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知道,你是我的爸

楼主:梅家佳 时间:2015-11-25 21:09:24 点击:319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潘,是个话不多的人。他,人,勤劳,做人,实在。
  靠着家里的几亩薄田种些蔬菜水稻,和山上的毛竹林,给三个儿子,搭建起了三座小平房。
  大儿子武魁结婚了,老潘二话不说,就把新建的小平房装修装修,连同家里的一些水田和竹林交给他们去打理。
  二儿子仲魁结婚了,老潘依样画葫芦。
  等不到三儿子华魁成家,一直陪他的老伴终于病倒先他而去了。
  老伴过世不久,三儿经人介绍,认识了邻村的黄姓姑娘美英。美英是个双女户,又是个长女,按闽南人的风俗,长女得入赘。
  老潘一听就不乐意了,可拗不过华魁,最后,只能随了小儿。
  老三人虽然入赘了黄家,可,他还是不顾老大老二的反对,坚决将家里的小平房和剩下的田土加上毛竹林全给了老三。
  老潘那年已经六十有三岁了,早年为了能多挣一点钱回家,重活累活抢着干,天长日久,落下了一身的病痛。特别是变天的时候,整个的后背骨,痛得都直不起身来。
  现在,孩子们终于都成家了,老潘的心也乐开了花。他想,我也学学城里人,享受退休的生活,过几天清闲舒服的日子。
  老潘现在没田没地,无所事事,整天就东家逛,西家泡。饿了,就回到老祖宗留下的老房子里,自己搭个灶台,生火做饭。
  老潘自己还有一点的余粮,他不想过多的去麻烦孩子们,况且,自己的牙齿几乎掉光了,喜欢吃炖得烂烂的饭菜。
  那天,老潘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头发有点长,才想起,已经有七,八个月没去理过头发了。老潘翻箱倒柜,也凑不出十块钱,只好厚着脸皮去找大儿子武魁,武魁问:“多少﹖”老潘说:“就十块钱。”武魁说:“剃个头,用得了十块钱吗﹖”老潘说:“我还想买点烟抽!”武魁说:“有饭吃就好了,还抽什么烟。什么都要找我,我又没有多得你什么东西。给,不够你去找他们。”
  老潘望着武魁手里递过来的两块钱,心里一阵发酸,赌气就来到了仲魁的家,老潘还没跟仲魁说上两句话,仲魁的老婆就唠叨开了:“家里的房子,是那么的小,老三的房子拿来关老鼠,老人,要有老人的样,做事,要一碗水端平。”

  那夜,老潘躲在昏暗的房间里,坐在冰凉的木床上,一边抚摸着风湿痛的腰腿,一边整理几件换洗的衣物。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只身背着蛇皮袋子,一路捡拾废旧物品,徒步来到了离家70公里的县城。
  老潘在县城的偏僻处,找了间破旧的老房子,暂时租住了下来。不久,老潘用废旧的自行车,改装成三轮车,老潘从此靠踩着这么的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载客,在大街小巷捡拾破烂,收垃圾。这样的日子,一晃23年过去了。
  已是耄耋之年的老潘,身体日渐的衰弱,他想着叶落归根,想着享天伦之乐,想着家里温暖的炉火,一想到家,不知怎么的,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去世多年的老伴,一想起老伴,就止不住眼泪汪汪。。。。
  老潘太想孩子们了,他想去看看,他想家,尽管他心里明白,那只是孩子们的家。。。。
  他从床下面的最里面的角落处,掏出用塑料纸层层包裹的一本存折,那是他省吃简用,整整存了23年的所有积蓄。他找来针线把它细细的缝在贴身衣服的内衬里。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就花了他整整半天的时间,此时的老潘,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老了,眼睛花了,背驼了,走没有两步的路,气就接不上了。
  他找出一个蛇皮袋,装进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然后,老潘就坐在床上低头想着,我有三个儿子,假如在每个儿子家里,呆上四个月,一年十二个月,也就过去了。他们就我这么个父亲,他们不会不要我的。
  老潘先来到小儿子华魁家里,华魁的家,位于县城的郊区,离老潘租住的房子,没有多远。老潘小心翼翼的敲着小儿子的家的铁门,这也是老潘自华魁入赘后,第一次来敲小儿子的家门。
  给他开门的是他的儿子华魁,他尽量挺直着腰板,站在门口,他的话还没有说上两句,站在一旁的儿媳美英就回过味来了:“华魁是让我招进门的,不是娶的,当初就说好的了,你们家的所有事情,一切与他无关。再说,我这边也有老人需要我们来养。”
  老潘的背顿时驼了下来,他忍不住小声的嘀咕着:“可是,家里的房子田土和毛竹林你们不是也有分吗﹖”
  美英嗤之以鼻:“其他儿子就没有分了吗﹖还是他们少分了一角钱﹖话又说回来,华魁难道不是你亲生的﹖”
  老潘的头重重的垂了下来。他,木然的转动身子,拎着蛇皮袋,拖着沉沉的脚步,一步一移的回到了离别23年的故乡。
  在这座让他魂牵梦绕,曾经为它奉献自己所有的小乡村,现在,能有他的一脚之地吗﹖

