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我有一个干妹子(4)

22 3 1/1

王振江38307 楼主

2018-12-05 22:05:59

···········································

小小赏金只为给深夜码字的楼主买杯咖啡!

2楼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2018-12-06 11:45:42

@王振江38307 王老师拜托您把连载4的内容贴过来,您是疏忽遗漏了吧(∩_∩)
  • 王振江38307 楼主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歉意!有时疏忽,有时是网络的事,眼看发上去了,其实还是漏掉了。 2018-12-06 17:53:34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王振江38307 没关系(∩_∩)大家都能理解和期待您的情感故事更新,谢谢您的辛勤劳动与付出,向您致敬! 2018-12-06 17:59:18

3楼

王振江38307 楼主

2018-12-06 17:51:50

【情感故事】
我有一个干妹子(4)
2018-12-5
我是唱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流行曲开始了设备组的崭新的人生生涯的:
太阳太阳像一把金梭
月亮月亮像一把银梭
交给你也交给我
看谁织出最美的生活
啦…啦…啦…啦
金梭和银梭日夜在穿梭
时光如流水督促你和我
年轻人别消磨
珍惜今天好日月好日月
来…来…来…来
太阳太阳像一把金梭
月亮月亮像一把银梭
交给你也交给我
看谁织出最美的生活
啦…啦…啦…啦
金梭和银梭匆匆眼前过
光阴快似箭提醒你和我
年轻人快发奋
黄金时代莫错过莫错过
来…来…来…来
太阳太阳像一把金梭
月亮月亮像一把银梭
你来织我也来做
织出青春最美的花朵 花朵
来…来…来…来 啊
我更像电影《苦菜花》里边的那个老太太——儿子儿媳家人都被日寇杀害了,千言万语,千愁万恨,千恩万爱都集中在了了那架老式的织布机上面,没有眼泪,没有痛苦欲绝,两手“咣当咣当”地坚定有力地推着搬着那沉重的“大篦子”,那两脚坚定地:“咣咣”地踩动着那沉重的脚踏换线位的踏板,那两手灵巧地“嗖嗖”地在来回穿梭着那金梭银梭。那背景音乐突然响起,高亢、坚定、如泣、如诉、喜悲、交集:
苦菜花儿开满地儿黄
乌云当头遮太阳
受苦人何时得解放
苦菜花儿开香又香
朵儿朵儿鲜花儿映太阳
受苦人拿枪闹革命
永远跟着共产党
1978年,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拨乱反正”“肃清流毒”“学习班”“真理的标准”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展着,进行着。
我个人的命运也在随波逐流着,我父亲被划在了“林副统帅”的那条线上了,于是进学习班,停职,开始新的上·访。
我的大家庭也在也受着父亲的影响波动着;
我个人的工作也受着父亲的影响转正指标被人顶替、被辞退工作,我也开始了上·访的路程,我又重新回到农村,我又重新考工,我又重新回到我的设备组。
金梭和银梭日夜在穿梭
时光如流水督促你和我
年轻人别消磨
珍惜今天好日月好日月
这期间,我完成了自己人生的文化知识,技术知识的学习和积累:用4年的时间系统地学习完了《北京语言文学自修大学》的全部课程,并按着要求完成了全部的作业;
参加了许昌市总工会举办的《机械制图学习班》以优异成绩学完了机械制图的全部课程,这为我日后技术比武,技术革新奠定下了牢固的基础。
我的业余成绩是:
●文学方面,写完一部长篇小说,
●多部中篇小说,一个电影文学剧本,
●十多本“随笔”,
●直至手稿放满了一个皮箱子;

我的工作成绩是:
●河南省总工会命名的省级优秀技术能手;
●河南省交通系统钳工技术比武并列第一名(涨工资2级,调走前已经是分局最年轻的5级工了);
●许昌地区团地委命名的“新长征突击手”;
●地方铁路许昌分局连续十年技术比武第一名;
●连续十年局段、级的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工代会代表。

我的业余玩法成绩是:
●创办了两中国式摔跤的训练场子:一个在五中的大操场,专门联系、联谊单位以外的青年人。一个在机务段的“翻砂车间”后院空地,专门与小铁路的子弟们关门训练,锻炼;
●中国式摔跤,我们的弟兄中间产生了3名河南省冠军,两名许昌地区冠、亚军,其他名次有6人次以上。
●我是许昌市第一个有吉他,第三个会弹吉他的人,因此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许昌,凡看见弹吉他的人,你顺便问一声:“跟谁学的?”回答一定是“跟小铁路的王振江学的!”
●我在设备组开展义务理发,坚持了十年。

从我们设备组玩儿出去的有:
●现任许昌市某中学副·书·记一名、
●原许昌地方铁·路分·局中·心·站书·记一名、
●警·督一名、
●合·资·企·业副·总二名、
●副厂长两名、
●许昌市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一名、
●陈·氏·太·极十二代传人一名。等等。
来设备组侃大山的原机务段技·术·室人员产生了:
●合·资·企·业老·总一名(王付明)
●两·任局·长一名(刘建邦)
● 三·任局·长一名(许生)
● 机务段·长、局·长·助·理一名(王金池)
●分·局总·工·程·师一名(倪孟松)
●工厂车·间·主·任三名(徐贵生、王亚申、张武德)
上述的人员里有多位现在王振江的群里
我的事迹:
被《许·昌·日·报》《河·南·日·报》《人·民·铁·道·报》报道过。
1978年——1984年的五年间,是我经历了爱情上的巨大的起伏跌宕的时期,低落过、绝望过、痛苦过、坚持过、奋争过。尤其是1981年的上半年,我们已经决定五一劳动节举行婚礼。
于是,我的朋友李玉山让他的朋友雷江林,雷江林让他的退休的老父亲到武汉的百货商场为我排了一个多月的队,为我买了一张“烤漆”双人床,并且让朋友从汉口机务段的蒸汽火车头上捎到了信阳机务段,信阳机务段的朋友又捎到了许昌火车站,许昌大火车站的乘·警朋友又亲自给我送到了家。
有人说:“有啥好的!没有角铁床撑子!”
设备组长游保两只眼睛一转说:“进!”于是设备组进了半吨的角铁;
有人说说:“长了!”
组长说:“锯!”
有人说说:“短了!”
组长说:“焊!”
于是全设备组的男女老少都投入了为我改造双人床的工作。
不能因为一个床让王振江结不成婚,成了全车间的共识,成了机务段的共识。于是总工程师亲自设计蓝图,晒图室一气呵成晒了多幅蓝图,车间出动了最好的电焊工、最好的车床工、最好的钣金工。发扬了社会主义大联合,大协作的精神,制作了几大张精致的双人床。
其结果一个中专学历的,和我谈了七年的,信誓旦旦要拉着打狗棍跟着我的女人,在我们即将成婚的日子里离开了我。
其结果,一个大学学历的,在大学里工作的,后来是教授的,后来是专家的一个傻女子,只身来到许昌,我和朋友们骑了几十辆自行车隆重地把她接了回家,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时我拮据得以至于连给我添箱的同学们的婚宴都没有钱请他们吃上一顿,这成了我这几十年来的一块儿的心病!
从19岁到23岁的我的师妹章秀丽:
感受着、经历着、旁观着、
感叹着、同情着、唉叹着、
沉思着、激荡着、沉默着、
压抑着、无声着、蔫蔫着。
支持着、积蓄着、准备着。

太阳太阳像一把金梭
月亮月亮像一把银梭
你来织我也来做
织出青春最美的花朵
花朵
来…来…来…来
啊!

4楼

七塵

2018-12-08 19:54:30

晚上好,品读问候老友