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八旗子弟和败国的娘们儿

楼主:lfbifenban 时间:2014-12-03 19:48:43 点击:4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八旗子弟和败国的娘们儿
  2012年1月8日星期日
  今天下午,重新浏览了《中国通史》元、明、清卷。重点翻阅了明、清两代。
  从1644年五月多尔衮进入北京,十月福临即位(顺治)定都,到1911年宣统逊位,纵观268年的大清历史。过多于功。自1644年吴三桂引清军入关后,八旗子弟的铁蹄几乎践踏掉了大明遗留下来的所有的在当时的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先进的生产力和文明成果。
  一个靠打家劫舍过日子的游牧民族,它的到来,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先进的生产力,而传播的只有愚昧和蛮横。留下的只有抢掠屠杀文字狱和闭关锁国夜郎自大。在我看来,即便明的皇帝崇祯先生再怎么励精图治也挽救不了大明终结的危局,就算是大明的创始人朱重八再世也无济于事。不论是天灾(多地连年的大旱)还是人祸(阉党余毒和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为数众多的混蛋王八蛋的大臣们),还是来自关外的努尔哈赤、皇太极等几辈人率领的大清铁骑的袭扰,我认为把大明的覆灭归结于“气数”是较为恰当的。当年明月在他的《明朝那些事儿》里有更详尽更客观的描述,我就不多说了。
  清史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早期的“文字狱”和晚期的“割地赔款”。
  “文字狱”自康熙至雍正到乾隆,愈演愈烈。一百多年的时间,大大小小的文字狱不下一百起,被处死的有二百多人,株连判刑的更是不可胜数。大肆摧残中原和各地的汉文化,至1773年乾隆开四库全书馆宣扬文治之际,文字狱达到了高潮,1774到1783年就发生文字狱近五十起。通史中专门有清朝文字狱一节,尽管是通史,但洋洋洒洒的记述仍有75页之多,内容远远超过其它所有章节。上过中学历史教材的著名的文字狱“戴名世《南山集》案”赫然在列,可见当时情景之惨烈。始皇帝嬴政同志若泉下有知,该自愧不如了。
  由此,我想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那场众所周知的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我出生在七十年代中期,文革结束时还只有一岁,没有经历过。但我的父辈,父辈的父辈们对那段血雨腥风的令人胆战心惊的历史都还历历在目。当我渐渐长大成人,从各种途径读到并逐渐了解了那段真实的历史地时候,常常掩卷沉思。我想,也不比这大清国的文字狱差到哪里去,甚至有过而无不及。虽然只有这一次,但就是这仅有的一次运动就已经把刚刚踏上光明大道的新中国祸害的“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了。这该称之为当时的领导者老毛和几个极少数的政治走狗阴谋家,在利令智昏权欲膨胀的大脑支配下,一手造成的人间惨祸和国家灾难。
  但我的重点并不在此,我还想要说的人物是那个清晚期的被叫做慈禧“老佛爷”的那个老娘们儿。
  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不是进步的一页而是挨打挨揍的一页、被侵略羞辱的一页、被强盗们欺凌的一页,渗着殷殷鲜血的一页。在众多列强的欺压蹂躏之下,我泱泱中华也就从此在满清政府的领导下从一个黑暗走向另一个更黑的黑暗。从一个失败,走向无数个失败。从一个封建社会向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沦落。几万万无辜的中华民众生活在深重的灾难和水深火热之中。
  大清帝国之怂,始怂于道光,终怂于宣统。