  武魁在曾经的房子边上,又建了三间砖瓦房,用来做茶厂。三月,正是采茶青的时节,老潘,远远,就闻到了武魁家茶厂飘出的阵阵香味。
  他刚走进武魁家的庭院大门,就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妇女怀抱牙牙学语的孩子,急急忙忙的站起身走进了屋子里面,将门“呯”的一声,重重关上,只听她从屋里传出的声音不大,却直戳老潘的心口:“外面来了个老乞丐,全身脏兮兮的,让人看了,直恶心死了。”
  可很快,老潘就开始自我安慰:“她不认识我,这么说我,也不稀奇的。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老大的儿媳妇没错。啊,这么说,我家老大都当爷爷了,那我,就是太太了,呵,我还当上太太了。”老潘一想到这里,心里忽然激动起来。可想到刚才从屋里飘出来的那几句嫌弃的话语,看着自己褴褛的衣衫,他心里不得不承认,确实是像乞丐。
  潘老头自己也记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年没有给自己花钱添置过一件衣服了。自打进到县城后,他所有的衣服,都是从垃圾堆里捡别人丢弃的衣服来穿。连三餐的青菜,都来自于挑拣菜市场小贩们丢弃的菜叶子。
  这些衣服,虽然破旧了些,可,每一件都被老潘细细的搓洗得干干净净的,把他们晾晒在太阳底下,每次穿在身上时,他都喜滋滋的闻着衣服上那一股亲切的让人温暖带有阳光的味道。
  老潘不明白,今天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脏兮兮,恶心死了呢﹖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举起了手,重重的扣响了紧闭上的门板。
  屋里顿时咋呼小叫:“肯定是这个死乞丐!现在的乞丐都坏死了,不给,还死皮赖脸的。别看他们穿得破破烂烂的,一年都能挣个好几万呢。”
  老潘一听,还真把他当乞丐了。老潘急了,一着急,就喊话了:“武仔,武仔哟!”
  不一会儿,门哗啦的开开了,开门的正是他的大儿子武魁,不知为什么,老潘的心顿时有点酸涩的感觉,他对武魁语无伦次的反复解释着:“我不是乞丐,我是你的父亲。”
  武魁一开门,就认出了,这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正是离开家乡整23年的父亲。
  这时坐在屋里边看电视边磕瓜子的武魁的老婆来香走了过来,一见老潘的这副穷酸样,就知道是个累赘。
  老潘佝偻着身子,嗫嚅着说,自己不求什么,就求一日三餐能够温饱。
  “哎哟,说得那么的可怜,好像是我们不给你吃,在虐待你。要养也行,至少也要等三兄弟商量好后再说。武魁,你说呢﹖”来香边说边转头问武魁。
  武魁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老潘说:“可是,武魁是个长子。。。”
  ”长子怎么啦﹖分家的时候,我一家连还在吃奶的儿子楠楠,三个人呢,你们怎么啦?你们竟然就只给我们两个碗。楠楠就不是人吗﹖你们这不是在诅咒我们吗﹖你就说给周围的人听听,有你这样当爷的吗﹖”来香越说越气。
  老潘低着头,呐呐的辩解着:“当初楠楠不是还在吃奶吗﹖再说,那时候,家里的碗也没有那么的多。”
  “过去的,就不说了,你先找老二和老三问一下,到时在看看到底要怎么办。你也看见了,我家的楠楠也结婚了,还添了人口,房间少。我说你,明明华魁就让人招的,还偏要分什么的房子,还分了田土加毛竹林。你自己看吧,他的房子整天就铁将军把门,拿来关老鼠。”武魁似乎有一肚子的怨气。
  老潘总算明白了什么,他尽量的把头高昂,把佝偻的腰身挺直,就像年轻的时候,站在孩子们面前的那一个伟岸的父亲。
  老潘问:“你就一句话,要不要我这个父亲﹖”
  武魁模棱两可的说:“这个事情,我要先跟他们商量后再说。”
  老潘又问:“我是谁﹖说!”
  武魁说:“你别这样。。”
  “我是你的谁﹖说!”老潘怒喝道
  “我知道,你。。。是。。。我。。。爸。”武魁弱弱的回答着。
  “现在我要告诉你,你没有爸,你爸死了!他早死了!他死了!”老潘咆哮着。

