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和化学危险品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5 14:39:15 点击:139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每次我想在博客里写写什么自己好不容易遇到的高兴事,就有烂事发生。

  上次想写写自己有了工作,三峡里翻船了;我一年才出去旅游一次,这次去加州,说写一些见闻吧,孩子过两年大了不和他们爸妈一起旅游了,因此写一些见闻以后有回忆的,谁知天津爆了。今天就是平安夜啦,正要八卦一下过节的盛况,深圳滑坡了,广州化工厂起火了,我再在这里写自己的八卦实在没心情。

  写点什么呢?昨天看见有人在网上写他工作十二年出的化工事故,我看很好,要是因此救了一人不就有了一些价值?咱也讲讲自己和安全有关的故事吧!

  先听说天津的爆炸是钠引起的,虽然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引起的。 消防员用水灭火,对一般的由木材,纸张等燃烧引起的火灾是可以用水的,对由化学品,比如甲醇,己烷这些有机物引起的火灾,就要用二氧化碳灭火器了。对与水要反应的化学品,比如金属钠,就更不能用水了。钠与水相遇,那就叫火上加油,马上生成氢氧化钠和氢气,同时温度马上升高,生成的氢气就自燃,要是多了就爆炸。

  几个星期前,为了让孩子们看看金属钠有多活泼,从实验剩下要处理的钠里拿了一小块回家,切了很细的象半棵米粒大的一块放在一碗水里,一会儿就看见钠在水里跳舞,嗤嗤嗤地冒出烟雾,然后轰的一下就燃了起来,一个厨房烟雾腾腾。

  多年前大学时,有一次上有机化学试验,老师说这次试验要占考试百分之三十的成绩。那时还是混混(当然今天也还是),头天晚上打了一晚的拱猪,早晨去做实验时不知道要干嘛,就知道要用浸在煤油里的金属钠生成什么有机物。

  (说到这里女儿插话说,你看你看,你上学那么糟糕,我比你好了不知多少倍,你还不满意!)。

  因为是考试,要求自己先把实验步骤背下来。老师不再给实验步骤。现在想来那时的教育真的王八蛋,那种考试方法除了考记忆与化学有毛关系?!头天拱猪根本没看书,哪里还想得起怎么做实验?

  看见别人把钠用聂子取出来放在烧瓶里,于是滥竽充数,照方抓药,把钠扔进烧瓶,却忘了称量。就想把它弄出来称一下。结果怎么也弄不出来,就用手去挖。

  中国的化学试验课从不给手套,后来上班了在实验室上班也没手套,这点现在想起来真的不可思议!

  就在用手挖钠的时候,刚好被老师看见,脸都绿了,在三十个同学面前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说今天就不要想及格了!让我赶快洗手。搓手时才发现那根摸了钠的指头腻腻的,多年以后才知道手指上沾满了的是氢氧化钠,严重腐蚀品。然后才在心里感谢那老头。

  洗手后那老头就把我死死盯住,我紧张之下居然想起了要做什么实验,最后的产品是很纯的结晶,一称之下,产率还很高!还没两个同学有那么高的产率,那老头一高兴,脸也由绿转晴,给了我一个80分。我心想,嘿嘿,幸好没称钠的重量,加了过量的钠。。。

  (女儿又插话说,哇,老爸,看来你天生就是化学家呀!)

  也是在同一课上,有位女生把用过的含钠的废液扔垃圾桶里,结果垃圾就燃了,由此我才知道钠的利害,庆幸在我的手里没燃起来。另外一位女生眼明手快,马上用沙把火灭了。

  我一直想不通,她就怎么想到用沙灭火?一定是老师说过而我没注意了!她是那种凡事按规矩和程序办事的人,很听老师和领导的话,所以一出事马上就知道怎么办。

  毕业后,那位灭火的女生嫁给了我。

  多年后,那位放火的女生成了一大专院校的校长。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5 14:49:38
  (二)

  听说这次爆炸的仓库里有三百吨的氰化钠,要是平均分成小份吃进嘴里,三亿人都将没命。可是还有比氰化钠更毒的东西,叫三氧化二砷,就是俗称砒霜的东西。这东西比氰化钠更毒一倍还不止。

