顺序应为:

  第一,明代袁忠彻(跋文时间界定在1400年—1459年之间);

  第二,清代程瑶田1799年;

  第三,清代孟嘉,1814年;

  第四,清代梁章钜1832年。

  之后才是梁章钜的长子梁逢辰等人。

  宋四家中,苏轼楷书行书都不错。但此本绝非上乘之作。《寒食帖》才是苏轼书法的代表。

  一跋文曰:坡翁书昆阳城赋雄厚洒脱,前无古人,名冠宋四家;二跋文曰:今观此卷,文气苍古,笔法浑融;三跋文曰:此赋见本集此所书小有参差讹误,不碍其为真迹也。……出以相质,皆拍案叫绝也!
  以上种种论断皆不客观,妄自夸大了此赋的书法艺术水准。真正客观的说,苏轼此本只能算是中中品或中下品。绝称不上前无古人,更不是什么笔法浑融、拍案叫绝。四跋中,坡公书肤理丰腴,复饶姿态。孟嘉言:“若入米氏秘玩,当不在乙品”结论还算比较贴切。另外,此本原作现在美国,为私人收藏。真伪说法不一。且先搁置一边吧。

  总之,刘老所赠,意义非同一般,不论书品高下是真是伪都值得我好好珍藏之。

  是为记。

  公元2012年2月22日

  岁在壬辰早春

  18时10分止笔于三省斋南窗书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