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秦皇岛北戴河区政府“忽悠”式拆迁调查(转帖)(转载)

楼主:民声999666 时间:2017-08-04 23:22:37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秦皇岛北戴河区政府“忽悠”式拆迁调查
  本社记者张君 □郭世平李成刚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政府将本来是农业村的太平庄村进行城中村改造时,遭多数村民抵制。为让村民同意拆迁,村干部怂恿村民在自家承包地上建房。村民们却侥幸地认为,这样不但节省过渡费,所建房屋一旦拆迁还可以获得补偿。于是,多数村民便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
  而略懂一点法律常识的少数村民察觉到,这也许是诱骗村民在拆迁协议签字用的手段。一旦回迁完毕,这些在自家承包地上建造的房屋将被当做非法建筑处理,一直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这种利用人们侥幸心理获得的同意拆迁的方法,被村民称之为“忽悠”式拆迁。


  秦皇岛北戴河区政府“忽悠”式拆迁调查

  太平庄村家家户户在自己的承包地建房,形成了新的违章建筑和棚户区。郭世平摄.
  本是农业村却要进行城中村改造
  北戴河是我国著名的避暑胜地,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常年保持一级大气质量,没有污染,没有噪音,城市森林覆盖率54%,人均绿地630平方米。近年来,当人们向往没有污染、没有雾霾、没有噪音的“世外桃源”福地时,导致北戴河土地价格一路飙升。
  太平庄村南靠北戴河,北与抚宁县接壤,全村1060人,拥有耕地1100亩,村民靠农业种植为生,村周围都是耕地,是个典型的农业村庄。然而,2010年太平庄村被北戴河区政府列入城中村改造项目,下半年拆迁工作陆续开始。

  据了解,拆迁工作以政府为主导。记者在一份《太平庄村庄改造实施细则》,上看到:“宅基地面积60%内房屋补偿金额为3000元/平米(砖混结构)或2800元/平米(砖木结构),超过60%部分根据建筑成本补偿。院内建房不足60%,剩余可建房部分面积按照1500元/平米予以补偿。此次补偿为地面附着物资金补偿,不涉及土地资金补偿”。

  由于宅基地面积补偿不到位,至今仍有20余户村民未在《拆迁房屋补偿安置合同》上签字。
  根据《合同》约定,太平庄村拆迁过渡期限为一年半。然而,三年多过去了,安置房地基却刚刚露出地面,村民何时回迁,无法预测。
  今年65岁的太平庄村村民程百田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俺村地理位置优越,南距海边3公里左右,是房地产开发的绝好地段。俺村本不在城市规划区内,哪来的城中村一说?但北戴河区个别领导为实现土地财政及不可知的目的,硬是套上城中村改造的名义搞什么整体拆迁。”
  记者问:“城中村改造是件好事,为什么你们不愿意改造呢?”

  “城中村改造是给百姓办好事的,有好多优惠政策。而北戴河区政府的城中村改造,村民啥好处也没有,拆迁房子每平米按3000元补偿还可以接受;而宅基地的面积只按40%补偿,也就是说一亩的宅基地只能按四分补偿。”谈起不同意在拆迁协议上签字的原因时,程老汉说:“俺算了一笔账,回迁后,装修新房子要搭钱。俺村整体拆迁后,能腾出土地600多亩,而村民的回迁楼占地用不了100亩,剩余的500多亩由政府交给房地产商开发,利润都进了政府和房地产商腰包,根本不顾百姓利益。这哪是城中村改造,这是打着城中村改造的旗号,从村民手中抢走土地,大发土地财。所以俺一直不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但不少村民被忽悠了,现在回过味了,签字的村民也后悔了。”

  为弄清城中村改造的政策依据,记者请教了从事城中村改造方面的业内人士。这位业内人士指出:城中村改造指的是城市建成区范围内的村庄。在实际工作中,有的片面注重空间形态改造,没有同步实现社会形态的转变;有的拆迁补偿标准把握不合理;有的把不是城中村的村庄也按城中村进行改造,的确出现了很多问题。
  正是鉴于此,河北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意见》。该意见指出:坚持以人为本。把改善民生作为城中村改造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统筹解决好城中村原村民住宅补偿安置、就业和生活来源、社会保障、集体经济积累处置等问题,保障城中村原村民和村集体的合法权益。

  北戴河区政府是否依照河北省政府的《意见》对太平庄村进行城中村改造呢?记者专门到北戴河区委宣传部,欲通过北戴河政府了解“太平庄村未在城市规划区内,也按城中村对待,政策和法律依据是什么?城中村改造不仅仅是对村空间形态改造,对社会形态的转变做了哪些工作等问题”。但直到两个月后记者发稿时,北戴河区政府对记者提出的上述问题未予答复。

  很明显,北戴河区政府的城中村改造只是对村空间形态改造,没有进行社会形态的转变。村民反映的“啥好处也没有”是客观存在的。

  “俺是被忽悠了”

  秦皇岛北戴河区政府“忽悠”式拆迁调查

  太平庄村家家户户在自己的承包地建房,形成了新的违章建筑和棚户区。郭世平摄.
  太平庄村民反映区政府“违法拆迁”上访信有200多人签字,占全村选民总数的一半左右。村民私下推选80岁老人陈永兴、65岁的程百田、62岁的张景纯做为民意代表,2013年以来两次进省、七次进京上访,已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

  而戴河镇政府答复记者说:“拆迁方案公开公正透明,尊重村民意见,得到多数村民理解和支持。目前完成拆迁户已达到95%以上”。
  既然是“公开透明,得到多数村民支持”,为什么还有200多名村民签字反映控告“违法拆迁”呢?11月下旬,记者再次深入到村民临时搭建的过渡房调查了一番。
  过渡房就建在村民自家的承包地里,漫野遍地全是灰墙红顶的房子。近千余亩基本农田被占了一半。500余亩良田被毁,着实令人触目惊心。