  这个故事是一位十几年的朋友告诉我的。我们坐在加州大学的草坪上,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在中国的一些往事。若与你的故事相似,请勿对号入座。相信我,我说的绝不是你的故事。

  "我那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分配在无锡上班,我分到了湖南一家质检所。当时分配都是国家管,没有私人企业。我想把女朋友调来我的城市却不成功,我想去她的城市也失败了,最后就决定考研究生,那是两人可以在一起的迂回之路。

  于是在那年的春夏之交我就开始准备复习了。离开学校好几年了,要把功课一门一门拾起来你可以想象有多困难,但我已被逼上绝路,因此付出了极大的艰辛来准备。

  可是,临近报名时我需要单位开的介绍信才可以报名,而单位的头临时决定要在本单位工作五年以上才能报考,而我才三年多一点。我知道这是因为在工作中我提了一些看法与他意见相左,他要显示他的权威。

  我苦苦哀求,没用;我送他烟,送他酒,没用;我请他吃饭,没用。想到我半年多的艰辛就因他一句话而付之流水,想到他将我与爱人拆散的险恶用心,不禁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决定报复。

  那时工作中要测定砷,因此要用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作标准。那时对有毒物的管理已开始严格,有专人管理有毒物,使用多少要登记,这一套管理制度还是我协助搞起来的。但有一个漏洞,就是没有限制一次用多少。在一次用砒霜作标准曲线时,我多领了两克,一克准备让单位的头去向马克思汇报,一克归我。

  单位的头每天喝茶,早晨一到办公室就泡一杯,然后很多时候不在办公室,我有很多的机会把毒下在他茶杯里。虽然溶解性不好,但茶水的高温会增加溶解性,经过一次又一性加水冲泡,那他还不完蛋才怪?

  在决定动手的那个早晨,我起来很早,来到单位附近的小河边,我和女朋友曾无数次在这里漫步,我们有无数的温馨,有那么多的欢乐,也有因无法长期相守的痛苦与泪水都留在了这河边。

  望着对岸的田野,鲜红的太阳正从地平线升起,难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日出了?我真的要与这样一个王八蛋同归于尽?我真的要与女朋友阴阳两隔?

  不——,我在心里呐喊,禁不住热泪长流。我回到家,把那两克砒霜倒入了垃圾桶。”

  "后来怎样了?"我好奇地问。

  "后来,他把他女儿的女同学招进单位做他的专职司机,那时长沙的女孩子又爱穿超短裙,单位的头假装喝酒喝多了,在车上把手伸到了女司机大腿根部来回抚摸,女司机吓呆了,后来才叫起来,X X叔,我是你女儿的同学啊!听到他女儿,领导似乎有些心理障碍,把手收回了。"

  长沙的女孩子也许有长得不好看的,但那白晳而水灵的皮肤却是每个小姑娘都有的。想象着一只猥琐的手在那洁白光亮的大腿上来回移动,禁不住骂了他的领导老色鬼,虽然他说他领导才四十出头。心想这王八就该被毒死。

  "后来呢?"

  "后来我就考上了研究生,到无锡上学去了,然后出国了。单位领导因为女司机丑闻闹得满城风雨,结果他自己停薪留职了,去云南边境做生意,结果大亏,又染上性病,在我出国前他就死了。最近听说他老婆也改嫁了。"

  真是恶有恶报,我喃喃道。

  可是,比起今天随便哪个贪官都是贪了几万,甚至上亿几十亿,单位的头就太亏了。

  突然之间想到了陈胜吴广。一个小小单位的领导,却拥有决定别人命运的绝对权力,难怪有那么多的腐败,那么多的不公,那么多的玉石俱焚。当一个社会的官员不受约束时,整个社会体系就快完了。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2-26 13:24:29
  品读,楼主辛苦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6 13:26:49
  (三)

  人们的记性总是不太好的,再惨痛的经历,慢慢就不再那么让人痛彻心扉。天津爆炸没几天,人们已把它忘了。

  我们更关心股票又大跌了,马上又要举行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过死难者的家属还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而且这种悲痛还将象恶梦伴着他们一生?希望当中的一位看到此文,知道至少还有一不相干之人与他同感悲伤,其痛楚能得以减轻。

  本来不想再写这一系列,可是反过来一想,要是在将来的某一天,有人因为看了不才我的这篇文章而幸存,岂不善莫大焉?

