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是兽性,是魔性

楼主:梅家佳 时间:2015-10-16 23:21:25 点击:312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故事发生在闽西南边垂的某个小乡村,事件距今有十年的时间了。

  一

  张妈妈,年轻守寡,为了不让孩子受委屈,硬是独自把两个年幼的女儿,扶持长大成人,大女儿叫王丽,嫁给了邻村王大鹏为妻子。王大鹏名不副实,整界儿的游手好闲。
  王丽先吵后闹再后来也就破罐子破摔,就你能赌是吧,干脆,你赌我也赌。就这样,好好的一个家庭,闹的家不像个家,整介儿的冷锅死灶,死去沉沉的,最可怜的莫过于不到三半岁的儿子毛毛,邻居见他可怜,经常是东家一碗饭,西家一条地瓜,北家一个芋子,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过着流浪的日子。
  张大妈的小女儿,名王晓丽,人长得高挑美丽。去年大学刚刚毕业在深圳的某外企工作。晓丽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她跟母亲说,她会认认真真的工作,让母亲过上好日子的。叫母亲不要那么的累,该玩就去玩,或者,到深圳和她住在一起,晚上也像城里人一样,去公园跳个广场舞什么的。
  张大妈是个闲不住的人,叫她到深圳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花销又大,整天吃饱了又闲得慌,她哪里受得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吵着回家了。
  回到农村的张大妈,在家里抓了几只猪仔,养了十多只的鸭子和圈养了二十来只的小鸡。张大妈心里盘算,深圳这地方开销太大了,光晓丽那一点的死工资,就算干上一辈子也买不起房子,所以,她想趁自己身体还能干得动,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那天早上,张大妈照旧给猪圈里的猪仔喂食,忽然,头晕目眩,一个倒栽葱,张大妈就昏倒在了猪圈旁。后送医院急救,一番检查下来,幸好身体没有大的毛病,主要就是长期过度疲劳,加上营养不足引起的身体虚弱,还贫血什么的。
  晓丽听了,心里很是难受,特别是当得知母亲,是因为想帮她能在深圳有套房子而没日没夜的操劳时,她忍不住泪水涟涟,看着母亲日渐衰老的模样,晓丽心里忽然害怕,自己受了一辈子苦的母亲,哪一天就这么忽然的离她而去了,她可怎么办﹖

  二

  自打晓丽进了现在的这家公司,晓丽的老板就一直垂涎于她的美貌。他一再暗示晓丽,他的老婆没有生育能力,只要晓丽情愿跟了他,并给他生个儿子的话,他将一次性补助给她50万元,假如是处的话,将另外给她10万块,事成之后,两人互不往来。
  那天夜里,晓丽走进了老板的房间,在老板的床上,晓丽把自己绽放成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娇艳,动人。
  事后,老板如约,付给了她10万块钱。不久,晓丽怀孕了,十月怀胎,瓜熟蒂落,晓丽为老板生下了一个公子,老板也如约给了小丽五十万元。
  晓丽想着,用这些钱在家乡的小县城里买一套小的商品房,租个小店面。从此,她将和母亲相依为命,踏踏实实的过个与世无争的小日子。
  晓丽的家坐落于闽南边远的小山村,晓丽考虑,农村没有银行,取个钱还要跑到县城去取,加上异地取款,扣去的手续费,算一算,几十万元的手续费也是不少的,于是,晓丽跑到银行里去,分几次把那些钱全部取出,装进密码里。
  那一天,老板亲自把她送上了直达老家县城的班车。在上车前,晓丽想给家里的母亲打个电话,一摸背包,才发现,手机忘带了。老板见了,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后递给了晓丽,接电话人的正是晓丽的母亲,晓丽告诉母亲,她现在上车了,车是直达老家县城的,估计晚上就可以到家。
  晓丽坐的那一趟班车,在傍晚的时分,驶进了晓丽老家县城的公交车站。晓丽下车寻找周围的班车,发现回农村家的最后那一辆班车已经走掉了,还剩一辆班车是开往大姐那个村庄的,大姐的家离晓丽的家相距20多公里的路程,晓丽心想,那就先到大姐的家住一个晚上再说吧,顺便也看一看聪明可爱的小外甥毛毛。