  在一处过渡房前,62岁的村民刘文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拆迁补偿明显太低,开始俺不愿意签字。后来俺听说签字可以在承包地建房,这样的话不仅可以节省过渡费,回迁后建的房子还能得到补偿,俺觉得有利可图就在补偿合同签了字。”

  “后来,我们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俺在承包地建房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回迁后所占土地必须复耕,不可能获得补偿。律师还告诉俺,非法占用土地5亩以上就构成了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俺一听这话就觉得完了,期望再次获得补偿的愿望落空了,这才感到俺被忽悠了。但已经没办法了,俺的房子早被拆了。所以俺加入到反映区政府违法拆迁的队伍中了”。憨厚的刘文财对已签了拆迁补偿合同之事后悔莫及。

  持刘文财说法的还有不少村民。为弄清村民签订该拆迁补偿合同的真实想法,记者设计了调查问卷。

  是谁忽悠了村民

  秦皇岛北戴河区政府“忽悠”式拆迁调查
  太平庄村民在自己的承包地建的房屋。 郭世平摄

  调查问卷共设计了6大问题,共调查了40户,超过全村总户数的10%。
  记者调查的40户中,对拆迁补偿合同不满意的占40户,占调查户的100%。但是,这40户均签订了拆迁补偿合同。

  既然对该拆迁补偿合同有不同意见,却又在合同上签字,主要原因是什么?
  记者调查问卷的40户中,29户回答说“可在承包地建房,白赚取过渡费和其他利益”,占调查户的72.5%;8户回答说“不签补偿协议,可能有不利后果以及受到威胁、恐吓”,占调查户的20%;3户回答说“从众心理,大家签字我也签字”,占调查户的7.5%。

  在承包地建房,以后若政府或开发商征用该地能否获得补偿吗?在记者问卷的40户中,有30户回答说“可获补偿,房子属地上附着物”,占调查户的75%;9户回答说“起码补偿一些,建房没人制止,属于政府默认合法”,占22.5%;1户回答说“不能补偿,在承包地建房属违法行为”,占2.5%。
  从以上的调查问卷可看出,多数村民是冲着“可在承包地建房,白赚取过渡费和其他利益”来签字的。97.5%的村民认为在承包地建房“可获补偿”或“起码补偿一些”。

  多数村民反映说,拆迁补偿合同很不合理,主要是宅基只补偿40%。俺这里宅基都大,多数在半亩以上,有不少户宅基在一亩以上。村民觉得吃亏不愿意签字。“村干部为让俺们签字,就鼓动俺们在承包地建房。”
  67岁的村妇刘风霞老伴去世,儿子残疾,无力往承包地搬迁,一直在老宅院住,三年前是村里出资帮她把房子建在承包地里的。“把俺骗出来就不管俺了,现在房子屋顶塌了,俺找村干部几趟,没人搭理俺。”刘风霞愤愤地说。
  “俺村人均土地1亩,土地很珍贵,没人敢在承包地建房,没有上边领导的背后支持,村干部也没这个胆子”。80岁的民意代表陈永兴分析说。

  谁来为500余亩良田被毁担责
  记者踏勘了太平庄村的1000余亩耕地,目测有近半良田被毁。做为民意代表的村民程百田对此忧心忡忡:为了住房子把良田都毁了,这是造孽啊,今后村民吃啥,以后子孙吃啥?俺宁愿住在老宅院里,也不愿意失去保命田啊!

  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我国人均耕地面积少的可怜。据资料显示,我国人均土地面积在世界上190多个国家中排110位以后,耕地面积排在126位以后。目前我国已有664个市县的人均耕地在联合国确定的人均耕地0.8亩的警戒线以下。全国的耕地面积已经下降到18亿亩。也正是基于这个现实,国家法律制定了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而在北戴河区,耕地保护的法律形同虚设。

  河北省一位土地专家指出:毁坏耕地如此之大,无疑已构成犯罪。因个体占地达不到法律规定的5亩以上,占地者尽管违法,尚未构成犯罪。但怂恿村民违法占地者涉嫌构成犯罪,相关监管部门涉嫌构成渎职罪。

  500余亩良田被毁已有三年多了。如此严重的事件,北戴河区政府是如何处理的呢?北戴河镇政府答复记者说:“被拆迁居民因为过渡需要,确实在路西地里建设了临时用房,但此地块已经调整为建设用地,将在村民返迁之后一并处理”。基本农田调整为建设用地?何时调整的?哪级政府批准的?村民返迁后怎么处理?语焉不详。“这就充分暴露出当地政府对如此严重的违法行为轻描淡写、漠然处之的态度和立场。为实现拆迁的目的,政府等部门怂恿村民毁坏耕地数量巨大,这是严重破坏耕地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予严惩后果难以想象”。这位土地专家认为。

  城中村改造本是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但在北戴河区成了村民不断上访、民心不稳、500余亩良田被毁的乱局。更为严重的是,目前仍然有20余户拒绝拆迁,致使原来制定的过渡期限由一年半推迟到现在的三年多仍看不到尽头,二期工程无法进行。而另一道难题是一旦村民回迁,村民搭建的这些过渡房肯定会被拆除,若给补偿于法无据;若不给补偿,村民的期望就会落空。其拆除难度可想而知,“忽悠”的代价无法估量。

  有社会学者评论说,这都是“土地财政”惹的祸。“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土地财政是到了该刹车的时候了。

  图片说明:太平庄村家家户户在自己的承包地建房,形成了新的违章建筑和棚户区。郭世平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