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到底是谁

楼主:梅家佳 时间:2015-10-27 10:22:08 点击:298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故事发生于,民国年间。


  一

  都说,南洋富得冒油,南洋的钱四处都是,南洋的女人,美得无比。男人只要跑一趟南洋,就可以带回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老光棍要是去了趟南洋,随便一抓,就能抓住一大把的女人。
  张甭的老公日想夜想梦里也想着要去南洋,新婚后还不到半个月,就抛下了老婆,毅然决然的跟着水客,去闯荡传说中的南洋。
  那一年的张甭,还不满18岁。
  张甭老公的村庄,叫五家寮,不是说这个村庄只有五户的人家,而是这个村里居住着五个姓氏,村庄位于天山的脚下。因为闽南人讲的普通话五和虎口音差不多,所以,也有人戏称为虎家寮。
  张甭的老公,自打去了南洋后,就全无音信,张甭后来从水客那里打听到,她的老公到了悉尼后,因为水土不服,不久就一命呜呼了。
  从此,张甭就真的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寡妇了。
  张甭自打老公离家后不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随着十月怀胎,瓜常熟蒂落,生下了一个健健康康的男婴。张甭暗自欢喜,庆幸着,卓家总算有了一脉香火。
  张甭给孩子取名卓一凡,给儿子取这个名字,是想让他平平凡凡踏踏实实过平常人的日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长命百岁。乳名阿狗,闽南人认为,狗的命贱,天生天养。还有一种说法,狗有九条命,命硬,无论碰到什么坎坷事,最后都能化险为夷。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闲话少说,一眨眼,阿狗就长成了一个18岁的帅小伙子。
  张甭的娘儿两,还住在一座低矮的小木屋里,木屋狭小,除了做饭的地方,剩下的就用几张木板架起个床铺的位置。大冬天的时候,娘儿两只能合盖着一张薄薄的破棉被,相互用身子挤靠着取暖。
  那天阿狗睡到半夜,翻了个身,他结实而强壮的身躯重重压在了母亲的身上,阿狗感到浑身燥热难受,口渴难耐,身子就像着了魔一般。
  张甭原以为阿狗在做梦,等到明白过来的时候,木已成舟,一切已成了事实。

  二

  阿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难当,于是,趁天还没亮的时候,他披上了外衣,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话说张甭,不久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张甭开始着急,用尽各种方法,想把胎儿坠掉,可是,这个孩子好像故意跟她作对一般。最后,还是无奈生下了一个女婴,女婴的左耳垂有个像被剪刀剪下的一个缺口,她狠狠心,用银簪烙热,在孩子的左手腕上,摁下了一个梅花形的烙痕,忍痛将女婴交付予媒婆,由媒婆,转送给那一户她从没见过面,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哪个地方的人家收养。
  阿狗还在四处漫无目的的逛荡,那天,他瞎逛到离家有20里地的胡家湾,看见有个算命先生,他凑过去,对着算命先生大声吆喝:“算一下,我的媳妇在哪儿﹖”
  算命先生微微一笑,指着前面不远处,坐在婴儿骑栏里的还不满周岁的女婴说:“看见了吧﹖那个坐在婴儿骑栏里的女婴就是你未来的老婆。”围观的人一听,哗的一下全笑开了,阿狗的面子这下可挂不住了,他拍案而起,愤怒的跑过去,一把掀掉女婴坐着的婴儿骑栏,转身气呼呼的跑了。
  阿狗这次的一跑,四里八乡的人就再也没人见到他的踪迹了。

  十八年后,阿狗回来了,是坐着八抬大轿回来的,后面还跟着十来个抬行李的肩客。看样子,阿狗现在是发咯,而且是大大的发咯。
  村里的乡亲这会儿才后知后觉,阿狗这小子敢情是跑南洋捞金去了。
  阿狗一到家,首先就托人找块地皮,花钱请人在村里建起了一座带花园的三层楼高的红砖瓦房,里里外外,总共20多间。听说,光这座房子,就整整花掉了他3000两的白花银。
  阿狗算来也是30好几的人了,现在还单着呢。不过,有钱就好办事,这在哪一个朝代都是一样的理。这不,村里的老叔们,老婶们,媒婆们,进进出出,似乎不把阿狗的门槛踩破,死不罢休。
  他们还争先恐后的拍打着自己胸脯,打包票,一定给找个十八,十九岁的黄花大闺女给他做老婆。
  阿狗的脑瓜子不知怎么的,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算命先生说过的话,就跟那些人交代,除了胡家湾的女孩子,其他哪个地方的都行。
  交代完后,阿狗心里还偷着乐,我就偏不娶胡家湾的女孩子,看你算命先生还能拿什么来吹﹖
  很快就传来好消息,离这里有30公里外的李厝村,有个女孩,叫金钮,今年刚满十八岁,她的父母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千金。这女孩子不仅模样长得俊,脾气也好,知书达理,家里的粗活,细活,里里外外,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手。
  阿狗特地去金钮家拜访了她的父母,在她的家里,和金钮打了个照面,看她那个水灵灵的模样儿。阿狗心里顿时美得直冒泡泡,当即就掏出了个大红礼包,非金钮不娶。
  金钮的父母,早就听说他是个过番回来的大番客,又听他亲口承诺,婚后,就带着女儿到国外享清福,最主要的是看在他雪花花的白银的份上,想着,光这一大堆的白银,就足以让他老两口三辈子都花不完。
  阿狗的婚事就这么毫无悬念的定了下来。
  阿狗托人选了个黄道吉日,把金钮风风光光的娶进家门,洞房花烛夜,阿狗发现金钮的额头上有个很深的伤疤,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钮如实相告:“听我的母亲说,在我不到周岁的时候,她带我回姥姥家玩,那时我坐在婴儿的骑栏里,不知从哪里跑来一个年轻人,他莫名其妙地掀翻了我坐着的婴儿骑栏后,就跑了。我的额头磕碰在石头上,当时流了好多的血呢,我的伤疤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阿狗心里禁不住一声长叹,人算真的不如天算。不过,他很快又欣喜异常,老天爷对他不薄呀,他中年之时,还送给他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老婆。

