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陈光中:死刑复核应坚持“少杀”原则

楼主:北京律师VIP5 时间:2016-09-12 19:36:50 点击: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陈光中:死刑复核应坚持“少杀”原则

  根据国际趋势及中国实际情况,死刑复核应继续坚持“少杀”原则,而且要逐步推动减少死刑
  陈光中|文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

  死刑复核权下放25年后,2006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其收归最高法院,2007年正式施行。目前看来,此举主要有两个进步意义。

  第一,死刑复核收回最高法院,并且恢复了常态,这不仅符合法律规定,也对贯彻死刑政策,严格控制死刑,慎重使用死刑,起到重要的作用。

  最高法院没公布具体数据,但据我了解,死刑复核收回最高法院以后,中国判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件数量大幅度下降,总数从万字号变成如今的千字号。

  经过最高法院复核后,死刑立即执行的量刑更加公正,总体来说,死刑得到了严格的控制,应该说贯彻了“少杀、慎杀”的原则。虽然现在很少提“少杀、慎杀”,但我个人认为,就是要少杀,慎杀就更不用说了,这是国际趋势。

  第二个意义体现在程序上。死刑复核从书面的内部行政性审查逐步转向诉讼化。死刑复核权收回最高法院后,实际上律师就可以介入了,后来刑诉法2012年修改后正式明确,律师可以介入,检察机关也介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及之后的文件要求建立法律援助参与死刑复核案件办理工作机制,我认为,这有利于加强人权保障。

  我还要补充一点。死刑复核权收回到最高法院后,最高法院对死刑案件事实和证据方面控制得更严,对避免错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据我所知,死刑复核收回最高法院到现在十年多一点,至少公开暴露的案件中,没有一个是冤杀的,当然我不敢保证说一个冤案都没有,但至少公开暴露出来的冤案没有。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死刑复核权的收回起到了重要的把关作用。

  我个人认为,死刑复核还有以下需要进一步推进的问题。

  首先,死刑政策应该如何把握?是不是仅仅停留在现在严格控制死刑,慎重使用死刑上?我个人坚定地认为,根据世界的形势,根据我们国家的实际情况,应该继续贯彻少杀,而且要逐步减少死刑。

  我们国家现在怎么说一年还有几千个判死刑的案件吧,而印度这么大的国家一年几十个,甚至不到几十个,日本也很少。印度人口跟我们差不多,日本的人口也是几亿,就是我们国家特别需要吗?我们的国家少杀一点,社会治安就维持不住了吗?

  我个人的看法,比如现在死刑案件中占绝大多数的杀人案件,不是杀两个人以上,就是杀一个人的,情节一般的,我认为都不应该杀。普通的杀人案件,我觉得不必考虑死刑,最多就是死缓,把命保住,没有必要凡是杀人就是一命抵一命,这个观念早就应该抛弃了。我觉得在杀人案件问题上,应该是要减少死刑。

  第二个问题,如何掌握死刑案件证明标准?从法律上讲,死刑案件同普通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是一致的,都要求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但具体掌握是有所不同的。据我了解,现在最高法院掌握比较严,一般而言,案子只要有一点毛病,就不杀,但下级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还是疑罪从轻,不能做到疑罪从无。

  这里的问题就是,最高法院对死刑案件控制很严格,目前没有发现错杀,下级法院对死缓、无期徒刑留有余地,略有分流。但在死缓、无期徒刑这个环节就未必是坚决的贯彻疑罪从无。这两个关系应该怎么处理好?像念斌这个案件几上几下,最高法院最后退回,念斌案件并不是下级的功劳,是最高法院死刑退回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下面坚持要杀,坚持要判,省级法院后来坚定的疑罪从无。中国现在有疑罪的案件,在地方法院就搞疑罪从轻,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在死刑复核程序诉讼化方面是不是可以再往前推进一步?

  死刑复核是中国独有的,是好事,但死刑复核毕竟是审判程序中的一个程序,审判程序就应该有三角关系。时至今日,我们应不应该更加推进死刑复核诉讼化?比如,不一定对外公开,但可以在特定案件中,通过内部开庭的方式,让检察官、辩护人出庭。总而言之,要考虑在程序的诉讼化这方面,要不要再迈出新的一步?■

  本文系2016年9月11日,陈光中先生在“死刑复核收回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会议由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与中国政法大学刑事法律援助研究中心联合举办。财新记者单玉晓整理,未经作者本人审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