  自道光以降,一系列的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接踵而至,或赔款或割地,大清的颜面尽扫。当日子熬到他的儿子咸丰的时候就只剩下逃跑的份儿了。待到辛酉政变,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特别是那个叫做慈禧的叶赫那拉氏掌握朝纲后,大清国也就开始敲响了它彻底沦丧和灭亡的丧钟。除了“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除了每餐照例是一百零八道大菜的穷奢极欲,除了一听见洋人打来的消息后只会撒丫子开溜之外,这老娘们儿就真的是黔驴技穷了。而那帮所谓的臣子们,也只能屈从于这个老娘们儿的淫威,夹着尾巴,拖着长长的“国粹”大辫子,四处低着头撅着腚,签订那些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想当初那骑驱铁骑威风凛凛所向无敌的八旗子弟,到了这个裉节上,都成了“双枪将”,一杆长枪,一杆烟枪。真真的名副其实。除了可以凑合着用来剿灭太平天国、小刀会,义和团等所谓“内患”,跟洋毛子干仗,整个就是白送死。
  当我看到冯骥才先生笔下的那些被这老娘们儿利用的打着“扶清灭洋”旗号的刀枪不入的“神鞭加神拳,洋毛子全玩儿完” 的义和团“大师兄们”,手执大刀长矛,吹着笙管笛箫,敲着咚咚的战鼓,以血肉之躯前赴后继充当洋人的洋枪洋炮的活靶子和炮灰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痛楚和悲怆。“大师兄们”哪里知道,那个所谓的大清国,早已经从头顶烂到了脚跟,铁杆儿庄稼再也“扶”不起来了。它能够等待的只有“灭亡”。用不着等洋人来灭,自己就亡了。
  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大象曰:“邦无道至此,亡也。”
  兰贵人,西宫叶赫那拉氏,垂帘听政的慈禧“老佛爷”。你,是个“败国的老娘们儿”。
  我只能用这样简单的语言和词汇给她下定论了。说多了没意义。
  1928年夏,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军长的军阀孙殿英,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东陵盗宝事件,扒了慈禧和乾隆的陵墓,将无数的随葬珍宝洗劫一空。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娘希匹和他的达令以及四大家族的其他权贵们也或多或少地从孙殿英那里占到了一点便宜。这样的 “奇耻大辱”是死后的慈禧“老佛爷”万万料不到的。
  2005年冬(记得大约是十二月下旬),我陪夫人前往古城保定,探望舅丈大人。那天下着雪。第二天仍旧是大雪。舅母已近七旬,执拗地要带我去看看大旗杆(就是直隶总督府)和古莲池。我想看看就看看吧。古莲池不大,北方数九寒冬的季节也见不到莲花。1900年七月二十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挟光绪出逃时曾在此留宿,但那个大殿锁着不让参观,其实也没啥好看的。又浏览几十块石碑,只有王阳明(王守仁,明代理学家)的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直隶总督府保存的也基本完好,大旗杆是文革破坏后重新修复的。琦善、穆彰阿、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荣禄、窃国大盗袁世凯等等都曾在此坐镇。用来休息和居住用的屋子是很矮的,举手就够得着屋檐,门框也只到我的眼眉,屋里的睡床也不大,我这般个头儿是躺不下的,可见那时的人们大都是小个子。再加上鸦片的横行,洋人蔑称我们是“东亚病夫”,还是有原因的。理政办公的总督府正堂也并不宽绰,目测距离大约有六米,宽度和我家的客厅差不多。比现在的某些政府衙门的高大殿堂和某些官儿老爷们的豪华办公室比起来好像差了很多,也寒酸了很多。
  这腐败透顶的大清国到底是完了,完在了自己的手里,完在了必然前进的历史的滚滚洪流中。
  大清国
  定都北京
  三百年那
  风紧浪急翻了船
  小皇上成了那一品大百姓
  铁杆庄稼它撂倒在田边
  铁饭碗
  金饭碗
  多年生锈也会把那底儿锈穿
  八旗子弟断了钱粮
  愁
  愁得干瞪眼
  不知道盐打哪咸醋打哪酸哪
  铁饭碗
  金饭碗
  多年生锈也会把那底儿锈穿
  抬头问青天
  做人怎么怎么这么难
  难
  难
  难得眼泪干呐
  流落在东单西四西四东单
  那东单西四西四东单
  那东单西四西四东单鼓楼前
  我做人怎么这么难
  做人他怎么这么难
  嘿嘿
  怎么这么难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