  这一篇就说说双氧水。百分之零点五的双氧水大量用于消毒,在超市就可以买到。工业用双氧水一般是35%,还有50%的,甚至70%的。双氧水浓度越高越危险。

  爆炸的危险。

  一个月前,一个客户问我们的销售服务人员,他们运送一个化学品大公司的一个产品,结果一个装一吨产品的塑料容器爆了,其它很多也是胀鼓鼓的,他们到处问人怎么回事。

  我让客户把该产品的安全说明书(M S D S)发给我,一看,该产品含百分之十五的双氧水!嘿嘿,不爆才怪!

  双氧水在常温下就不稳定,在酸或碱存在下分解更快,在高温下也快速分解,在紫外线照射下也是加速分解。分解后放出氧气,在密闭容器里压力逐渐升高,最后就爆了。

  所以我建议客户产品容器的盖别拧紧,应放在阴凉通风处。当然这只是应急措施,长远来讲还得用特别的可以透气的容器来运输。

  双氧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腐蚀皮肤。浓度越高腐蚀性越强。几年前用双氧水氧化有机胺,弄了一点35%的双氧水在手上,又痒又痛,皮肤很快就变白了,而且那种痒痛持续几天,那变白的皮肤慢慢脱落,几个月后新的皮肤才长起来。

  其实第一次接触双氧水是在十多年前我在加州大学念书时。实习的项目就是用双氧水在紫外光下形成自由基来分解飞机表面的油漆涂层。一个外系的印度在校内找工做,老板就让他来帮我。

  由于是首次接触双氧水,对它的化学性质我们都了解不多,居然还不知道看它的MSDS。但很快就从教训中知道要是把双氧水弄手上的话,就又痒又痛。我们把双氧水稀释在聚乙二醇中,然后在紫外线照射下把双氧水喷在飞机表面上。实验中发现有时表面有火星,赶快再喷一点双氧水把它浇灭,但心里总有不安之感。

  有一天回公寓吃过午饭回来,刚到化学楼就看见浓烟滚滚,一种不详预感袭来。跑近一看,果然是我们实验室着火了。

  原来,那印度学生在网上玩游戏,很久没加双氧水,飞机表面在紫外线照射下温度升高,再加双氧水就起火了,他加更多想降温,结果烧得更快。

  我到时他正不知所措。我敢紧去抓起灭火器,就在这时,市里的消防员赶到了,用二氧化碳泡沫灭火器一下就把火灭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虽然那印度学生弄得满身稀脏。当然整个通风厨都毁了。

  两天后这印度学生就走人了。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7 02:18:01
  (四)

  上回说到一印度学生来我们实验室打工结果起火了,突然想到了印度人和中国人的差别。按我们的通俗叫法,就叫中国人老中和印度人老印吧。

  很多老中瞧不起老印,称之为小瘪三,后为避种族歧视之嫌,称之为阿三,三哥什么的。其实老印绝不比老中差。十多年前时在学校里有两大帮外国学生,一是老中,二是老印。老中集中在数学,物理和化学,老印集中在计算机和电子工程。刚开始老中学生多一些,几年后老印学生就多了起来,连化学系都是如此。我进校时系里读博士的五个老中一个老美,没有老印。毕业时看进来的新生,一个老中,三个老印,三个其它国家的。

  印度那时比中国穷,来的老印很能吃苦,本来只许住最多四个人的两卧室的公寓,十几个老印住里面,分三班,一班睡觉,其他两班就在教室或图书馆,平均下来一人一月四五十美金的房费。这样辛苦两年下来,拿到计算机的硕士文凭,马上就找一个年薪七八万的工作,成了中产阶级的一员。

  老印也很会来事。所以在校园里有许多打工的机会,几乎没有老中的份,但很多老印就去干了,比如在餐厅做半工,在图书馆帮忙等。就象那个在我实验室帮忙的老印,什么化学也不懂,就来打工了。

  钱虽然不多,一小时当时六七美金,但半工也算学校的职员,有学费减免的优惠,甚至还享受医疗保险。老中都抱怨,在一个组里,拚命干活的是老中,最后在老板面前说得头头是道的是老印。功劳都被算在老印头上,郁闷啊!

