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千雪片和八十九个弟兄】

楼主:lfbifenban 时间:2014-11-29 19:22:18 点击:3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千雪片和八十九个弟兄】

  2012年2月18日

  当天下午,睡醒之后,我坐在转椅上整理陈年旧作。打开柜子随随便便一搜罗就揪出厚厚的两大沓子,还有不少已经装裱完的装在盒里的成品件,满满堆了一大书案。

  随展、随选、随撕、随扔,心里不住地大呼过瘾,很有点儿晴雯撕扇般的快意。不大一会儿,就在刺啦刺啦地撕扯中,我集中销毁了将近200幅留存了七八年的习作和成品。碎纸装了满满两大垃圾袋。撕着撕着,发现纸堆里面夹有一大包写好的单字。哦,想起来了,那是2003年手术后,休养期间写的小字,七紫三羊毫书就。当时想联系北大方正做个字库,半个月时间,积累的不重复的单字已经超过三千个,一一用剪刀剪下来以备扫描之用。现在看来,想法很好,但自己尚未调养好,气力不够,再加上所书字迹问题颇多,经不起反复推敲,真要是做成了字库,恐怕会找骂的,像康体和叶根友体。还好,我自动停止了这一行动。这一袋子散字也沉睡了八年多近九年,该是寿终正寝的时候了。我把袋子放在一边,先集中力量销毁那些已经确认为没有保留价值和无关紧要的东西吧,这袋子里的数千个娃儿们等最后再说。

  最终抉择的时刻到了,几经犹豫,我还是痛下狠手,把它们逐一慢慢地撕了,碎纸如雪片般从我手指间洋洋洒洒地抛散在废纸袋子里。真有些不舍,因为那是曾经的记忆,也是曾经的汗水凝结。但我是个准理想主义者,坚信不破不立。凡是已经确定被淘汰的大小作品,必然或早或晚要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记得前七八年的样子,机关的电工苗兄找我,说在西小区的街上有个老头儿卖我的字,毛笔的160元一张,钢笔字的复印件一块钱一张,问我管不管。我笑了,那铁定是我上学时写的字,且都是习作,至今,我也只整幅整幅的扔过这么一次,就一次。因为手懒,不想费工夫撕掉。我想,如果卖字的人靠这个能吃上饱饭也算我无意中做了件好事,我无所谓。再说了,那些曾经的玩意儿在我的眼里早已经是垃圾了,只要不毒害旁人就行,卖就卖吧,卖没了自然也就没人买了。现在毁掉旧物是为了除旧布新,撕毁它们不是为了杜绝人家捡走了摆在街市上去卖,而是为了避免污人眼目,误人子弟,进而谬种流传。

  晚饭前,我取出了现存的几盒毛笔。用过的,没用过的,兼毫长锋、九紫一羊毫、七紫三羊毫、五紫五羊毫、猸毫、石獾、马鬃、冬尾狼毫、纯羊毫、加健羊毫、京抓……数了一数,大大小小共89支。还有一盒专盛废笔,36支。记得高中毕业前我扔过一批废毛笔,有二三十支的样子,但那时穷,买的毛笔也很便宜,最贵的也不超过三块钱。而现在,眼下这些毛笔,最便宜的五紫五羊毫单价都不低于三十元,大部分是从浙江湖州定制的,最贵的一支好像当时的价格是五六百的样子吧,写榜书用的,锋毫劲健,现在恐怕得过千元了,只有这支不是自己买的,是别人送的,还未上手使用过。

  有两种毛笔我是很少接触的,一是安徽笔,二是江西笔。2004年10月28日上午,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的文房四宝博览会上我用过一次徽笔,是当着现任汪六吉宣纸公司的董事长(当时还是总经理)李正明的面时试用汪六吉重单宣纸的,羊毫长锋,没有加健,写了几个楷书,几个隶书,弹性不错,但感觉稍软了些,起笔收势都还顺当。用惯了湖州兼毫和紫毫,还是觉得那才是我最好的创作搭档。

  2005年春天某日,收到一封江西的来信和一个邮包,地址是江西省进贤县文港镇某笔庄,修书人好像叫徐兴华徐庄主吧,字迹歪歪扭扭的,言语词不达意,逻辑混乱,看得出,徐庄主是制笔匠人,没念过什么书。几经梳理,来信的大概意思是慕名送我几支毛笔仅供试用,要换我几幅书法作品,好像是三四幅,用于笔庄的宣传。打开邮包,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七套毛笔,支支精神饱满。每套大中小各三支,共21支,上面都贴着中国书法家协会用笔的标签(是真是假不可究其源),粗略估算,光是这七套毛笔保守地说也值七八百元。恰有几个喜欢写毛笔字的同事来我办公室,见毛笔很多,又是白送我的,跟着沾了光,随手就抄走了好几支,大部分是长锋,他们拿走了也不会用,只能搁家里供着,呵呵呵。我从中选了两支大点的,一试,所选羊毫过软,弹性一般,有些不上手,但是基本控制还是合意的,相比较不如徽笔。

  虽然徐兴华师傅制作的毛笔并不适合我,但人家千里迢迢寄来的东西,我不好退回,人家提出的换字的要求也不能推却。按照来信的要求,我用徐庄主寄来的毛笔写了三幅大字作为回谢。记忆最深刻的一幅是“毛颖生华”,边款是为江西进贤县兴华笔庄题,另两幅忘记了。说心里话,进贤文港镇也算是毛笔之乡,但炮制毛笔的工艺还是差了些。横向比较还是浙江湖州最好也最贵,徽笔稍逊,赣笔则更在其后矣!

  一直以来,我视书法为有生命的东西。你和它贴得有多近,你对于它的了解就有多深。而这些毛笔同样是有生命力的东西,也是极有创造力的东西!是我的铁哥们儿!是我的好兄弟!古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有利器在手,何愁大事不成!

  再看上最后一眼吧!和已经被销毁的字迹和废旧的毛笔做了最后的告别,让母亲把这些曾经的功臣们抛却。

  一将功成万骨枯!弟兄们,你们不枉跟我一场,在或长或短的时间里,也算物尽其力物有所值了!哥们儿我也没给你们抹黑,不论大小的也算一号,到目前为止,海外的不算,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除了台湾、西藏和云南之外,都有我的作品。等着我哦,天堂的那边,如果真有另一个世界的话,N年之后,我会来找你们。到那时,你们还是我的好兄弟!

  2012年3月10日星期六

  16时41分整理于三省斋

  大象题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