  三

  再说王丽和大鹏的手气很烂,输了钱,还借了不少的高利贷,两口子,没钱,也就只好开始学乖的过日子了。从熟人那里赊来两只母猪养着,最近还都下了仔。
  那天傍晚,大姐忽然看见来家的小妹,高兴得很,扯着小妹不停的问东问西。小外甥更是开心得跑上跑下不停的叫着小姨。
  晓丽抬眼打量着王丽的家,心里着实为大姐感到难过,心想,这四周围的房子,哪一座不是小气派的洋楼,怎么就大姐一家子还龟缩在这有上百年历史的破烂矮小的房子里。
  晓丽对王丽说:“姐,你怎么不把房子重新弄一下呢﹖瞧这黑不溜丢,破破烂烂的,哪是人住的地哟。”
  王丽马上哭穷到:“我也想哟,可也要有钱是不﹖就咱家那一亩三分地,一年用锄头拼命刨,你说能刨出多少张的人民币呢﹖能不饿死就很阿弥陀佛了。”
  晓丽听了,想想也是,心坎子顿时一软,就说:“你就装修吧,我出十万块钱。装修房子剩下的钱,你们拿去做点其他的营生。”
  王丽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问:“十万块钱,你哪弄那么多的钱来﹖”
  晓丽想里暗讨,反正是自己的同胞大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自己的事情全盘说了出来。并打开了密码箱,当场点出十万块钱递给了王丽。
  王丽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丽密码箱里,码得整整齐齐的花花绿绿的钞票,心里羡慕不已。
  晚饭后,两姐妹闲聊了小一会儿,晓丽就被王丽安排在她对面的房间里休息了。
  晓丽近一段时间经历了感情上的创痛,亲生骨肉的分离之苦。现在想着,明天就可以到家了,母亲以后不用再过苦日子了。
  因为是在自己大姐的家里,晓丽今晚的心情特别的放松,加上一路舟车的颠波劳累,所以,晓丽的身子一沾上床板,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四

  话说王丽回到房间里,望着晓丽刚刚给的10万块钱在发呆,心里忍不住对刚从外面回来的老公抱怨:“同样是生儿子,我给你家生个儿子,连个屁也不是。瞧我家的晓丽,就只不过给人生了一个带把子的,人家一出手就是50万呢!”
  王大鹏一听,眼睛发亮,似乎在黑洞里忽然发现了点点的星光:“50万﹖生个儿子50万?”
  “骗你不成﹖是她自己亲口告诉我的。不然她哪会那么的有钱,一给就是10万﹖”王丽说。
  “10万﹖”王大鹏惊叫道,抓起一叠钞票,放在手里,刷刷的点数。又抽出几张,在灯光下照了照。过了一会儿,大鹏挨着王丽坐下,说:“那个老板绝对不止给晓丽50万。你想想,假如晓丽真的只有五十万,她会那么的大方,一甩手就是十万﹖你说,你会吗?除非她是傻瓜!”王大鹏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不止五十万﹖那你说会有多少呢﹖”王丽问道。
  “至少有那么多。”王大鹏伸出了一个手指,在王丽面前摇一摇。
  “100万﹖哦,天,那么的多。”王丽张大了嘴巴,合不上了,仿佛在她的眼前真摆满了花花绿绿的百万大钞。
  “我想还不止。你想想,晓丽是那么的年轻,漂亮,还是个大学生。最重要的是还给老板生了一个传宗接代的种。对于一个有钱的大老板,一百万对他来说,算个屁。”王大鹏唾沫横飞,说得天花乱坠。
  “说的也是,只是,那也是晓丽的钱。”王丽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
  “你去找她商量一下,让她借给我们20万块钱救急,就只要20万,那我们就可以把欠高利贷的钱给还上了。剩下的一点,我们可以做点其他的。”王大鹏对王丽说。
  “好意思吗﹖再说,我们不是养了两只的母猪还下了两窝的小猪仔吗﹖到时也可以换一些钱的。要说你去说,反正我是不好意思的。”王丽说道。
  “跟她借,又不是跟她要。以后有钱就还给她,又不是不还!”大鹏说。
  “她不会给的。她要是知道我们是因为赌博,还借了高利贷,说不定,连那10万块钱都会让她要回去的。小丽的牛脾气,谁不知道。”大丽说。
  “那你说,欠人的20来万的高利贷,怎么办呢﹖你要知道,那些钱是按日来算利息的,不是月,不是年,是日!你要搞清楚。到时不还,咔嚓,一条腿!再不还,咔嚓,一只手!再不还,就不知咔嚓什么东西了!我是不管了,也管不了。反正这些钱,是你借的,到时,人家要找的人是你。”王大鹏边说,边脱鞋准备上床睡觉。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王丽的心顿时开始慌乱了。
  “怎么办,你说呢﹖”大鹏说,“就等着你成为没手没脚的冬瓜人再说吧。”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王丽问。
  “省省吧!你就不知道,前几天有一个人被绑在芒果树下,让人挑断了脚筋的事了吗﹖”大鹏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可,那怎么办﹖当初,可是他们硬要借给我的,又不是我要跟他们借,还以为他们会那么的好心。”大丽无助的望着大鹏。
  “老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要发财,就得狠。这句话,你懂吗﹖”大鹏盯着大丽问。
  大丽茫然的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们还是先到晓丽的房间看看,希望她能大方一点。不然,到时谁也救不了你了。”大鹏说。