  老印的英文也很好。虽然老中对老印的英文瞧不上,觉得很烂,但人家老美听得懂,人家就觉得老印的英文好得多,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但老印和老中最大的区别还在团队合作精神上。老印非常照顾同胞,经常是一个老印进了一个团队,慢慢的那个团队的重要位置就被老印把持了,老印成员也越来越多。老中呢,要是偶尔有一人做了小官,一定是把手下老中往死里整,以示自己公平。慢慢地这个老中手下就没老中了,慢慢地这当了小官的老中也混不下去了,只好开路。

  有时我想,谁会是美国未来的主宰?绝不会是老中。老墨?可能,老墨在美国人口飞速增长。但教育还差太远。老印?人少,但增长也相当快。最有可能。想到这些心里凉嗖嗖的。

  言归正传,说说化学危险品。这一节说说紫外线的厉害。严格来说这不是化学品,但在实验室经常用到,也是需要注意的。

  上次说到那印度学生帮我做实验,我们用紫外线照射双氧水来脱漆。紫外灯放在一个铝箔做的笼子里,只开一个小口用于喷双氧水。喷的时候我们戴一个面罩防紫外线。刚开始大家都很小心,沒事。慢慢地就放松了警惕,老印学生有时就不戴面罩了。我提醒他他也不听。

  其实好多事故不就是放松了警惕造成的?

  在他引起火灾前的一天早晨,他打电话来说今天不能来上班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昨天晚上回家后眼睛不舒服,到半夜就看不见了,赶快让同学送去看急诊,现在还在医院里,眼睛被蒙住,电话都是别人帮拨的号。

  两天后,他来上班了,戴了一个墨镜,说是医生吩咐的。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7 12:45:23
  (五)

  另外一种危险化学品是有机胺。小时候村里的农民去氮肥厂挑氨水回来给地施肥,那刺鼻的味道让人永生难忘。那时就有挑氨水的农民被熏晕过去的例子,而且不在少数。现在想来,为了那么一点氮肥,就得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中国人的命实在是太贱了。

  有机胺没有氨水味道浓,因为沸点比氨水高。而且碳链越长,味道越小,但腐蚀性依然很强。几年前公司一位博士毕业的做研究的,不小心把有机胺弄在衣服上,她把实验服换了,怕大家笑话她所以也没上报。但有机胺已浸过她的衣服与皮肤接触了,她也没在意,第二天就觉得皮肤有些发痒,第三天就痒得无法忍受,赶快去医院。后来她的一条手臂的皮肤几乎都放腐蚀了,过了好几个月新的皮肤才长起来。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她才不好意思地说,那天回家她没洗澡,也没换衣服。我心想,这就怪不得别人了。

  来美之前在中国不是每天洗澡,没条件。要是一周洗一次就不错了。来美后入乡随俗,每天晚上都洗澡,而且内衣内裤天天换。很多老美很懒,晚上不洗澡,但早晨是一定要洗澡的,而且一定换衣服。这位女博士居然不洗澡不换衣服,也真是奇人一个了。

  突然想到该博士的另一逸事。美国的路名,一般都以Road, Drive, Street, Boulevard, Line, Court等命名,比如Main Street, little road. 但这些后缀单词一般都缩写成Rd,Dr,S t,B L V D,LN,C T。一次我们去木地市出差,我开车,她在旁边念,一会儿一个医生,一会儿又一个医生,因为医生的缩写也是D r。我内心狂笑,又不好意思纠正,把我憋得脸红脖子粗,好不容易才忍住。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8 07:42:37
  (六)