  老潘一路跌跌撞撞的往老二家的方向走去。
  老二仲魁正坐在院子里翻晒着茶青,他刚刚接到大哥的电话,说父亲到他家去闹事,还无缘无故的骂人。刚挂断电话,一抬头,就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怒气冲冲的朝自己走来,待再睁大眼睛仔细一瞅,呀,这,不就是离家出走20多年的老父亲吗﹖他还混进乞丐帮里去了﹖
  老潘,也看见在庭院整理茶青的仲魁了。仲魁忙低着头,站起身,把背对着父亲的方向,看他的样子,好像要走的样子。
  老潘着急了,忙朝他大声喊着:“仲魁,仲儿。”连喊了好几声。
  仲魁好像没有听到,头也不回,朝庭院边的后门快速的消失了。。。

  老潘手里提着蛇皮袋,又饥又渴的回到了县城那一座低矮狭小的出租屋里。隔壁的林大妈跟他打招呼,也不搭理。
  第二天,老潘买了很多吃的,还给自己买了好几套的唐装和西服。
  第三天,林大妈惊讶了,老潘全身上下,打扮一新,刚刮的胡子,头发还让理发店弄得发亮发亮的,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林大妈忍不住调侃道:“老潘,你这是老树逢春哟。穿那么漂亮,该不会相亲去吧﹖”
  老潘呵呵的干笑着,慢悠悠的回到了房间里去。
  第四天,林大妈感到奇怪了,老潘今天怎么没见出门呢﹖不会有什么事吧﹖连想着他这几天的异常举止,林大妈跑到老潘的家门口用力拍打着门板,喊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屋里的一点动静。
  林大妈害怕了,赶忙叫来周围的邻居,一起想办法把门给撬开了。
  只见老潘全身上下,穿着崭新的唐装,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林大妈这时看见到了老潘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小本本,里面写着几个家用电话号码,林大妈试着拨通了其中的一个号码,通了,是老三的电话。
  不大一会儿的时间,三兄弟都到齐了,走进房间一看,父亲穿戴一新,梳洗得干干净净的躺在床上,已经早没气了。于是三人嘀咕一阵子后,就拨了一个电话,很快,丧葬车开来了,很快丧葬车开走了。
  兄弟们随着丧葬车一路来到了火葬场。
  火葬场的员工,是个做事干脆利落的小伙子,姓张。小张把老潘的尸体慢慢的推进了炉膛里,等炉门关上后,小张对着炉眼,观察里面的火苗,就这么的一看,把小张吓了一大跳,只见火炉里面四处飘飞着一张张的人民币。“呀,看不出来,这一家人还忒大脚的,把真钱都绑在老爹的身上,让他带阴间去花了。”
  小张忍不住叫来三兄弟,把这事当笑话调侃了一番。
  三兄弟一听,什么﹖钱﹖老父亲身上还绑钱﹖
  事后,他们急急跑到父亲租住的房子里,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一本被父亲丢弃掉的存折,他们翻开一看,才知道,父亲在临去世前几天,从银行里取出了18万块钱。
  呀,父亲整整带走了18万呀。。。。兄弟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傻了。。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1-26 11:23:55
  @梅家佳 ,一个让人感叹的故事~
  问好佳佳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1-28 11:26:25
  再来品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2-03 13:52:32
  一声叹息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2-06 11:26:42
  世间百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颜文字 时间:2015-12-06 20:00:41
  故事精彩,发人深思。
  • 梅家佳

    举报  2015-12-16 10:08:02  评论

    @七颜文字 是个让人伤心的故事,,,但愿这种故事能够少一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小淘乖乖 时间:2015-12-16 22:27:31
  这么样的儿子 不怕遭天谴吗
  • 梅家佳

    举报  2015-12-19 10:44:05  评论

    @小淘乖乖 现在这种儿子很多,但报应应该会有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抹兰香 时间:2016-02-29 22:11:36
  可怜的老人,这样的儿子会有报应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