  三
  新娘刚进门的当天,按当地的老风俗,婆婆和媳妇不能照面,新娘头上还盖着红盖头,脚下踩着红布,由伴娘馋扶着,直接走进婚房。所以,媳妇到底长什么模样,张甭不知道。不过,她还是深感欣慰,儿子终于成家了。
  婚后次日,金钮早早就下了床,坐在梳妆镜前,把长发高高的盘成一个云髻,梳洗过后,她按照本地人的风俗,由阿狗领着她,来到大厅里,准备给婆婆敬茶,而婆婆到时会递给她一个象征祝福的大红礼包。
  金钮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茶杯递给坐在太师椅上的婆婆。张甭乐呵呵望着金钮,伸手接过金钮手里的茶杯,这时,她好像看见了什么,她手一抖,端在手里的茶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张甭颤巍巍的从座椅上挣扎了几次,才站了起来,她一步一挪的来到金钮的面前。她双眼泛光,伸出手在金钮的左耳垂上的缺口,小心的揉捏,嘴里喃喃的念叨:“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会儿又说:“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切只是梦。”
  金钮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吓得呆若木鸡,一动都不敢动。
  在一旁的阿狗,还想当然的以为自己苦了一辈子的母亲,今天忽然看他娶回一个这么漂亮年轻的媳妇,乐疯了,才会有这种异常的举止。于是,他忍不住心里的得意的劲,大声的叫道:“妈,有什么不可能的,她现在就是你的媳妇,你儿子,我的老婆!这不是梦,是真的。”
  张甭好像没有听到阿狗说的话,她不管不顾,抓过金钮的左手,捋起她的衣袖,只见金钮的左手腕上,有个拇指大的梅花烙。
  “哈哈哈!报应呀!哈哈哈,这就是报应!哈哈哈!”张甭望着金钮手腕上的梅花烙,突然发疯的狂笑了起来。
  阿狗见母亲这样失态,心里有点毛毛的,忙上前拉住母亲,喊道:“妈,你怎么了,好好的,你在干嘛呢﹖”
  张甭转过头,用手指了指阿狗,哈哈哈的狂笑着:“我干嘛﹖对,我在干嘛﹖你说呀,你说﹖”接着,张甭的手指一会儿指着金钮,一会儿指着阿狗,一会儿又指向自己一会儿对着天空乱指,她叨叨不停的说:“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是我的儿子,我是她的亲妈,她是你的老婆,你是她的爹,我是…我是谁﹖她是你的女儿,你是她的夫君,我是﹖我是谁﹖我变成了谁﹖”
  张甭忽然朝阿狗扑了过去,使劲的摇晃着他的身子,厉声喝问:“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阿狗这时发现前面有无尽的深渊,深得是让他如此的害怕,他猛力推开母亲,大声嘶吼:“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呀!”
  张甭的身子一个趔趄,重重的撞在了门口的石柱上,猩红的血,汩汩的从她的太阳穴上流淌出来
  张甭还在努力的张大着她的双眼,在漠漠的望着前面的什么地方,她呵呵的傻笑着,断断续续的问:“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金钮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看见张甭嘴里喷出一滩如梅花那么鲜红的血后,就魂魄归西了。

  阿狗失踪了,直至被村里人找到的时候,他已经用一根绳子挂在柿子树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金钮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仰头朝天发出一声悲呛,站在天山顶上的崖边,纵身跃下。
  事后,村里的好心之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金钮的尸体,于是,有人猜测,金钮应该没死。也有人说,那么高跳下去,死是肯定的了,她的尸体,可能被哪只野兽吃了去……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0-27 11:34:14
  沙发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0-29 11:27:41
  叹息!
作者 :1309tad 时间:2015-12-25 14:31:37
  可悲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6-03-15 10:44:19
  品读~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6-05-01 09:44:46
  五一节啦,开心快乐~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3-16 14:20:40
  真乱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