  有机胺的腐蚀是碱性腐蚀,相比于浓硫酸的酸性腐蚀还是要好一点。我的菲律宾同事,来美前曾在一硫酸厂上班,听他说那才是胆颤心惊,随时在死亡线上徘徊。

  因为硫酸腐蚀性极强,他们工人的裤子上经常会有洞。硫酸的前身是三氧化硫气体。要是三氧化硫漏一点点,马上形成刺鼻的酸雾,让人无法呼吸。

  有一次,他就亲眼看见一同事被三氧化硫形成的硫酸酸雾击倒,挣扎而死。还有一次,也是反应器泄漏,他还在二楼的平台上,反应器泄漏,酸雾慢慢向外扩散,他当时吓得魂飞魄散,冲向平台边,双手吊在平台上等待救援。就在那时,他下定了离开那工厂的决心。

  我和浓硫酸的亲密接触要回溯到二十多年前在国内上班时。当然在国内做实验从来没有戴手套的。我要把浓硫酸加在重铬酸钠里配成洗液。当时我用小烧杯把硫酸一次次转入装了重铬酸钠的大烧杯中,一次没拿稳那小烧杯竟然掉在了大烧杯中。情急之下脑袋短路,居然伸手从硫酸中把小烧杯拿了出来。

  顿时觉得手开始热起来并变肿,突然之间就清醒过来,马上就把自来水打开并一直冲水。然而还是晚了一点,一天后表皮开始一片片脱落,过了差不多半年新的皮肤才基本长起来。

  从那以后,我没有因为用浓硫酸出过一次事故。
楼主1309tad 时间:2015-12-29 08:35:01
  (七)

  上班十几年来换了好几个公司,进行了好几次用灭火器的消防训练。几年下来对用灭火器的要领P A S S 总算牢记心中了。P,pull,就是把把手上的一小拴拔出来,这样泡沫才可喷出来。A,aim,就是要对准火的底部。S,squeeze,就是手压把柄。第二个S,swipe,就是来回移动灭火器。练了那么多次,没实际用过一次,心里有那么一丝丝遗憾。

  两年前居然有了机会正式用灭火器。那天下午快五点了,实验室其他人都走了,我正在一个通风橱里做蒸馏实验,一转身发现离我十米远的地方居然烧了起来,火苗有半人高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告诉在那地方做实验的人,奔到他的办公室,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我是那个地方唯一的人。怎么办?我奔回实验室,一看,火已烧到快一人高了。迟疑片刻,抓起灭火器,按照平时训练时学的,十秒钟就把火灭了。可一会又燃烧起来。我马上用灭火器又喷一下,火马上又灭了。来回几次,火终于给灭了。于是赶快通知管安全的。

  为什么会起火呢?原来,做实验的是一个老头子。他用了电吹风,用完就随手放地上,忘关了,实验室噪音大,他没听电吹风还开着,就下班走了。谁知电吹风正对看一桶20升的有机溶剂,塑料桶慢慢被吹穿了,有机溶剂被引燃了。

  其实很多事故都是一连串的错误引起的。如果那老头把电吹风关了,就啥事没有;要是那老头下班前把电吹风拔了,即使电吹风没关也不会有事;要是他有一个做实验的好习惯,电吹风用后放在通风橱里也不会有事。要是他稍微注意一下实验室的整洁,那一大桶有机溶剂不放在操作台旁边,也不会有事。

  后来一想,还是有几个地方我也没做好。起火了,要是只有我一人,绝不能冒险去灭火,除非火非常小,我完全有把握把它灭掉。像这种半人高的火,又不知是什么在燃烧,第一件事是先要找到第二人并通知公司安全科。特别是封闭的实验室,人很有可能因缺氧,或一氧化碳中毒,或二氧化碳中毒而死。第二件事就是在使用灭火器之前要看看灭火器可用于什么类型的火灾。虽然实验室的灭火器一般通用,但用之前也得检查。

  人命关天。灭火时绝不能忘了自己的命比任何财产都珍贵。可惜,没人告诉那些在天津爆炸中不幸遇难的消防员们。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