  五

  他们来到了晓丽的门口,轻轻敲了敲晓丽的房门,好一会儿,都没有听见里面的动静,于是轻轻推开了晓丽的房门,房间里的灯还亮着,只见晓丽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她那装钱的密码箱正安安静静的摆在睡床的里面,紧紧贴着她的身子。
  王大鹏蹑手蹑脚的走到晓丽的床边,伸手一把抓住放在床里头的密码箱,提起正要离开,冷不丁,晓丽忽然惊醒了,看见大鹏手里提着她的密码箱,顿时大声喊道:“你想干什么﹖”
  王大鹏心里一惊,转过身,笑嘻嘻的说道:“没干什么,我们就是想要跟你借点钱救急而已。”
  “我不是已经给你们了吗﹖还想怎么样﹖有你们那样的人吗﹖早知道,一分钱都不给!”晓丽生气了。
  王丽忙走过来,低声下气的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我们外面借了一些高利贷,人家追得紧,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们。不然他们可真的会砍了我的手和脚的。”
  “高利贷﹖你们借高利贷﹖为什么﹖”晓丽问。
  “还不是因为你的大姐在赌场上,被人骗的。”大鹏说。
  “多少﹖”晓丽问。
  “不多,就20来万!”大鹏说
  “20来万,不多﹖你当有得捡﹖赌博,还借高利贷!难怪全村的人,就你们家不像家,像个乞丐寮一样。”晓丽气急了,破口大骂。
  “别说得那么难听,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大姐,帮个忙,也是应该的。”大鹏说
  “帮忙﹖应该﹖不可能。”晓丽冷笑道。
  大鹏一听,立马用讥讽的口气说道:“你这个鸡婆,就你那些钱,谁不知道你是靠给男人当床垫得来的。现在你姐姐有困难了,就跟你借一点钱,你就这样,我们是乞丐。乞丐,也比你婊子强。”
  晓丽气得从床上跳了下来,想从大鹏的手里夺回密码箱。大鹏一拳朝晓丽的头部狠狠的挥了过去,晓丽一下子就跌倒在地。
  晓丽用手一摸嘴角,流血了,晓丽边挣扎着站起,边破口骂道:“你这个强盗,你这个流氓,你个畜生。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大鹏面目狰狞,一声不吭,把晓丽扑倒,压在地上,双手狠命的掐住了晓丽的脖颈。
  过了好一会儿,大鹏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用脚踢了踢小丽的身子,不见动静。
  “你,你杀了她﹖”王丽问。
  大鹏说,“废话,快去找把砍骨刀来。”
  王丽和大鹏,胡乱的扒掉晓丽身上的衣服,然后,用砍骨刀,把晓丽的身体剁成一块一块的,分几次,放进了高压锅里面煮,压一会儿,就倒给屋外的两只母猪和小猪仔吃。他们以为做得人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全都被躲在角落里的只有三岁半的儿子毛毛,看得一清二楚。

  六

  话说,张大妈自从那次接了晓丽的电话后,一连过了三天,还不见晓丽到家,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
  那天一大早,张大妈就赶着早班车,来到了王丽的家,王丽看见母亲忽然的跑来,顿时心慌意乱,她强装镇静的问:“妈,你来这里干什么﹖”
  张大妈说:“晓丽三天前来电话,说已经上车了,要回来的,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她的影呢﹖”
  王丽说:“她可能先到她的同学家里去了。”
  张大妈有点失落的说:“我还以为她在你家呢。”
  王丽听张大妈这么一说,心差点跳出了嗓门,忙低头从鸡舍里胡乱抓出一只鸡,说,“妈,这只鸡,你先帮我杀了,炖个汤。我外面还有点事,先出去一会儿。”王丽话刚说完,人就跑了。
  张大妈无奈,只好独个儿放水,杀鸡。
  三岁半的毛毛蹲在一边看奶奶拿刀杀鸡,看着看着,就对奶奶说:“奶奶,你杀的鸡,才流那么一点点的血,我爸爸妈妈杀阿姨,流了那么多的血。”
  张大妈一听,吓得不轻,赶忙再问一遍:“你爸爸妈妈杀阿姨﹖”
  毛毛点点头。
  张大妈又问:“你知道阿姨被你爸爸妈妈埋到哪里去了呢﹖”
  毛毛说:“被妈妈拿高压锅煮了,给猪吃了。”
  张大妈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在猪圈里的猪食槽周围仔细翻找,真的看见了,被猪啃剩下的人骨头,还有几根被煮熟了的手指头。
  “造孽呀!”张大妈一声悲泣,跌跌撞撞的跑到派出所报了案。

  很快,王丽和大鹏双双落网,并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0-17 11:35:01
  杯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0-18 10:47:00
  感慨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